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量減少使用電子設備

對於安全問題的一點思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八日】明慧網不斷有文章提醒關於手機安全的問題。看來有些事情不只是猜測,就是海內外的電話監聽似乎已經滲透到生活的每一步,甚至警察說:「連你家的狗的脾氣我們都一清二楚。」(明慧網文章《交流手機安全問題的困惑》

為甚麼電子設備屢禁不止,源於大家對它們的大量使用和依賴。其實,電子設備都是外星人的東西,人叫其「高科技」,很多人也是由於趕時髦的從眾心理喜歡使用電子設備,恰恰是中了它們的圈套。師父開示:「電腦本身也一樣,你只要輸進去的東西,是永遠刪除不掉的。它的終端在外星人那控制哪,全都去那了。」[1]我們對於外星人掌握我們所有資料感到不以為然,但是仔細想一下,外星人為甚麼要搜集人類的所有信息?是以毀滅和代替人類為目地的。大法弟子應該多為救人效果負責,而不是和常人一樣被外星人任意擺布。

為甚麼手機走哪帶哪,在電話裏無所不談,是因為其方便、普及,以致沒有它們好像無法生存了。其實不然。嘗試一下不使用電話溝通和聯繫,不經常抱著手機玩個沒完,其實我們照樣可以講真相,每個人都走自己的路。減少手機的使用,就減少了邪惡掌握我們的信息量。在電話裏啥也不說,那麼它們的監聽就沒有意義了。見面談話也不要帶著手機,可以留在車裏,或屋外。或可以採用傳統的方式來溝通。

如果邪惡「連你家的狗的脾氣我們都一清二楚」,說明它們的監聽甚至是二十四小時的啊。那還不值得我們警醒嗎?猶大當初出賣耶穌,也只是當面對邪惡說出耶穌所在的地方。而今天不然,今天只要我們在任何場合談論的信息,都會通過手機被邪惡收集走,根本就不需要邪惡當面要挾或利誘你這種形式。有的弟子在監獄裏無論如何不說出同修的信息,那麼,有的弟子卻隨便在電話裏一說就被邪惡知道了,根本不需要設置一個酷刑的環境,邪惡就得到了它們想要的信息。那麼,相應的,為了不成為猶大,不出賣師父和其他同修,就要求我們在任何地點和場合,只要我們的手機在身邊,都不能談論師父和其他同修的任何信息。

由此看來,長久以來,尤其是海外的寬鬆環境,我們對邪惡的防範和邪惡監聽的力度根本就不成正比。由於我們的麻木,使得邪惡得以長驅直入,輕鬆獲得我們個人和師父的任何信息!不可怕嗎?!總是奇怪為甚麼邪惡可以干擾了我們的項目,為甚麼邪惡可以攪亂我們的計劃,甚至使得項目的方向偏離大法的要求?一方面也許就是因為邪惡對我們掌握的太熟悉了,太全面了,可以說到了無所不知的地步,就連一般同修不知道的,它們可能都知道,所以才有能力做出干擾的事情。如果僅是幾個特務,就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大範圍內對大法的項目造成干擾和破壞。對於師父講的:「負面因素佔領世界」[1],可能監聽訊息,從而能得心應手的操縱他人,也是它們佔領的一個辦法。

所以,我想,儘量不使用手機,減少聯繫,脫離手機、電腦、艾帕的電子設備環境,回歸正統的方式。尤其是手機,不在手機中討論問題和計劃,當面討論問題不要帶手機,不要在手機中說出師父和其他同修的任何信息,不論是公開的或保密的,自己認為有用的沒用的,因為任何信息對邪惡來說都是有用的。多行動,少說話。國內講真相儘量以個人為單位,走出自己的路,而不是大幫哄。這樣,讓大法弟子的項目和修煉,對於邪惡來說都是隱形的,這樣就清理掉了邪惡的耳目,使得它們無法得心應手的迫害大法弟子。

由於邪惡的監聽,我們的手機已經不是一個普通的工具。如果邪惡說:「給你一個監聽器,你放在家裏,出門帶在身上,這樣我二十四小時可以監控你,獲取你的信息,破壞你們的項目,害你們的師父,使你們修不成。」大家知道,任何一個弟子都不會配合邪惡的要求的。那麼,我們不要把自己的手機僅當作好用的工具,好玩的東西,或不可缺少的溝通渠道,同時,也得知道它是邪惡給我們的一個監聽器,就好了。想到自己其實在電話裏說的任何東西,邪惡就像在我們面前一樣在傾聽,我們還會經常使用它,並甚麼都說嗎?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洪傳二十五週年紐約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