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漸明 迫害失敗 難以為繼

由滄州地區的「敲門行動」看中共迫害法輪功失敗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五日】進入八月份以來,河北省滄州地區各縣市出現了大面積的對法輪功學員的騷擾,但是法輪功學員都能善意對待面對上門人員,堂堂正正講法輪功真相以及自己身心受益的事實。這次大面積騷擾,也使不修煉的民眾看清了這種邪惡的行為才是社會的一種不安定因素,也看清了中共迫害法輪功失敗。

李淑琴奶奶:「我煉,一煉到底了!」

滄州市區鐵路宿舍的李淑琴奶奶和女兒在家,聽到敲門聲,女兒問是誰,來人說:我們是居委會和派出所的,來問問老太太還煉不煉法輪功?李淑琴奶奶沒給他們開門,卻在屋內大聲喊道:「我煉,一煉到底了!」來人不知所措的連聲說:「煉吧、煉吧,在家煉,我們走了。」

國保隊長說:「他們(大法弟子)都是好人」

孟村縣王宅村的唐玉娥的家裏也多人來騷擾,當時只有86歲的老婆婆在家,來人就問:「你兒媳婦去哪了?」把老婆婆嚇得夠嗆。

鄉政府的人打電話給大法弟子說:「上面非讓見個面,你回來該怎麼說就怎麼說,沒關係。」村支書說:「這家人挺善良的,鄰里之間關係搞的好,村裏有紅白事也愛幫忙,」國保隊長也說:「這幾年跟大法弟子接觸,他們都是好人。」

「俺們知道真善忍好」

南皮縣鮑管屯鎮派出所的人拿著帶表格的名單,說是迫害之前煉法輪功的人員都在名單上,他們也發現因為這場迫害使很多人放棄修煉,而導致重病甚至死亡。

倪官屯村的大法弟子丁慧萍面對來訪人員說:「今天你們別吱聲,我今天說正事,(一人插嘴說:『是我來教育你還是你來教育我?』)法律規定信仰自由,法輪功就是教人做好人,我告訴你煉不煉對你沒好處,周永康比你們官大不,都上小黑屋去了,共產黨可是秋後算賬。」

臨走的時候,他們抬頭看牆上貼的法輪大法好,丁慧萍又說:「你們可記住這幾個字啊。」他們說:「好,大姨。」

八月十五日,常壽軒家也來了敲門人,他對來人說:「你坐好了,我跟你說。」他們也不坐,一邊往外走,一邊說:「就是問你還煉不煉?」常壽軒說:「不光從前煉,現在也煉。」治保主任說:「走吧走吧,這家人就這樣了。」

八月二十日,劉連霞家也來了警車,問她還煉不煉。她說:「我修煉之前得了甲亢,眼球外流,找遍名醫治不好,現在煉法輪功煉好了,你說還煉不煉?!刑法40條和42條規定信仰自由。」來人連聲說:「俺們知道真善忍好。」

還有一位大法弟子跟敲門的派出所人員要電話號碼,拿筆抄他們的警號,所長說:「別抄,我這警號是假的。」

上門騷擾的人「三退」了

鹽山縣的劉姓大法弟子面對來人說:「你們穿警服到我家,我不歡迎,留下你們的電話和地址,你們非法問詢屬於盜竊公民信息罪,照相屬於侵犯公民肖像權。」他們只好和上級聯繫,他們的上級讓大法弟子接電話,同修接過電話,講了「天安門自焚」等真相,旁邊的人也聽明白了,並且還有一人做了三退。

大法弟子李玉霞面對來人想:修煉法輪功沒有錯,為甚麼總讓你們問詢?我們應該問你們。她說:「誰讓你們來的?」他們說:「上頭。」李玉霞說:「上頭是誰?你們說出來,我去找他,這些年你們迫害大法弟子,就我本人不但日子不得安寧差點失去生命……」

沒等李玉霞說完,他們匆忙的往外走。李玉霞又說:「告訴上頭,把這幾年迫害我拿走的幾萬塊錢拿回來,不送錢,就別登我家門。」

青縣國保大隊的人說:「你們自己抓的自己解決」

青縣青州鎮派出所的兩個警察在九月一日騷擾了大法弟子趙煥雲、代潤正的店鋪,一個穿便裝的要錄像,另一個穿警服的問「轉化不轉化」,讓我們登記嗎?趙煥雲、代潤正一聽,就知道他們不了解真相,不能對他們惡,應該善待他們,就對他們講起了法輪功真相。聽完後,他們都樂了。

一個月前,新興鎮派出所還抓了一個講真相的大法弟子,送青縣國保大隊,青縣國保大隊的人說:「送這來幹嘛?你們自己抓的自己解決。」派出所只好把人拉回來,放了。

滄縣大官廳白馬村大隊書記,領著縣的和鄉的人提著一桶油和一袋米,送到法輪功學員家,說是來看看,正好學員跟老伴在家,學員拒絕收他們帶來的東西,並給他們講真相,他們也沒說甚麼。

走時讓學員跟著到大隊去,學員拒絕不去。他們竟然撒謊說不是法輪功的事,到那卻說:當著老太太說不了,讓學員寫個東西。大叔拒絕道:你們竟偷偷摸摸幹見不得人的事,我才不寫。轉身回家了。

目前上門騷擾還在進行中,但是從上面的實例不難看出,迫害是非法的、不得民心的,在此也奉勸那些還在執行迫害命令,搞「敲門行動」的人看一看民心所向,看一看現政權對迫害法輪功一直在與迫害劃界、並以反腐之名制裁那些罪大惡極的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認清時局變化,在清算之前給自己留一條後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