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風雨雨中 信師信法的心從未動搖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一日】我今年七十七歲,修煉法輪大法前,我曾患過肝炎、肺結核、關節炎、婦科病、失眠等多種疾病。為了治病從一九七五年開始練了多種氣功,九零年皈依佛教(但後來發現那些氣功師、和尚好多都不是真正的修煉人,都是為了錢財),曾經還想去深山老林裏修煉,當時好多我們這些居士都互相叮嚀:如果誰先找到正法一定要互相告訴。

「講到這兒,我還要說一句。我們修煉界有不少這樣的人,一直想要往高層次修煉。到處去求法,花了不少錢,山南海北走了一圈,去找名師也沒找到。」[1]每當我讀到這段法時就潸然淚下。多少年的等待,苦苦的求索,我終於找到了正法。

一、得法的神奇

一九九二年我曾拜讀過《法輪功》。可能機緣不到,當時沒想修,現在感到十分懊悔。

回想過去我練其它功法都是為了祛病健身,為了求功能、求神通,根本不懂得重道德、修心性。為了得到功能我還多次悄悄的給那些假氣功師送錢送禮。為了開天目我花了三十元錢(佔當時月工資的75%)也沒如願以償。有人說佛教中有高功夫師父,可我皈依後並不理想,我還看到了好多的和尚都不守戒律,我曾親眼目睹有一個居士竟然拋棄孩子丈夫跟和尚私奔了。有人說佛教四大名山有正法,九二年我去了普陀山、九華山朝山拜佛,路遇當地居士說她們向某某和尚布施了二十元錢,他都不高興。佛教的四大名山都是這種狀況,看來在全國都很難找到一片淨土了,正當我感到失望和迷惘之際,命運出現了轉機,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一天我在公園遇到了一位佛教居士她修煉了法輪功,我就向她詢問有關法輪功的情況,正搭話之際,我突然感到小腹部位旋轉的特別厲害,知道是師父管我了,給我下了法輪,我當時激動的無以言表,大聲喊道:「師父給我下法輪了!」

從那以後法輪在我的小腹部位每天二十四小時不停的旋轉,直到兩年後我來了例假(我五十歲閉經,五十八歲又來了例假)。真是不可思議,我也沒見過師父,我也沒給師父一分錢,師父就給下了法輪,這就是我要找的師父呀,我有師父了!我一定要堅修大法到底!

二、真正的自己學法

師父給下了法輪後,當天晚上我就到煉功點請了一本《轉法輪》,回家後一宿沒睡,一鼓作氣通讀了一遍《轉法輪》。這給我以後的學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那書中博大精深的法理深深打動了我的心,過去我所不明白的,苦苦追求的東西,人生的真諦和意義,都變的明瞭和清晰了,捧著寶書我淚流滿面,我心中感到無比的喜悅,我終於知道今後該怎麼修煉了!

首先,我認為學法就要敬師敬法。師父說:「那個時候上學的人,都要講究打坐,坐著要講姿式的,拿起筆要講運氣呼吸的,各行各業都講淨心、調息,整個社會都處在這麼一種狀態。」[1]我悟到古人做甚麼事都那麼認真、虔誠、恭敬,我們在學這部無比神聖的大法時更應該認認真真、恭恭敬敬才對。我對書中每個字都認真對待,不認識的、拿不準讀音的一定要查字典絕不能念錯一個字。師父多次講法都提到了學法的重要性,為了保證學法的效率和時間,我每天固定時間學法(下午二點半~五點半),學法時我全神貫注,集中念頭,甚麼都不想,隨著學法的深入,我越來越體會到學法的美妙,師父的大法每個字都打入我的生命的最微觀,每一個細胞都為之震動,我感到自己整個身心都融入了大法,更深層的法理也隨之展現。由於我形成了這個習慣形成了這種機制,每當我一拿起書立刻就可以進入到這樣一種狀態,有點像師父講的煉靜功的狀態,外界的嘈雜和喧鬧都干擾不到我,我甚麼都聽不到,感到像是坐在雞蛋殼裏一樣美妙,思維無比清晰,因此我也特別喜歡學法,總想多學點,一拿起書就放不下。

我真希望每個大法弟子都能認真對待學法,因為我體會到那無以言表的美妙,學法後心靈真正的昇華、充實和踏實,因此,我總是提醒不太注重學法的同修要多學法,靜心學法。師父講:「學法不要走形式,要集中念頭去學,要真正自己在學。」[2]「在中國現在有的人已看上百遍了還在看,而且他完全放不下,裏邊的內涵太大,越看越多、越看越多。」[3]這對我觸動特別大,從那以後我更加如飢似渴的學法並記錄學法的遍數至今已經看了一千二百多遍,背法五十遍(一句一句的背),每天還要抽出一小時學習師父的各地講法。我雖然記錄遍數,但不執著遍數,只為激勵自己更多更好的學法。

通過學法,我的好多執著心也在不知不覺中放下了。

修煉大法前,我丈夫去世後有段時間還想再婚,而且還有了再婚的對像,很欣賞他,而且每見到他還有心動。修煉後,我經過權衡,認為自己絕不能走這條路,要把修煉放在第一位所以與他分手了,可是這顆心卻總是放不下,平時想起來還暗暗落淚,隨著不斷的學法,不知不覺中竟然自然而然的放下了。有一次在集市上遠遠看到他,感覺他就是平平常常的一個陌生人,一點都沒有了往日對他的仰慕和心動之情。是師父的法使我放下了對他的情。

