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法輪功使610人員厭倦和恐懼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二日】電話響起,一個陌生的號碼,我接起電話,電話那頭的人自報是居委會政法辦公室的,他是610的(所謂的610辦公室是江澤民於1999年6月10日糾集的非法組織,專門迫害法輪功,類似納粹蓋世太保)。他問我是不是寫過狀告甚麼人的信?要開十九大了,你是重點監控人員。上級壓下來的任務,讓我跟你們見個面,摸清情況,彙報的,我不想報你,有些事電話裏沒法說,我們見面談,你就會知道我是個甚麼人了。我說:「寫過告江澤民的信,我自己寫的。你想怎麼樣吧?錄像?錄音?又要幹甚麼壞事?」他說:「如果這麼做,出門叫車撞死,天打……」「別發毒誓」,我趕緊打斷他的話,「我一會去。」

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派出所、居委會、610人員多次到單位或者家裏找我,都被我單位的領導、同事、鄰居和家人擋著,找各種理由,不讓他們見到我。他們用這種方式保護著我。這次聽到610的人發這種毒誓,我顧不了許多,這是我第一次直面迫害者。到了居委會,他在那,看見我去,他又驚又喜,沒想到我會這麼快就到。我說:「聽見你發誓,我抓緊來了,因為誓不可隨意發。叫我來甚麼事?說說吧!」

他說我知道不可隨意發誓,我敢這麼發誓是因為我真不想參與迫害你們啊!這不要開十九大了嘛,上面壓下來的任務,我不得不做。

他跟我講他看見的煉法輪功的人是因為當初身體有病,學了這個功法後祛病健身效果好,煉的人就多了。

當年江澤民動用國家所有的專政機器,用超過軍隊的開支迫害法輪功,迫害十八年了,迫害倒了嗎?前段時間組織我們搞的敲門行動開始是河北省搞的,推廣到這裏,我們去做這些事時人們都躲著我們,小區的人都斜眼看我們,我們得撒謊說是給他們辦社保的,騙著別人才能達到目的。胡錦濤、習近平也不下令停止迫害,就這麼沒完沒了,昧良心的幹這個迫害好人的工作,我覺得是在抱著個定時炸彈,說不定哪天就爆了,我也就毀了。區610最近又有任務壓下來,要求對重點監控人上報,還要派專人盯著。我厭倦了這些,不想報。今天區610打電話批我了,我要有一點門路,我也就調走了,沒辦法,為了生存,在這裏受這窩囊氣。我看見聽見了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說了一大串名字)一個個遭了惡報,現在還幹這些,我是信因果報應的人,我現在這個位置,幹了對不起良心,不幹怕丟工作。幹著這些缺德的事,說不定哪天就要倒霉了,我在這裏就是等著遭殃──剛才打電話不好說,電話有監控的。只能對面這樣說。

他的真誠使得我們初次見面就像久違的老朋友,而他生命明白的那面卻在求生!這都是江澤民做惡拉這些人陪葬,控告江澤民給了這些像他這樣有良知的受害者得救的機會,師父講過這世上的人都曾經是師父的親人!

我說你既然都知道真相,也不想參與迫害,你可以用你職務保護這些煉功人,對真誠善良的人的保護就是保護了人的光明和希望。他說我會的,他們怎麼處理我,我不管,我要守住良知,因為我是黨員。我說你是黨員,可你了解共產黨嗎?它是個無神論的組織,卻叫人發誓把命獻給它,它就會理所當然的要你的命。我給他列舉黨的總書記的下場,又告訴他這個狂妄的組織企圖管天、管地、管人心,結果是空氣霧霾,土地污染,人心變壞。與天地鬥,天地要滅它;與人鬥,在和平年代裏鬥死了八千萬中國人,欠命還命,誰還哪?加入這個組織的人。為了自己的平安,別把自己的命獻給這個組織。我也不希望你受到迫害,所以,你心裏想著退出這個組織就行。他趕緊說。說的對,是是。

臨行,他要開車送我,我謝絕後祝他平安!為一個生命做了正確的選擇而得救,我輕鬆了許多,可是還有許多的迫害者和不明真相的人沒得救我心裏不安,每當想起這些可貴的生命我悄悄地流下了難過的淚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