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米易縣迫害法輪功的人員遭惡報十四例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一日】(明慧網通訊員綜合報導)法輪大法自一九九二年五月弘傳於世,四川省米易縣這個只有二十萬人口的邊遠小縣,在短短幾年間就有幾千人相繼走入修煉法輪大法的行列。他們中有政府官員,有普通百姓;有知識份子;有年邁的老人,也有少年兒童。他們通過修煉法輪功,普遍告別了疾病和痛苦,得到了身體的健康。米易一農民看完師父九天的講法錄像,多年九十度羅鍋的背伸直了,無病一身輕;一位患腎衰竭的農民在攀枝花中心醫院醫治無效,醫院叫家人將這位病人抬回家準備後事,本人渾身水腫流著黃水,成天躺在床上十分痛苦。本村的法輪功學員向他洪法,本人很想修煉,結果學煉法輪功後一個月,該農民的腎衰竭和其他疾病都不治而癒,身體得以康復;這樣的神奇事例在米易數不勝數。

由於法輪大法的弘傳,修煉者努力踐行真、善、忍,從做一個好人做起,淡泊名利,做事先考慮別人,不但身體得到全面淨化,而且思想境界得以昇華。這種道德標準的提高,對社會的物質與精神文明建設、對社會的穩定、治安狀況的好轉起到了巨大的正面作用。如:米易撒蓮三大隊一直缺水,特別是旱季,農民為了爭水灌地,吵嘴打架的事經常發生,甚至出現過傷人的事件。一九九六年,三大隊有三十五位農民修煉法輪功後,他們想問題做事情都先為別人考慮,缺水的季節,他們主動讓其他農民先放水灌地,他們後灌。從此再也沒有發生為水爭打的事了。法輪功帶給社會的是安定、和諧,帶給民眾的安康、幸福。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悍然發動了這場對全國上億法輪功煉功群眾的血腥迫害,從中央到地方成立了專門迫害法輪功的「610」犯罪機構(因成立於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而得名),凌駕於法律之上,綁架各級政府機構、司法系統參與迫害。米易縣610無視法輪功給米易人民和社會帶來巨大好處,不遺餘力的推行對法輪功學員「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群體滅絕政策,昧著良心詆毀、抹黑這樣一個利國利民的好功法,殘酷迫害這樣一群修心向善的法輪功學員。據不完全統計,十八年來,米易縣法輪功學員有二千多人次遭綁架,抄家、罰款;多個家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幾十人流離失所;十一人被迫害致死;四十七人次被非法判刑(其中有三人被兩次冤判入獄)、三十二人次被非法勞教(其中二人兩次勞教)。

迫害這樣一群修心向善的大法修煉者,天理難容!行惡者在迫害好人的同時,也把自己推向一個危險的境地。禍福無門,唯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許多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相繼遭惡報,甚至殃及家人,米易迫害法輪功的人員也不例外。害人實際上是在害自己。

根據明慧網曝光的和在本地發生的迫害法輪功的惡人遭惡報的部份案例整理如下:

1、首任610頭目吳天華遭惡報死於肝癌

吳天華,男,四川米易縣人,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零年任米易縣副縣長、政法委書記,是米易縣首任610頭目,遭惡報患上絕症肝癌。二零一四年九月吳天華肝癌惡化,胃出血併發症發作,吐血不止,昏迷倒地,隨即送往醫院搶救,半路斃命,時年五十二歲。

吳天華緊跟江氏集團搞迫害,首先在全縣成立了自上而下的610機構,各鄉鎮及公檢法都有610辦公室,由一把手主抓;街道、居委會、工廠、企事業和部份科局級單位都有「610」專職人員對口,農村甚至落實到村、社,形成了一個覆蓋全縣的專門迫害法輪功的網絡。在吳天華的操縱和指揮下,各級610人員踐踏憲法和法律,肆無忌憚的抓捕法輪功學員,它們私闖民宅、抄家、搶劫財物,它們私設黑監獄、私設公堂、私設刑罰,非法關押、審訊、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

裾不完全統計,從一九九九年七月到二零零零年底,吳天華任610頭目一年半的時間,米易這個只有二十萬人口的小縣就有上千名法輪功學員被強制洗腦、暴力轉化,多人致傷致殘;有近六百人次遭經濟迫害:五百八十多人次被非法罰款,罰款數額近五十萬元、六人被扣發工資或退休金,數額達十多萬元、十人被非法開除公職;有八百多人次遭非法綁架,關押在黑窩內遭到刑訊逼供,精神和肉體受到極大的摧殘;十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九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

