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智的村幹部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三日】在中國大陸有這樣一個村莊,提起法輪功,村民們投以敬佩和羨慕的目光,話語中流露出肯定與讚許。村民中有兩位大法弟子,與外村同修相互配合,面對面講真相,挨家挨戶發真相資料。經過十八年的不懈努力,幾乎全村人都明白了法輪大法真相,做了三退,村民們的生命真正得救。這可喜的成果,有村民們的善良,更離不開明智的村書記和治安主任。

一九九六年,法輪大法傳到了這個擁有四、五百戶人家的村子,聞到佛法,有人病好了,有人心寬了,受益的村民口耳相傳,講述著法輪大法的神奇。五位村民入道得法修煉了。那時,每天早晨,大家一起晨煉。經常在集市上,趕集的人們會聽到悠揚的大法音樂,看到當地鄉鎮大法弟子們優美的煉功動作和慈悲、祥和的面容。大法弟子神奇的修煉故事也成為村民們茶餘飯後的談論話題。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一股濁浪席捲全國,也將這個淳樸的村莊污染,聽著廣播,看著電視,村民們驚訝,然而,一天二十四小時的謠言灌輸,各級政府的層層壓力,為大法上訪的村民們遭受非法關押,使村民們漸漸產生了對大法及大法弟子的敵視。兩位曾經的修煉人迫於壓力離開了大法,可是,真正修煉的大法弟子頂著巨大的壓力堅守著自己的信仰,利用各種機會向受矇騙的人們訴說著大法被迫害的真相,尤其《九評》出世後,大法弟子們開始講真相,揭露迫害,勸三退救人。

大法弟子們沒有被邪惡的形勢嚇倒,經常發資料,往牆上、樹上、電線桿上噴「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貼大法真相不乾膠。二零零四年前後的一天,鎮政府派人塗抹「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村治安主任的牆上有,他平時有些痞子習氣,人們不得不畏他三分。塗到他家時,他站出來說:「法輪功學員好不容易寫上了,多正規!多漂亮!你們抹了,多難看!別的地方我不管,這是我的房子,不准抹!」

這白牆上的紅色「法輪大法好」正處在通往幾個村子的必經之路口,多個村子的村民常常經過這兒,都能看到。這位治安主任是我的同學。有一次,我問及此事,他說:「確有此事。」他又說:「這些年,我常和村裏的大小幹部在村委辦公室值班,經常看見鄰村的大法弟子們騎摩托車到村子裏挨家挨戶發資料,我曾提醒身邊的人,別驚動法輪功(弟子),人家不偷也不搶,只是發發資料,發完就走了,小冊子你們也看了,全是讓人重德行善做好人的。我還常常看見大法弟子們背著編製袋子,走街串巷,將大法真相送到每家每戶去。」我鼓勵他:「你做的這麼好,神一定會保祐你的,會給自己、給子孫積福份的。」他還鼓勵他妻子聽大法真相,在他妻子猶豫時,他說:「退了吧!」他妻子三退後,看見大法弟子,就索要新的真相資料。一家人身體健康,日子順暢。這不,他小女兒本科畢業後讀碩士,讀博士,現在是外國的博士後。治安主任的生意興隆,得到了福報。

村書記今年五十歲了,經常要新的大法真相資料,已經三退,他告訴大法弟子:「你給我的資料,我都看了,確實挺好的,再有新的,你再給我。」平時,他開車看到大法弟子,總是停下車,將頭伸出車外打招呼。他主動幫助大法弟子的殘疾親屬辦低保、殘疾證。一位大法弟子的兒子當兵,在當地只要是親屬中有大法弟子,中共政府不允許當兵,村書記幫他當上了兵。

二零零九年的夏天,七十多歲的大法弟子──我媽,向退休的村邪黨書記講大法真相,被其惡意構陷,一會兒鎮派出所警察到我母親家騷擾,當時是晚上,我和丈夫同修、孩子在家,家裏已關了燈,警察來我們家,我們沒有開門,我們默默的發正念,警車發動不起來了,誤在我家門口。師父保護了大法弟子,避免了一場魔難。後來,我提著一些吃的東西親自登門,到這位書記的家,為其講大法真相,勸三退,明白真相的他很感動。二零一零年,他順利的考上了政府的公職工作,得到了多少人求之不得的鐵飯碗。

二零一零年的一天,書記把我媽叫住,問:「你有甚麼困難,直接找我,我現在有點能力了,我能辦到的都給你辦。」我媽說:「我是大法弟子,有困難儘量自己解決,不麻煩別人了,謝謝你!」他對村裏的大法弟子都照顧的很好。

如今,那位曾經傷害過我媽的退休老書記也對我說:「我太佩服你媽了!這些年無論是從身體上還是精神上,我們都趕不上她。」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