戶外煉功的感悟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十日】編註﹕關於戶外煉功,請同修根據本地的情況和學員的心性,理性的去做,不要盲目效仿。

下面交流的是正法修煉中,以煉功為例,轉變觀念的感悟。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一、轉變觀念

自從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輪功以後,大陸大法弟子便失去了戶外煉功的環境。也是從那以後,我的心中漸漸沒有了戶外煉功的念頭。後來每當在明慧網文章上看到「戶外煉功」字樣,就不自覺的升出一種觀念:不安全因素。

隨著正法形勢的推進,看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底和二零一七年一、二月份刊登的幾篇戶外煉功的文章,我認識到修煉中不能形成觀念,更不能固守某個觀念。隨之而來的,我對戶外煉功有了一種想往。

有一天,我學《轉法輪》第三講,讀到:「我們的煉功場比其它任何功法的練功場都好,我們那個場只要你去煉功,比你調病要強的多。我的法身坐一圈,煉功場的上空還有罩,上面有大法輪,大法身在罩上面看場。那個場不是一般的場,不是一般的練功那樣的場,是個修煉的場。我們很多有功能的人都看到過我們法輪大法這個場,紅光罩著,一片紅。」[1]

隨著師父的講法一個字一個字的入心,我進入了大法的洪大煉功場中,置身於大法輪、師尊的大法身的法光中,無以言表。還看到每個字後邊都是洪大的煉功場,無邊無際。同時有一種戶外煉功通道被打開、堵塞的物質解體了的感覺,身體有一種無法表達的輕鬆。那一刻我發出一念:從今以後去室外煉功。

二、室外晨煉

當天學完法後,我便到居住的小區走了一圈,想找一個適合晨煉的地方。雖然在此住了十幾年,但平時並沒有留意這裏的環境。走到小區最南邊,看到一處有雨搭的長廊,我想這裏很好,適合晨煉,下雨下雪都可以煉;還看到二處封閉的露台,周圍多年的水果樹木,環境幽雅,也是煉功的好地方。我在心中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師父早已為我們安排好了一切。

第一天清晨出去煉功,我去了小區的長廊。當煉功音樂響起的那一刻,一種無限的神聖與師恩浩蕩在心頭升起……我的眼睛濕潤了。

我在三點五十之前去晨煉的時候,天還沒有亮。小區的保安按照慣例要巡視,拿手電四處照,當然也照到了我。我與以前的小區保安講過法輪功被邪黨迫害的真相,這是新調來的保安,我還沒講過。白天我遇到他,這個保安主動對我說:「大姐,早上出來煉功挺好的,咱們小區有挺多人都早起鍛煉,有的比你還早呢。你要是能堅持下來,肯定有好處!」這是借他的嘴鼓勵我呢。

三、去怕心

在小區的長廊晨煉十幾天後,我便開始到小區外面晨煉。小區外的路邊有個花園,花園裏有個亭子,亭子四週被人們常年走踏,形成了小廣場,我便選在那裏晨煉。

晨煉過程中,也在去掉不好的念頭、負面思維和怕心。

清晨,室外的人們有遛彎的、鍛煉的、放狗的、撿紙殼和塑料瓶的等等。一天早晨,我正走向煉功地點,從煉功點方向來了一個騎自行車的人,我迎面向那人走去,走到跟前時,嚇了一跳。那個人臉帶著灰色面具,只露一雙眼睛。我一下子緊張起來,馬上求師父加持我的正念。我煉功時,這個騎車人在我附近轉了幾圈之後,不見了。

後來我煉功時常常見到這個人,總是帶著面具,在我附近轉圈騎車。我的心吊著,總覺的來者不善。那些天,我每天都多學法、多發正念,想不讓這個人出現。

一天晨煉時,一位早起的老大姐也在距我幾米處。這時聽到了一個聲音由遠而近,我心中斷定是那個「蒙面人」又來了。我睜眼一看,那人距我們十米左右,騎車向我們駛來。我剛要發正念,《轉法輪》書中的一句話出現在腦海中,提醒我在甚麼環境下都要對別人好,都要與人為善。

瞬間,師父的法打開了我的心結,幾天來的那種壓抑的物質解體了。我才醒悟:是我有怕心,才遇到那人這樣表現的。

我的心一下子輕鬆了,亮堂了。幾天後,那人拿下了面具,原來是一位短髮女士。她是以騎自行車的方式晨煉的。

還有一天晨煉時,一個男子坐在路邊玩手機,不時的看著我。我心一動:會不會是在舉報我?我馬上止住這一念:這念不是我!是邪黨文化的懷疑一切、人人為敵。我是大法弟子,是在法輪大法的洪大的場中煉功、也是向世人展示功法的!