吳天華卸任610頭目時,米易法輪功學員仍有三百多人被非法關押在監獄、勞教所、看守所、和設置在各鄉鎮的黑窩裏,二十多名流離失所,有家不能歸。

2、米易縣前610頭目陳忠恕遭惡報死亡

陳忠恕,男 ,漢族,一九六二年九月出生,四川自貢人。二零零一年四月至二零零三年三月任中共米易縣委常委、組織部長,二零零三年三月至二零零五年三月任米易縣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610頭目。二零一七年一月四日,陳忠恕攜槍闖入攀枝花市會展中心,向正在會場開會的該市市委書記張剡和市長李建勤連開數槍,隨即陳忠恕逃離會展中心大樓,但馬上又被數名身份不明者捉回大樓關在二樓一間小屋內,之後,陳忠恕被發現頭部中彈死亡(大陸媒體稱陳忠恕自殺身亡)。

多行不義必自斃。陳忠恕遭槍殺死亡,是其迫害佛法修煉者招來的報應。

陳忠恕二零零三年三月至二零零五年三月任米易縣610頭目期間,多次強調:「對法輪功打擊的重點是法輪功的‘領導’(法輪功是佛法修煉,鬆散管理,沒有組織機構,不存在領導和被領導)成員,要不惜一切代價將法輪功的‘領導’成員抓捕歸案,抓捕一個重判一個,使其群龍無首」。陳忠恕利用610的特權,操縱公檢法司加重對法輪功的迫害,在陳忠恕任610頭目兩年的時間內,有九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而且都是被判重刑,其中:刑期四年一人、七年二人、七年半一人、八年二人、九年一人、九年半二人,平均刑期七點七年。被押解到黑監獄後,他們又遭到監獄、特別是監獄610的殘酷迫害和暴力轉化,致使多人身體殘廢。

3、米易縣前公安局長梁晉川遭惡報喪命並殃及家人和朋友

梁晉川,男,五十多歲,一九九五年至二零零一年任米易縣公安局長,一九九九年七月後梁晉川緊跟中共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在梁晉川擔任米易公安局長期間,在他和米易「610」的策劃和指揮下,黨政軍、公檢法司全體出動,在米易掀起了對法輪功鋪天蓋地的打壓:洗腦班遍及城鄉;警察及鄉村社工作人員隨意抓人;隨意私闖民宅、抄家、搶劫財物;隨意私設公堂,拷打、體罰、酷刑折磨、非法審訊法輪功學員。

尤其是梁晉川和610組織的幾次對法輪功學員的大搜捕、大綁架,其規模之大、範圍之廣、涉及人員之多、持續時間之長、受害人數之多、迫害手段之殘忍史無前例。從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零一年,在梁晉川任局長這兩年多的時間裏,米易縣的法輪功學員有近一千人次被非法綁架、關押,有二人被迫害致死,有至少二十六人次被梁晉川非法勞教,被非法判刑的至少有二十二人次,被勒索錢財有二百多萬元之巨。

梁晉川遭惡報致癱,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六日死亡,年僅五十多歲。其惡行還殃及家人和朋友:運梁晉川骨灰的車出車禍,車上的六個人一死五重傷:送葬的朋友楊志英當場死亡,梁晉川的妻子何愛萍腳和手被撞斷,駕駛員及其他三人受重傷。

4、米易縣法院前院長唐良宏因迫害好人遭惡報死於肝癌

唐良宏,男,一九六二年出生,任撒蓮鄉惡黨書記及米易縣法院院長期間,跟隨中共惡黨及江澤民流氓集團,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而遭惡報,唐良宏患肝癌,於二零一二年年底死亡,年僅五十歲。

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五年,唐良宏任撒蓮鄉惡黨書記,正是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的高峰,成立了以惡黨副書記何富強、副鄉長陶雲春及武裝部長、治安員等組成撒蓮鄉「610」(中共凌駕於法律之上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辦公室,把對法輪功的迫害作為全鄉壓倒一切的中心任務,肆無忌憚的迫害法輪功學員。據不完全統計,撒蓮鄉法輪功學員有二百多人次遭暴力洗腦;二百多人次遭綁架、抄家、關押;十二人被非法勞教;五人被非法判刑;一人被單位開除;三百多人次遭到經濟勒索,金額達二十多萬元。

二零零六年至二零一一年唐良宏任米易縣法院院長,聽命於「610」的指揮,包庇、縱容國保警察對法輪功學員綁架、抄家、搶劫、關押、刑訊逼供的違法犯罪行為,包庇、縱容檢察機關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起訴、誣告陷害,助紂為虐。對按照「真善忍」標準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殘酷迫害,捏造事實,顛倒黑白,妄加定罪,唐良宏任法院院長期間,有九名法輪功學員遭法院誣判。

