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助大法弟子的警察們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三十日】五年前的春天,我和幾位同修同時被綁架、非法抄家。當地派出所警察闖到我家時,我順手把我的房間門(資料室)一關說:不許翻這間房子。所長說:好,我們不搜這間。一個小警察,翻出了我的小筆記本電腦,交給了所長,所長拿在手裏說:這個是你的東西?就順手放在椅子上了。我明顯的感受到他在保護大法弟子。

那天深夜,我被劫持到了當地看守所。在看守所我遇到了一位剛剛工作的女警小梅(化名)。只要是小梅值班,她就把我接出監室,在她們的值班室裏和我聊天,小梅總是感慨我的「知識」:怎麼知道這麼多啊?怎麼說出這麼高深的道理啊!我說:我就是學李洪志師父的法感悟的。

談到邪黨的黑幕,小梅說:對法輪功迫害的所有指示,全部是口頭傳達,沒有紅頭文件,全是幹著知法犯法的事情,他們所裏的警察也都知道的。你們這麼好的人怎麼成為「罪犯」了啊?個個面相都善良!這麼好的人怎麼能被抓到這裏來了呢?這個江澤民一定是腦殘!

那時小梅把自己的手機給我用,使我在那樣無法與外界聯繫的情況下,處理了一些緊急事情。我很是感動。第二天,小梅遭所長嚴厲的警告,說天天和我接觸太多,注意警察形像等等,並威脅到她的工作。我表示歉意,小梅說:張姐你不用擔心,沒有關係的,他們不讓我幹這份工作,正合我意呢,我還不想幹了呢,我再考唄!(全省公務員考試,小梅是第四名)

在看守所裏,國保、「六一零」的人不停的對我非法提審,想從我口中得到他們想要的東西,小梅幾次機智的進去與國保人員周旋,迫使他們不是提前結束,就是不了了之,也給了我添正念的時間。在看守所的三十多天裏,我和小梅結下了忘年之交,她對我很尊重,處處惦記著我,幾乎天天帶來水果、零食等。當得知我將被非法勞教兩年的消息後,小梅忍不住趴在我的肩頭哭了起來。

我離開看守所的那天小梅不在,被抽去學習去了,後來她上班來監室找我時,我已經去了省女子勞教所。小梅又哭了,她很快找到我丈夫,沒有幾天和丈夫一起來省女子勞教所看我,可惜她以表妹的身份,沒有見成。

在省女子勞教所第一天,我就遇到一位醫生,她要求那些獄警說:不要讓這個人幹活,甚麼都不要讓她幹,這個人身體不好。她要獄警每天三次帶我去醫務室,使我有機會和她溝通,我說:醫生你好善良啊!她回答:你也很善良啊。毋庸多言了,她肯定知道法輪功真相,她在保護大法弟子。這位醫生還經常主動去我們勞動地點,看看那些獄警有沒有逼我幹活、看誹謗大法的書。在這位醫生的保護下,沒有多長時間,我被勞教所拒收,回家了。

短短的幾十天,從派出所到看守所再到女子勞教所,我接觸到多少可貴的眾生啊,現在回憶起來還是歷歷在目的:看守所的江女警(化名)那天通知我要去省女子勞教所時,也快要哭了,非要幫我拿包裹(很重的大被),一直把我送到大門口,似有千言萬語想說又不能說。看守所的王主管,當著眾犯人的面說:看看人家法輪功,人家是怎麼做的,法輪功就是好嘛!省女子勞教所的一女幹部,一次和我談到了深夜,她是多麼不願幹這份工作,感慨自己做這份工作會不會遭到報應,她的無奈,至今我記憶清晰。

江澤民團伙對大法的栽贓抹黑徹底失敗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