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手機微信成為邪惡迫害的把柄

再次給對手機安全心存僥倖的同修提個醒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七日】儘管師父多次講法中都提到要弟子注意安全的問題,明慧網也經常發表同修關於手機、微信安全問題的交流文章,但是還有很多同修在這方面心存僥倖,認為迫害還沒有發生在自己身上,因此也不去注意相關的安全問題。究其原因,還是對修煉的不嚴肅,心存僥倖。

當我聽到一位從未暴露過身份的同修A講述自己的親身經歷後,頓感自身修煉同樣存在的不足與正法修煉的嚴肅性。

現將近期發生在該同修身上的真切事例講述出來,希望那些在微信安全問題方面不重視的,還在抱著僥倖心理,主觀臆想自己不可能被注意到的同修能夠警醒,不給邪惡鑽空子。以下為同修A所述:

「有個同修和我說打印機有問題,我大概了解了一下情況,說回去到網上給查一下看怎麼解決。我在網上找了一些關於打印機問題解決的方法,想都沒想就直接用微信發給了同修。同修只給我回了個笑臉表情。我明白了同修的用意,就是告訴我不要在微信上說這些敏感字眼。我立刻意識到自己的做法很不好,太不注意了。

結果,還不到一個小時,就有警察把電話打到我的手機上,讓我去公安局了解一個情況。剛開始我以為是詐騙電話,但是對方說了他的真實姓名和職務,還有辦公室位置。對方連威脅帶恐嚇的說,你也可以不來,但是到時再找你的時候就不是這樣了。我想自己從來沒有暴露過身份,就去了。去了見到他之後,我問他怎麼知道我的電話的。他說,我和一起法輪功的案件有了關聯,我的手機號被他們記錄和監控到了,但不能確定我是否參與,所以這次先約談一下。在交談過程中,他多次試探我是否煉法輪功。

回來後,我回想了事情發生的經過,分析了一下表面原因,一個是已經暴露身份的同修,實名註冊的微信基本上都是在監控範圍內的;一個是沒有暴露身份的同修,只要和暴露身份的同修手機和微信有聯繫的都有可能在監控範圍內,平時沒有甚麼,可一旦涉及到敏感字眼就會被列入監控範圍。因為我之前和同修確實用微信說過話,但沒有說過敏感字眼。這次事情的主要原因還是自己心存僥倖,總覺的自己沒有暴露,也不注意安全,沒有安全意識,更主要的是沒有為別人著想考慮,不管不顧,其實另一方面也體現出平時修煉的不嚴肅,對修煉不嚴格。」

其實很多同修都是被監控了的,只不過是沒有被邪惡抓到迫害的把柄,一旦抓到漏洞,人的這面叫所謂的「證據」,舊勢力就會對同修下手,而且師父多次提醒過大家一定要注意安全。很多沒有暴露的同修都是覺的沒事,這裏大部份都是新同修或年輕的同修。其實只要是和已經暴露的同修有聯繫就已經被列入監控範圍了。」

以上是同修的親身經歷。很多同修潛意識裏,總覺的自己沒事,沒事,甚至是在這方面沒概念、沒意識,覺的他沒有看到或者接觸到因為微信或手機安全的問題切實發生在自己或者身邊,就不當回事。

師父說:「現在有些人認為這雙眼睛能夠看到我們這個世界中的任何物質、任何物體。所以有些人產生了一種固執的觀念,他認為通過眼睛看到的東西才是實實在在的;他看不見的就不相信。過去一直認為這種人悟性不好,有些人也講不清楚為甚麼悟性不好。看不見就不相信,這話聽起來很在理呀。可是在稍微高一點的層次中看,它就不在理了。」[1]

不注意手機、微信安全,其實也是悟性沒有提高上來的表現,嚴肅對待,這也應該是心性提高的一部份。另外還想提醒一下,近年來有很多通過網絡得法的大陸同修,可能有一部份還沒有找到或者接觸到本地的同修。希望這部份同修在網絡活動中,也多注意這方面的安全,不要還沒接觸到同修,就先把自己的信息暴露給本地的公安部門了。別讓手機、微信成為被邪惡迫害的把柄。

近期網上很多同修交流過不用手機聯繫就找到同修的經歷,我也有這方面的親身體會。大法無所不能,師父就在我們身邊,希望同修放下人的觀念,紮紮實實提高上去。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