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事不能代替修煉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一日】我得法至今已將近二十一年了,《轉法輪》不知讀了多少遍,心得交流也不知看了多少篇,周圍身邊各個不同地區、不同經歷、不同年齡的同修的修煉之路和碰到的問題看的也比較多了。可是心裏的疑惑和遇到的問題總是無法正確的去解決。

曾經多少年我一直很困惑,自己和周圍同修碰到那麼多魔難,有不少同修,為了修煉,家不成家;有那麼多的同修把時間、金錢都投入講真相的項目中,但是被抓的被抓,離世的離世,更甚者,自心生魔,身體被別的東西控制了。我的心中生起無數疑問,難道講真相一定要被抓嗎?到底該怎麼修呢?

直到這幾年在海外這個安全的環境下,靜下心來學法,向內找,才切身體會到修煉人沒有榜樣,也沒有進門先後之分,只有真正按照這部法去修,才能算是個修煉人,才能走好師父安排的路,否則即使天天捧著這本《轉法輪》,做著講真相的事,內心不發生真正的變化,那只能是個常人做大法事,甚至可能連常人都不如。

隨著我真正理解一點法理,不再是只讀書中的文字,站在法上回過頭來去看這些問題時,才明白了,原來不是表面讀《轉法輪》,學法學的多麼勤,有人甚至一天學五講;或者參與講真相的項目有多麼積極投入;或者表現出來的修的多精進,才叫修,才能做好師父叫我們做的,才能不出現那麼大的魔難。

那怎樣會出現三件事做的很認真,實際上卻不是在法上修呢?從我個人的情況分析,能看到以下幾點。

第一點是機械的按照師父要求的事去做,不是發自內心的,所以看不到法的體現。做三件事時,也是帶著一種為私為己的心去做事了,因此碰到了很多事情悟不明白,解決不了,也容易被舊勢力鑽空子,從而在修煉這條路上留下污點。

比如把修煉當成自己逃避人間苦難的手段;講真相是為了給自己賺取威德,覺得多做項目的事,將來可以得更高果位,更多榮耀;做著修煉的事心裏覺的自己比常人高尚;用做事代替實修,以為多做事也可以圓滿;用常人的心態手段逃避迫害等等。抱著這些心,不明白甚麼才是真正的修煉,舊勢力看到,怎麼會善罷甘休?所以不是修煉會被迫害,是自己抱著那顆人心不放,自己把自己害了。

第二點,曾經聽一些同修交流,修了很多年了,才發現居然不知道怎麼樣修。這一點我自己也深有體會。以前的我總是把生活和修煉區分開來,二者對立起來,以為大法是大法,現實是現實,講真相時是大法弟子,生活中是我本人。並沒有意識到每天每時碰到的事都是師父安排給我們的,我們每個人不同的所處的生活、工作或者學習環境都是師父給我們特意安排的,看似偶然,其實都是必然,都是根據我們的心性安排的,隨時隨地都存在考驗,都可以提高,當我們提高了,環境也會相應發生變化。師父說:「我說真的是應該認認真真的在修煉上看看自己。不要把那些個你覺的不是甚麼大事情的那些事看輕了。從修煉的標準上看問題,你看是小問題,舊勢力對大法弟子的態度上看,它可是不小的。你們覺的有些事情不重要,都往往是用常人的那個標準衡量自己,不是用法!」[1]

可是很多同修包括我自己,卻把做三件事當成了真正修煉的時刻,做三件事時發生的問題才是自己要思考的,需要提高的。為了儘快的提高自己,救度眾生,往往走了極端,自己給自己創造一個所謂適合修煉的環境,沒有做到真正意義上的好人,表現為不為家人付出,不盡職盡責工作,不知道周圍發生的事,和人無法正常溝通等等。以至於當大的考驗來臨之時,就會迷茫,產生解不開的疑惑,有不少人放棄了修煉。

舉個簡單例子,比如我會把門關上,覺得自己要安心學法,即使聽的到外面家裏人在幹活需要幫忙,我也會以我要學法為理由不去幫忙,這其實就是逃避現實,想自己給自己創造一個修煉環境,與外界隔離,以為不被任何事打擾安安靜靜學法才能保證提高,但是師父給我安排的卻是看我能不能放下自我,為別人付出!如果連自己身邊的人都不關心,那還談甚麼修煉呢?十幾年前我在親戚家住,她幫我在屋子裏搞衛生,我則心安理得的在那裏讀《轉法輪》,現在回想起來就能明白為甚麼她不接受真相,聽著我讀的法,再對照我的行為,能接受才怪呢。

