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明真相得福報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五日】我是一名教師,今年五十六歲,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二十一年,磕磕絆絆的走到現在。我把我的家人明真相得福報及我如何平衡家庭關係的故事說一說。

迫害前後 家庭環境大相徑庭

我丈夫家是個大家庭,兄弟姐妹多:他有五個姐姐、一個妹妹、二個弟弟。除了兩個姐姐外,其他人住的都比較近。他的姐妹都很厲害,很強勢。三姐性格稍微柔和一些。

以前由於我娘家的條件和我個人的工作都優越於丈夫,大姑姐們和小姑子對我都高看一眼,對我都好,再加上我修煉了法輪大法後處處善待他人,在家庭利益上不爭不鬥,所以和婆家人和睦相處。她們也很尊敬我,覺的我正直、善良、豁達,值得信賴。

自從九九年「七﹒二零」江澤民邪惡集團迫害法輪功,利用一言堂媒體造謠、誹謗、詆毀、誣蔑法輪功,利用政府機構,大、中、小學校,包括企事業單位,特別是公、檢、法、司部門對法輪功進行瘋狂迫害。我家的情況也隨之大變:丈夫反對我繼續修煉法輪功,製造了很多家庭魔難;大姑姐和小姑子聽信了媒體的誣蔑誹謗,也對我擔心和不滿。

二零零零年初我隻身一人(也是當地第一個)去北京為大法上訪,被當地公安從北京抓了回來,非法關押四個月。一年之內被兩次非法關押,並被勒索錢財。從此家庭魔難不斷,單位對我非法降職並扣押工資,以此作為手段施加壓力讓我放棄修煉。我的身心備受摧殘。

二零零八年北京奧運前一個月,我遭警察綁架並被非法抄家和判刑五年。

失去了讓一家人引以為榮的教師工作,原本幸福的家庭破碎:丈夫身心受到極大的傷害,身體呈現不健康狀況;八十多歲的公爹,聽說兒媳婦被抓捕關押了,一時接受不了,血壓一下升高,幾天內就去世了。婆家的兄弟姐妹對我都很怨恨,大姑姐和小姑子都非常抵觸法輪功了,甚至還誹謗過大法師父。

我被非法關押期間,在她們極力鼓動下,丈夫和我離婚了,對孩子也不管不問。我從監獄出來她們自然對我也很冷漠。丈夫和我復婚都不敢讓他姐妹知道,怕她們折騰。孩子結婚,六個姑姑一個都沒露面。我不怨她們,主動去看望她們,她們家的孩子結婚或生孩子我都去參加或看望,出錢出力。

大姑姐明真相得福報

她們姐妹身體都不好,狀況很差。二姐有病住院,我丈夫請假陪護,給她買車票買吃的,我沒有怨言,熱情問候她,安慰她,去醫院看望她。她內心很感動,對我的抵觸消失了。

三姐六十多歲。今年過完年正月初六要來我家,我去接她。我家住四樓,她上樓顯得很費勁,雙手把著欄杆,上一個階梯停一下。我問她的腿怎麼了?她說以前幹活時膝蓋扭傷了,當時沒在意,現在好像發炎了,一上樓很疼,不敢使勁。我說可能裏面的骨膜傷了。

我讓她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同意了。在我家的這段時間,我在生活上關心她,給她做好吃的,給她在網上買衣服,她很高興。我給她播放真相光盤,其中有《天安門自焚》偽案、《我們告訴未來》、《風雨天地行》、《九評共產黨》、《預言與人生》等等,她看的都很認真。這些真相徹底改變了她對法輪功的看法,從內心破除了中共媒體對法輪功誣陷的謊言,也從內心認同大法好,並很想跟我學煉法輪功。

白天我給她讀《轉法輪》,晚上我們一起聽師父《廣州講法》錄音,看師父教功錄像帶學五套功法。正月十五那天,我們一起看了新唐人電視台播放的神韻晚會。她很喜歡。

一天我倆去市場買菜,回來上樓時,我怕她上樓費勁,讓她把菜給我拿,她說,「腿不疼了,好了。」我一看真的好了,上樓比我都快。甚麼時候好的不知道。她又激動又高興。我在心裏感謝師父的無量慈悲!謝謝師父!

三姐每天都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不再嘆氣了,氣色也變好了,比來時變年輕啦!身體的變化使她更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堅定了修煉大法的信心。她還勸我丈夫也修煉法輪功。

她不識字,走時我送她一個雙卡音箱,一個卡裏裝了師父的《廣州講法》、《煉功音樂》、《普度》、《濟世》,一個卡裏裝有《明慧廣播》、《九評共產黨》、《絕處逢生》等。她非常願意聽,電視也不看了。

回家後她把大法真相和她在大法中的受益告訴了其他姐妹,她們都願意聽小廣播。

不久二大姑姐也來到了我家。這個大姑姐很強勢,嘴黑、脾氣暴躁,事事都想管,所以和兒女親家之間矛盾不斷,身體也垮了。兩年做了三次開腹手術,至今刀口癒合的不好,花了十多萬元錢,膽也切除了,甚麼也不敢吃,怕消化不了。

看到她花白的頭髮,一臉的病容和愁容,樣子很難受。我很同情她,給她講我身體的變化和大法的美好,講人與人之間的緣份。看她很願意聽我講,我就又給她看《天安門自焚》偽案視頻(因為她在我家時間短,其它的沒來得及看),告訴她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都接受了。她還在師父法像前就自己以前對大法不好的言行向師父認錯,還寫了「鄭重聲明」,說自己以前聽信了中共媒體的謊言,以為「天安門自焚」是真的,抵觸法輪功,誹謗過大法師父,她被媒體謊言騙了,承認自己錯了。我以前勸她「三退」她不退,現在自願退了。她還很願意聽大法歌曲,說真好聽。主動看師父教功錄像帶,跟著學五套功法。走時我也送她一個音箱兩個卡:一個卡裏裝大法歌曲,一個卡裏裝《九評共產黨》、《江澤民其人》、《明慧廣播》等。她非常高興!

