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終於學會修煉了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四日】

一、只知道法輪功好,不懂的修煉

我於一九九八年有幸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得法前我渾身是病,吃藥打針也不好使,每天生活的很痛苦,長期病痛的折磨,有病就亂投醫,甚麼方法也不見效。又煉了幾樣亂七八糟的附體功,把自己的身體搞的更糟。

偶然的一個機會,一個朋友對我說:我有幾本氣功書能治病,你到我家看看,我就跟他去了。到他家,他拿出幾本氣功書,我一看黑乎乎的,就說我不看,最後他拿出《轉法輪》,我接過書,打開一看,看見師父的法像,立刻我心裏一亮,就說:這本書我看,我高興的把書拿到家中。

從晚上十點到半夜三點鐘,當我看到第五講時,我心裏想這不是一般的書,也使我明白了一些道理,我知道我家供的東西都是附體之類的,它不但治不了病還害我,我就把那些供的東西全部扔掉了,那時已是凌晨三點半。

在以後的日子裏,隨著不斷的學法煉功,我的身體越來越好,心情越來越好,每天樂呵呵的活著,而且還讓左鄰右舍看《轉法輪》寶書。看書的人越來越多,先後十幾個人煉功,後來我家成立了煉功點,人們每天學法煉功,沐浴在佛法之中。那時每天學法煉功,到處洪法只是感性上認識大法,不是從理性上認識大法,根本不懂得法輪功是佛法修煉。

師尊說:「你們不想改變人的狀態,從理性上也昇華到對大法的真正認識,你們就將失去機會。你們不改變常人那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你們就退不掉人的表面這層殼,就無法圓滿。不能總是我給你們消業,而你們不真正在法上提高,跳出人的認識、人的觀念。你們在對待我與大法的思考、認識、感激方式上都是常人的思維表現。然而我正是教你們跳出常人啊!從理性上真正認識大法。」[1]

所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開始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我三次被迫害,其中兩次被非法判刑,共七年。由於當時法理不清,不知道反迫害,更不知道正念正行,都是用人的思維考慮問題,用人心對待迫害,把這場迫害當作是人對人的迫害,這七年耽誤了自己的修煉與提高,耽誤了大量的眾生得救。摔了幾次大跤後,遭受了那麼多不該遭受的苦難,經師父多次點化,在各種環境的逼迫下,才知道用心學法、向內找,聽了師父的話在修煉上才有了新的變化 ,才不受舊勢力所控制,才真正的在法上修、才能自如的做好三件事。

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我三次遭受迫害

第一次遭受迫害是二零零零年九月份,我被綁架,原因是我們十多名同修在一起交流,被一同修家人舉報,我被非法關押在拘留所裏一個月,不知道反迫害,反而還配合邪惡,一點也沒做好。回家後,有時在家學法煉功。由於家人害怕不讓我煉,自己的心性也不行了,這部大法就這樣的裝在心裏了。長期不出來,同修和我聯繫不上,後來幾經周折和我聯繫上了,我就離家出走了,和同修到外地去了。那時真是不會修,不知道平衡家庭,離家出走給家人帶來了很大的麻煩,致使家人極力反對我修煉,導致我丈夫罵大法、罵師父。是自己不會修所致,讓家人對大法對師父犯罪。

那次離家出走,我認識了很多同修,他們都做的很好,對我觸動很大,後來我掛念家裏的眾生,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底我從外地回來,我們幾個同修帶了六箱真相資料,到處發放。在發放的過程中被巡警發現,我被綁架、非法判刑三年半,被送進內蒙古呼和浩特女子監獄。我在監獄裏還不懂的向內修,還是不知道甚麼是修煉及修煉的真實意義。不知道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更不懂得甚麼是舊勢力。進監獄前,只知道做事,也學法、學法沒入心,遇事不知道用法對照,現在回過頭來想,只做事不修心,學法不入心,也根本得不到法,等於沒修,一直在大法門外,失去了大量的寶貴時間。師父給安排的時間全浪費掉了。現在明白了,再彌補也造成了很大損失,從心性上、層次上、救度眾生上,還有我們看不到的各方面的損失都無法彌補。

由於從理性上昇華不上去,還是老模式,不修心只做事,二零一二年,我又被綁架。因機械的學法煉功,法是沒少學,每天都學,只是完成任務,同修一起讀,讀的一個比一個快。就像比賽一樣學完後不知道學的是甚麼,也不會切磋,也不知道怎麼修,就是做事,同修到一起就說我煉功甚麼甚麼病好了,身體哪舒服了,昨天做了甚麼事,今天做了甚麼事,而不是在法理上切磋,所以心性上不來。哪能提高心性呢?還是流於形式。所以我們地區環境越來越不好,同修們頻頻遭受迫害,一個人被抓,到公安局就說實話,一個咬一個,所以環境越來越讓人恐懼。沒有人敢走出來,一聽說誰被迫害了,其他同修全躲起來,誰也不見誰,成了惡性循環,眾生更進一步受迫害。有人一提法輪功世人感到可怕、恐懼。可憐的眾生被害成那樣,都是同修們沒修好造成的。

我們當地資料點的同修不管外邊環境怎麼樣,就是一味的做資料、做粘貼,同修反映說別做那麼多了,沒有人出去發,做資料的同修根本不聽,就是大量的做。做出的資料大量的堆到我這兒,我的壓力很大,只好硬著頭皮去做,心中沒有法,只是人心在做事。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五日我帶著一摞子粘貼進了一家樓道,上樓就貼,貼完抬頭一看,一戶門開著,裏面的人正看著我,他出來一看是法輪功的內容,就把我拽住,給公安局國保打電話,我當時腦子一片空白,沒有正念,也不知道求師父,半個小時過去了,本來我能走脫,腦中沒有走脫的概念,反而順從舊勢力想求迫害。公安局怎麼還不來人呢?簡直就是在求迫害, 這都是不會修煉造成的,現在想起來感到太可笑了,那時就是在大法中混事,根本沒拿修煉當回事,根本不知道修煉的嚴肅性,被邪惡鑽了空子,被公安局人帶走,又被判刑三年半,送到呼和浩特女子監獄。到那裏又配合邪惡「轉化」,我這不爭氣的弟子讓師父操盡了心。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七日提前五個月被釋放,不會修遭受了很多不應有的魔難。

