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歲老人絕處逢生的故事(二)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日】(明慧網通訊員綜合報導)目前,雖然科技、醫術高度發達,療養保健條件特別優越,各種體育鍛煉運動方式多種多樣,可是,在很多疾病面前,依然是無能為力,很多人仍然生活在病魔纏身的悲苦之中。尤其是還有很多人因為貧窮治不起病,只能等死。

一九九二年至一九九九年,法輪大法(也稱法輪功)傳遍神州大地,真、善、忍法理使一億修煉者身心淨化,道德昇華。有無數事例證實,法輪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而且出現許多在醫學界看來不可思議的奇蹟。這裏列舉幾位百歲老人的故事,他們曾罹患頑疾和絕症,因緣際遇修煉法輪大法或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之後,都得以絕處逢生,獲得了身心的健康。

法輪大法是真正性命雙修的佛家修煉大法,以真、善、忍法理為指導,輔以簡單優美的五套功法,可以使學煉者身心健康,道德回升,開智開慧,達到洞悉人生和宇宙奧秘的自在境界。早在一九九八年,大陸醫學界就為此作過五次醫學調查,其後,北美及台灣的醫學工作者也做了相關的健康調查。結果顯示,法輪功祛病健身總有效率高達98%。

(六)患三癌近百歲的尹玉芝健康長壽

尹玉芝吉林市人,從小沒上過學,一九九六年學法輪功後,患三種癌症不治痊癒,還在不知不覺中認了字。她心地善良,從不與人發生爭執。修煉後更加與人為善。

尹玉芝老人曾經是個病秧子,患有嚴重的心臟病、高血壓、矽肺病。三十八歲時, 她受過工傷,右胳膊粉碎性骨折,裏邊打了鋼板,幾十年胳膊不能用力,伸不直。

七十三歲時,她又得了肝癌、子宮癌、卵巢癌三種癌症,經市腫瘤醫院、人民醫院和部隊二二二醫院三家會診,僅肝癌一項醫生就告訴她,已經是晚期了,她只能活三個月。那時她絕望了,她的生命馬上就要走到盡頭了。

她的孩子們問可否做手術,醫生說,歲數太大,恐怕下不了手術台。孩子們把她安置在部隊醫院的高級房間裏,用了所有的好藥以及各種偏方。兩個月下來公費醫療花費了二萬多元人民幣,個人又花了四萬多元,可是她的病情毫無起色,孩子們也一籌莫展。

那時,她的女兒修煉法輪功了,對她媽媽說:現在只有法輪功能救你,煉煉法輪功吧。孩子講了很多法輪功如何好。當時尹玉芝卻無奈地說:好,你們就煉吧,我是來不及了。

可是,就在當天晚上睡覺時,尹玉芝在夢中卻夢到法輪功大師給她清理身體,夢中的她盤腿坐在床上,大師在後背用雙手對著她的後背推。第二天醒來後,因腹水很久不能坐起來的她居然能坐起來,肚子也不那麼鼓脹了!她高興的對陪護她的兒子說:快叫你姐和你妹來,她們的師父都給我清理身體了,我也要學法輪功。

因為當時尹玉芝還不能下地站立,女兒就先教她學了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就這樣她在醫院又住了一個星期,在這期間她每天都聽幾講師父在濟南的講法錄音,煉幾遍「神通加持法」,動作雖然還不夠標準,但是她的身體卻一天天好了起來,肚子裏的腹水消下去了,也能下地行走了,感覺渾身也有勁了。

僅七天的時間,身體竟然發生這麼大的變化,她驚訝於這種奇蹟真的在她的身上發生了!內心對大法師父的感激無法用語言表述!不修煉的孩子們以為她這是那種「迴光返照」,但她心裏清楚是真的得救了。

第七天的下午,她被孩子接回了家。回家後,幾個孩子輪流帶她到廬山、青島、蓬萊、嶗山、北戴河、南戴河等地旅遊,孩子們的心思是想在她「迴光返照」期間盡孝。並沒有想到她真的好了起來。事後孩子們說:我們壓根也沒想到被醫院宣布無法救治的人竟然能奇蹟般的好了,更沒想到這法輪功居然這麼神奇!