再有一點很重要的是:修煉不會向內找。師父講過:「心性多高功多高」[2],「長功的關鍵是我們修煉了心性,同化於宇宙的特性」[2],而如果我們的功越高,那麼講真相的效果也會越好,這是相輔相成的。以前我修心性的方法是在看到很明顯很突出的執著心後,表態一定要去,內心也覺的有這種執著心很不好,然後強硬的把這個執著心抑制住,以為這就是在修,執著心就被削弱或沒了,但每過一段時間執著心又會冒出頭來,甚至越來越嚴重,這種情況多年來反反復復,自己很痛苦很迷茫,跟同修交流,同修就會用師父的話安慰我「在大法中修煉是一層一層的去人的思想。大家知道就像那個洋蔥一樣,一層一層的剝掉它,最後都剝沒了,就是本質。」[3]

現在看來我那種抑制的方法並不是在剝洋蔥,相反,是想把執著心的枝葉用一層又一層厚實的土蓋上了,表面上沒了,而一旦有了合適的條件,雨水一下,又會瘋狂的冒出頭來。這是因為不懂得去執著心是要挖根的,挖出那顆心的根源,把它連根鏟除,徹底拔出,還有那鬚根,散落的種子都要一併清理乾淨,不讓它再有生根發芽的機會,這樣才能算是剝乾淨了一層洋蔥啊。

在此說說自己的親身體會。

這麼多年來我一直以為自己是個愛乾淨的人,還可以說是有潔癖的,所以當別人指出我是假乾淨時,我的內心是嗤之以鼻和完全無法相信的。甚至以自己變異了的觀念衡量別人,覺的人家都髒,比不上我。

直到人家多次在具體事情上指出來,指的還都是我認定的絕對正確的事情時,我簡直火冒三丈,委屈的不行,覺的這就是在故意找事,看我不順眼。

比如我多年的習慣,每個月雷打不動的洗床單被套,無論冬夏每天都換衣服。而同修指出這些都是錯的,是假乾淨,我的第一個反應就是她有問題,還來說我。那時根本不把自己當作修煉人想自己的問題,甚至在事情再次發生時,我還會和別人大吵大鬧,覺得都是別人的錯。

可是冷靜下來,總覺得不對勁,師父說了啊:「不向內找啊,大家想想,那不就是常人嘛。常人誰向內找啊?常人哪有向內找的?碰到任何矛盾,我得想想我自己哪錯了,真的想明白了,跟人家說聲對不起。如果你在中國,人們會說你是精神病,因為整個社會的道德都被邪黨給破壞了,常人他不會這樣思考問題,碰到矛盾都互相在指責對方,最後就越來越激化。作為大法弟子不會這樣。」[1]

這樣一想,我就看到自己還是常人心佔上風了,遇事不找自己,總覺得自己甚麼都對,而且那麼小的事值得拿出來說我有問題嗎?抱著這種想法能叫修煉人嗎,怎麼往上提高?

於是我靜下心來學法,與同修交流,發現整個過程原來真的都是我的錯。

首先是極度的自私,看甚麼問題都只站在自己的角度上考慮,從來不會為他人和環境考慮,總覺得我想怎麼樣就應該怎麼樣,我要做的我決定了的事就得去做,人家說甚麼我只要覺得不合適我了,不讓我做了,管他說的在不在理,都不行,忘記自己是個修煉人,覺得不讓我做我想做的事,包括小事,那都是對方的錯。

接著分析,其實我做事的出發點也是自私的,都是為了自我,師父叫我們做任何事都是為了別人,那在這個問題上,我們是要有良好的生活習慣,正常的去做就好了,環境需要清掃了,衣服髒了要洗了,看到就做了,而不是像我一貫以來的,到了一個時間一定要去做,不到時間髒了也不管,憑自己的喜好做事,做了也不管做的質量,馬馬虎虎應付了事,而且還把這些不值一提的小事記掛在心中,佔了很大的一個空間,這不是自己給自己上個套,額外加個執著心嗎?

