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汕頭市二任中共市委副書記遭惡報(圖)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日】(明慧網通訊員廣東報導)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一日,中共廣東省汕頭市委原副書記、紀委書記鄧大榮因涉嫌嚴重違紀被查,此時,鄧大榮已退休快五年。此前,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七日,中共汕頭市委原副書記、市委政法委書記賴益成因勒死情婦已被判十三年入獄,並被取消退休待遇。

鄧大榮、賴益成兩任汕頭市委書記落馬,是手上沾有迫害法輪功的血債而遭的惡報。據明慧網報導,以時任汕頭市委政法委書記的賴益成為首,策劃了對汕頭市澄海區法輪功學員王培明非法抄家、抓捕、勒索錢財、劫持到洗腦班折磨迫害,直接導致王培明被迫害致死。

賴益成,男,一九四五年九月生,一九九八年八月至二零零三年五月,任汕頭市委副書記、市委政法委書記,二零零三年五月後,調任其他職位,至二零零七年退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七日,賴益成因勒死情婦被判十三年入獄、取消退休待遇。

鄧大榮,男,一九五二年九月生,六十四歲,廣東信宜人,一九九九年五月任中共潮州市委副書記、市紀委書記;二零零二年三月調任中共汕頭市委副書記、市紀委書記;二零零六年十月後,專任汕頭市委副書記,至二零一二年退休;二零一七年七月被查。

此外,當年接替鄧大榮任汕頭紀委書記的邢太安(五十三歲,歷任中共湛江市霞山區委副書記、坡頭區委副書記、區長、廉江市委副書記、市長等),則早在二零一四年十二月落馬,目前已被雙開,被收繳違紀所得並移交司法處理。當年接替鄧大榮的潮州原中共市委副書記的湯錫坤已遭惡報落馬,二零一五年已被雙開,並被移交司法處理。

在汕頭市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機構中,中共市委政法委及其下設「610」辦公室是直接參與迫害的部門,下令協同公安、檢察院、法院、看守所、基層街道、派出所直接參與迫害,市委政法委則是在市委書記、副書記領導下執行工作,鄧大榮在任位高權重,時常與潮州、揭陽、汕尾等潮汕政法委聯合開會借鑑所謂的經驗,其在任期間,正是潮汕地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高峰期,其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邪惡集團迫害法輪功至今,發生在汕頭地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綁架事件就有近一百宗,其中,二零零二年發生十九宗,二零零三年十二宗,二零零四年二十宗,二零零五年六宗,二零零六年九宗,二零零七年六宗,二零一一年八宗,二零一二年一宗。

至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汕頭市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21人,被非法勞教的至少有25人,而被非法抄家、監視跟蹤、電話監聽、非法綁架進看守所、拘留所的更是無法統計,迫害導致汕頭很多法輪功學員失去了工作、家庭、學業,有的甚至失去了寶貴的生命,家庭和親人也受到了巨大的衝擊,承受生離死別的痛苦。

炮製對澄海法輪功學員的大規模迫害

二零零一年,以賴益成為首的中共人員,炮製了對澄海法輪功學員的一場大規模嚴重迫害。其中,時東裏、溪南、蓮下、蓮上、蓮華、灣頭、上華、壩頭、新溪、外砂等各地至少數十名法輪功學員分別被陸續綁架,並於隨後不同的時間被分別非法投入白沙拘留所、白沙看守所,再分別被非法劫持去澄海萊蕪洗腦班、汕頭市洗腦班,甚至被劫持去三水勞教所、被判重刑。據不完全統計,其中至少9人被非法判刑、10人以上被劫持到三水勞教所非法勞教,由此事件而直接或間接被迫害致死的至少6人,多人由此事而被迫流離失所。他們分別遭受了不同程度、不同形式、不同時長的迫害,所受的迫害包括:被致殘性的毒打、被侮辱、被辱罵、被群毆、被強迫做奴工、被施以酷刑、被非法抄家、被勒索敲詐、被非法劫奪財物、被非法提審、被刑訊逼供、被非法拘禁、被非法勞教、被非法判刑、被強迫洗腦、被強迫寫保證、被恐嚇威逼等。更多迫害詳情詳見明慧文章報導:《廣東汕頭市國保惡警99-04年間的暴行》。