在以後的幾個月裏,大法師父給她連續幾次調整身體,她便出和淌出的血水能有幾大洗臉盆,不修煉的孩子們以為她要病危了,忙著趕做裝老衣。只有修煉的女兒們明白她是在消業。之後肝癌、卵巢癌、子宮癌都不見了。

事隔不久,一次她在夢中夢到師父讓她用放在二樓東北角的小泥壺喝水,她照辦了,一連幾天咳出的都是黃痰,就這樣她年輕時患的矽肺職業病就消失了,連三十八歲時受的工傷──右胳膊粉碎性骨折接好後有一尺多長一寸多深的疤痕也都平滑且不見了痕跡,不能伸直的胳膊也能伸直了,X光拍照鋼板不見了。

還有一天,尹玉芝把腳扭了,整個左腳向裏橫了過來,當時她二話沒說就坐在地上,用雙手把腳扳了過來,腳脖子只腫了一個星期,她沒打針也沒吃藥,只是每天堅持打坐,又能行走自如了。

九九年七月江澤民下令迫害法輪功,搞恐怖鎮壓,對大法師父進行栽贓、誣陷,修煉的女兒被迫害,這些都沒有使尹玉芝老人動搖。她對警察說:「我的第二次生命是李大師給的。」

二零零四年八十二歲高齡的尹玉芝,修大法九年了。身體健康,精力旺盛,白皙慈祥的面孔上老年斑全部消失了,滿口整齊的牙齒無一脫落,滿頭黑髮中略有幾絲白髮,外表看來是如此年輕,不過六十歲模樣。

八十六歲那年,尹玉芝在去市公安局為女兒討說法回來的路上,身體一度出現昏迷和半癱狀況,被孩子們送進醫院,進行了一系列的拍照和檢查及化驗,醫生說是患了半身不遂和老年痴呆症。當她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醫院的病床上,胳膊上還打著吊瓶,孩子告訴她已經在醫院裏躺了十幾個小時。

尹玉芝告訴孩子:「我要回家!我有師父管我!」她拔掉了吊瓶,起身下了床,孩子無奈只好把她帶回了家。回家後她每天聽師父的濟南講法錄音,每天堅持煉五套功法。就這樣幾天的功夫就痊癒了,失去知覺的身體恢復如初了。這就是大法的威力!慈悲偉大的恩師又一次挽救了她。

這是多麼神奇的事兒啊!從此家裏不相信大法的孩子們也開始相信了,在公安局工作的兩個姑爺也轉變了對法輪功的看法。看到孩子們的變化她打心裏為他們高興,為他們能夠相信師父、相信大法而感到由衷的高興。她也為自己九十多歲的人還能得到身體的康復,從內心感謝師父,感謝大法!

她常說:「是法輪大法使我生活得幸福、快樂和健康!」

如今尹玉芝已經九十四歲高齡,除了耳背(但能聽見師父的講法)之外,沒有任何疾病,洗衣、做飯、打掃衛生,這些力所能及的活都自己做,從不用孩子操心。

尹玉芝這一輩子經歷坎坷,沒想到老來得福,她慶幸自己絕望時選擇修煉法輪大法。尹玉芝說:「我經歷了近一個世紀的世態變遷,看透了人間百態。種瓜得瓜、種豆得豆,這是不變的天理」。「關鍵時刻,聽誰的,信甚麼,全看自己選擇了。機會對於每一個人都是平等的,就看你能否珍惜這萬古不遇的機緣!只要你相信法輪大法,法輪大法同樣也會在你身上展現出超常和神奇。」「即使是曾經做過壞事的人,只要你能痛改前非、真心懺悔,都會得到我們恩師的救度,這是我這個近百歲的老人發自肺腑的心聲!」

(七)年近百歲的旅美台灣老人禹如惠重獲新生

出生成長在台灣的禹如惠老人,曾在四十三歲時動過大手術,五十七歲時又因癌症開過刀,所以身體一向很不好。六十多歲不到,似乎一般老人的病痛她都有,尤其是高血壓,高壓一百九十、低壓一百二十的指標,還患有青光眼。

醫生囑咐千萬不可疏忽必須按時吃藥、按時點藥,直至老死,隨時都有失明和中風的危險!

