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信法輪功」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九日】這些年通過大法弟子的講真相,越來越多的世人能分辨善惡,退出了中共邪黨組織,對法輪大法有了正確的認識,遠離災禍,為自己的生命選擇了美好的未來,我真為這些生命而高興。從心裏感謝慈悲偉大師父的洪恩。

「我誰都不信,我就信法輪功」

一天,我路過一個村委辦公室,看到一個人從屋裏出來,我走近和他打招呼:「大哥,您在這兒上班嗎?」他回答是,我又問他:「那有沒有人告訴叫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笑呵呵的說:「有人和我講,我知道。」還說:「我誰都不相信,我就信法輪功。黨我也退了。」他還告訴我:去年他開車去外地辦事,車的兩邊都掛著「法輪大法好」,那裏的人見到後叫他摘下來,他態度很堅決的告訴他們:他不能摘,掛著光有好處沒有壞處,再說又不是他掛的。他就不摘,他們也沒再說甚麼。他還告訴我:因為他退了邪黨,他女兒單位的領導知道了後,就不允許他女兒入黨了。他高興的對女兒說:「不入也不用退了,更省事了呢,也不受邪黨的控制了,這不是大好事嗎?」我聽了也很高興。趁機又問他:「大哥,現在全球都在公審江澤民,你知道嗎?」他說:「知道。還審他幹甚麼?抓起來直接槍斃都便宜他了。」

看來老人是真正明白了,我真為他高興。

「江澤民太不是玩意了」

清明節那天,我路過一個村莊,看到有兩位近七十歲的老人在路邊的屋子裏坐著,我走向前去禮貌的和他們打招呼,說:「兩位大哥,你們好!我送給你們一本真相小冊子看看吧?」其中一位問甚麼冊子,我說是有關法輪大法的冊子。他一聽高興的說:「好啊!法輪功好,我就願看法輪功的材料。」

我從包裏拿出了幾本內容不同的真相期刊,雙手遞給了老人,我指著其中那本《深思明鑑》對老人說:「這是一個警察和法輪功學員的對話,內容挺生動感人的,您看看多了解了解。看完後希望能傳給更多的人看。幫助老天爺多救人,您會身體更健康有福份的。」老人聽後有些感動,說:「行!我能做到的。」

我又問他:「老大哥,現在全世界都在控告江澤民。你們知道嗎?」這時倆人齊聲說:「知道,知道。江澤民也太不是玩意了,我們都已經簽名舉報了。」

這真是兩位讓人敬佩的老人。

「我清楚甚麼是邪甚麼是正」

一天,我外出遇到一位我曾經給她做過「三退」的七十八歲的老年婦女。我趕快下車熱誠的和她打招呼:「大姐,看起來您現在的身體挺好啊?」老人也認出了我,高興的對我說:「是呀,我現在的身體好多了,你送我的書我都看了,一本也沒有捨得扔,都放在我的房間裏,經常拿出來看看,還真好。你給我的護身符,你看我老是戴在身上,真是好。」

我趁機又和她說:「不光您自己看,也要讓您全家人都看看,了解真相保平安。」老人一聽,口氣變的有些嚴肅的說:「不行,他們都不相信,還不讓我看。我住在女兒家裏,女兒、女婿都反對我看法輪功的東西。女婿嚇唬我說看這些東西會被抓起來的。我不聽他那一套,我嚴肅的對女婿說:法輪功都教人做好人重德行善,我這麼大歲數了,我清楚甚麼是邪甚麼是正,法輪功學員們不就是學真善忍當好人嗎?憑甚麼挖人家的心、掏人家的肺呢?!太沒有人性了!」老人越說越激動。

她還告訴我,一次她在家中正在看真相期刊,被她女婿看見了,趁老人不注意,一把將那本期刊奪了過去就要撕。老人見狀急了,馬上站了起來,很氣憤的用手指著女婿大聲的說:「我看你敢給我撕掉!你趕快給我拿過來!」女婿一看她真火了,老老實實的把書還給了她,嘴裏小聲嘟囔著說:「當初真不應該讓你讀書識字。如果不識字,也就沒有這事了。」老人聽到後很生氣的對他說:「你懂甚麼?我不識字,我不看法輪功的這些書,我能有這樣好的身體嗎?像你媽那樣,你山南海北的帶她到處去治病那好啊?我告訴你們,誰也沒有權力干涉我!」她說她女兒在一旁聽到後也不吱聲了,從那以後,他們再也不管她了。