嚴重案例一:遭綁架僅十天 汕頭法輪功學員陳多被活活打死

陳多,男,汕頭市金平區善良法輪功學員,時年54歲,僅僅因為按照「真善忍」標準做好人,遭非法抄家、綁架,被非法劫持到汕頭市看守所後,僅十天的時間,便被活活打死。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五日,汕頭市公安局國保大隊李東明伙同金砂派出所蔡永亮等人對陳多進行非法抄家,並強行綁架了陳多,五月二十六日,將陳多劫持到汕頭市看守所。

在看守所裏,所長李惜強下令並親自動手,伙同多名獄警對陳多往死裏毒打。陳多絕食抗議,被酷刑折磨至三次休克,後被送往汕頭市鮀浦醫院搶救。六月五日,警察見陳多危在旦夕,怕擔責任,就叫陳多的家人把他接回家。回家後,陳多已傷勢過重,4天後,帶著滿身的傷痛永遠閉上了雙眼,年僅54歲。

得知陳多去世了,汕頭警察非常緊張,他們知道看守所對陳多的死負有直接責任,想出了「毀屍滅跡」的辦法,在家屬仍處在失去親人的悲痛中時,再次竄到陳多家裏,以「檢查死因」為名,把陳多的屍體搶去火化,不交由家屬處理。

陳多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在明慧網曝光後,汕頭警方非常恐慌,對陳多的妻子進行威脅恐嚇,威逼陳多的妻子封口,說:「你丈夫人已被我們打死了,就因他是煉法輪功的,我們好不容易才完成一個指標(江澤民邪惡集團下令打死法輪功學員的指標),你還敢四處亂說?!找死?」汕頭警察不僅打死了人,還毀屍滅跡,威脅家屬緘口。而迫害好人、活活打死陳多的所長李惜強,不但沒有受到追查,反而在二零零八年下半年受到「重用」,升任為汕頭市國保支隊副隊長,而公安局「國保」正是公安系統內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部門……

嚴重案例二:遭「吊飛機」、打毒針、電擊 汕頭市年輕小伙被迫害致死

王樹彬,男,時年28歲,汕頭市外砂鎮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六月,僅僅因為上北京向政府反映法輪功的事實真相,在途中遭非法綁架回外砂派出所。在外砂派出所遭連夜提審,王樹彬認為自己沒有錯,招來十幾個警察圍著打,往他身上踩,他的胸部、喉嚨被踩得內外腫脹,鮮血滿地,一名警察還用牙籤往王樹彬的脖子上扎……毒打的傷口,兩年多後都還沒有癒合。隨後,被非法拘留於澄海白沙拘留所、澄海區看守所。在澄海區看守所,被罰站馬步,強迫做奴工勞役。

二零零一年十月,被強行送往廣東省三水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刑滿後又被非法延期四個多月。

在勞教所裏,警察將王樹彬吊「飛機」(也叫「吊背銬」,雙手被反銬吊在高處,腳尖立地或一腳落地),中午銬在烈日下暴曬,雨天淋雨。夜裏三次關進禁閉室,四支電棍一齊電,警察揚言「把你搞得叫天不應,叫地不靈」。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背銬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背銬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在幾個月的酷刑高壓折磨下,王的精神幾度崩潰。為強迫王樹彬放棄教人向善的「真善忍」信仰,三水警察還幾次把他綁架到佛山某醫院,注射摧毀中樞神經不明藥物。夜裏沒棉被蓋(家屬送的衣服、棉被攔截)……備受酷刑折磨後,王的身體狀況急劇惡化,體重減至70多斤。在三分所三大隊王被毒打得吐血,口不能言。三水警察在對王樹彬喪心病狂的酷刑折磨的同時,還以王的人身安全威脅家屬,勒索了很多錢。