禹如惠小心翼翼地每天依賴藥物來穩住病情十多年,稍有不慎常會頭痛嘔吐,嚴重時還會天旋地轉,那種提心吊膽就怕犯病的日子,真是苦不堪言。

一九九八年,禹如惠老人從台灣銀行退休後隨著子女到美國定居。當時她的身體也是長期病痛,有嚴重的青光眼、頭痛、失眠,有時只要心情不好就會反胃嘔吐,每晚都無法好好休息,生不如死。

人的本性是善良的,佛性人人皆有。特別是在台灣信仰自由的環境裏,禹如惠老人也和很多人一樣,早年就是一名虔誠的佛教弟子,思想上深信因果輪迴的理論,所以她追求解脫、渴望返本歸真的心願早就形成。

那時她偶然地在報紙、電視上看到法輪功可以強身健體的消息,總覺得怎麼會這麼神奇呢?一日,她又在報紙上看到關於法輪功的介紹,於是她循著地址找去,也因此改變了她的人生。

當她拜讀了李洪志師父所著的《轉法輪》,這才真正意識到法輪大法是性命雙修的宇宙大法!在修煉中返回去,那才是我們這一生做人的目地。從此她努力不懈,每天按時學法煉功從不間斷,開始煉功不到一星期,突然腹瀉不止,那時她還長年吃素,很少在外面吃東西,絕對不會是吃了甚麼不乾淨的東西而引起的腸胃不適。後來功友們告訴她:「你在消業,淨化身體,那是好事,不必擔心。」大概瀉了半個月,也就不藥而治了。

初期修煉時,禹如惠仍然是一邊吃藥一邊煉功,三個月後也就是一九九八年九月一日,她隨洛杉磯功友們同去參加瑞士日內瓦法輪大法交流會,第一次見到師父。當她看到慈悲的師父竟然是那麼年輕,那麼挺拔,那麼和善,在舉世矚目的聯合國大會場裏,她聚精會神地仰視師父,希望別漏了師父在台上所說的每一個字、每一個動作。說也神奇,多少年來她有睡前依賴鎮靜劑的習慣,可是那天在會場上她非常興奮地提著精神、挺著背聆聽師父講法,不到幾分鐘,她也不知道怎麼就睡著了,而且睡得很香很沉,直到被掌聲驚醒。當時她懊悔不已,心中警惕自己,萬里迢迢的趕來瑞士,不就是為了親見師父、聆聽師父講法的嗎?不可睡,不能睡。連忙捶腿搓手,也不管用。只要師父一開口,她又沉睡過去,這樣醒醒睡睡直到終場,師父走後她才清醒過來,突然感到神清氣爽,全身舒暢,如釋重負!到這時她才意識到因自己腦內有問題,是師父為她淨化而麻醉了她的神經,她激動地合十感謝師父:謝謝您!從此以後,她最怕也最常發生的頭沉頭痛的惡疾,也不藥而癒了。

此後隨著煉功學法、修煉心性,身體越來越好,一直向健康邁進,各種疾病不治自癒,再也無須吃藥。以前全白的頭髮,已變成灰白,頭上黑髮似乎多於白髮,由此可見法輪功是何其神奇超常的修煉大法。修煉人能夠健康,能夠長壽,是有事實根據並非迷信。

「煉了法輪功不到一年,就再也不用吃藥了,過去嚴重的青光眼也好了」,禹女士說,「自己八十幾歲了還能開車,視力很清楚,直到三年前,駕駛多年的車子壞了,才決定不要再買新車,請子女接送。但只要是力所能及的地方,自己都習慣步行前往,不麻煩任何人。許多人都訝異我走路步伐矯健,同齡人大部份都需要人攙扶或滿身病痛,但我完全沒有這些困擾。」

因為煉功越煉越舒服,禹女士天天拿著「小蜜蜂」播放器,拉著小車子,走三十分鐘到住家附近的文森特盧果公園煉功,無論中國除夕、元旦或是聖誕節,她都一定會早起出門。二十年如一日,公園裏的人幾乎都認識她。因禹女士身體硬朗、行動自如,很多人都不相信她已九十高齡了。

