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路陡 巧遇引路人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日】「寒風未去 雨飄零 迫害中救人急」[1]

二零一五年,北方的冬天出奇的冷,寒風紮骨,滴水成冰。快過年了,下了場小雪,為了救人,我們沒有停步,繼續到農村,一家一戶挨著講真相

一、山高路陡 小童引路

那是三九最冷的一天,我們一車八個人,到了一個離縣城很遠的鄉村,把年歲大的同修留在了比較平坦的村子裏,我和一個年輕的同修到了這個鄉鎮最邊緣的一個小村莊,聽說從這個村翻過嶺那邊就是張果老的故鄉。

路越走越陡,越走越窄,積雪已結冰,一不小心就滑到溝底。司機同修的開車技術很好,一個勁鼓勵我們,我們是神車,不要害怕,師父看護著我們。終於到了那個村,下車一看,幾十戶人家階梯狀分住在山上。怎麼上去呢?正在發愁張望,忽然看見對面小路邊有兩個小孩,我們趕緊上去打招呼,並和小孩講了真相,兩人都退了少先隊。我們向小孩問路,兩個小孩說:「這路很難走,我們領著你們上去吧!」到了村裏,兩個小孩領著我們一家一家去找人,並告訴我們哪一家有狗,哪一家有老人出不來,在小孩的引領下,我們一戶不落的把全村都覆蓋了,共十九人退出了曾經加入過的中共組織。講完後,兩個小孩又把我們送出了村,同修感慨的和我說:「這是師父給我們安排了兩個引路的,師父真是太慈悲了。」

出了村,見到司機,看到司機同修的臉凍的紅撲撲的,很高興的說:「翻過嶺還有一個村,有好幾十戶人家,我去看過了,天還不晚,咱們去吧,要不還得再來。」

我們沒多想,立即上車,這嶺很高,嶺上的積雪很深,車一個勁的打滑,翻過嶺,在半山腰是一條老百姓走三輪車的路,路面坑坑窪窪,寬度剛剛能放下我們的車。我很害怕,心提到嗓子眼兒了。大概開了有二三十里路,到了司機說的這個村。下了車,過了一個小土橋,剛要看看走哪條路,村口又有三個小孩玩雪,我們趕緊給他們講真相,他們退了隊,並且帶著我們進了村。去了好幾家沒人,三個小孩告訴我們,這村後邊有一個地方,人全在那兒呢。

我們順著孩童指的方向走去,看見有一大排房,房前坐著一溜人,還有站著的,打撲克的,我們上前和他們講真相,其中一人問我們是哪裏的,我們說是某縣的。他們吼了起來:「你們這麼大膽,到我們這裏宣傳這個!」我們才知道已經出了縣,不管怎麼樣吧,來了,就給他們講真相,我們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傳遍世界一百多個國家,無數人受益;江澤民、周永康迫害法輪功都遭了報應,而且給國家和人民帶來了無盡的災難;天安門自焚是假案等等真相。有的人不聽,有的離我們而去,其中一個四十多歲的人聽了一會,說:「拿一本書看看。」他這一要,別人也都要了。有的人還一樣要一本,我們儘量滿足他們。這裏太偏僻了山高路陡,消息太閉塞,學員很難來講真相,這些人很難見到真相。

我們又在這個村挨家挨戶走了一遍,凡是在家的,我們都給他們留下了真相小冊子,台曆,並給一些人做了三退。

慈悲的師父啊!為了救人,其實甚麼都給我們鋪墊好了,我們只是跑跑腿動動嘴而已。

二、寒風中佇立的紅衣大姐

為了達到師父講的:「有人的地方無處不及」[2],二零一七年的大年初二(過年的時候,外地的人都回來了,還有學生也放假在家),我們去了本地一個更偏僻、更邊緣的村落。

這個地方,我們早就想去,可打聽到那裏不通車,下了車還得步行五里多路才能到達,而且那裏的人,不接受真相。我心裏放不下這個地方,不接受是因為他們看不到真相,他們都被邪黨的謊言矇騙,我們不能落下他們。

