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什邡市迫害法輪功的人員遭報應25例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四日】自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四川什邡市很多受中共謊言欺騙的公、檢、法、司人員,政府官員,鄉村、社區基層人員以及其他人員,不辨好壞與善惡,在邪黨的仇恨煽動與利益誘惑及高壓脅迫下,為了蠅頭小利,昧著良心迫害當地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因此很多人遭到惡報。

縱觀歷史,迫害佛法,沒有人能逃脫罪責,無論迫害者多麼權勢傾天,手段多麼陰險隱蔽,都難逃天譴。善惡有報是天理,從古到今、從皇帝到百姓,誰能逃出此理?擇善而從,就是給自己與家人選擇幸福與平安。

(一)什邡市各級遭惡報的官員(五例)

(1)韋先敬,中江縣縣委書記、代理縣長,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三日晚,韋先敬駕車由什邡返回中江,在中江縣境內汽車衝下山崖喪命。此人在到中江縣工作前任什邡市市委副書記,並分管什邡市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在此期間,此人緊隨江氏,指揮公檢法司部門抓、關、判法輪功學員。

(2)唐前衛,什邡市原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長,從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初,此人賣力迫害法輪功學員。在二零零八年汶川大地震中表現極壞,民眾反映瀆職嚴重,被免職。

(3)趙勁松,什邡市司法局長,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在二零零八年汶川大地震中表現極壞,民眾反映瀆職嚴重,被免職。

(4)方小方,原什邡市委書記,後任四川省政協副主席,劉漢黑色帝國保護傘,二零一四年落馬被調查。在其任什邡市委書記期間(一九九七年十二至二零零二年二月),什邡市「610」(江澤民為迫害法輪功下令成立了一個法外機構,稱為「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 」,以及其執行機構,簡稱「610」 辦公室,開展對法輪功的迫害。)先後於二零零零年一月在馬祖鎮毛紡廠非法辦第一次「洗腦班」,被抓捕的法輪功學員有謝正瓊、薛孝玉、寗左良、萬古容、萬古芬、馬國銀、譚克芳、楊文芝、王明秀、曾維俊、謝正翠、譚啟群、周敏、田光志等等。二零零一年一月在馬井鎮大卑村小學內辦第二次「洗腦班」,這一次凡是去北京依法上訪的法輪功學員都被抓進去,有夏品華、吳世翠、湯昌元、余加會、萬古芬、萬古容、張華珍、廖秀萍、廖秀芳、遊華容、付秀成、令胡大庯、陳新萃、陳龍群、盧勝會、龔學良、陳雲芳、田光志等等。這兩次強行轉化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作為什邡市委書記,方小方是有責任的。

(5)成偉,什邡市環保局原副局長,主動積極迫害法輪功學員,大約二零一四年突發呼吸管痙攣,只有出氣而無進氣,頃刻命絕,連搶救的機會都沒有。真應了道家太上篇:「禍福無門,唯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

在一九九九年江澤民開始迫害法輪功時,成偉是環保局分管迫害法輪功的副局長。二零零一年元月環保局法輪功學員去北京上訪,成偉在市「610」的指使下,上京協助市公安局劫持法輪功學員回本市。回來後他不讓法輪功學員回家,直接把人劫持到派出所。成偉還向法輪功學員的家屬索要近九百元的機票錢。當晚派出所把法輪功學員背銬在兩條凳子之間,整個臀部大部份是懸空的,一直銬到次日下午六、七點鐘又把法輪功學員劫持到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成偉還把這個法輪功學員的退休金非法剋扣一年,每月只發一百元的生活費。

另外他還脅迫本單位職工非法監視法輪功學員,要求每日都要見到人,然後向他彙報,他向「610」彙報,嚴重的干擾了法輪功學員的正常生活環境。為了督促參與監視的員工,並把監控與獎金掛鉤。許多人是聽從「上邊的」 被動的參與迫害,而成偉是明明白白的主動參與迫害。