禹女士說:「我現在比年輕時更健康,這是大法給我的力量。」

自從修煉法輪功後,不僅身體健康了,思想也更開闊了。她把家務做得更好。她不再計較得失了,常常檢討自己,很自然的以「真、善、忍」為生活準則,讓家人和親友們認識到修煉大法的人是好人中的好人。

由於自身受益於大法,也總希望更多的人受益於大法,而江澤民政府的謠言欺騙了人們,為了講清真相,她與功友們奔走相告,告訴人們法輪功真相。

鹽湖城開奧運會的時候,她去鹽湖城,孩子們在電視上看到那兒大雪紛紛,他們生在台灣,長在台北,都幾十年了,從未見過下雪,想著下雪一定又苦又冷,大家都勸她:您在家裏修行,在公園裏煉功那多好,何必跑來跑去多辛苦。她告訴孩子們:「在修煉中生活,在功的演化中脫胎換骨,這是一種多麼崇高的幸福。你們是希望老媽留在家裏忙著吃藥進補呢,還是任我東奔西跑為了真理做個鬥士呢?我是樂於修煉,定會一修到底。你們要真有孝心,應該多多鼓勵。」

儘管年事已高,但禹女士每年都會赴紐約聆聽李洪志先生親臨講法。她說:「每一年的活動我都參加,因為每次都會有滿滿的收穫。」

回憶與李洪志師父相處的情景,禹女士充滿幸福,她說:「師父對我們非常客氣、非常和藹。」那種感受是前所未有的,但她每次都未有機會和李洪志先生說話,禹女士表示,若還有機會,她想親口告訴師父:「謝謝您!」

(八)百歲奶奶的長壽秘訣

二零一七年正月初六是奶奶的百歲生日,眾親友紛紛前來祝賀。奶奶的孫子和孫媳帶著三歲的重孫女回到老家,並將自己親手泥塑的奶奶像恭恭敬敬的擺在堂屋的案桌上。親友們圍著像觀看,有的拿手機拍照留念。並不斷地誇奶奶的孫子聰明能幹:沒學一天美術、雕塑,竟能將泥塑像做得如真人似的,「煉法輪功還真能開智開慧。」

奶奶經歷的坎坷人生

奶奶的百歲生日十二桌酒席是在老房子裏擺的,老房子是木結構四列式的三間瓦房。當年的松木樓板,松木地板已不復存在。換成了今時的水泥地和塑料天花扣板。看著眼前的老房子,昔日的往事又在人們心中激盪……

爺爺奶奶年輕時非常勤勞,家中有幾畝田地,農閒時便做一些炒米糖類的糖點上門叫賣,奶奶在家紡紗織布,操持家務,起早貪黑,日子過得算是富裕安康。

一九四九年中共來了之後,一切都變了,爺爺奶奶被打成了富農,屬於「四類分子」,首先被趕出了自己的家,家中的一切都被抄搶一空。爺爺奶奶只得帶著家小在村邊挖土、壘牆,茅草蓋頂。從此全家老小蝸居在潮濕窄小的土屋內生活。

奶奶家磚瓦房後來成了人民公社的大隊部。

一九六零年吃大食堂,村裏不斷有人餓死而無棺材收屍,於是大隊幹部讓村民去撬奶奶家的地板抬死屍,所有的地板撬盡了。還在不斷有人被餓死,於是,爬梯子、撬樓板、撬房屋隔間板,直至撬盡,最後只剩三十四根承重屋柱。

村裏有個老頭是外地人,人們都喊他老張,一天上午他顫抖著跟奶奶說:村邊剛死了一個女娃子,唉,我又沒鍋沒灶,真想把她給煮吃了,我……唉,餓氣難咽哪……傍晚時分,那老頭餓死在路上。