因怕出人命擔當責任,警察將王樹彬折磨得奄奄一息才讓家屬接回家,回家仍然不放過王樹彬,指派當地610等時時監視、跟蹤。王樹彬身心被折磨到了極點,在2003年10月5日含冤離世,年僅28歲。

嚴重案例三:王培明:飽受折磨含冤離世

王培明,男,五十多歲,原澄海市法輪大法輔導站站長,汕頭市副站長。1999年7月20日之後,被外砂鎮「610」執行所謂的「雙規」,和另一位法輪功學員蔡漢深一同被非法綁架關押在一個秘密地方長達兩個星期,並且禁止親人探望。在此期間,他受盡恐嚇和凌辱,被高壓洗腦,強迫寫保證書,心靈遭受極度摧殘。

二零零零年六月,澄海市公安局及「610」開始大搜捕行動,對王培明隨意羅織無中生有的罪名,外砂派出所的惡警將他綁架到澄海市公安大樓非法關押了三日三夜,後又將他轉移到澄海白沙看守所。他的住宅、商鋪被非法查封,轎車被外砂派出所非法查封及佔用。在看守所期間,他受盡了威逼與恐嚇,甚至被有關惡人勒索財產。汕頭市公安局李東明在與他的談話中多次以死威脅,企圖逼迫他放棄信仰與良知。

汕頭市公安局、澄海市公安局及「610」聯合企圖對他定罪判刑,在根本缺少指控證據的情況下,置司法公正與法律程序於不顧,公然非法將王培明非法關押在澄海白沙看守所長達二年。在被非法關押期間,王培明的精神與肉體飽受折磨,有關惡人甚至直截了當的對他叫囂:「就是一定要搞死你。」

在離開澄海白沙看守所後,外砂派出所及「610」公然又將他非法綁架關押到外砂一個秘密地方二個月,用盡手段強迫他放棄信仰,違心的寫下「轉化書」。人身雖然獲得自由,但人的心靈卻被慘無人道的摧毀,這是比失去人身自由更可怕的。在經歷了長時間的精神壓力煎熬之後,王培明於二零零五年九月十九日,帶著遺憾離開了人世。

此外,王培明的父親王惠敬也被劫持到汕頭市洗腦班遭受迫害後含冤離世,兒子王洽於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一日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劫持到廣東省梅州監獄遭受迫害,詳見明慧報導《祖孫三代受迫害 惡警叫囂還要迫害第四代》

嚴重案例四:謝楚華:在身心摧殘下含冤而逝

謝楚華,男,五十多歲,家住汕頭市外砂鎮。汕頭市「610」辦公室副主任肖光雄、國保警察陳志偉、李東明、林為民伙同外砂鎮派出所,長期布控對謝楚華進行盯梢騷擾。二零零四年六月九日,謝楚華被綁架並被抄家,隨後關押在鮀浦看守所,遭到李東明為首的警察的刑訊逼供,被長時間懸空吊起。

酷刑演示:吊銬
酷刑演示:吊銬

在無任何法律程序下,謝楚華被誣判三年,非法劫持到梅州監獄遭受迫害。在梅州監獄,謝楚華受盡非人折磨,身體不明原因排血,骨瘦如柴,精神上也備受凌辱和煎熬,奄奄一息才被送回家中。在長時間肉體和精神的雙重折磨下,謝楚華於二零零八年六月含冤離開人世。一個健康、樂觀的生命就是因為堅持「真、善、忍」,就這樣被殘酷折磨得撒手離世,一個完整美好的家庭也因此殘缺,破碎……

善惡終有報

很多法輪功學員修煉法輪功後脫離病魔,重獲健康,卻被中共酷刑致傷、致殘、致瘋、致死。多少老人失去了兒女,多少孩子失去了父母。無數的悲劇,源於迫害,始於酷刑。

地級市官員及基層人員常以所謂「執行上級命令」為幌子,在迫害法輪功時是步步升級,衝在最前鋒,妄想通過迫害,幹出所謂的升官「政績」,卻不曾想這個所謂「政績」是沾滿迫害法輪功學員血債的一條葬送自己未來的死路,神目如電,終將逃不過惡報的追查。

