修大法 八十八歲的我無病一身輕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日】我從二零零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那年我七十七歲。

就在我四十歲的那年,作為學校的骨幹,為中共塗脂抹粉,而一次獻血300cc。第二年,又一次獻血200cc。我個小體輕,本來身上就沒有多少血,一下子拿走這麼多血,失血氣虛導致一系列的病,以後身體就一蹶不振。缺少氣血導致胃下沉,無力消化食物、托不住胃,導致胃下垂,身體感到沉重。吃不下飯,不足以補充氣血,這加重了血虛,而沒有氣血的防護全身怕冷。緊接著寒濕之氣又攻破了兩手兩膝的關節,並且發展到全身骨頭痛。長期氣血不足,又引起血小板減少,雙手發白沒有血色,手腳冰冷,後來又發展成甚麼毛細血管收縮。

隨著病魔的進一步入侵,我又患上狼瘡性腎炎,身體的免疫能力微弱,一有風吹草動就感冒不斷,一感冒就引發肺炎發燒,一發燒就是幾個月,打針吃藥也沒有用。醫生說不要再來打針吃藥了,自己回家慢慢吸收藥物吧。

因為沒有氣血的滋潤,慢慢的我的大便不通了,而且愈演愈烈,每一次大便都像一次戰爭。不久病魔又入侵到我的平衡系統。我本來可以外出做一做物理治療,練一練氣功,打打拳。後來一上馬路,頭就暈眩,但是在小區內還行。後來在小區裏也感到暈眩,只能在家裏活動活動。終於我在家裏也感到暈眩。一天在床上的時間多於在地上,我已經不能外出求醫求藥了。病魔纏身,時時刻刻全身骨頭痛,使我度日如年。

在長期的病魔折磨中,我多方求醫問藥,打針吃藥,理療健身,中醫氣功,樣樣都求過。但是效果都不好。後來我在同事的大力推薦下走入佛教。但是隨著年齡越來越大,病魔漸漸加深,甚麼都不好使了。到了二零零七年,我每一個月的醫藥費用就達到一千三百多元。

這個時候,我丈夫終於想到何不試一試煉法輪功啊。其實我兒子一九九四年就煉法輪功了。我也多次隱隱約約見過師父的法身。我兒子也多次推薦我煉法輪大法,但是我片面聽信了我同事(信佛教)對法輪功的不實之詞。師父也多次點化我,不要再對佛像磕頭,大法的師父才是我真正的師父。可是我一再錯過機會。

終於我走上了修煉大法的光明大道。剛剛開始煉功,就得到師父的強大能量加持。短短三個月的修煉就使我所有的病都好了。我就逐個的停藥,因為身體好的太快了,怕丈夫不理解,到一年以後我才告訴家裏人我的病全部好了,再也不用吃藥了。

今年我八十八歲了。在大法的修煉中,我獲得了心靈的健康,擺脫了病痛的折磨,無病一身輕。我太感謝我慈悲偉大的師父了!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