雖然人還在不斷的餓死,村頭的大喇叭還是高唱「人民公社好」、「社會主義好」,階級鬥爭還在不斷的升級。

爺爺奶奶和「四類分子」被逼著天天去做義務工,經常被戴高帽用「千鈞棒」押著遊村,遊完後押跪在村中的土台前挨批鬥,膝下鋪著尖石子。雖然奶奶痛的快昏死過去,也只能強忍淚水,不然會被壓的更重。散會後爬回家,偷偷的哭,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奶奶的眼睛哭壞了,迎風便流淚,身子骨更單薄了。

一九九七年,奶奶的孫子和孫媳開始修煉法輪功。兩個月後,他們身上所有的病痛消失了,親身見證了法輪大法的超常和美好,並得到了李洪志師父做人要按「真、善、忍」去做的諄諄教誨,他們的身心都得到了從未有過的愉悅。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開始迫害法輪功,奶奶的孫子和孫媳不放棄修煉法輪功,於是不斷的被抄家、關押、洗腦。「六一零」的人公然叫喊:你去嫖、去賭都行,就是不許你們煉法輪功、學真善忍。

孫子從小是奶奶帶大的,奶奶親眼見孫子家被抄,被迫害,她老人家痛苦的再一次整日以淚洗面。

奶奶八十八歲那年,一隻眼睛血管爆裂,醫院沒給治,開了瓶止痛片就打發回家了。回家後,奶奶痛得實在撐不下去了,偷偷的喝了農藥,幸好被兒媳及時發現。當奶奶孫子回家探視得知此事時,就急忙教奶奶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同時讓奶奶聽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音,聽著、聽著,奇蹟出現了,奶奶全身病痛消失了,另一隻眼睛保住了!從那時起,一直到今天,一百多歲的老人,沒有生過病,眼睛耳朵都好使,臉色紅潤,生活自理,還能幫做些家務。

百歲奶奶生日快樂 感恩大法

宴席開始了,親友們不斷地向奶奶致敬祝福,奶奶也不斷地大聲告訴大家: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三歲的重孫女也舉起了奶瓶,甜甜地喊道:「老祖宗生日快樂!」奶奶樂呵呵地說:「你也念。」重孫女搶著說:「我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好!」在場的人見狀都樂了。

親友們不斷有人要求奶奶說出長壽秘訣,奶奶慈祥地告訴他們:你就每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保平安,和我一樣健健康康長命百歲。

因為怕忘了,有許多親友讓孫子給他們寫在紙上帶回家去念。不時還有人相互詢問:你記住了沒有啊?

一百多人相聚一堂,歡笑一片。

鞭炮聲、禮花聲、歡笑聲,彙集在一起,在小山村久久迴盪。

(九)山東百歲老人得福報

山東有一位一百零二歲老人,有四個女兒,小女兒十幾年前身患多種疾病,經人介紹修煉了法輪功,不長的時間一身的病全好了,而且煉功後對老人更加孝順、體貼。女兒最大的孝順就是經常教老人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老人一九一七年出生,經歷了一個世紀,甚麼事都遇到了,共產黨的歷次運動也都經歷過,當女兒和老人講《九評共產黨》裏面的內容時,老人都相信,和老人講法輪功是教人向善祛病健身有奇效老人也很相信,老人很支持女兒學法煉功。

由於老人維護大法,並且經常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所以十幾年來遇到了很多事都有驚無險,平安度過,老人能健康地活到一百零二歲,而且生活能自理,頭腦清晰,全都是從大法中得到的福報,全是李洪志大師慈悲保護的結果。

二零零七年老人九十一歲那年夏天的一個晚上,她一個人在家炕上睡覺,半夜一點左右熟睡中的她突然醒來,然後就怎麼也睡不著了,這時老人感到好像有粉塵落到了臉上,用手抹去後不一會又落上了,一抹枕頭邊上也有,老人就起身躺到炕的另一頭,剛躺下就聽「撲通」一聲。由於老人耳朵背聽不清,還認為是老鼠在鬧,便起身下炕,用手電到處照了照甚麼也沒有,上炕時老人一抬頭,只見老人原來睡覺的上方房子上有一個大洞,低頭一看,枕頭上連泥帶瓦掉下老大一塊,老人嚇出了一身冷汗,心想如果不換到另一頭睡覺肯定就會被砸死。又一想今晚是真奇怪,睡覺睡的好好的,正好在半夜深睡中,怎麼會突然醒來而且還睡不著了呢,這一定是李洪志大師叫醒的,是李大師救了她,想到這裏老人趕緊雙手合十並喊著「謝謝法輪功、謝謝李老師救命!」