5、原副縣長鐘正明迫害法輪功遭惡報被雙規調查

鐘正明,男,漢族,一九六六年六月出生,四川米易人,一九九七年十一月至二零零三年三月任米易縣文教局副局長、二零零五年九月至二零零七年一月任中共米易縣白馬鎮黨委書記、二零零七年一月至二零一一年七月任米易縣政府副縣長、二零一一年七月任攀枝花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副局長。

鐘正明任教育局副局長期間,積極配合610迫害法輪功,本系統法輪功學員二名被非法勞教、三名被非法判刑、六人被非法開除公職。 鐘正明任白馬鎮惡黨書記期間伙同610、國保、派出所繼續迫害法輪功,多名法輪功學員遭到抄家、搶劫、罰款、綁架,至少六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

鐘正明因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犯下了累累罪行遭惡報, 二零一七年一月三日鐘正明被雙規、調查。

6、米易縣攀蓮鎮惡黨書記嚴繼清遭惡報痛失愛子

嚴繼清,男,六十多歲,米易縣攀蓮鎮惡黨書記,鎮「610」頭目。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嚴繼清緊跟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嚴繼清親自主持在攀蓮鎮辦了兩期洗腦班,還派鎮610人員分別到所屬的水塘村、典所村辦洗腦班,對一百多名法輪功學員暴力洗腦,強制轉化,採用多種酷刑折磨,長時間體罰,並不給飯吃、不准上廁所、不准睡覺、致使多名大法學員致傷致殘。

有道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嚴繼清的惡行必然招來惡報,二零零二年嚴繼清的兒子突然失蹤,多方尋找至今渺無音訊,嚴繼清痛失愛子,是其作惡多端遭到的報應。

7、原刑事庭庭長周開瓊遭惡報患乳腺癌

周開瓊,女,四十多歲,攀枝花米易縣人,曾任米易縣法院刑事庭庭長。周開瓊身為法官置憲法和法律而不顧,不顧事實真相,昧著良心誣判張紅英、張家霜、呂濤、唐興榮、龔順會等多名法輪功學員。

周開瓊利用法律迫害好人,天地不容。二零一一年上半年周開瓊被醫院確診患有乳腺癌,手術後在化療期間,又查出癌細胞已經擴散到另一隻乳房,另一隻乳房也做了手術,使其痛苦不堪。

8、公安局政保科(國保大隊)惡警柴發祥暴病而亡

柴發祥,男,四十九歲,攀枝花市米易縣公安局政保科(現在稱國保大隊)成員,柴發祥緊跟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到二零零二年,幾乎每次對法輪功學員的綁架柴發祥都參與了,被柴發祥等惡警非法抓捕的法輪功學員有數百人次。柴發祥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簡直毫無人性,隨意打罵、體罰、酷刑折磨、冷凍、暴曬、吊銬,不准上廁所、不給飯吃不給水喝、不准睡覺,柴發祥是迫害法輪功學員最邪惡的打手。

柴發祥作惡多端,招致惡報。二零零二年十一月的一天,柴發祥暴打大法學員朱召傑的第二天,就突然暴病而亡。

9、原米易縣醫院院長馬德軍因犯貪污罪被判刑三年

馬德軍,男、五十多歲,原米易縣醫院院長。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輪功,馬德軍緊跟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瘋狂迫害本單位的法輪功學員。馬德軍多次在職工大會上攻擊大法,強迫醫院職工人人過關,叫囂「誰還要煉(法輪)功,我就叫他下課(開除公職)」。醫院的多名法輪功學員被馬德軍扣發工資,兩名職工被開除公職,一名被非法勞教一年半,一名被非法判刑八年(後又加刑一年半,共九年半)。

馬德軍賣力的迫害法輪功遭惡報,二零零七年馬德軍因犯貪污罪被判刑三年。馬德軍口口聲聲要別人「下課」,結果自己犯法被判刑先「下課」了。

10、米易縣丙谷中心校原黨支部書記謝雲仇視大法患絕症而亡

謝雲,男、四十四歲,米易縣丙谷中心校原黨支部書記。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輪功,謝雲緊跟江氏政治流氓集團散布謊言、毒害世人。謝雲多次在教職工會上攻擊污衊大法和大法師父,在小學生幼小的心靈裏散布毒素,煽動對大法的仇恨,強迫學生參與仇視大法的簽名活動,不准學校師生接觸、了解大法真相。一位法輪功學員因發真相資料被該校學生舉報,謝雲通知丙谷派出所警察將其綁架。