二零零一年一月底,成偉配合國安又將該法輪功學員綁架到什邡市「610」 辦的洗腦班迫害近一個月,並向該法輪功學員的家屬索要在洗腦班迫害時的生活費二千元,家屬拒付。

(二)什邡市公、檢、法、司遭惡報的人員(六例)

(1)馬祥雲,原來是什邡市雲西鎮派出所的一名警察。賣力迫害法輪功學員,後因迫害有「功」,被提升到市國安大隊任職。升官後,他迫害法輪功學員就更加賣力了。對被抓的法輪功學員,威逼利誘,軟硬兼施,說甚麼「把你關死在裏頭(指看守所)」、「這個人是頑固分子,給我往死裏弄」等等。二零零二年四月底,馬祥雲在驅車外出時,卻將小車開到了大車下面,身受重傷,慘不忍睹,搶救無效死亡。

(2)吳超全,男,五十四歲,什邡市馬井鎮派出所指導員,竭力追隨中共迫害法輪功,法輪功學員多次給其講真相不聽,其反而變本加厲迫害法輪功學員,勞教數名法輪功學員。大約在二零零五年發現患上胃癌(經成都軍區總醫院檢查確診)二零零七年三月份手術切除,由於不能正常飲食,人一天比一天瘦,臨死前一段時間骨瘦如柴,身體就像一個小孩身體那麼大,吃不了東西,說不出話,真是生不如死、痛不欲生,於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六日死亡。

(3)付華文,隱豐鎮派出所的副所長,在任期間,緊隨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偽造假案,誣蔑法輪功學員肖紀英瘋了,還把錄像拿著到處去放,欺騙民眾,後來又調到欠底派出所,繼續迫害法輪功。後來他的眼睛瞎了。

(4)羅躍,什邡市公安局國保科科長。從九九年迫害之初,就死跟邪黨積極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在抄他很熟的法輪功學員家時,法輪功學員就勸他不要作惡、參與迫害修真、善、忍的好人是要遭報應的,他不聽。從二零零零年開始,他是什邡市公安局駐北京負責劫持上京的法輪功學員。他把劫持到的法輪功學員關到前門看守所、附近平房內,有時關在招待所或旅店內,房內有暖氣,他把暖氣關掉,讓大法學員受凍。後來把他調到什邡看守所任副所長。二零零六年因受賄被雙規,撤銷副所長職務,在德陽看守所關押一年,現在在家,沒有恢復工作。

(5)劉忠偉,什邡市檢察院前副檢察長,在他任職期間,什邡市多名大法學員被非法批捕、判刑。因充當黑社會保護傘,涉嫌黑社會犯罪被省公安廳逮捕。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五日被起訴。

(6)付嵐林,男,三十多歲,什邡市檢察院公訴科代理檢察員,致使多名法輪功學員被枉法冤判。當他冤訴輪功學員陳茹時,陳茹的丈夫就多次找他講真相,他不但不聽還糊弄陳茹的丈夫。其惡行殃及家人,其父直腸癌死亡;其父死亡不到一個星期,母親也病亡。

(三)什邡市各鎮、鄉、村遭惡報的人員(七例)

(1)程麥田,男,什邡市雙盛鎮副鎮長,主管信訪和綜合治理,因參與迫害法輪功有功而被評為:「綜治先進個人」,二零一一年初的一個晚上,突發腦溢血暴斃,死時四十多歲。

(2)管彪,男、一九六七年四月出生,什邡市回瀾鎮慧劍社區保衛科惡人,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緊隨中共邪黨,直接參與迫害法輪功,一些常和管彪相見的法輪功學員勸管彪不要參與迫害,他只是冷冷的一笑,每逢所謂的敏感日、奧運等,他不直接出面,讓什邡公安局與回瀾派出所的惡警多次去綁架、抄法輪功學員的家,經常騷擾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六日因患尿毒症遭惡報而死亡。

(3)曾組洪,原是隱豐鎮丁家安小學校長,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恐嚇法輪功學員的子女,逼迫法輪功學員肖紀英的子女退學;當鎮長後,繼續迫害法輪功,現已得了胃癌。

