鄰家女兒與片警的轉變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一日】

(一)鄰家女兒的轉變

有一次下樓路過一樓,聽見一樓內一個女主人的大聲哭叫和咒罵。我剛要走過,她突然推開了門一把抓住我的手放聲大哭大喊:她太氣人了,我可怎辦呢?

原來她的獨生女因長的漂亮,上初中時就讓黑社會給拽了去,從此和地痞流氓混在一起,逃學、打架、喝酒、吃喝玩樂,夜不歸宿是常有的事。有一天喝醉了酒,用空啤酒瓶把和她一起喝酒的男人打的滿臉是血,腦袋打破被縫了好幾針。她媽給人家賠了好多錢,女兒也進了勞教所。女兒成了她媽心病。

又過了些日子,我又碰上女孩的媽,往日臉上的憂愁不見了換上了興奮的笑容,激動的說孩子變好了,在勞教所遇到一位法輪功阿姨,給她講大法真相,還背會好幾首《洪吟》呢。現在她不混了,知道做買賣養活自己;也知道惦記我,孝敬我,還給我郵床單和我愛吃的糖。也不闖禍了。

(二)片警的覺醒

我小區一片警,有段時間經常在小區轉悠,經常向居民和過路人問誰家煉法輪功,小區人都躲著他。一次問一個七十多的大娘,大娘嚴厲的說:不知道!這事你不要再問我。片警很不受居民歡迎。他摩托車沒電了,他敲誰家門誰不給開,只好硬推著笨重的車回家。大法弟子看他很可憐,就因為他不知真相才造業,主動打招呼主動開門讓他給摩托車充電,給他講真相

一次他帶一個小警官來我家看我幹啥,我客氣的把他們讓進屋,片警問我,你信仰啥?答:宇宙科學,宇宙最高法理。於是我主動出擊,不畏不懼:「孩子,你和我兒子一樣年齡,他是電影演員,你和他長的都很帥氣又善良。你為啥當警察?你為啥管法輪功?」我從心裏把他當親人,又說:「我哥哥和舅舅是警察,我是警察家屬,我們是一家。你知道老百姓說你們甚麼嗎?『過去土匪在深山,現在土匪在公安。』」他聽後笑了,然後無奈的說:「我也沒有辦法!」以後他們再也沒上門干擾。

後來我丈夫到公安局給兒子補辦身份證,這個片警匆匆往外走時剛好碰面,問明情況又忙跑到辦事警察跟前,指著我丈夫說:他是我親戚。讓他同事馬上優先給辦了身份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