人人都知道老人怕摔跤,一旦摔倒了不是腦血栓就是半身不遂。近幾年來,老人大概摔了有七、八次吧,並且摔的都很重,可是都沒有事。

一次老人在園中整理月季花,兩眼只顧看花,沒注意腳下,因老人是裹小腳的,兩隻腳尖伸在月季花下面的石頭縫裏,當老人要離開時一抬腳被絆倒了,狠狠地摔倒在地,腳背馬上腫得老高,第二天兩隻腳又青又紫,但一點也不痛,老人急忙念「法輪功好、李老師好」,不斷地念,也真神了,只三、四天就好了。還有一次在自己家裏被門檻絆倒,一下子撲倒在地,膝蓋青紫了好幾天,也不覺的痛,不知不覺就好了。

二零一四年的夏天,老人九十八歲,一天老人在門口坐在地上撿樹上落下的芙蓉花,當老人端起盛花的塑料盆一起身,身體失去平衡,一下子摔倒在地,頭部狠狠地撞在路燈桿子上。三女兒在家裏聽到聲音跑出來,一看老人摔倒在地,再一看老人頭上鼓起了一個鵝蛋大的包,嚇壞了,哭著喊著「媽你沒事吧,要不要上醫院」,老人說:「沒事,我有大法師父保護不怕。」老人用手摸了摸頭上的大包,稍微有點痛,老人不停的念「大法好,李老師好」。就這樣老人沒吃藥沒打針,只四、五天大包就消失了。

二零一六年農曆十一月十五日,孩子們為老人辦一百歲大壽,村裏大隊幹部還有鄰居們都來慶祝,非常熱鬧,老人也很高興,可能在舉行儀式時老人坐在台子上時間長點累著了,第二天晚上在小女兒家吃晚飯時,老人感到眼前一陣發黑,頭發暈坐不住,一下子倒在小女兒肩膀上,當時就感到忽的一下飄起來,然後就啥也不知道了,女兒哭著直叫:「媽你怎麼啦,你怎麼了,你不要嚇我呀,媽你快念大法好。」她不停地在老人耳邊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過了一會老人醒過來,但還是昏昏沉沉,抬不起頭,老人嘴裏斷斷續續的說「法輪大法好」。在孩子們的精心照顧下,在大法師父的保護下,不幾天老人就好了。

老人現在在家裏能自己照顧自己,早上吃完飯女兒給老人準備好午飯放在鍋裏,到時老人自己燒火熱好了就吃飯。晚上女兒們輪流回來守著老人,老人告訴孩子們,你們忙你們的,我在家沒事。

在老人住的村子裏,有好幾個比這位老人小十歲左右的老人,躺在炕上不能動,需要兒女端屎端尿。

可是,我們這位老人雖然一百多歲了,但只要自己能伺候自己,就儘量不拖累孩子們,老人在家就念「大法好、李老師好」,活得輕鬆自在不遭罪。在此多謝李洪志大師的慈悲保護!

(十)百歲老人修大法身心健康福壽雙全

有這樣一位老年法輪功學員,今年一百零四歲,修煉法輪大法已經二十四年了。老年學員雖然不識字,但學法、煉功、做師父交給的三件事樣樣都很精進,二十多年來從未間斷過。

老人是跟她七十多歲的女兒(同修)一起生活的。一九九五年她與女兒一家三口同時開始修煉大法。

修煉前老人身體一直不好,每年要住院二、三次,女兒的工資幾乎全花在她的醫療費上。修煉後,老人全身心的投入,中共的迫害一絲一毫也沒動了她的心,而是堅定的按師父講的去做。她經常講:「這麼好的大法,對他不敬犯罪呀!」

由於老人不識字,只能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和女兒給她讀法,每天白天學法晚上煉功,一年到頭一天不落。學法時她聚精會神、一字不落的全都進腦子裏去。

