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的淚水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一日】今天(二零一七年七月十四日)上午十點鐘,我一邊走,一邊發正念:「清除我所到之處干擾、阻止我講真相救眾生的一切黑手爛鬼和邪惡因素」,並在心裏求師尊把有緣人帶到我的身邊來……此時我已經走到距湖南路刑警大隊(含110總部)辦公樓約五十米開外的人行道上了。這條街離市中心較遠,工作時段路上行人極少,顯得比較冷清,即使有人經過,一般都是去周邊辦事匆匆而過的,或是到河邊鍛煉身體的退休或病休中人士。

這時我發現在我的右側街邊上的一張舊椅子上正斜坐著一位頭髮花白、滿臉皺紋、乾瘦的老婦人,她的眼睛圓睜著,兩眼看向一個方向,好像是走累了坐那靜靜的休息一樣,我只是無目地的看了她一眼,繼續往前走。但她那身影卻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腦海裏:怎麼她的眼睛睜著、兩嘴角及嘴唇上方卻有口水泡沫呢?我感覺到這位老人的狀況不正常,可能是生病了(或中暑了)。我馬上返回去,站在離她最近的人行道上觀察她,這才知道這位老人已經不省人事,眼睛早已定住了,口吐的白沫已堆積在她的嘴兩邊。

四週沒人,當我正想怎樣幫助這位老人時,就看到從河邊方向走過來一位胸前佩戴著一個工作牌的大約四十多歲的女士。我馬上告訴她,這位老人需要幫助。她一看老人的樣子,也被嚇住了。不過她沒有躲避,停下來與我商量怎樣救這位老人。我倆一致認為,要先確定老人病的程度,再作打算。

於是我倆就不停的分別呼叫這位老人,女士大聲喊:「老婆婆,老婆婆……」,我也大聲的呼叫著:「孃孃,孃孃……」無論我倆怎麼呼喚,老人就是沒有一點反應,眼睛依然是圓睜睜的睜著不動,兩隻手也僵直的搭在椅子的扶手上。我們倆叫了幾分鐘,一看好像叫不醒老人,此時又有一位過路的男士走近,可能是剛到河邊去做過運動的人。

他也加入進來,與我們一起想辦法救這位老人。作為常人,他們首先想到的自然是打電話叫120或110,最後他倆決定叫110來幫助她。我問那位女士:「110要多長時間能到?」她說雖然只有五十多米的距離,可是聽說要先請示當班領導才能派車派人,最快也要十多分鐘。我想:在我發現這位老人之前,就不知道她在這兒已經「坐」了多久了?我們剛才也消耗了幾分鐘時間,如果110再耽誤十多二十分鐘,這位老人的生命還能挺得住嗎?

於是,就在大家等待110來的時間,我便走到老人身邊,先用手巾紙給她把嘴角的白泡沫擦乾淨,然後彎腰對著她的右耳呼喚著對她說:「孃孃,我現在幫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不能說話,但你可在心裏默默的念。只要你相信,只要你念,你的生命就有救。」說完我接著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當我念第三遍時,她的眼睛動了一下,這時,我看見從她的右眼角順著臉頰流下了一串淚珠。

我轉身告訴身後兩位,「她流淚了,她有救了!」同時幫她把淚水擦掉。我們仨就這樣眼看著老人的變化,心裏為她高興。他倆覺的不可思議的說,為甚麼人不能動,卻先流淚呢?只有我知道,是她聽到我給她念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時,她明白的那一面知道了她的生命有救了,自然就流下了那一串感恩的淚,她雖然不能說話,可心裏明白:是法輪大法的師父救了她的生命。

接下來,我繼續給她念「法輪大法好」,並不停的與她絮叨,不一會,看她想動她那兩隻僵直的手臂和身子,她想坐直,但還不行,我們叫她不要動,她還是條件反射的動了一下身子,想坐直,就在動的那一瞬間,她突然作嘔吐狀但沒有吐出來,同時全身發抖,我猜想她的心臟跳得很快,心裏像壓著一個巨大的東西噎在那裏,使她很痛苦。所以當她的身子與椅子稍有一定縫隙時,我就一邊與她說話,一邊為她輕輕的拍後背,不一會兒,她能說話了。