這個生命覺醒了,身體也好多了。一天晚上來電話說,她孫子很愛聽小廣播。一個人明真相,一個家庭知道了真相,整個家庭就得救了。

四姐是基督徒,也來我家看了真相視頻,我講了很多,轉變了她對大法的敵視態度。小叔子和小姑子也接受了真相,並做了「三退」。

丈夫轉變了 家庭獲新生

記得我從監獄回來後,去看望姑姐她們,小叔子見我不說話,小姑子諷刺我,四大姑姐、二大姑姐用輕視的眼神看我,二大姑姐嘴不由心的說了一句:「你比以前還俊了!」特別看到我丈夫身體的變化,紅撲撲的臉很健康,心態平和,她感到驚訝了:「你們一家是受過大魔難的呀,怎麼……」她對她的姐妹說:「看這大弟弟,從他媳婦回來,他的身體變好了,也年輕了。」這讓她很好奇。

是啊,明真相受益最大的是我丈夫。由於我幾次被非法關押,非法判刑,他受到的傷害和遭受到的壓力可想而知,因此他很抵觸我修煉法輪功。我從監獄回來,身體狀態很不好,並沒有引起他的同情,看到的是他的冷臉,聽到的是挖苦、譏諷和嘲笑、辱罵。他像看犯人一樣的盯著我,不讓我學法煉功,不讓我接觸同修,一有機會就翻我的東西,藏我的大法書等。

為此我吵過、絕食過、離家出走過,也一次次的給他寫信講真相,講大法的美好與珍貴。後來我教他上網,把一些真相文章複製下來叫他看。一開始他抵觸,不敢看,我就給他讀,慢慢的他自己能看了,再後來他主動翻牆看真相文章了,有時間我和他一起看視頻《九評共產黨》、《風雨天地行》、《我們告訴未來》、《江澤民其人》等。明白了真相,轉變了對大法的偏見和敵視態度,知道了共產黨的邪惡,他就非常憎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也能理解我為甚麼堅持信仰了。有時他也看一些神傳文化方面的節目,逐漸破除了自己的無神論的思想。

現在經常看新唐人電視,有時也和我一起聽師父的講法。

薄熙來、周永康、李東生、王立軍、徐才厚等貪官被抓被判刑對他觸動很大。我告訴他,他們受江澤民指使迫害大法弟子、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牟取暴利,天理不容,現在他們都蹲在監獄裏了,徐才厚死了,善惡有報是天理。他明白了真相後從內心裏認同了大法好,並在網上發表鄭重聲明,說自己以前做錯了,向師父認錯。他把以前藏的大法書和MP3還給了我。

二零一五年六月份我向高檢控告江澤民,順利的得到高檢的簽收短信。我把我的控告書給他看,他看得很認真,之後沉默很久後也主動舉報了江澤民。

我在生活上關心、照顧他,我們又像以前那樣和睦相處了,更可喜的是他能保護我了,來自「六一零」、政法委、片警、社區等的人來打電話找我或上門騷擾,特別是訴江後,他都為我擋著。

我在被非法關押期間沒人照顧他,在社會、單位、家庭的重壓下,飢一頓,飽一頓,找過一個女人,不久就騙錢走人了,因此造下了一身病,消化不良、腰椎盤突出等,不能幹活。我回來後,他的生活改善了,加上他明真相觀念改變,認同「法輪大法好」,這些病不知不覺就好了。

二零一四年春天,他小腿和腳腫脹,不能久站,不能走遠道,到縣醫院一看說是「靜脈血栓」。我到網上一查,俗稱老爛腿,嚴重時腿腳發紫肉爛,往外流膿水,截肢。當時他的小腿已經變紫色了,每天腫脹的難受,從本地醫院買回來的藥也不好使。他很害怕,想去大醫院治療。我讓他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開始念的有點不情願,可幾天後腿和腳明顯好轉,皮膚的顏色從紫色變的正常了,他也就不張羅去甚麼大醫院了。我怕他心不踏實,就找來偏方讓他喝,每天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個月後徹底好了,不腫不脹了,能站也能走了。

我從魔窟回來,學法煉功一段時間後,沒花一分錢,在監獄遭迫害得的乳腺炎、子宮肌瘤、淋巴結核等症狀都消失了。看到我身體的變化,他的思想也在變,認同大法好。

丈夫身體上的多種病症不治自癒,使他的心態變的平和,面容也祥和了,說話的語氣也柔和了,以前我們那個和睦溫馨的家又回來了!現在他身體健康,工作順心,以前的怨氣沒有了(他以前怨社會不公,怨自己受到不平的待遇,怨我給他帶來的傷害等),我們全家沐浴在法光中,重獲新生。

女兒從小聽師父講法,善良純淨也很優秀。她支持我修煉,自己也按「真、善、忍」法理去做,在某大城市裏很順利的找了一份不錯的工作。現在結婚了,公婆對她像自己女兒一樣好。她的家庭生活也很幸福,很開心。

真是「一人煉功全家受益」[1]。

感謝偉大慈悲的師父!叩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