還有為甚麼說我假呢?反觀自己,就像現在一些大陸年輕女孩一樣,出門光鮮亮麗,自己屋裏卻像個垃圾堆,吃的東西也可以和髒衣服放在同一個桌面上,到處亂糟糟的不收拾,還以為把自己搞乾淨了就叫愛乾淨。那也只能騙騙街上不認識的人。

上面那番話很難聽,平時還經常聽到更不堪的。但是良藥苦口,忠言逆耳,修煉是要能狠的下心真正面對自己的人心執著的。從前我總把自己當作天上的仙女,那仙女多美好啊,就算有毛病都是那種高大上的,說的出口的執著。因為我修煉的心不改,苦於無法提高,師父給了我這個環境,讓我看清了那些腐爛了的隱藏很深的想都想不到的常人心,我才能雙腳落地,認清現實,接受自己還有很多不好的東西沒去,只有做到這一步,才能談得上繼續走在修煉這條路上,才有可能修。

於是我就「假」的問題繼續挖,發現不止是這一件事,做任何事,不管是重要還是不重要,大到修煉,小到搞衛生,我都是只做表面功夫,圖省事,面子上過得去就可以,讓別人以為我做的不錯就行了,甚至別人是不是這樣認為的還都只是以自己的觀念去猜想的,總之圖個心裏安慰。比如每天煉功都當作一個任務去做,煉的時候腦子裏還胡思亂想;不管在家學法還是參加大組學法,都是心不甘情不願的,學法不入心那還不如不學,那是對法的不尊重。其實這一切又騙的了誰呢?別說師父和天上的眾神,就連自己都騙不了。

那為甚麼就敢明知故犯呢?我往下挖,看到內心極度的自我膨脹,覺得自己舒服最重要,連師父的話都敢不聽,無法無天,內心覺得自己能夠不受法的制約,誰也不能把我怎麼樣。如果法符合了我的觀念我就遵守,如果太難了,要讓自己精神上或者身體上受累,那麼不做也就不做,管他那麼多。

當我看到這一點時,更清楚的知道這種思想的存在有多可怕,怪不得修多少年都修不上去,也知道了為甚麼學法看不到法的一個重要原因,自己把自己放在法外,老是站在門外去窺測門內是甚麼樣,那能和真正走進門裏的看到的是一樣嗎?

繼續往下挖,到底甚麼原因導致我敢這麼狂妄自大呢?發現原來自己並不信師信法,不相信師父的法可以把我改好,能讓我修成,即使師父多次講過不想落下一個弟子,即使修煉神奇的事經歷的太多,點化太多,即使明明知道師父一直在嚴格的管著我,我卻總像那個師父在法中提到的人,在禮堂裏面跟大夥講他看到了多少多少另外空間的景象,最後卻來了一句,我不相信這個。

我所不相信的是師父的救度,師父伸手要把我拉上去了,我卻一甩手,說,不用了,我很重,您拉不動……這是多麼膨脹的自我啊!難怪多年都講不好真相,自己都不相信的事情怎麼讓別人信服?

信師信法是修煉過程中很關鍵很關鍵的基本要求,直接關係到能不能圓滿,而且這個考驗會一直貫穿到最後,已經有很多同修都談過這個問題了。

那是甚麼原因導致我不信師信法呢?

我發現是自己內心的封閉導致的,多少年來,我都沒有真正相信過誰,有國內迫害的環境影響,但更多的還是自己的問題。一般不管甚麼樣的人,他們至少有自己可以依靠的家人,或者至交好友,但是我卻連自己的父母都覺得不可信任,感覺他們對我只是不得已的責任。於是,在這種畸形的心態下,我覺得這個世界都是不可信的,是危險的,人與人都是虛偽的。「靠山山倒」被我奉為了真理,即使這與法相背離,但是「是我的實踐得出的結論,所以必須是對的」,那不是和大法法理相矛盾了嗎?

於是我經過一番痛苦的內心掙扎,在師父的加持,同修的鼓勵下,拋棄這個多年來根深蒂固的觀念,打開心扉,嘗試去相信人,最起碼,相信我熟悉的人。漸漸的,我發現不是這個世界是假的,而是我認為它假從而產生了這個錯誤觀念,再用這個觀念去看任何事任何人,當然就覺得都是假的,還連帶自己生出了許多假的理。當放下那顆防備的心,走出陰暗的心理,才發現了這個世界的美好,親人原來對我那麼好,即使我不與他們聯繫,他們還是非常牽掛關心著我,父母對我的愛護之情也是一點不少;我的朋友們也都是關心我的,即使我以前並沒有真心實意對待他們;同修更是無私的在修煉上生活上幫助我,拉著我一起往前走,不管我怎樣反抗和敵對。

漸漸的我的那顆冰冷的心開始融化,首先身體有了明顯的變化,以前面無血色的我開始面色紅潤了,曾經認識的人都說我像完全變了一個人一樣,變好了,用真心講真相收到的效果和以前完全不同,更容易被認同。

