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新唐人 丈夫變了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三日】一九九八年的一天,我到鄰居大姐家玩,大姐給我介紹法輪功,並教我煉功動作。我一下子就能雙盤,大姐高興的說:「你和大法有緣,你也煉法輪功吧!」說著就拿出一本《轉法輪》,讓我拿回去好好看看。我問這書有甚麼好看的?大姐說,這是一本寶書,回家仔細看看就明白了!

就這樣,我得法修煉了。每天晚上都到學法小組去學法,早上和大家一起煉功。一段時間後,感到身體和精神狀態都有翻天覆地的變化,渾身充滿了活力,人也變的年輕了!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莫名其妙的突然開始打壓法輪功了!後來才知道,是法輪功這一高德大法引起了江澤民個人的恐慌和極端的妒嫉,是他下令要全面迫害法輪功!

我想,自從修大法後我無病一身輕,這麼好的大法對人類有百利而無一害,不能任由江澤民肆意誣陷,於是就主動走上街頭發法輪功真相資料。一次被警察抓到派出所,問資料的來源,我說不能告訴你們。當時資料還剩十多本,就把資料藏在腰間,不讓他們找到。

到了派出所,警察翻我的包甚麼也沒有找到。在問不出任何結果的情況下,警察讓我寫沒煉過法輪功的保證書,我說:沒煉過法輪功寫甚麼保證書?!警察說:你要是不寫就不放你走。我說我不會寫。就這樣僵持到晚上十點鐘,他們把我丈夫叫到派出所。

丈夫一進門,當著警察的面就搧了我兩耳光,一邊罵一邊說:生意你不做(我家是做乾果生意的),你給我惹事!警察對他說,領回家好好看管她!從此丈夫就不讓我出門,也不讓我修煉大法了。

二零一二年,我家安裝了新唐人電視接收器,逐漸的,丈夫不再看常人的電視了,一進門就打開新唐人電視看,還說:「在這兒才能看到真實的消息。」越看自然越明白了,從此再也不反對我煉功了。做生意時,他還主動跟我要真相幣,有時給顧客找錢時,有的顧客說不要帶字的錢,他就說:「帶字錢怕甚麼?要都像煉法輪功的那樣,咱國家早好了。」遇到街上有人說大法不好的時候,他就用在新唐人看到的理和人家辯駁。

二零一五年,他在新唐人電視節目中看到有人控告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就對我說:「人家都開始告老江了,你沒告嗎?」在他的鼓勵下,我用真名向最高檢遞交了對江澤民的刑事控告狀。

過了些日子,老家的大伯哥來電話對我破口大罵:「你的戶口在老家,警察找不到你,他們就對我下狠手,把村裏欠我的六千元錢扣下了,說是替你交罰款!」我說:「大哥,對不起,讓你受連累了。罰款我不會讓你墊的,可真相你要明白,現在全球控告江澤民,順天理合民意,咱可不能站錯隊呀!」

他不聽,又掛電話找我丈夫說罰款的事,丈夫氣呼呼的進門又朝我臉搧兩巴掌,我看他氣勢洶洶的樣子,講道理他是聽不進去的,就平靜的說:要打你就打吧,出出氣。聽我這樣一說,他揚起的手又放下了。我說:消消氣你吃飯吧,我去市場賣貨。

傍晚回家後我問他:「控告江鬼是你支持、鼓勵我做的,幹嘛中午打我打的那麼狠?如果我不修大法,不按照真、善、忍對待你,中午非和你大打出手不可的!」他說:「你找事啊?控告江澤民為啥不用化名而用真名?」我說,國家憲法規定控告必須用真名,還規定不准追究控告人。他說:「共產黨的話你也信?他們對老百姓講過真話嗎?」

雖然他這樣對待我,我知道他明白真相,也就不再提此事了。

自從我修大法以來,按照師父的要求時時處處做好人,他都看在眼裏,儘管他沒修也受益匪淺,深知大法好,也在做好人。賣乾果時他從不缺斤短兩。一次顧客買完東西剛走出幾步又返回,要求再給稱一遍,看是否夠稱。恰好被一個過路的同修看見了,就對顧客說:「放心吧,他家是修法輪功的,不會缺斤短兩。」顧客一聽是煉法輪功的,拿起貨就走,也不要求再給他稱了。

由於我家生意講誠信不騙人,顧客信得過,生意興隆。年終結算時,全市場我家盈利最高。

過年時我對丈夫說:「你看市場上做生意的都供財神,可也沒大盈利;我修大法給咱家帶來了福報,你給我們大法師父磕頭表示感謝吧。」他說:「好!」跪下就磕,還恭恭敬敬的說:「謝謝師父!」

這是我那沒修煉的丈夫,明真相後的表現:他支持大法帶來好運,同時也為自己選擇了一個美好的未來!

現在我們家生意越來越好,全家沐浴在佛光普照中!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