(4)曾衛國,是隱豐鎮綜治辦(610)成員,自從一九九九年江澤民流氓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以來,曾衛國二零零二年在隱豐鎮就一直充當急先鋒迫害法輪功,使很多法輪功學員受到嚴重的傷害,他還到法輪功學員家中騷擾。現在曾衛國已經癱瘓在床好多年了,生不如死。前妻和兒子都離開了他,後妻也遠離他,只有他年邁的老母親照顧他。

(5)廖明聰,隱豐鎮塔南村治保主任,二零零一年受什邡市公安局、隱豐鎮六一零的指使,跟蹤、監控法輪功學員肖紀英,晩上提槍守大門,現在已經得了腰肌勞損和其它種種疾病,不能做體力勞動,歲數只有五十多。

(6)廖明松,塔南村二組生產隊隊長,自從二零零二年當生產隊隊長就監督、誣告法輪功學員肖紀英,還配合大隊書記白文香取消法輪功學員肖紀英的獨生子女錢,法輪功學員徐元珍、王吉容給他講真相他不但不聽還跳起腳的罵,罵後不到一個月就得了心臟病,現年六十多歲。

(7)王安治,什邡市紅白鎮五桂村邪黨支部書記遭惡報,祖孫三代六口之家,三死、妻改嫁,最終落到家破人亡。二零零零年底紅白鎮部份法輪功學員為了大法的清白;為了眾生不被誣蔑宣傳而迷惑,用自己修大法後的祛病健身的實效和思想品德的提高, 進京護法,向有關部門說一句公道話。從北京回來幾天後,正值皇曆臘月二十幾。村書記林志成將當時村上幾乎所有煉法輪功的學員誘騙到五桂村,王安治罵道:「你們還敢上北京去造反」 !有一位女學員就說:「我們一沒帶槍,二沒帶刀,我們造甚麼反,只是想去說一句公道話。」王安治聽到有人回他的話,氣急敗壞,就罵的更兇,甚麼話髒他就罵甚麼。五桂村四隊有一位姓賴的老太太,七十多歲,修大法不到一個月,二零零一年一月該同修的孫子應徵入伍,軍裝都領到穿上了,王安治到鎮政府去說:「某某的祖母是煉法輪功的,不能讓他去當兵」 ,在王安治的挑撥離間下,接兵部隊將同修的孫子退掉,收回軍裝。王安治為了顯示他的邪勁,跑到賴家說:「我把你孫子的軍裝都脫了,他當不成兵了。你女兒在鎮政府工作,我去給他們說把她開除。」七十多歲的賴老太太被這突如其來的打擊,一氣倒地人事不省,送醫院,已經無救了。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大地震,什邡市是重災縣,紅白鎮是什邡市的重災鎮。在地震時他家的房子是木結構的穿鬥房(抗地震能力強),受損很小,他本人也未受任何傷,強震後他想去鎮上看一看兒子,在政府工作的女兒,沒走多遠公路被滑坡衝斷了,他想從小路走,這時山體再次滑坡,把他上半身埋著,屁股以下顯露在外面。由於沒人知道,七天後救災部隊進入震區,發現了他的屍體,才把他掏出來就地埋了。五十多歲的他走完了可悲的一生。在這次地震中,王安治的女兒被打死了、他的兒子(未婚)也被打死了,一家六口還剩三人,他老婆由於地震改嫁到外地去了。

(四)被謊言矇蔽、撕毀大法真相遭惡報的人員(七例)

(1)隱豐鎮塔南村二組人青小軍,撕毀大法真相,法輪功學員給他講真相,他不但不聽,還半開玩笑的說我就不信,撕了看對我能怎樣,當著法輪功學員和很多人的面撕毀真相。隨後事事都不順利,在二零一五年六月上旬喝農藥,中旬死在什邡醫院,當時的慘景是可想而知的。

