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同修公開集體煉功被綁架所想到的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三十日】近些天,本地有多名同修因出去煉功被綁架。具體情況是,有一個同修穿著煉功服,掛著橫幅在廣場上煉功,結果被警察綁架拘留;還有一個同修在火車站馬路旁,也是穿著煉功服、掛著橫幅煉功,也被綁架拘留;還有個協調人,領了十多個同修,穿著煉功服,掛著橫幅,在小區廣場上煉功,也被拘留並抄家。這事在本地負面影響很大,特別是被綁架同修的家人,對大法和師父說些不敬的話。同修在交流時也認為:「這事的出現,是出去煉功的同修法理不清,不理智,人為找來的迫害。」

從去年底以來,本地就有幾個同修陸陸續續在戶外煉功,這本來是個人行為,也不能說是錯。可是後來,有個協調人在交流中提出:「如果大家都能走出來集體煉功,這法不就正過來了嗎?我們還等甚麼?」這種交流有人贊同,但也有人反對,說:「師父沒有讓我們公開集體出來煉功呀?」協調人說:「師父是沒有講,這得自己悟,師父都講明了你還悟甚麼?」於是有的同修就集體出來煉功了。這期間,明慧發表了幾篇有關戶外煉功的交流文章,這些文章對戶外煉功問題談的很客觀,理性很強。可是,有的同修認為明慧網文章不對其口味,就說:「明慧文章不是法,也是同修寫的,個人有個人悟法。」於是,照樣在不斷交流中擴大集體煉功的人數。其實,這時的戶外集體煉功的性質已經變了:不是出去煉功,而是要通過煉功這種形式把法正過來,在搞一種聲勢和影響,煉功時打著橫幅,還說穿著煉功服,出來的人越來越多,這法不就正過來了嗎?

個人認為,這是對自己和同修不負責任的說法和做法。師父讓我們做好三件事。至於正法甚麼時候結束?是師父說了算。牽頭的人如果能冷靜的看看自己,是否有很強的自我和顯示心,認為自己修的好、悟性超前?

本來,這些年本地邪惡迫害一直很嚴重,可該人走到哪都帶著手機,並說:「我就是正念強,邪惡就動不了我。」該人被綁架後,一個警察說:「我們早就掌握他了,也警告過他。」一個派出所所長說:「我們啥不知道?在家煉功我們啥也不說,非要出來整事。」還有一個同修說:從公安內部得到消息:「近幾天,公安對本地出來煉功的人要有大行動。」深切體會到,法還沒正到人間之前,一切都是舊的機制,毒藥就是毒的,到最後一步都是毒的,我們不要因為頭腦不清醒而破壞了修煉環境,也不要把邪惡想的太簡單了。這事出現後,本來對大法有好感的家人和親友圈子,馬上對大法有怨言,甚至有的罵大法和師父,我們只能救人,不能毀人,由此造成的損失,得費多大的精力才能把人救回來呢?

關於集體煉功,師父對弟子的提問有過明確的回答。

「弟子:有的大陸同修公開集體煉功,造成綁架,又不積極的講真相
師父:不講真相、不解決這些問題是不對的。如果條件合適了,有些地區學員出來煉功沒有人管,可是有些地區不要盲目的效仿,還很邪惡的情況下不要這麼做,會造成損失。」[1]

這些年我們經歷的教訓太多了,深切感到,正法的路很窄,偏一點就會出問題,必須以法為師,才能走正走穩,特別是在正法最後時刻,更不能給自己留下污點。損失一個同修都會對整體救度眾生產生重大影響,也會給同修的修煉環境造成影響,一個人做的好壞,很容易牽扯到整體,請同修能夠三思!

寫出本地一點教訓,意在引以為戒。不在法的地方,懇請同修批評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