大年初二,我們吃過早飯,連同司機同修共六個人,開車去這個地方。這地方離縣城更遠。很窄的山路,胳膊肘彎一個接一個,終於到了這個山溝裏邊的最後一個村。村邊有一個小廣場,場裏停了十來輛車,下了車,我們問了村裏一個人,他說:「你們說的這個村,在山上邊,得步行五里多地。」於是,我們在這裏留下了兩位同修,連同下邊的一個村一塊去講,我和另兩名同修開始上山。

哪有路啊,我們順著電線桿,沿著石縫和雜草找尋著上山的路,而且山上下來的水都結了冰,鋪滿了路面,得在冰上走,一不小心就摔倒了,會順著冰滑下來,我們互相攙扶著,抓著冰邊的大石頭一步一步向上挪,好不容易走出冰面,往上一看,是一個大懸崖,那真是巨石吊懸,無數的大冰珠子吊在懸崖岸上,在陽光照射下格外耀眼,猶如一幅美麗的圖畫,可是我們哪有心情欣賞這美景,在懸崖邊找尋著上山的路。

當我們爬到懸崖的上邊,聽到了山羊的叫聲,同修歡喜了,一邊喘息一邊說:「這哪是五里路,十里也多,這個地方還住著人,他們怎麼生活呀!」

我們幾乎到了山尖,這時我們才感到風那麼大,那麼冷,可是我們都出汗了。

到了村裏,正想著從哪邊開始講,看見前面有位抱柴禾的大姐,大姐也看見了我們,放下柴禾過來,問我們是怎麼上來的,這大過年的來幹甚麼呀,同修說:我們給你們送福來了!善良的大姐馬上領著我們往她家裏走!山溝裏的人真是熱情。

大姐把我們領到了她家,她的孫子孫女,兒媳婦都在,還有兩個串門的,我們給她和她的孩子們都講了真相,孩子們都做了三退,留下了真相材料。一個串門的說,到我家去吧,我們從大姐家出來到了她家,給她和她的家人講,法輪大法的美好和共產黨為甚麼迫害法輪功。他們說,我們就沒聽說過這事,甚麼也沒入過,看看小書吧。我們告訴他們,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受到神佛的護佑,他們連聲說謝謝。

從這家出來,另一個串門的在門前等著說:「還沒到我家呢」我們又往這家走,這時我發現,大姐一直跟著我們,走了幾家,這邊已經沒人了,大姐說:「我領著你們,那邊還有幾家。」

我們跟著大姐,到了山對面的一家,大姐在門外喊:快出來給你們送福來了!一下子出來七、八個人,原來過年人們都在這裏玩,有學生,有在外邊上班的,其中一個中年男人說:「我是黨員,我不要這個」。他這樣一說,幾個年輕的也不要真相了,大姐很著急的說:「他們這麼受罪的來了,收下吧。」我便馬上給這個人講真相,順著他的執著,解答了他的問題,他很高興,退了黨,接了真相,同修也在講,後來這幾人都接了真相資料,四個人同意三退,其他人說甚麼也沒入過。

大姐又領著我們把這邊幾家講完,天也不早了,我們要走了,大姐讓我們住下,我們非常感動,握著大姐的手說:大姐,我們有時間再來看你,大姐的眼睛濕潤了。

我們順著路向下走,大姐一直送我們,看不見了,大姐又向前邊山坡走了幾步,風越來越大,把路邊的小樹刮的東倒西歪,旋風捲著沙土打在我們身上,走了很長的一段路,回頭一看,那寒風中佇立的穿著紅毛衣的大姐,還在向我們招手。真是:莫道人情薄如紙、世上還是好人多。

此刻,我想起了師父的教導:「無論你是誰 無論你在哪個角落 創世主都在把你呼喚」[3]

慈悲的師父不願落下一個有緣人,讓我們把大法的福音送到了這與世隔絕的小山村。善良的大姐得救了,這個小村的人得救了。

下了山,找到了我們的車,下邊的同修早坐好了,她們也很高興:說今天做的不錯,外面打工的上學的都回來了,還有在北京上班的,都給他們講了真相,勸退了二十多人。

我們唱著大法弟子的歌,一路歡快的回家了。

一晃兩個多月過去了,可是那寒風中佇立的向我們招手的紅衣大姐的身影,時常在我眼前浮現,讓我難以忘懷!

