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眼神讓我止步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三十一日】

(一)

一天,在我上班的路上,看到一位有腦血栓後遺症的大爺在練習走路。他扶著東西半步半步地挪動……遠遠的,他停下來,回頭看著我,似乎在等著給我讓路。

走近了,我才發現,他的眼神分明就是在一直盯著我,我向他問好打招呼,他卻只是動了動嘴唇,並沒有笑出來,明顯的有點心不在焉,這弄得我有點尷尬。

我環視了一下自己,再看看他,驚奇地發現他的目光竟聚焦在我手裏的大法書上。為甚麼呢?我突然想起同修們交流時曾說過,出門講真相的時候,如果有人直視你,很可能就是個有緣人。

於是,我迎上去笑著招呼:「大爺,您比以前好多了啊!」他也笑,搖頭:「不行!不行!這……」他說話很艱難,兩個字都連不起來,只能用表情向我示意,他的半邊身體根本動不了。

我直截了當的就問:「有人教過您常念『法輪大法好』嗎?」「沒,沒有。」「那我跟您講一講吧,您願意聽嗎?」 「嗯,嗯。」他連連點頭。

我說:「法輪功以氣功的形式傳出,實際是教人向善的佛家上乘修煉大法,他教人從好人做起,按真、善、忍的標準做的越來越好。但是江澤民出於妒嫉栽贓陷害法輪功,說法輪功不好。其實『天安門自焚』是騙局。二零一二年,四川渝中的一名警察出來證實,那個劉春玲是被武警打死的,根本不是燒死的,而且因為用力過猛,滅火器的把手都被砸下來,崩出去了。那個崩出去的手柄在『焦點訪談』的直播畫面上直接就能看出來的。一開始老百姓都想像不到,一個代表國家和政府的電視台也敢撒謊,更想像不到它不但敢撒謊,而且是政府有預謀,有計劃甚至是指派性地幹出來的!」

「對,對,對,對!」他不停地點頭。

我接著說:「但是,老百姓被灌輸了法輪功不好的信息,如果他們不了解法輪功真相,不能清除對法輪功不好的印象,甚至隨著一起污衊法輪功的話,就會對神佛犯下謗佛罪,就會給自己和家人造成災禍。所以法輪功師父慈悲,指給人們一條洗脫罪名的道──就是向上天表示『三退』,退出共產黨的一切黨團隊組織,向上天表明曾經做過的一切對法輪功不利的言行都是在邪黨的欺騙和脅迫下的所為,並非出於自己的本願。」

「是。」他應道。

我問他:「你是黨員嗎?」他點頭。「那我幫您取個化名退出來,好不好?」他激動的說不出話,一個勁地直豎大拇指。看到他這樣我也很高興,因為沒法用語言交流,我只好在紙上寫了一個化名讓他看。他痛快地答應:「行!」

(二)

一天下午,天剛剛下過雨,地上還是濕的,天氣也還是霧濛濛的,我走在馬路上,遠遠的看到一位中年男子推著輪椅在人行道上漫步,心想這時候還能推著老人出來散步真是孝子啊,心裏就萌生了給他講真相的想法。

可等我走近了卻驚訝的發現,輪椅上推的不是老人,而是一個十幾歲的女孩兒,女孩兒蓋著一個小花棉被,只露出穿著紅色上衣的肩膀,鼻子裏插著氧氣管,頭歪向一邊,小棉被上還放著一個響著音樂的小MP3,她爸爸一邊走一邊時不時地停下來,給她擦掉嘴裏流出的髒東西。她的眼神是那樣茫然而黯淡。

我走上前向他們講真相,那男子一聽,就怒吼:「不要和我說這些,我都知道!沒有用,現在我心裏就像個麻包,哪有心思聽這個!走,走,走,快走開。」

我靜靜地看著他,心想:他情緒這麼激動,看來機緣還不到啊,轉身就想走。可就在我轉身的一剎那,碰到了那個女孩兒的眼神,那眼神與先前時大不一樣,充滿著哀求,哀求我救救她,哀求我留下來,給他爸爸講大法好,法輪功好,讓她爸爸明白真相,我的心被深深地震撼了。

師父教誨我們:「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1]。於是,我平靜地對那男子說:「我理解你心裏的苦,那我甚麼都不說,就靜靜的陪你走一走,好不好?」於是,我和他們一起默默地朝前走。

我一邊走一邊發正念,走著走著,那男子哀哀的訴苦:「我的錢都花完了,好幾萬啊,可我孩子還這樣!這段時間,我的眼睛也不好使了,耳朵也聽不見了!」我說:「對呀!您也知道錢也不是萬能的,平安才是福啊!法輪功教人向善,告訴人們『三退保平安』才是真正的給人送福呢!」聽我這麼一說,他愣了一下,看得出他內心若有所悟。

「我出差到外地,在路邊吃飯的時候,有人把小冊子塞到我口袋裏,還囑咐我回家後再看,我都看了,可有甚麼用呢?我現在還是這樣!家裏亂成一團糟,誰還有心思聽這個!」

接著,這位中年男子講起了他認識的一位法輪功學員,因發傳單,被警察抓去,罰一萬塊錢才放回來,家裏甚麼都沒有了。聽到同修受苦,我心裏很難過,望著遠處濛濛的綠樹,想起師父說的:「我為世人愁 人不為己憂」[2]。我哀嘆道:「那不都是那些無知的警察幹的嗎?他們不知道他們所做的那些助惡為虐的事,將會給他們自己和家人帶來多大的災禍啊!」沒想到,這句無意間的話竟觸動了他。

「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他突然大聲地喊起來,冷不丁的嚇了我一跳,瞬間我緩過神來,對他說:「你誠心念,才會管用的。」「誠心念,誠心念,為了俺孩子,我也得一天三千六百遍地誠心念,你快走吧,你快走吧,我不會告你的!你快走吧,我不會告你的!」

離開後,我想他應該是一個曾經對大法很有偏見的人。相信,通過大法弟子的共同努力,他會真正的明白真相,遠離邪惡,為自己為家人選擇一個美好未來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危〉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