公司裏大家都不倒垃圾,我以前也不倒,心態改變後,自己看到環境的需要,不但倒垃圾,廚房的衛生都是我在維護。在大組學法,發現廁所地上很多廢紙,也趕緊撿起來扔垃圾桶裏,這在以前是根本想不到的,更別說做了。

真正的乾淨應該是心靈的乾淨,抱著那麼多骯髒的心不放,掩著藏著蓋著不想讓人知道,做些表面功夫,那才是真的髒。

這些年來,我修的很慢,主要原因是有了矛盾根本不想自己,就算知道自己錯了,也不願意去讓自己痛苦,找出自己的問題。每當有人指出我的問題時,我都是不理會,翻白眼,甚至吵架,覺得別人都是找茬。

師父多次講過:「當出現任何矛盾,出現任何事情,我告訴過你們,除了倆個發生矛盾的人要找自己的原因,第三者都要想想自己,為甚麼叫你看到?更何況我們直接是矛盾者之一,為甚麼就不修自己呢?」[4]

現在別人都指到我頭上來了,說的就是我,不是更應該想想嗎?我發現周圍也有很多同修是這樣,總覺得自己很有理,有學問的人還會引經據典,有理有據,但其實都是在為自己辯駁,長此下來,也沒人願意說了,維持一種表面的平和,你好我好大家好,談論的都是項目上或無關痛癢的一些事,過不了多久,長期不過關,自己也突破不上去,等到矛盾激化時根本解決不了。

中國傳統文化講聞過則喜,那我們修煉人標準應該高於常人,別人不說我們了,我們是不是還要找著人說呢,就生怕人家不說自己的問題。

不讓人說我感覺有幾個方面,一個是面子問題,總覺得自己與眾不同,高人一等;第二是還有妒嫉心,這個網上很多交流文章都分析過了;當然還有黨文化偉光正的影響。

說到底還是那個自我的心在作祟。

其實師父也多次談到這個問題:「修煉是修人心、修自己,當有了問題時、有了矛盾時、有了困難與不公平對待時,還能找自己向內看,這才是真修煉,才能不斷的提高、才能走正修煉的路、才能走向圓滿!」[5]

要想提高自己的心性首先要突破的障礙是當別人指出自己的問題時,不管自己覺的對不對,要先接受,不要一上來就習慣性的否認,師父是會用任何人的嘴來點化我們的,一定要敢於接受不好,不堪,甚至自己都無法面對的自己。敢於去承認和接受這樣的自己,那才有可能提高。

師父說:「大家修煉不也要為別人好嗎?首先想到的是別人,看別人有缺點,因為他也在修煉,為甚麼不告訴他?不管他怎麼對待,你們該告訴他就告訴他。你們的心是善的,師父看到了,你不用給別人看。至於說他不接受,不管他接受和不接受,你都觸動了他應該去的那顆心,我想對他都是個促進。他當時沒悟到,過後他可能能悟到。如果他再悟不到我會再利用別人的嘴再敲擊他,再悟不到就讓他頭上撞個大包。」[3]

有時看到同修修的很苦,長年誤在一個地方突破不了,心裏很著急,想著不如直接說出來讓同修意識到問題所在,但是每次小心翼翼的輕輕提一下,對方馬上就不行了,要解釋,說修了這麼多年,早就沒有這個心了,你誤會我了,我修煉這麼多年我自己會悟的,你說的我不會聽,你法理一套套的,自己修的又怎麼樣……這樣的結局就是不得不撞個大包,可是自己悟到和被環境所逼而改變在修煉上是不同的啊,而且白白浪費了時間。

既然師父給我們開創的環境是集體學法集體煉功,也是要給我們一個環境可以交流討論,有很多時候,自己很難發現自己的問題,旁觀者清,不管同修修的好不好,都是能看的到修煉上的一些問題的,如果都說不用別人提,一提就不得了了,那還是大法修煉嗎?

這些年,隨著自己一點點的改變,不斷的在法上歸正自己,用一顆大法弟子的心,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真真切切的體會到了修煉的一點門道和自己實實在在的提高,而這些提高都是在矛盾產生後才有的。矛盾發生之時,那個心被刺激的很痛苦,可現在回過頭來看看走過的路,這段修煉路上一步步的提高,真的非常感謝師父安排的這些事情,師父為弟子操盡了心,一直拽著不精進弟子往上走。

有時想想佛的境界,再看看自己,真是差的太遠太遠,正法的推遲也正是因為像我這樣的大法弟子給師父拖後腿了。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既有助師世間行的誓願,一定要在剩下的最後一點時間裏更精進,才能做好師父交代的任務。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西蘭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台灣法會的賀詞》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