法輪功是佛法修煉,迫害「真善忍」信仰就是在顛倒黑白善惡,就是在製造冤假錯案,就是最大的犯罪,天理不容。

現如今,鄧大榮、賴益成兩任汕頭市委書記的落馬,就是對現任所有還在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各級政法委、「610」人員、公、檢、法、司人員、基層執行命令的人員敲響警鐘:不要把公務員「終身責任制」不當回事,只要在任期間,位高權重,發生過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案件,甚至直接參與迫害,對迫害負有不可推卸責任或直接責任的,無論時日長短,都將追查到底,退休了也不例外,如鄧大榮案,即使不是被查而落馬,也會通過其他惡報形式彰顯,如賴益成案。

'鄧大榮'
鄧大榮
'賴益成'
賴益成

實際上,明慧網報導汕頭地區基層人員參與迫害法輪功而遭惡報的已有很多例,善惡有報的天理已警示基層人員:誰作惡誰償還:如:

◆ 鄭錦群,男,曾任龍湖區外砂鎮政法委書記兼「六一零」主任,參與迫害法輪功,於二零零零年遭惡報,患腦瘤(後調離)。

◆ 張清泉,男,原汕頭市澄海區公安分局副局長,任職期間,積極參與多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件,是澄海迫害法輪功的主要責任人之一。曾於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參與了對澄海區隆都鎮、蓮上鎮和蓮下鎮9位法輪功學員的綁架和迫害,其中1位被非法判刑三年並送到梅州監獄殘酷折磨,3位被非法判刑1年6個月,5位被綁架到洗腦班折磨和強制洗腦。二零零七年,張清泉因晚期肝硬化,遭報死亡,死前全身腐爛,為保命還被鋸掉一條腿。

◆ 林利成,男,原澄海區公安分局刑偵科副科長,在職期間積極迫害法輪功學員,並因此升任澄海區公安分局副局長。然而好景不長,很快即遭報,於二零零五年左右患肝萎縮而死,時年僅41歲。

◆ 王利群,男,澄海白沙看守所警察,外砂鎮南社鄉人。在看守所裏,惡毒辱罵法輪大法和大法師父,一週內即遭惡報,被車撞死。
◆ 謝春發,男,澄海區「六一零」警察,參與迫害法輪功,遭惡報死亡。
◆ 王木浩,男,龍湖區外砂鎮李厝村書記,在職期間積極迫害法輪功,導致1位法輪功學員被殘害去世。王木浩遭報生癌於二零零四年死。鄉里明白真相的人都說是惡人遭惡報。

◆ 王慶明,男,龍湖區外砂鎮南社鄉書記,積極迫害法輪功、仇視法輪功學員。其於二零零八年查出患癌症,實施化療後,於二零一零年五月遭報而死。

以上更多惡報案例詳見明慧報導:《廣東潮汕迫害法輪功者遭報應實例》、《汕頭市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員遭報實例》。

在如今江澤民邪惡集團大勢已去,參與迫害的很多高官在當局反腐中陸續落馬的情況下,還有基層官員受謊言矇蔽,在繼續執行著錯誤的命令。以下借用習當局對目前全國「政法委」的警言:「實際上那些錯誤執行者,他也是有一本賬的,這個賬是記在那兒的。一旦他出事了,這個賬全給你拉出來了。別看你今天鬧得歡,小心今後拉清單,這都得應驗的。不要幹這種事情。頭上三尺有神明,一定要有敬畏之心。」

目前,汕頭市四位法輪功學員鄭明輝、彭佩珊、祁秀梅、徐俊彪正遭受非法庭審,在此勸告目前正直接管轄此案件的現任汕頭市委政法委書記孫光輝,以及參與此案的汕頭「610」人員、相關的公、檢、法、司人員了解真相,明辨是非善惡,看清形勢走向,懸崖勒馬,立即停止迫害,不要再執行錯誤的命令,重蹈前頭落馬官員的覆轍,立即無罪釋放以上四位法輪功學員,為你們自己選擇美好的未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