三、承受不應有的魔難後,終於自己會修了

從監獄被放回,又轉入另一種迫害,回家後,丈夫和女兒成天看著我,不許我出門,更不許我與外界接觸,有時他們爺倆一齊攻擊我,逼迫我放棄修煉,有時把我鎖在屋裏,把書都藏起來,不讓我看書,我學不上法心裏感到可苦了,我被迫害後退休工資一起給補發五萬多元,一直由我女兒拿著,不給我一分錢。我沒有自由、沒有一分錢、還學不上法,我感到無路可走,這時師父把鼓勵我的話打到腦中,「有師父在、有法在都能過得去。」一想起師父對我的鼓勵心就平靜下來,信心也足一些了。

後來聽鄰居說:警察在我家蹲坑呢,我丈夫更害怕了,逼迫我把大法書拿走,我就把一部份各地講法轉到我三姐家,剩下的藏起來,後來丈夫發現了就給藏起來。我丈夫開始對我實施家庭暴力,天天逼迫我放棄修煉,我們夫妻三十八年從未打過仗,這次他打了我,

這次他打開門把我狠打了一頓,我的心忍到了極限,但我終於沒發出火來,還是忍了。丈夫不在家時我就把書找到了,心裏無比的高興,不斷的在心裏感謝師父。我能學法了,他一回來,我就把書藏起來,他天天沒完沒了的折騰,我心裏就想,這個法我修定了,我是不會放棄的,看你能折騰到甚麼時候?

我二姐已經過世,三週年祭日,親人們都回來了,我們在飯店吃飯,三桌人,我丈夫當著親人的面逼問我還煉不煉,煉就離婚。不煉就回家好好過日子,多次逼問,我就說了一句,你隨便吧,有的家人也隨著。他仍然逼迫我,我三姐就說:「她不是說了嗎?你隨便吧。」他抬腿就走了。過一會我回家,丈夫就大鬧起來,拿大斧子要砍我,把斧子放在門口,說:「你出來,你不能走嗎?你走我就砍死你,把你腿砍折。」我心中就求師父加持,同時找自己,我發現我信師信法的心沒達到百分之百,心還在懸著,修煉不想放棄,人的東西也不想放棄。他雖然大喊大叫的但沒動手,然後又把我關起來,我苦不堪言。但是我想起師父心中也就不苦了,心裏想我要堅定我的正念了。

此後我天天被鎖在屋裏,他們走我就學法,一回來就把書藏起來。但是沒有《轉法輪》。師父的加持,我外甥女結婚,我有機會去我三姐家,進屋就看見桌子上放著一本《轉法輪》,我就拿回家,是師父為我準備的,弟子需要甚麼師父全知道,回家還是被關閉起來,我就抓緊多學法,想起以前的學法不用心,像完成任務似的,也甚麼沒得到,這次我一定用心學法,決定在心性上下功夫,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心想再不好好修就將失去機會,而且求師父加持,我要做真修弟子。

隨著深入學法,法理越來越清了,能分清甚麼是我,甚麼不是我,把壞事當好事,被封閉當作是學法的機會,不好的事來了,也知道否定了,能分清甚麼是舊勢力了,也知道向內修了,每遇到任何一件事都知道向內找,用法去對照,學一段法就靜心思考,反複查找自己,師父看到了我有向內找的心,我的身體開始發生變化 。以前這難受那難受,在打坐中師父就給我往下拿業力,我就覺的我身上的業力垮垮往下掉,師父大量往下拿,我身體越來越輕鬆,心性也在快速的發生著變化,我就像剛得法時那樣,一天一個變化,我真正的體會到向內找、修自己的玄妙與美好和快速的變化。

四、在法上修了、才有責任感、有使命感

心性在提高,身體在變化,正念越來越堅定,丈夫怎麼罵我也不動心,他們爺倆再攻擊我說三道四的:「甚麼又快被抓了、甚麼一出門就被抓了,」我也不怨不恨了,也知道否定了。隨著心性的提高,丈夫、女兒也不鬧了。

隨著正法的快速推進,我越來越感到大法弟子的責任與使命感,師父的慈悲苦度與眾多的眾生急等待得救。想到還有那些走不出來的同修、落下的同修,還有那些放棄修煉的同修,就非常著急。家庭魔難封閉四個月(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七日至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九日),我現在能正常走出來了。現在我說了算,想甚麼時候走就甚麼時候走。每天凌晨一、二點就起床必須先把師父的四部《洪吟》學一遍,然後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我已經養成了習慣,而且白天一點不睏不累。

在法上修了,環境發生了大的變化,家人不阻擋了,每天的時間自己說了算。我真正的體驗到「修在自己,功在師父」[2]「修內而安外」[3]的法理。法理清了,心性也上來了,救人的心也急了,我們地區始終跟不上正法進程,在認識法理上、否定舊勢力方面、形成整體、圓容師父所要的還要差一段距離,堅持自我,各自為政。學法不入心、不向內修、不向內找,有的還不敢出來與外界接觸形成小圈子的人數不少,沒有大的整體。我每天出去陪病業的、或走不出來的學法,還做其他的一些事。

弟子跪拜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內而安外〉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