她對我說:「妹子,你看,我這是去親戚家串門的,一看晌天了,我五分鐘就上了大道,這麼遠的道,我十五分鐘就走到這兒了。妹子,我謝謝你!」我說:「你謝謝我的師父吧!是我師父叫我們救人的。」

我和她邊說邊走,快到她家了,她很誠懇的對我說今天時間不早了,以後有時間一定去我家玩。

和老人分別後,我的心有些激動,我真為這個覺醒的生命慶幸,我也由衷的感嘆:我們的師父太偉大了!法輪大法太神奇了!

「咱有時間聚一聚好嗎」

一天我剛出門,老遠就看見一個老年男子從車上提下一桶雞蛋,我笑呵呵的迎了上去,禮貌的對老人說:「大哥您好!這是散養的雞下的蛋吧?」他也滿臉笑容的說是,並告訴我是給孩子送來。我對他說:別光掛著孩子,自己不捨得吃,自己身體也得好啊!老人有些感動的連聲說:「捨得,捨得,謝謝大妹子。」我又和他說:「大哥,我問你個事,有人告訴你『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嗎?」老人滿面笑容很認真的點著頭說:「知道,我甚麼都退了。你們的人我認識十幾個呢,都是些好人、善良的人。」說完,他手指著不遠的一片居民樓盤很認真的說:「我的家就住在那裏,咱有時間聚一聚好嗎?」我痛快的答應了。我告訴他一定要讓自己的家人也明白真相,說完祝福他,和他說再見。

我剛騎上車沒走多遠,就聽到老人在後面大聲的說:「大妹子,多保重啊!」一聲溫暖的叮囑讓我激動的湧出了淚水,我為這個正直善良的可貴老人而感動,也為我今生能成為一名大法弟子而倍感自豪,同時也感到了自己的責任重大,救人時間的緊迫。

我可親可敬的妹妹

我的妹妹還沒有修煉法輪大法,但她對大法非常的相信和敬重。多年來對我修煉大法很支持。她只要來我家,就一定會帶來一些新鮮的水果或點心,給師父的法像上供,然後再和我談其它的事情。

妹妹要去另一城市幫兒子帶孩子了,臨走的頭一天來和我告別。一進門,就從包裏拿出兩盒奶和幾塊糖果,直接到供師父法像的房間去恭恭敬敬的給師父供上,然後坐下來和我拉呱(聊天,山東方言)。

她告訴我,在外地,有次她去菜市買菜,隨便帶了幾封信。她剛給一個菜攤放上了一封,就被旁邊的一個人看見了。那人過來問她:「你這幹甚麼?」她不驚不慌的告訴對方:「沒啥,我這有幾封信挺好,你好好看看吧。」那人也沒再說甚麼,她很坦然的離開了。我問妹妹是從哪裏弄來的信?她說:「就你們發的那些真相信。」我有些擔心的說:那些信是揭露本地公安人員迫害大法弟子的信,你拿到那裏發?妹妹平靜的說:「沒事,叫那裏的人也了解了解咱們這裏的情況,不怕!」我聽後,心裏有些感動和慚愧。

臨走時,妹妹一再叮囑我,「你要做好你自己要做的,注意安全,一定注意安全,我不在你的身邊,也不能幫你甚麼忙。」這是妹妹的真心話,我妹妹雖然不修煉,但她知道大法弟子都是好人,她經常說的一句話就是:「學大法的都是些好人。」她買東西時經常花真相幣,還經常拿出一些錢來讓我給資料點的學員做真相資料。

這些年,我妹妹對大法的善行也得到了很大的福報:小孫子健康、活潑可愛,小小歲數很懂事;家人在一個較大的城市做生意,生意很紅火;家裏有高檔的轎車和漂亮的住房,甚麼都不缺,全家人生活的幸福快樂。這也都是托大法的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