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淮南市四任市委書記遭惡報落馬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九日】近日,媒體傳出消息,安徽省原副省長楊振超一審被判無期,沒收全部個人財產和受賄所得。楊振超曾在二零零七年至二零一三年任淮南市市委書記,楊振超的前任陳世禮盤踞淮南市市委副書記、市委書記六年有餘,陳世禮被判死緩。陳維席和方西屏雖然在淮南任職時間不長,也相繼落馬。

他們遭惡報並非偶然,自九九年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及學員十八年以來,淮南市法輪功學員遭受了嚴酷血腥的迫害。

據明慧網文章《淮南十五年迫害情況綜述》一文披露,1999年7月至2014年,淮南至少發生綁架、騷擾法輪功學員案例在200起以上,其中:11人被迫害致死;2人因酷刑而導致傷殘;非法勞教35人;30人被非法判刑;38人被關洗腦班迫害;4人被關精神病院;至少12人被迫流離失所; 3名孩子遭到牽連;數十人不同程度的遭到中共的酷刑摧殘;非法抄家、罰款、搶劫造成的經濟損失難以統計。

以法輪功學員謝桂英被虐殺和汪小紅(汪曉紅)遭迫害的經歷為例,從中能看出淮南市公檢法司以及它們的領導者利用中共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群體滅絕」為目的的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

一、虐殺淮南市田家庵區稅務局幹部謝桂英

淮南市田家庵區稅務局幹部謝桂英,女,30歲,因依法上訪被單位開除。2000年5月11日,謝桂英剛剛從拘留所釋放出來一週,這一天是農曆4月初8,是師父的生日,功友邀請謝桂英到家吃飯,大家在師父的像前鞠了個躬。然後功友的家就被警察和警車包圍了。謝桂英又被關進了淮南市第二看守所。2000 年9月4日,謝桂英被以「取保候審」的名義突然從看守所放出來了,在這117天的非法拘留中,謝桂英僅因為靜靜地煉了幾個法輪功的動作,兩次被戴腳鐐共有一個月之久,她被鞭棍趕著強迫戴著二十公斤的腳鐐在看守所的大院內繞圈行走名為「溜鐐」,她的腳腕被磨得血肉模糊,一步一個血印。

2000年10月17日夜晚,警察又一次毫無理由地把謝桂英帶走。謝桂英拼命反抗,大聲呼救,鄰里圍觀者眾。家人對警察說:你們不能綁架人,惡警回答說這是為她好,是為了保證她的「生命安全」。謝桂英被警察揪著,拽著,扯著頭髮拉上了警車,第二天,她的家人得知謝桂英因傷勢嚴重被送淮南市人民醫院。

據她母親辛公花說:當時謝桂英穿著單薄衣服,躺在一個台子上,凍的手腳冰涼,要喝水,女兒拿起喝剩的礦泉水瓶子扔向派出所所長,扔出有2米遠,同時說了句:「你的心好狠呀!……」隨後就休克了。她母親大喊醫生快搶救。醫生給掛上吊水,滴的特別快。這時突然進來幾個惡警把她母親拖出去,關在了另外一間小屋裏大約十幾分鐘,放出來時女兒已不見了。惡警聲稱是送謝桂英轉院治療去了。

晚上,謝桂英全家被押送到一個賓館住宿,同時告訴家屬謝桂英「跳樓自殺」了。4天後謝桂英家人到殯儀館看到她的屍體。法醫鑑定,謝桂英肋骨右邊斷了七根,左邊斷了五根,後腹部浮腫,小腹內血塊2600克,胸部有雞蛋大的淤血。」

二、戴上三、四十斤重的大腳鐐,惡警用皮棍趕著在院子裏跑

汪小紅(汪曉紅),女,年齡未知,淮南法輪功學員,具體迫害時間待查。汪小紅曾經被關押在淮南市第二看守所,她被戴上三、四十斤重的大腳鐐,惡警用皮棍趕著她在院子裏跑,走慢了就打,她的腳腕被磨的血肉模糊,每走一步一個血印,真是慘不忍睹。

2001年11月16日,汪小紅和潘雲霞又被警察抓了起來。在潘集派出所,潘集鄉的鄉長和鄉黨委書記連同幾個聯防隊員一起毒打了她們,她們被踢打的像球一樣在地上滾來滾去,汪小紅頭受重創,她後來被送勞教所暈倒過,經X光檢查頭部有大塊陰影。

2010年4月13日上午九點多,中共之徒又綁架了法輪功學員汪小紅,沒有經過任何法律程序,直接將汪小紅投入宿州監獄迫害。

令人憂心的是,迫害在淮南市愈加密集殘暴。二零一五年七月份因聯名訴江而被警察綁架和迫害的淮南市蔡家崗謝家集區的二十八位法輪功學員,其中二十七人被勒索後釋放,據悉每個人家屬都花了一萬多元,二十七人共計四十萬左右。明慧網2016年十月報導,淮南市因「訴江」有幾十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冤判。

淮南市610頭陸敬軍帶人到多位法輪功學員家搜書搶走大法書和師父法像,還說我們家身體都好好的,報應了嗎?他也許真不知道,「惡不積不足以滅身」,諸如楊振超等人,在迫害中為虎作倀、助紂為虐,他們暫時得到了一時的貪慾的滿足和官位的升遷,結果卻是等到惡貫滿盈時惡報加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