謝雲遭惡報患絕症,於二零零七年死於癌症。

11、米易縣攀蓮鎮水塘村惡黨書記徐朝友遭惡報

徐朝友,男,惡黨水塘村書記。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以來,徐朝友多次帶領國保警察到本村法輪功學員家抄家,綁架。二零零零年七月,徐朝友伙同攀蓮鎮「610」將本村的二十多名法輪功學員劫持到水塘小學(當時小學已經放假)暴力洗腦。徐朝友等惡人強制給法輪功學員灌輸誹謗大法和師父的文章,還用勞役、體罰、不准睡覺等手段和沒收土地相威脅,逼迫法輪功學員轉化。

徐朝友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遭惡報,徐朝友得癌症痛苦而死。

12、米易縣丙谷新民村書記肖慈明遭惡報並殃及家人

肖慈明,男,六十歲,原丙谷鄉新民村惡黨書記,九九年七月以來,緊跟江澤民集團積極迫害法輪功。肖慈明強迫大法弟子交出大法書籍,多次帶領鄉政府不法人員到大法弟子家,騷擾、抄家,撕毀大法弟子貼的粘貼。大法弟子找到他講真相,他也不聽。

肖慈明於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八日頸子長腫瘤,手術花了一萬多元,還留下後遺症。他的惡行還殃及妻子,趙世芳得面癱,多方醫治無效。

13、村書記趙吉金監視法輪功學員禍及家人

趙吉金 米易縣攀蓮鎮水塘村現任惡黨書記,趙吉金聽命於惡黨「610」的指使,對本村法輪功學員進行監視,並多次向米易國保大隊和鎮「610」惡意舉報,特別是中共惡黨十八大即將召開之前的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七日、八日,多名法輪功學員被惡警騷擾、跟蹤,四名遭綁架、抄家、關押。趙吉金的惡行殃及家人。

二零一三年二月一日,趙吉金的兒子開一輛長安雙排座貨車在二一四省道米易縣養路段處連撞兩輛汽車,造成兩死(一個年輕的修理工、一個太婆)、兩重傷的悲劇。

14、攀蓮鎮企業辦副主任趙吉應監控大法弟子遭惡報身亡

趙吉應,男、五十多歲,米易縣攀蓮鎮企業辦副主任。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趙吉應聽信中共謊言,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監控攀蓮鎮機關的大法弟子,經常向攀蓮鎮「610」頭目報告大法弟子的行蹤、人員往來情況,多人遭到610的威脅、恐嚇,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三年,趙吉應還多次撕毀大法真相資料、塗抹大法真相標語,造下了巨大罪業,二零零三年九月一天中午,趙吉應到安寧河捕魚被電活活燒死。

縱觀古今中外,「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是人無法抗拒的天理,沒有任何人、任何團體逃脫過這個法則。以上人員都是因為迫害法輪功招致的報應,是上天對他們作惡的懲罰,也是對參與迫害法輪功所有人員的警示!

自古以來,迫害正信的強權暴政從來沒有一個成功過,江氏犯罪集團從迫害法輪大法那一天,就註定其覆滅的下場。清算中共江澤民集團的罪行的序幕已經拉開,在「打虎」聲浪中落馬的中共高官周永康、劉志軍、劉鐵男、蔣潔敏、李春城、李東生、萬慶良、武長順、蘇榮、薄熙來、徐才厚、郭伯雄等人都是江澤民集團的重要成員。無論以任何藉口參與對法輪功的迫害,天理與人間正義決不會放過任何一個行惡者。

在此,對至今還在執行江澤民的迫害政策,對法輪功學員依然綁架、抄家、羅織「罪證」,誣判、枉判的公檢法、610及政府人員,以及近期參與對法輪功學員和參與訴江學員上門進行所謂的回訪、調查、簽名、拍照、簽「保證書」等騷擾、威脅、恐嚇的「敲門行動」的警察、社區、居委會人員發出忠告,希望你們用良知和法律來衡量自己的所作所為,不要再助紂為虐,成為江澤民的陪葬品。如今,國內各個階層的民眾正在覺醒,理解和支持法輪功的人越來越多。這其中也包括直接被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利用和脅迫的各級610、政府、公檢法人員,他們中的很多人明白了真相後不願再參與迫害,甚至抵制迫害,採取有效措施保護法輪功學員,在各個環節釋放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近期明慧網報導了全國各地出現多起法院、檢察院、公安無罪釋放法輪功學員的案例。他們已經為你們做出了榜樣。我們真心希望你們,為了你和家人的未來,立即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立即釋放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將功贖罪。

過去無法改變,未來還能把握。請珍惜這稍縱即逝的機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