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於網絡的教訓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一日】自從我把微信卸載後,網癮(主要是網購、瀏覽明星八卦、看微信朋友圈)也隨之戒掉了。以前,明明知道網絡充斥著很多色魔爛鬼,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現在想想:用人的辦法怎麼能抵禦住魔呢?正法進程到了這一步,師尊把來自網絡迫害大法弟子的情魔爛鬼給清除了。所以,在大法弟子這兒的表現就是,只要聽師父的話,卸載微信、QQ等,就很容易從網癮中走出來。

下面談談我迷戀網絡的教訓:

前幾天的晚上,女兒打電話說她腳崴了,一直沒好。我接完電話,就想從手機上搜搜崴腳後注意的事項。丈夫說:「我搜一下吧。」我就藉機在網上看了一下民國時期的一個美女,丈夫總提醒我不要看她,說她帶的信息不好。我心想:不好就不看她的照片了,打開手機恰好看到的是她設計的某雜誌封面,感覺她不僅人漂亮、而且有才華。

也就是看了那麼一會兒晚上就做了一個夢:夢見曾經給我介紹過的對像,給我寄來一本雜誌,雜誌版面風格和民國才女設計的那種雜誌封面風格很相似,當時心裏很溫馨,看了幾頁,心想:我現在已經結婚了,是不是有這種感覺不太合適,又想:就是一本普通的雜誌,也沒啥。夢中我和丈夫在一飯店吃飯,把雜誌落在飯店了。我就讓丈夫和我一起去找,丈夫在洗漱間磨磨蹭蹭的刷牙,感覺是住在大學公寓,這時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了。老師突然上來說:該熄燈了,不讓出門了。我沒理會老師,背著老師,從樓梯往下跳,不是一個台階一個台階的往下走,而是從高一層直接跳到低一層,落地時非常輕(情),就這樣跳了幾次,每次落地都非常輕(情)。最後跳到了一層,感覺是間雜物間,好不容易出門了,出門一看,這個地方是哪兒啊?一點也不熟悉,還上哪兒去找雜誌啊,感覺就像迷路了一樣。

夢中給我的啟示:自己感到溫馨的那種感覺就來自於某美女那兒,那位美女當時身邊確實圍著很多傾慕她的男人。喜歡被人賞識、喜歡被人寵著的那種感覺,其實,就是情魔,看了一眼,就招來了情魔,動了一念,就掉了層次,修煉真的很嚴肅。

在此,使我想起我迷戀網購的一段不堪回首的經歷。由於迷戀網購,瀏覽了很多很多的美女圖片(服裝模特),無形中給我空間場中灌入很多情魔爛鬼,給我的修煉帶來了很大的魔難。

大約在二零一四年年底,我由迷戀網購而迷戀上網絡,其實以前,我本人對自己要求很嚴格,也非常明白作為修煉人,哪些東西不能看,哪些東西不能聽。原來,對電視、電腦一眼都不看,(除了工作上的需要外),可是另外空間的邪惡對我的執著看的一清二楚──虛榮心、追求完美的心,邪惡抓住我的弱點,慢慢讓我迷戀上網購。

開始上網時,因為知道修煉人不能迷戀網絡,還有點罪惡感,後來就給自己找藉口:只是在班上看看,反正班上也沒啥事,回家就不看了。後來發展到,回家也得看,中午看,晚上看。再後來,買東西看,不買東西也看,感覺真的像上了癮一樣,不能自拔,錢財浪費了不少,愛美的心、虛榮心也隨之膨脹,慢慢的週六、週日家務活也幹不了多少,一會看看電腦,整片時間都打散了,幹啥也不出活,到了二零一六年,法也學不進去了,有時間也不想學法了,只是依賴於每週那麼兩三次的集體學法,感覺學法時,腦袋大部份時間是昏昏沉沉的。

到了二零一七年,家庭魔難不斷,母親在外地住了好幾個月的院,花費不少錢不說,因為孩子們對母親的情比較重,母親一病,給全家人精神上帶來很大痛苦。婆家人也利用各種機會,給我們製造很多難以逾越的魔難。與此同時,我的身體也出現了不正常狀態,乳房出現病業假相,我覺的與沉迷於網絡有很大的關係。至今,這一魔難也沒有走過去。

在此,提醒還在迷戀網絡的同修,不能以任何藉口不卸載微信、QQ,對修煉人來說,網絡真的就是魔,大法弟子還在迷戀網絡的話,就是心甘情願依附於這種魔,就會給它提供生存的空間,無形中就會阻礙師尊正法和眾生的被救度。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