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救的人就是活傳媒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一日】一個生命的善心一動,就會給自己留下的未來打下良好的基礎。

一、「你們千萬別亂說啊」

我和同事(六十多歲)一起聊天時,他給我講到在我來打工之前他和以前那個聯防隊長一起巡邏時,發現一個四十來歲的女士背著一個包,給一戶一戶人家發資料。那隊長知道是法輪功學員在發資料,拿出手機想報警。他就勸阻那隊長說:人家發甚麼資料不犯法,就不要管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們走吧,就當沒看見好了。那個隊長就聽他的話不報警了。

我說報警你們有獎勵啊,怎麼不要呢?他說我再窮也不貪圖這個錢!那個女的她又不偷不搶,就發點資料給人家看犯甚麼法呢,和那些發廣告的是一個道理不犯法啊!

兩、三年前的一個年頭,我這個城市發生禽流感的時候,這個同事皺著眉毛來問我有甚麼辦法沒有?我問他怎麼了。他說:「我打吊針打了五天,體溫38度多,至今一點也沒有退下來,五天來沒吃一口飯,只喝一點水,肚子脹的飽滿滿的越來越難受,醫生說是禽流感,這樣下去不知會不會出甚麼事,你說怎麼辦好?」

我說這好辦,難怪你這幾天都是愁眉苦臉的,我們邊走邊聊吧。因為我們是某小區的聯防隊隊員,我剛來上班頭幾天就給大家講了大法的美好,所以他也知道一些真相。這次我就比較詳細的給他講了真相。他用化名作了三退。我告訴他誠心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很樂意接受了。

第二天晚上他帶著喜悅的心情來上班說:「我現在全好了,真靈啊!法輪功真是太好了,難怪有那麼多人在學煉。」

之後他問了許多不明白的問題,我都一一的給他講清楚了。幾天後他有想學煉的意向,我就給放師父在廣州講法錄像,同時教他煉功,他向我請一本《轉法輪》書回家。

後來他的家人知道了,一家人都強烈反對他學大法,妻子要離婚。他受不了了,就沒煉了。在以後的交往中他也經常講師父怎麼說的,雖然表面上沒有公開學法煉功,我想為他以後修煉打下了很好的基礎。

從此以後有一次他碰到熟悉的人在議論法輪功負面的話,他就出面糾正:法輪功是被冤枉的,就是因為法輪功太好了,講的是因果關係,是修佛的,你們千萬別亂說啊,文革時期那些砸佛像的人後來沒有一個是好報的。

二、他告訴村裏人法輪功是教人做好人的

後來又來一個人參加小區巡邏,他是邪黨黨員,當過幾個月的村副書記,沒有讀過書,在村裏可以說是個地痞,但是人很有正義感。

我想來的都是有緣聽真相的人,就利用兩天上班空閒時間給他講真相,第二天他就同意退出邪黨組織。不過我感覺他好像還有疑惑似的,我就找找自己有沒有哪裏講的不對?我找到了我把他當成一個特殊的人給他講真相的。我說修煉大法的人都是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的,首先要做到的就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不爭名、不爭利,遇到任何問題,都要先找自己是不是哪裏不對,做事先考慮別人。然後講到江澤民為甚麼要鎮壓法輪功,天安門自焚是騙局,是中共導演的等等。他問了一些問題,他這次徹底明白了,人很高興。

第五天後,他臉色就好看了,之後一段時間他跟我講過幾次,說和你在一起上班我人很舒服又輕鬆,問我這是為甚麼啊?我說我是大法弟子嘛。

有一次中午他找我說,昨天聽到我村裏有些人議論法輪功不好的話,他聽了很難過。他說我認識這些人,我就講你們不要亂說啊,法輪功是教人做好人,天安門自焚是騙人的,以後講話要注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