瞬間,我像被一隻大手托向了天宇,我的身體似一層薄薄的透明的殼在宇宙大法的煉功音樂中、跟隨師尊的煉功口令在浩瀚無邊的天宇中展示法輪大法的功法。

四、救人的契機

我家樓棟門前有兩排固定木製休息長凳,鄰居們常在這裏閒談、帶小孩玩、曬被褥衣物等。我自從到室外晨煉後,晚上也常常在這裏煉一、三、四套功法。當然是在沒有事的情況下,如果學法不到位就以學法為主,要有證實法的事就去辦事。

我晚上煉一、三、四套功法的初衷是補三、四套功法。說來真是慚愧:因為多年來晨煉起來晚時,三、四套功法就暫時不煉了,覺的可以隨時補上。可大部份都以學法、做事、沒時間、懶惰、求安逸等錯過了,沒有補上。

當我在家樓棟門前煉功時,有一天,鄰居問:「你剛才煉的是不是法輪功?」我說是。我與鄰居講過法輪功真相,現在鄰居終於看到法輪功的功法了。

丈夫幾乎每月都去本市的一個景觀路去觀光。景觀路很長,跨幾個區,連接到外市。那裏有很多亭子,還有木橋,很多人帶著帳篷、悠床、旅遊毯、燒烤物品在此過週末。以前我隨丈夫來的時候,在這裏掛了一些法輪功真相招貼彩圖,並講真相勸「三退」。如今我又增加了一項:展示法輪大法的功法。

現在每次去那裏,我都煉功,這其中也有講真相救人的契機。

舉個例子。一天,有個六十多歲的釣魚愛好者站在一旁著看我煉,之後問:「你煉的甚麼功?」我說:「法輪功。」他說:「國家不是禁止了嗎?」我告訴他,國家沒有禁止,是江澤民出於妒嫉,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給法輪功造謠,編造「天安門自焚」假案栽贓法輪功,現在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都煉。給他講了真相,並講了為何要「三退」。

他說:「共產黨搞運動我知道,我以前下鄉就在這,吃了不少苦。但是現在共產黨不讓煉,你煉能行嗎?文革那麼慘,不吃眼前虧嗎?」

我告訴他:是非對錯你用天理、法律衡量。法輪功是利國利民的。共產黨幹的事違背天理和法律,它也得受天理制約,壞事幹多了就要遭天懲。它發動那麼多次運動迫害中國人,又殘酷迫害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者,已經到了遭天滅的地步。人在這個大是大非的問題上聽它的,與它保持一致,那才是一個生命真正的吃虧。煉法輪功身體好、道德高尚。咱們每個人要為自己活著。順應天理才有好的未來。

他說:「我入過團。」給他起個化名退團、隊,他同意了,並說知道法輪功好。

兩個從外地來觀光、挖野菜的姐妹,與我聊天之後,也同意「三退」了。

五、後記

以前,我在晨煉的小廣場和景觀路上,都掛過、粘過的法輪功真相圖片,供人們了解真相。沒有偶然的事情,今天這些地方又成了我新增的一種方式──煉功,來證實大法的場地。感謝師尊為弟子鋪墊、開創了一切,感恩師尊!

我們的學法小組是二個人,我首次到小區晨煉的第二天下午便是我們學法時間。學完法,同修談、找她本週不符合法的言行與不足,我告訴同修自己去室外晨煉了。同修略有所思,說:她也曾有出去煉功的念頭。第一次在自己家裏早晨起來煉功,打開窗戶,一陣清風拂面,想:出去煉功多好。前幾天她去她媽媽家住,早晨和媽媽煉功時,打開窗戶,一股清風,清澈全身,又有了出去煉功的念頭。她說,只是當時一念,過後就沒再想這件事。從那天之後,同修在按部就班做好三件事的同時,也到她家的室外晨煉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