三、就他家的蘑菇沒賠錢

有一天,司機同修高興的說:今天別到其他地方了,就到我們村去講吧。人們不願拆遷,都在罵共產邪黨呢。於是司機拉上我們十來名同修,去了他們村,同修們分好了地方,我和一名同修到司機村的蘑菇大棚裏去講,我們一個棚一個棚的挨著講,只要提起中共拆遷,人們就義憤填膺,都罵共產邪黨瞎折騰。

當我們走進一個大棚,裏面有一位七十多歲的老太太,我上前給她講大法的美好,她說:我甚麼都知道,我們村有個煉法輪功的,叫某某(指司機同修),他每天往出跑,技術員到他家棚裏,他都不在,人們告訴技術員,說這個人天天出去救人,誰都見不到他,可是這一年下來,你猜怎麼著,就他家的蘑菇沒賠錢,還賺了錢。我很驚訝的啊了一聲,她接著說:我們每天忙得不行,雇人間苗,好蘑菇長得不多,都是草苗,可是他家的蘑菇,盡長好的,不長草苗,不用間苗,我們的蘑菇賣一元多錢一斤,他家賣四元多錢一斤,你說這事怪不怪?我說:不怪,這是他修煉法輪大法得的福報。

緊接著我給她講,法輪大法叫人修行向善做好人,迫害法輪功的貪官都遭了報應,這時又過來幾個人,都聽明白了真相,搶著要真相期刊和護身符,做三退,我告訴他們心中牢記真善忍,常念法輪大法好,就會得福報保平安,他們都高興的說記住了。

從大棚裏出來,我不由得一陣心酸,眼淚奪眶而出,回想司機同修的辛苦和付出,他是在身體力行的證實著大法。

有一次坐在車上,我問司機同修:「我們一年跑了有多少天?」司機同修說:「我們一共跑了一年零三個月,除非特殊情況減去三個月,最少也有三百多天。」在這三百多天裏,司機同修每天開車拉著同修們,翻山越嶺,串溝過河,跑遍了我縣的大小村落,而且還將鄰縣(五個縣)的邊緣村莊,也都一戶不落的講了真相!

在這三百多天裏,司機同修沒吃過一頓早飯,他都是每天凌晨二點多起來採蘑菇,下午六點多到收購站去賣,哪有時間管理自己的蘑菇棚,可是他賺了錢,這不是奇蹟嗎!

四、我師父說了算

有一次我們到了一個村莊,因為村口很小,我們以為不多幾戶人家,結果去了一問,說有一百多家,分住在河兩岸,其中一位同修說這村的大隊書記是她的同學。我就和這位同修說:咱們去給這位大隊書記講。同修說,這個人很邪,不好講。

我們五名同修分了兩邊去講,我和這位同修,一邊講,一邊打聽書記的家,到了書記家裏,他不在,他的母親在,我們給他母親講了真相,書記的母親告訴我們,他兒子在村邊玩,我們準備往外走,忽然聽見外邊亂糟糟的。一出大門,就看見一個人拽著同修,在給公安局打電話,我還在往前走,一位同修說:已經給公安局打了電話,咱們這麼多東西,趕快找地方發正念。於是我們趕快繞到村後面的小山上,離同修不遠的地方發正念。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大隊書記一個勁的打電話:你們來不來啊?!快點來,抓住了法輪功(學員)。被拽著的同修,沒有怕心,還在一個勁的給他講真相,好長時間過去了,警察也沒來,鄉幹部也沒來,說是堵車了,大隊書記氣得不高興了,圍著一村子的人,也傻眼了。其中一個婦女過來對同修說:你給他說幾句好話,(指大隊書記)讓他放了你算了。同修一字一頓的說:誰說了也不算,我師父說了算。

又過了一會,車還不來,這大隊書記,生氣的說:你們走吧。在眾目睽睽之下,這大隊書記真是臉面盡失。

回家後,我們向內找,是因為我們沒做好,很多世人還被邪黨的欺世謊言矇騙著,我們一定要按著師父教導,「救人要爭分奪秒」,在這正法接近尾聲的時刻,奮力精進,向內找,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正念正行報師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 四》〈何時醒〉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 四》〈創世主在把你呼喚〉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