在不斷的學法中我也漸漸放下了執著自我的心,做甚麼事總考慮別人能不能接受,先考慮他人,為同修著想。學大法前我丈夫就去世了,孩子們也成了家,我自己一個人住,這是師父為我提供了這麼好的學法修煉環境呀,我不能獨享,所以從一九九八年我這裏便成了固定的學法點,每週一次,不論形式怎麼險惡、邪惡怎麼猖獗,從未動搖過我們正常學法交流。還有同修學習技術,開小型法會、有事聯繫等等,總是想到我這兒,我也從不推辭,只要是為了大法,為了救人我都支持全力配合。

在同修遇到難過的關難時也總愛和我交流,我從不指責同修,總是耐心傾聽,盡力拽他一把,幫他解開心結;有的同修在特殊情況下資料和大法書覺的放在家裏不安全,就放到我這裏。我開始有些不樂意,特別有一次有個同修給我拉來那麼多,我的怕心一下子上來了,埋怨心也上來了,後來靜心學法悟到這些都是救人的法器,救人舊勢力也不敢干擾,只是做事的心態一定要正,一正壓百邪,我的正念上來了怕心和抱怨心也隨之煙消雲散了。

三、講真相、證實大法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為了證實大法,我去了北京。回來後派出所民警找到我談話,他說:「是誰讓你去的?」我只是說自己想去的自願的自發的。並且還給他講了大法的美好和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以及我的親身經歷。他聽了,挺受益還表示退了休也想煉。

九九年七二零後,江氏集團開始全面迫害法輪功,從那時開始,我就開始郵寄真相信,我通過各種渠道發動親戚、朋友、同修或從報刊雜誌信息網等等渠道搜集人名地址,真是你想要做甚麼,只要有這個願望,師尊就幫我鋪路了,從那時起到現在十八年我用鴻雁傳書這種救人方式不間斷的給各個領域數不清的人寄去了真相和希望。

處理好家庭、親戚、鄰居之間的關係

我搬了兩次家,與鄰里的關係都處得很好,像是一家人,我到哪裏都主動打掃樓道,有的鄰居看到後感動的對我說:「您這麼大年紀了還幫我們打掃衛生,我們挺過意不去的。」我總是說:「沒關係,你們工作忙,沒時間,我們鄰居是一家人,不用客氣。」到了晚上,樓道沒電,我就主動打開自己樓道接的燈,為上下層提供方便。他們對我也非常好,家裏做餃子,總忘不了給我端上一盤;我家有一次安暖氣,都是鄰居給幫的忙。他們還暗中保護我,聽一個鄰居說:「有一次警察找你,我們就說不知道這個人,沒有,我們都保護你。」

我的孩子們成家後,我總是教育他們要孝敬對方的父母,有時女兒回來抱怨婆婆的不是,我從來都不順著她們說,我總開導她們:千萬不要對鄰居、對同事說婆婆的壞話,人家聽了不會笑話她,只會笑話你不孝順。做人要懂得感恩,多想別人的好,多看別人的優點,她年歲大了、文化又沒你高不要和她一般見識,人都有老的那一天,你如果不孝敬公婆等你老的時候你的兒女也不會孝敬你,一輩一輩往下傳,這是歷史的規律也是業力輪報。聽了我的勸說,孩子笑了:「我知道了,媽,其實我婆婆她人也不賴,我也有不對的地方。」

四、過病業關

我雖然不是因為治病學大法,但修煉後全身疾病不翼而飛,從此再沒吃過一粒藥,沒打過一次針。當我身體上出現甚麼不舒服的狀態時有時頭暈、心慌、胃疼,我從來都不認為是病,知道是師父在為我淨化身體,我都沒當回事也不讓孩子們知道。

有兩次特別嚴重:一次是頭暈,暈的天旋地轉,不能動,上廁所都得扶著牆。正好我兩個妹妹來看我,她們看到我的狀況都被嚇哭了,立刻給我女兒打電話,我女兒來後給我量了血壓低壓120,高壓220,孩子嚇壞了逼著我讓我上醫院。我說我是煉功人,沒有病、堅決不去,女兒見我那麼堅決又不放心就讓我妹妹照看我幾天,其實當時我的念很正立刻就覺的沒事了。

還有一次,二零零一年的一天早晨七點來鐘,我開始劇烈的咳嗽,緊接著大口大口的吐血,當時一點都沒有害怕,也沒多想,只有一念這不是病,煉功人沒有病。大約吐了兩個鐘頭的血,就停止了,自始至終守住這一念,不管是病業還是假相很快就過去了,這之前我還老是有咳嗽的毛病,經常咳。自從這一關過去後,至今我再也沒有咳嗽過,可見師父說的好事壞事都是好事。感謝師尊不知又為弟子承受了多少呀!

二十多年,我對師對法從未動搖過,雖從風風雨雨中走過,但沐浴著佛光,內心無比祥和、寧靜。雖然還有很多的執著心沒去乾淨,但我相信有師在、有法在。堅定的信師信法就一定會在法中昇華,無條件的同化大法歸正自己,就沒有過不去的關卡、沒有放不下的執著!

最後再一次叩謝師尊對弟子的慈悲苦度!弟子一定更加精進,做好三件事,不負師恩。寫出這些也意在激勵自己,激勵同修。

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致澳洲法會〉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