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丈夫也改變了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三十日】自從我得法修煉後,我也是儘量按師父的要求遇到矛盾修自己,找自己,儘管這樣,有時因為一點點小事,丈夫就會說,「你還是個修煉人!」因為這句話,我總是心裏不平衡,總覺的很委屈,也很糾結,因為有時明明是丈夫在說傷害我的話,而他卻還是很不講理;總感覺丈夫變的越來越不可理喻。我學法時總想讓他也抓緊時間學,可他就不聽,還會說:「你別管我!」我總是看到他表現的越來越不像個修煉人了。

如何改變這種現狀呢?我只是記得師父讓我們多學法,正法修煉和個人修煉是結合在一起的;只有平時在一點一滴中嚴格要求自己才對得起師父。

婆婆來到我家,我盡心盡力的照顧,每天換洗尿褲,有時會換幾次;吃飯時我總是怕吃不好,就用勺子餵。公公也有病了,大腦不清醒,我給洗拉了屎的褲子,換上乾淨的衣服,公公笑了,從醫院出來要給我一些錢,我告訴公公說:「我不要,您不要過意不去。」回家後我當著公公的面,把這些錢給他裝好然後縫在一個口袋裏,告訴他這樣不會丟掉的,公公看著露出了踏實的笑容。其實我心裏也很開心,因為看到父輩最需要兒女的時候他感受到了兒女實實在在的關心,所以我心裏很踏實,因為這是我從大法中修出來的。有時他會尿在地上,我就安慰他說:「不要緊的,您有病了才會這樣的,我打掃一下就行了。」就這樣,我告訴他每天有時間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告訴他要誠心誠意的念。那一年公公的病奇蹟般的好了,之前醫生都說讓準備後事呢!

當丈夫拒絕和我一起學法時,我不再埋怨他,只是感覺自己哪裏沒做好,總覺的和丈夫一起下世我們一定有過約定,共同精進!當他指責我時,我學會想自己的問題。

在不斷的找自己的過程中,不知不覺的,丈夫主動在學法了,也不再偷偷摸摸的出去玩麻將了,再也聽不到說我「你還是個修煉人呢」這樣的話了。有一次,丈夫同學聚會,回來和我說他們每個同學發言時都在誇自己有幾部車或開了公司,而丈夫發言時他卻說:他很幸福,因為他有個善解人意的好媳婦。雖然話語平淡,但這是他內心的表露。

只有在大法中實實在在修自己,周圍環境才能改變!也才能證實了大法。一次,平時和我經常在一起的琴同修由於怕心沒有參與到項目中,參與的同修自然就經常在一起學法交流,形成了堅不可摧的整體,而琴每次不僅不給項目同修們加正念,卻經常在一旁說一些沒有正念的話,每次大家在一起交流時感覺很壓抑,感覺琴離整體也越來越遠。為此同修們都很著急,為了能使琴同修溶入整體,有同修流著淚說:我們一定要緊緊拽著同修的手,一定要讓她回到整體中來,解體舊勢力強加給她的那些負面思維,下世前我們曾經有過共同囑託,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就這樣,琴也感受著同修們的慈悲呼喚!彼此的間隔在同修們整體的慈悲中熔化了。

在這過程中,我對琴總是一種恨鐵不成鋼,看到同修諸多不在法上的狀態,尤其是每在同修們需要正念加持時她卻總要說一些負面的話,看到她這樣我既難過又著急,還伴隨著埋怨。師父講過:「我經常說,你真心為別人好,沒有一點為私的心,你講出的話能使別人落淚。試試?」[1]我做到了嗎?她真正感受到了我對她的那種慈悲心了嗎?我明白了是我的原因,當我和同修沒法交流時,我不再看、說同修了,而是先給同修加正念,同修一定會好起來的,決不允許舊勢力間隔同修、干擾同修!如果真有同修不在法上了,我們就該去想想如何幫助同修,加持同修,這樣我們才能形成堅不可摧的整體!

讓我們互相手牽著手,兌現誓約完成好救度眾生的史前大願吧!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世界法輪大法日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