學大法後,八、九十歲的她上五樓很輕鬆的就上去了,身體也好了,再也不吃藥了,至今二十多年一片藥都未用過。

這位老年學員一開始修煉,師父就給她打開了一些功能。有時打坐她很快就定下來了,定下來後就覺得自己空了,甚麼都沒有了。她經常還能看到另外空間的一些美妙景象,看到滿屋子、滿院子裏都是五顏六色、金光閃閃的法輪在轉。有時在她身邊轉來轉去的,有時在夢中,她也常看到一些景象,聽到一些聲音。她跟女兒說:「這本書上講的句句都是真的,我都遇到過了,這個大法太神奇了,我一定要好好修,一修到底!」

有一次她看到自己坐在很高的地方煉功,開始她有些害怕,後來她就喊師父:「師父請您給我加持,我不能害怕。」她很快就不害怕了。有一同修曾看到她家院門上空,一條金燦燦的龍,每個鱗片都有碗口那麼大,從她家院門直通天頂,老人家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就問她女兒,女兒告訴她:「大法弟子家裏和家人都有天龍八部護法神保護著,這都是好事。」

這些事情她從來不追求也不對外人講,但她跟師父講,有時她悟不透,她就求師父:「師父別讓我看了,也別叫我做夢了,我不會悟。」後來她看的就少多了。她很純,沒有別的人心,全身心的都投在大法修煉上。

有一年,老人突然摔倒了,此後就出現下肢活動不靈,記憶力下降,煉功動作也想不起來了,但她有一顆信師信法堅定不移的心。她說:「我就要煉,就要學,誰也擋不住,我就要跟師父回家。」七天後她在似睡非睡中有個聲音告訴她:「你好了,沒事了。」很快老同修的一切都恢復的很好。

有一次親戚來看老人,無意中說出:我家全家人都感冒了,可別傳染給您。她馬上跟人家講:「沒事,我是修煉人,甚麼也干擾不了我。」她能事事從法上用正念來對待。

在邪惡剛開始迫害的那幾年,老同修經常和女兒一起出去發資料,尤其發《九評》,她都是挨門挨戶的發,碰到探頭(監視器)或行人根本不放在心上,女兒有時提醒她注意安全,她說:「我這有師父的大手在擋著呢,我不怕。」

近幾年來,隨著年高行動又不便,老人外出少了,但對師父要求做的三件事,她很著急,就跟女兒說:「我不能掉隊,我也要做救人的事。」

正在這時,有位同修來看她,並給她帶來了幾個福字護身符掛件。她拿在手裏翻來翻去的看後,告訴女兒:「這個也能救人,我就做這個啦。」她女兒就跟做這種掛件的同修聯繫好,跟她們配合起來做。從此老年同修每天就坐在床上做大法真相掛件。把一面帶「福」字,另一面寫有「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卡片,上串紅蝴蝶結,下串紅穗子,發給常人掛在車上或家中,既美觀好看,又震懾周圍一切不正的因素,還救了他們。

開始的時候,她照著樣品縫,一天只縫幾十個,女兒就向外送。後來一天能縫上百個,趕集的日子供不應求,時間久了,集上賣貨的人老遠就喊:「送福的人來了。」這個掛件很受世人歡迎。老人眼也不花,縫掛件時很少求別人給她穿針引線。有時感到有些累,胳膊痛,她就跟師父講:師父我在做救人的事,別叫我胳膊痛了,一會兒就不痛了。在做的過程中,法輪經常在她面前轉來轉去的,她說:「你就轉你的,我縫我的,咱倆誰也不要影響誰。」現在她縫多少都不覺得累了。

這位老年同修,長年累月做出了大大小小、成千上萬個「福」字掛件,這些掛件由同修運送到周圍各個資料點發給世人,有的甚至都發到外地去了。

老年同修在家經常有親戚和常人來看望她,只要有人和她搭話,她都會跟人家講大法如何好哇,她活這麼大年紀全是托大法的福哇,她一定要一煉到底!跟師父回家!她也勸來看望她的人三退,常常是一勸就退。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