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學員:克服怕心 配合整體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一日】我從小反應慢,在與人對話中,經常事過境遷才知道要回答甚麼。加上發音不正確,一句「阿公」都發音成「阿東」,一直被批評。一直到八歲,我才會叫「阿公」,還記得當天,我到處宣揚:「我會叫阿公了,我會叫阿公了。」因為小時候不好的經驗,所以在公眾場合,我常常選擇閉上嘴巴不說話。

我知道說話要抓住重點來講,可是每每覺的每件事、每句話都是重點,所以一講話內容就顯得雜亂無章,一旦要在眾人面前公開上台講話時,經常要請別人修飾潤筆,所以我選擇閉上嘴巴。

師父說:「還有神韻賣票的事情,我說我們現在要做主流社會,打開主流社會才能把全社會打開,才能把影響搞大,才能有更多的觀眾,才有更多被救度的眾生來。」[1]為了要面對主流社會,在同修的盛情邀約,因緣際會下,我加入了社團。也因此在每週的當地學法交流,被指定要輪流當主持人。

即使一年前就被告知哪一天要當主持人,但幾十年養成的習慣都是閉上嘴巴,安靜的坐著,現在突然要在眾人面前當主持人,而且在場的還都是同修,都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煉人,我思忖我該講甚麼,才能句句都符合法。想到這,都覺的怕,不知如何突破。

進入主持前一個月,不僅思緒卡住,腦筋一片空白,內心還會不寒而慄。我分別請教幾位同修,心中才開始有些頭緒。但到了當天,明明自己已經準備好說話大綱,身體卻還是不自主的發抖、全身發冷、牙根發緊、牙齒打顫。一次害怕、二次害怕……,還沒上場就這麼怕,於是我拿起電話來私下拜託負責安排主持人選的同修,以後不要再排我當主持人了。

當天主持前,我載著女兒前往學法交流的路上,她坐在我背後察覺到我的害怕,竟然說:「媽媽!今天你主持的時候,要不要我坐在你身邊?」我聽了好感動。我女兒平時很害羞,每次大組學法,她都不願意走進來和大家比肩而坐的學法,如今,她都願意勇敢地突破自己來保護媽媽、支持媽媽,為母則強,我又怎能原地踏步呢?師父說:「任何怕都是執著,任何執著都是障礙。」[2]內心雖然還是怕,但我告訴自己一切都會沒事,要鎮定,要否定它。

終於交流結束了,我內心暗暗竊喜,開心的不得了。哇!從此以後,我又可以閉上嘴巴,不用發言了!救人急,慈悲的師尊看我一直不悟,也為了讓我修去層層怕心,心性提高的機會,不斷推著我走,巧妙的安排同修教我如何撥打電話,邀約主流人士參加茶會,這對我來說是相當大的突破,需要很大的勇氣。因為它不是念完稿子,眾生就會進來參加茶會,它需要一些說話的技巧,而這卻是我最不擅長的。

師父說:「不是說有怕心了就不行了,怎麼樣能夠克服自己的怕心,正念足一些去做好三件事,那就了不起。(鼓掌)相比之下不管大家怎麼害怕,面對著救度眾生的責任,都得去做,得去救人,那就了不起。」[3]是啊!救度眾生是大法弟子責無旁貸的事,不管我怎麼怕,我都得去做。想到這,我鼓足勇氣,當天依約前往,雖然心中還是忐忑不安,一路上肚子一直絞痛,一直想上廁所,但我知道這是一種表象,是舊勢力想阻礙我救人的伎倆,我要堅持守信。

到了與同修約定的地方,同修耐心的手把手教我擬好電訪稿,在同修正念加持下,我終於逐一的撥打完電話,大大的鬆了一口氣。但事情並未結束,隔天又有同修通知我,在當地學法交流場合要我分享如何開始撥打電話,邀約主流參加茶會的過程。