我問她有多大歲數了?她說八十七歲了,我問她家住在哪裏?她說在湖南路小橋那邊住,我問她身體怎麼會這樣?她說,她當時只感到心裏很難受,再後來就甚麼也不知道了。大家聽到她能說這麼多話,都非常高興。那位男士說,她說的她家的地址,離我們現在位置不遠,應該就是附近的人。此時我看她已經清醒,就給了她一些捲紙,讓她自己把額頭上的汗擦乾淨。

我不知道110甚麼時候能到,加之,那位女士是停車場的管理員,可以留下來,我就對她說請她暫時在這裏待一會看著這位老人,並叮囑那位老人別急著走,等110的車來後送她回家。

因我心裏有一念,還有人等著我去救呢,我不能在這裏停留太久。隨後我就匆匆的走了。

走了大約兩站路遠,在一個公交車站台上,真的就站著一位年輕女士,三十多歲,帶著一個七歲大的小男孩,正在等接她的專車。我上去給那位女士講了大法真相,為甚麼要「三退」,上天為甚麼要滅中共等等,她最後很高興的選擇了「三退」,她的孩子雖小,但也很認真聽著我講話,最後母子倆都答應一定牢記「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位女士剛做完「三退」,接她的車就來了。

我想那位孃孃的事還沒有完成,我還得回去給他們講真相,於是我原路返回。待我回到事發地時,老遠就看到那邊只有那位女士還在。她一看到我就迫不及待的說:今天的事太奇怪了,那老婆婆等我走後,不一會兒110的人就來了,但無論問她甚麼,她都裝聽不見,她拒絕別人送她回家,也拒絕別人了解她家的情況,執意要自己走回去,最終她像一個健康人一樣走了。她說,「明明開始是一個不省人事的老人,怎麼你在她的耳朵邊說了幾句話她就醒了,還慢慢恢復正常?你與她說話她甚麼都能聽見,還能回答你的提問,而我們卻得不到她的信任。」這讓他們不得其解。

她還告訴我:當我離開以後,所有人都說我那麼善良,人看起來還年輕漂亮(其實我今年五十九歲了,也不漂亮)還能為那老婆婆親手擦臉和拍背並安慰那老太太。她說,打個電話通知人來處理可以,但要近身為老婆婆擦身和拍背他們做不到,一是怕她或她的家人訛詐,二是嫌老人髒,也怕沾上霉氣,不敢靠近她。

我告訴她,我是修煉法輪功的。我在那位老人的耳朵邊念的是救命的九個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讓她自己也在心裏默默的念,這樣她的生命才有救。我告訴她:當我念第三遍時,那老婆婆就流下了感恩的淚,就是你們當時看到我給她擦的那行淚水。

她說:「原來是這樣啊,這太神奇了!不是親眼見根本不會相信的。可是共產黨在鎮壓法輪功啊!」

我說,共產黨反對的就是錯的嗎?生命是自己的,我修煉法輪大法二十年了,以前我全身是病,人瘦得只有六十八斤左右,生命快走到盡頭了,是法輪大法救了我,是我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二十年來我沒有任何病,也沒吃過一粒藥了。

接下來我告訴她,所謂「天安門自焚」事件是騙局,法輪功是甚麼,江澤民邪惡集團為何怕法輪功,江澤民如何利用中共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甚至活摘大法弟子的器官高價出售牟取暴利,從二零一五年五月到現在已經有二十多萬人實名控告江澤民,江澤民不但要遭人間審判,還要被上天審判,並告訴她甚麼是「三退」,和為何要「三退」等等。她聽明白了,退出了中共的團、隊組織。

回憶這一天的經歷,感慨萬千,師父真的是時時在弟子身邊,救人的事弟子只要誠心誠意去做,師父一定會把人救下來!感謝師父,感謝大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