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人心 精進修煉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二日】我是一九九八年五月走入法輪大法修煉的,之後一年多的時間裏每天早晨參加集體煉功,也經常參加集體洪法活動,由於孩子太小只是偶爾參加一次集體學法,與煉功點同修沒有任何往來,更多的時候是在家自己學法。迫害開始後,由於單位領導暗中保護,我沒有遭遇迫害,在二零零四年前,我處於獨自修煉的狀態。

一、在訴江過程中去人心

二零一五年五月,看到訴江文章,自己覺的沒有被迫害,起訴江魔頭應該是曾經遭遇迫害的那些同修做的,自己沒想參與。六月中旬明慧網上訴江交流文章及訴江人數每日的更新,使我意識到起訴江魔頭是正法進程推進在人間的體現。認識到自己雖然從表面上看沒有被迫害,但是他卻剝奪了我信仰自由、言論自由、人身自由的權利,作為大法弟子我應該加入訴江行列,推進訴江大潮。正在猶豫不定之時,協調同修來到我們學法小組,專程交流對參與訴江的認識。

通過交流我悟到這也是師尊的慈悲:再一次給弟子走出來證實法、放下人走向神,從新做好的機會。我們學法小組五名同修都是沒上邪惡迫害名單的,因此在決定寫訴江狀的過程中,都經歷了從猶豫到在法上交流最後堅定正念,毅然決定珍惜師父給我們放下執著、怕心,昇華提高的機會,走出來實名控告江魔頭。

在幫助學法小組同修整理打印完訴狀後,我於七月三日把自己的訴江狀寄往北京高檢和高法,一週後還未收到妥投信息,經查詢截在北京郵件處理中心。同時我又幫助周圍老年同修整理訴狀,在我幫助沒有文化的母親同修寫完訴狀於七月十七日郵寄的同時,我又把自己的訴狀打印一份郵寄北京高檢。

三天後查詢得知,我的訴狀再一次被截在北京郵件處理中心,而母親的訴狀被扣在本市郵件處理中心。周圍同修的訴狀被大量攔截,我們又通過高檢舉報網站將訴狀發送出去,得到回執。我想到母親的訴狀能在本市被攔截也不是偶然的,郵件處理中心需要我去講真相,同時了解郵件被扣押的原因,便於同修明確發正念的目標,鏟除干擾訴江的邪惡。於是我告訴母親同修在家發正念解體另外空間的干擾,我去郵件處理中心。

來到市郵件處理中心找到負責人,我說明來意:為何郵件寄出兩週多了還在網上顯示在本地?負責人帶我來到郵件分揀現場,那裏有一間辦公室,裏面有兩位工作人員,他將我帶來的查詢單交給一位工作人員,讓她在電腦裏查詢。工作人員查完後與她的領導耳語幾句,那位負責人轉身問我:你知道郵寄的內容是甚麼嗎?我說:是我母親郵往北京高檢、高法起訴江澤民的訴狀,老人家八十多歲沒有文化,是我幫她寫的又郵寄的。他很詫異:江澤民你們也敢起訴?那兩位工作人員也說郵訴狀的都是法輪功。我笑著對他們說,憲法規定公民有權對國家機關工作人員的違法行為提起控告。

之後我將母親修煉法輪功前後的身心變化講給在場的三個人,又告訴他們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五日,中國最高法院發布《關於法院推行立案登記事件制改革的意見》,規定對受理案件做到「有案必立、有訴必理」。母親她老人家說她要表達她的心聲:法輪大法好!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應該繩之以法!現在母親天天讓我看手機是否收到妥投通知。他們轉變了態度,笑了說:中國沒有人權,我們也沒辦法,上面不讓我們郵,而且把扣押的郵件都拿走了。我問:是哪裏?哪個部門?我去找他。那位負責人說:你別去了,去了也沒用,是國家安全局的一個部門,你回去哄哄老太太就告訴她簽收了,讓老人家高興就好。負責人把我送到電梯口說:不要去找了,要注意安全啊。我說知道了,謝謝。走出郵件處理中心我後悔自己沒有把真相講透,進一步做三退,這就是我在修煉上的差距吧,下次有機會一定做好。

二、喚醒小同修重返精進修煉狀態

八月下旬家中不修煉的丈夫突然建議我去陪兒子複習考研,我想這也許是師父的安排,兒子零八年得法修煉,上大學後失去學法環境,修煉上很懈怠,只有小長假寢室同學都走了,他才拿出MP5看看電子書、煉煉靜功,寒暑假回家看看師父各地講法,發四個整點正念。師父要求的三件事,他一件都沒有連續做好。於是我在單位請假來到兒子讀書的城市,出發前我將訴江狀又打印一份填好北京高法地址的信封,準備在外省寄出去。就在我來到兒子這裏第一天晚上睡夢中我看到五彩斑斕的天上有一個大大的箭頭直衝雲端,醒來悟不到啥意思,忽然想到再查一下我寄出的訴江狀是否簽收?若未簽收就把我帶來的訴狀寄出去。點開查詢七月三日寄往高法的訴江狀簽收了。

安頓好短租房兒子就從學校搬回來了,當天晚上睡夢中我和母親推著一輛兒童車在一個學校門前,車裏坐著一個孩子,是兒子小時候的模樣。我把孩子從車裏抱下來,孩子就自己往前走我在後面追,可是我怎麼也追不上,在一個路口消失了。我跑過去問路邊的一個人:看到一個小孩嗎?那個人搖搖頭,我轉了一圈也沒有找到,回頭看見一個直徑五六米粗的直通天頂的圓柱體,圓柱體的周圍有現在樓房通往樓頂的那種鋼筋梯子,上面有很多人排著隊往上爬,我就對一個剛上三四個梯階的人說:幫忙在高處看看遠處有沒有一個小孩,那人說:離道遠了就找不回來了,我急醒了。