電話這端一聽到這樣的安排,我馬上下意識拒絕,大聲說:「我不要,我不要,我好不容易挨到卸下主持棒,從此不用開口,不用發抖害怕,不用手足無措,不用心跳加速,怎麼又要我露臉開口……」我的怕心大過我的正念,當時只想到自己的感受,劈里啪啦的說了一串往外推的話,完全不像個修煉人。

講完後,突然心中閃過一個念頭,想到前幾天同修交流中提到,某城市的神韻銷售票房,由去年的末尾到今年的全國第一,靠的就是大家向內找自己,不被間隔。想到這裏,我一反常態,當下鼓起勇氣說:「好!」再次答應到眾人面前分享交流,因為我也要助師正法,我不要被間隔!

想到才不久前坐在同樣的地方主持,我害怕到發抖,現在卻強迫把自己推出去,要求自己必須坐在主持人身邊,讓大家都看得見的地方,再來分享心得,這當中的改變,連自己都不可置信。雖然當天時間緊迫,準備好的交流大綱和內容,沒能有機會發言,但過程中,卻讓我再次突破怕心,圓容整體,也第一次感受、體會到甚麼是內心祥和,原來就是這種心境。

還有一次交流中,聽聞同修說我們地區今年神韻的票房,是十二年來最緊急的一次。我聽了很難過,內疚自己並沒有做好,也是造成這種狀況的因素之一。從此我開始真正積極動起來,並自發性主動發言。交流中,有同修建議要組一個神韻交流小組到各區學法點與同修做交流,鼓勵更多同修走出來推廣神韻,問有沒有人願意主動承擔?一顆急迫救人的心,讓我第一時間就舉手,義不容辭的承擔到各區分享自己如何克服怕心,邀約常人參加茶會的任務。現在只要同修有需要,需要我去圓容、配合的,我不再往外推。

現在,即使二零一八神韻巡演結束快半年了,我還是像以前一樣用心在和眾生互動上。不同的是,怕心少了之外,還忽然發現自己的語文能力變的好一些。以前一件事,我只會分成兩個句子來說明,例如:「之前我們獅子會贈送品德教材,謝謝某某老師您使用它。」現在我會有組織性的以一句話說:「感謝某某老師您使用了我們獅子會所提供的品德教材。」以前神韻在台灣巡演結束,我就放鬆了。現在不管眾生今年有沒有買票,我一直與眾生保持互動,持續經營;當然也會結交新朋友,廣結人脈,為往後神韻推廣鋪路,最近就加了一位新朋友的LINE,因為她想看神韻藝術團二零一九年的演出。

一路走來,面對眾人從剛開始說話會害怕發抖,到後來自發性的發言;從起初的拒絕任務,到最後主動承擔;從原先的不擅長與人互動,到現在積極開發人脈,廣結朋友,這一切都要感謝師父對弟子有系統的安排,加持與呵護,讓我走出人心執著的框框,去掉層層怕心,從中提高上來,勇敢的走在推廣神韻的路上。

正如師父說的:「無論他怎麼修煉,我都會採取方方面面的辦法,哪怕他覺的在幹最神聖的工作時,把他最放不下的那顆心表現出來。哪怕你們為大法做工作,我也會讓它表現出來。工作本身沒有使他提高不行,他的心性提高才是第一位的,他的昇華才是第一位的。」[2]

跟隨我幾十年的厚重的怕心,在一層一層突破後已經去掉一些,我體悟到只要有心突破,堅定走出來,怕心就會一層一層的剝落。師父在法理中說:「其實那些走不出來的,無論是這樣的藉口還是那樣的藉口,都是在掩蓋怕心。可是有沒有怕心,卻是修煉者人神之分的見證,是修煉者與常人的區別,是修煉者一定要面對的,也是修煉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4]

希望藉此文拋磚引玉,讓與我有同樣問題的同修,也能一起走出來,面對修煉人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怕心」,在往後大法項目工作中,在修煉路上走得更好、更穩健。

以上內容如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再精進〉
[2] 李洪志師父著作:《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學好法 去人心並不難〉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