(2)王吉松,塔南村二組生產隊長,是轉業軍人,被調到隱豐鎮管理企業,聽信了中共的謊言,不認親情,還帶領「610」找他的妹妹王吉容(法輪功學員)強行簽字,然後就得病,到華西醫院檢查說是口腔病,做了手術好像好了,他的妹妹王吉容買上雞蛋去看他,再次給他講真相,他不但不聽還把妹妹提去看他的雞蛋扔到他們房子後面的大河裏,還對別人說我就不聽法輪功的。法輪功學員肖紀英和徐元珍都到他家給他講真相,叫他不要恨法輪大法、不要撕毀真相,他不聽,還把法輪功學員轟出他的家門。現在,王吉松由沒有病變為口腔病,還不聽真相,繼續撕毀真相,隨後就轉變為癌症,於二零一四年皇曆五月左右死亡,終年六十二歲。

(3)秦大光,什邡市隱豐鎮黃龍村治保主任、民兵連長兼本村電工,四十多歲。從九九年七二零邪黨迫害法輪功以來,深信邪黨的宣傳,仇恨善良的法輪功修煉群體,經常主動配合鎮綜治辦(610在鄉鎮一級的組織)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有一次他把一法輪功學員騙到鎮上去,企圖迫害。綜治辦的人員用人民的血汗錢招待他大吃一頓,以示獎賞。秦大光還揚言:「如果我知道誰還在煉法輪功,我就要舉報,我就不信有報應。」秦大光不信神,神可把他的一言一行都看得一清二楚。就在二零零二年三月的一天晚上,秦大光接到一個電話說是請他維修電燈,他騎上摩托就走了,出門不遠在本村小學校附近出了車禍,也不知他撞到了甚麼地方,頭上撞了一個大洞,車禍現場遍地是血,慘不忍睹,當即死亡。鄉政府為了掩人耳目,說秦大光是因公死亡。

(4)曾鈴旭,什邡市隱豐鎮黃龍村七組,盲目相信邪黨的宣傳,經常在公眾場合謾罵大法,並舉報修煉的法輪功學員。在二零零三年八月,一天,曾鈴旭開車送孫女上學與汽車相撞,死亡。

(5)唐祿坤,男,四十多歲,家住什邡市馬祖鎮八村,是馬祖鎮廣播員兼閉路電視線路管理員。二零零零年一月份,什邡市「610」在馬祖鎮毛紡廠非法辦第一次「洗腦班」此人在其中任一走卒。不知何故,他特別仇視法輪功學員,每天他拿來兩個很大很大的廣播對準學員放,還把聲音開得很大很大。法輪功學員勸他別把聲音開那麼大,他非但不聽,卻又把聲音開到了極限。假如有邪黨領導來檢查了,他就更是賣力,對法輪功學員破口大罵,還罵法輪功師父一些很難聽很難聽的話。後來又多次參與迫害,在二零零一年七月份,唐祿坤遭到了惡報:首先是其妻子和他離了婚。在離婚後沒幾天,他又一病不起,住進了醫院,確診為肺癌。

(6)葉小科(原名:葉運),二十一歲,什邡市馬祖鎮十三大隊人,原南新公司,西南化機分公司工人。二零零一年二月,葉小科在兩路口鎮「洗腦班」任一打手。在此期間,他經常惡毒謾罵大法師父及大法學員,對學員進行體罰,毒打。葉小科在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偷竊公司產品材料,被公司開除。

(7)劉珍貴,什邡市馬井鎮九大隊某小隊生產隊長。在邪黨的教唆、欺騙下, 二零零一年在什邡市電視台的節目裏,誹謗、污衊法輪功,隨後劉珍貴的妻子患子宮肌瘤,劉本人患肺癌,又轉移到肝臟(晚期),現在住在什邡市中醫院,承受無盡的折磨。

以上是什邡市我們能了解的參與迫害法輪功兒遭惡報的案例,還有一些人遭惡報後,知道是報應,不敢張揚,還特意控制消息的外傳。

在此,再次奉勸那些至今還不相信大法真相、還執迷不悟的人,趕快停止參與任何對大法及大法弟子的迫害,懸崖勒馬,否則就只能作中共的陪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