第二天兒子晚課回來後,我給他講了這個夢,和他說大學三年多的修煉時間你都浪費了,我這次來陪你複習不是目地,能否考上研究生,我們不執著,隨其自然。我們安排好學習時間,借助租房複習的條件應該集中學法煉功、發正念救人。兒子說:我知道自己做的不好,師父經常點悟我要精進。我拿出帶來的小本《轉法輪》和兒子一起學了一講法,發完半夜正念就睡了。夢中我帶著兒子來到協調人家,說要參加第十二屆法會交流。

就這樣我們的生活很有規律的進行著:每天我發完早六點正念上明慧網看網上交流文章,然後學師尊各地講法發完中午正念就出去打語音電話,兒子下課回來先做考研複習題之後學《轉法輪》、煉靜功、發半夜正念休息,那段日子每天睡前我們或者在法上交流或者兒子讓我背一遍師父的《論語》再睡。

九月七日,明慧網發出《關於訴江的通知》,晚上我和兒子交流,希望他能匿名舉報江澤民,他同意了。我要他自己把個人部份寫出來,然後下載模板填進去。就這樣他寫了兩個晚上也沒有寫好,學校課程還很緊張就放下了,幾天過去了訴江舉報信還沒有完成,那天兒子學校有晚課,第二天還上早課,他住在寢室沒有回來,我發完半夜正念想著訴江狀的事,覺的我應該幫小同修寫個開頭,於是拿起筆就開始寫,一氣呵成才睡。

第二天兒子下課回來和我說,昨晚在學校做個夢,夢中他要上二樓找我,就繞到後面去,來到二樓要進去卻發現門貼著地板很窄進不去,他就想還是從正門進去吧,這時聽到我在門裏對他說你看旁邊有一個門快進來呀,這下一看旁邊果然開了一道門。我就笑著和他說你看開頭我都為你寫好了,你再根據自己的思路改一下打在電腦裏,快點完成了。就這樣兒子一個晚上打完訴江狀取好化名認真校對完成,第二天早上我們帶著筆記本來到有WIFI的公共場所,通過高檢舉報網站將訴江舉報信成功發送出去了,那一天是九月十八日。

今年兒子以高分成績考取研究生,暑假沒有回來,如今的他每天都安排時間自己學法發正念、打真相語音電話。在幫助小同修的過程中,我真切的體會到離開家鄉讀大學的小同修沒有集體學法的環境,很容易被周圍環境帶動,現在人類電子產品、遊戲、娛樂各種干擾就使得他們不精進了、滑下去了,我們應該喚醒他們,在這所剩不多的時間裏兌現來時的誓約,牽著小同修的手在神的路上奮起直追。

三、放下執著淨化自己

我有一個和睦的家庭,丈夫事業成功,性情溫和,愛好看書,修煉前我們經常一起看電影、看古玩、打羽毛球。迫害前他很支持我修煉,現在雖然不反對,卻十分擔心我的安全。我總是想讓他走入大法修煉,可是丈夫書也看了,法理也明白,就是不想修煉,是黨文化、無神論?還是重現實的怕心擋住了他?丈夫有時會拉著我去看演唱會、話劇、電影,我不好總是拒絕,偶爾也陪他去,我就覺的這些年我因修煉修心斷慾,他也就剩這點精神追求了,再得不到滿足也不太好吧。同時現在社會上人的道德下滑,女下屬因工作發來的信息,都含有獻媚的言辭,這也讓我覺的不舒服,經常羨慕周圍夫妻是同修的家庭,我常常為此苦惱,就想:如若他也修煉,把浪費的時間用在修煉救人上那該多好啊!

就在我來到兒子所在城市的第二天,夢到一個年輕女子帶著一個六、七歲大的孩子,對我說要我離開丈夫,她要與他結婚,夢中我沒有氣恨,笑著說,你不知道他有家嗎?女子說:那沒辦法,孩子都這麼大了。第三天又做了個夢,夢中我來到丈夫的單位,看到一台打印機,心想:嗯,這打印機不錯,我應該拿回家做真相資料。

這兩個夢讓我悟到自己在修煉上還要放下對丈夫的情,同時在利益上要注意了。我在單位做財務工作,修煉後很注意錢財、利益上的修為,多年來做真相資料都是自己拿錢買,從不拿單位的打印紙。可是最近放假休息在家,丈夫要我陪他去洗車、辦事、吃飯,我想利用假期時間學法,就不去。有兩次丈夫被拒絕後就說,還要到他單位去取點東西,需要我看看,都是小禮品,喜歡就拿回來,不喜歡就不用拿了,我聽了就動心了,把學法的事放下了,跟他去了,還高高興興的拿了蒸蛋器、背包、卡夾等,雖然心裏也覺的被這些小東西吸引浪費了學法時間,卻沒有重視。師父說:「修煉哪,甚麼叫無漏啊?沒有小事。」[1]丈夫單位的利也不該佔呀。師父,弟子知錯了,一定改。

師父,弟子想對您說,是您一直的慈悲保護,弟子才能在修煉的路上一直平穩的走到今天,師恩無以為報,唯有放棄所有執著更加精進,做好三件事以慰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