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事並不小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十四日】我是老學員了,幾個月前,我的雙手背出現了錢幣大小的傷口,到最後,手背上都是,常人講的是疥瘡,整天流黃水。直到一點點好的這個過程看是小事,很平常,但是卻讓我從淺表認識到深刻,從幼稚變的成熟,從感性的認識到理性的昇華,體會到向內找柳暗花明,感恩師父的一路呵護。

我是開理髮店的,手背上不知道甚麼時候起了幾個小水泡,很癢,讓我不經意的給弄破了,當時只是想我是煉功人沒事,該幹甚麼幹甚麼,每天都跟染膏,藥水打交道,也沒在意。

表面上,找了找自己的懶惰心,常人的利益之心抓的牢,也提醒自己放淡,放淡。就這樣一天一天過去了,一個月,兩個月,到最後發展到流水,結疤。讓人看了,都說嚇人。

我發正念,向內找,沒有多大的變化,時輕時重,時間長了,怕讓人看見害怕,說三道四的,就想辦法掩蓋,遮擋,戴手套、套袖子幹活。在這個過程中,最大的干擾就是住在附近的姐姐,只要看到我的手,就勸我用常人的方法治療,軟的不行就來恐嚇,弄的我雖然想堅定信師信法,但還是大打折扣了。

每天幹活時,第一件事先把手背蓋好,別讓別人看見,看見了問怎麼說,怎麼講真相,這個狀態糾結了我很久,反反復復的。

是師父慈悲,看弟子不悟,用重錘敲醒我,跳出局外,用法理,理性去找修煉中的不足。有一天,姐姐說,今天好了、明天好了的,多長時間了?整天捂著怕讓人看見,你不怕,掩蓋它幹啥呀?就這短短的話語讓我的心好難受,就像當頭一棒,讓我頓覺自己不對勁,我回到家,有種莫名的滋味想大哭一場。

我整理了一下混亂的思緒,平靜一下心情,徹徹底底像捋線一樣,從頭到尾細細的想在這個過程中有多少人心被掩蓋,抓的這麼牢固,被舊勢力鑽空子了,我們是不承認的,影響著我們救人,講真相。

我是這麼向內找的,首先掩蓋著傷疤的背後很強的人心,虛榮心,名利心,修煉這麼多年了,只注重表面修的好,其實內在的也就是沒有腳踏實地認認真真的對待修煉,只想把美好的一面展現給身邊的人……可自己做到多少呢?修的太表面,太虛了不紮實。表現再好,不實修,能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嗎?!那邊跟人講要按真、善、忍做好人會有福報,這邊自己卻不經意間與常人說謊,還夾著不修口。

對待別人都能善,給人講修善,慈悲待人,可是自己對待家人卻沒有善,都是怨恨,瞧不起,以至家人不明真相,無法走入大法中;與外人都能忍,跟人講忍讓,寬容的好處,可自己卻與家人爭對錯,這些言行都沒在法上,嚴重的偏離大法。

還有很嚴重的黨文化因素:說一套,做一套,表裏不一,說的可好聽了,夸夸其談,給人的感覺好,讓人羨慕,可是最親的家人為甚麼不認可我的修煉呢?看是小事,不實修自己,沒有在修煉中修出慈悲心,造成多少眾生不能得救?愛聽好聽的,愛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很嚴重的自我。

所有的不好的這些心,就像我手背的傷疤,我一直用一張布遮蓋著,滋養著,怕見人,怕見光,是慈悲的師父用我的這雙手點化弟子,要腳踏實地的實修吧,為弟子揭下了這張遮醜布,把這些不好的人心暴露出來,我要修掉它,跟上助師正法的步伐,在提升自己,修好自己的同時做好三件事,成為一個合格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師父說;「你學大法了,無論你遇到好的情況和壞的情況,都是好事」[1]。在這次病業假相當中,得到了理性的昇華和提高,也知道了修煉的嚴肅性的又一層法理,所以說小事並不小,我也利用我手上的病業假相給人講真相,講大法的美好,講怎麼受迫害,講大法的洪傳,講得救的方法等等。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