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錦州三個法院院長同時落馬為哪般?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二零一七年六月中旬,遼寧省錦州市三個主要轄區的區法院院長黃萍、劉庚和金京釗,同時落馬:被撤銷職務、停止工作,被審查。據內部通報,錦州市凌河區法院院長黃萍(女)因行賄、錦州市古塔區法院院長劉庚因受賄與介紹賄賂、錦州市太和區法院院長金京釗(女)也因貪腐。

錦州市這三個區法院的院長同時落馬,在錦州官場引起了不小的震動,有些人誠惶誠恐。三個院長的同時落馬究竟為哪般?表面是因貪腐,實則有更深層的原因。中國自古流行一句「多行不義必自斃」,請看三個院長他們製造的多起冤案:

例一:善良婦女被誣判十三年、迫害致死

劉鳳梅,女,原錦州女兒河紡織廠職工。她自幼體弱多病,一九九五年十一月有幸開始修煉法輪功,不久所有的病都痊癒了。她按真、善、忍標準做好人,家庭和睦,工作出色。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輪功開始,身心受益的劉鳳梅因不放棄信仰卻多次被投入派出所、勞教所等邪惡黑窩迫害。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她被錦州市太和區法院誣判十三年。在遼寧省女子監獄遭冤獄,每天被奴工十二小時,被兩個包夾監視,遭受打罵;晚上收工後她被劫持到一個小黑屋裏,逼迫其寫「三書」,直到深夜十一、二點鐘;長時間罰站、蹲,支撐不住就會招來毒打;甚至絕其飲食。那一年瀋陽的冬天十分寒冷,零下二十多度。獄警野蠻地把她的被褥和棉衣全部收走。那是四個冰冷的不眠之夜,她頭枕半卷手紙,睡在木板床上,凍的腿抽筋,顫抖著挨到天亮。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份,監獄迫害加劇,劉鳳梅被帶到活動室坐小板凳,看污衊法輪大法的錄像。這種迫害持續七個月的時間。後來她每天便血,下身流血,腰疼得厲害。二零一二年七月份,劉鳳梅被送到醫院,被確診為乳腺癌晚期,兼卵巢瘤。

回家後的劉鳳梅在監獄和當地惡警的不斷騷擾恐嚇中,經過兩年四個月的痛苦掙扎,於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八日清晨四點,含冤離世,終年僅四十八歲。

例二:勞動局長被秘密判刑四年、慘遭虐殺

李凌,女,生前她曾任錦州市古塔區勞動局副局長,供暖公司副經理。修煉法輪功後她在工作崗位上廉潔奉公,待人誠懇。二零零二年的一天,李凌向原工作單位同事講述法輪功真相,而被古塔區政法委人員綁架,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在這期間公檢法部門秘密收集所謂證據,根本沒與家屬見面,就連對李凌兩次開庭審判家屬都全然不知。

李凌被錦州市古塔區法院秘密判刑四年,關押在遼寧女子監獄。據曾在監獄服刑的人士披露:李凌在監獄期間,遭多種酷刑折磨。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七日晚上,在監舍內,犯人朱啟榮在監獄幹警郭乃娟和許曼的指使下,將李凌的頭部用棉被死死壓住,然後朱啟榮坐在李凌頭部的棉被上,長達兩個小時,導致李凌窒息而死。監獄欺騙李凌的家屬說她死於「心臟病」。

例三:好人被誣判六年、折磨致死

黃成生前是錦州女兒河紡織廠職工,他為人淳樸善良,下崗後被雇佣在廠區掃路面衛生。公司經理說:「要找個煉法輪功的,幹活放心」。

可是就是這樣一個公認的好人,卻在二零零八年八月被錦州市太和區法院誣判六年,在盤錦監獄遭受迫害。據明慧網報導:二零零九年三月末,盤錦監獄管教科科長胡小東等人用八根電棍同時電擊黃成。然後又給黃成戴上頭套,再吊起來,三天三夜不給吃喝。最後把黃成放下來時,獄警管鳳春又把他的衣服扒光,銬在鐵椅子上,用電棍電擊。管鳳春又指使孟祥林等犯人將黃成雙手銬在牆上,在他的每個手指尖插進一根醫用注射器針頭,整整插了十根!針是從指甲與肉之間扎進去的,血從另一端流出。有的針從指甲縫扎進去又從另一指節間穿出,血就從針頭流出。直到黃成離世時,他的指甲蓋內仍留有疤痕。

受迫害前的黃成
受迫害前的黃成

黃成受迫害後照片
黃成受迫害後照片

黃成指甲蓋內留下的疤痕
黃成指甲蓋內留下的疤痕

酷刑演示:在指尖插針
酷刑演示:在指尖插針

二零一零年四月,黃成身體出現嚴重病症,當年八月十九日,在生命垂危之際,黃成得到了保外就醫。黃成說:「出獄前他們給我打一種紅色液體的毒針,針扎上馬上就沒有知覺了,當醒來時沒有記憶,我很長時間才恢復一些記憶。」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四日,黃成在極度痛苦與派出所片警不斷騷擾恐嚇中離開人世,年僅五十五歲。

明慧網報導:截至二零一七年七月,據不完全統計,自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錦州地區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一百三十七人,年齡最大的七十三歲。最長刑期十三年,超過十年的六人,超過五年的近四十人,非法判刑後被迫害致死的至少六人。這些法輪功學員大多數是這三個法院誣判的,以太和區人數最多,其次是古塔區、凌河區。

這些冤案使近百個家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不但給法輪功修煉者本人,也給他們的父母、兒女及親人們造成了巨大的精神痛苦,並伴隨著經濟上的窘迫艱難,其精神和經濟的損失不可估量。冤案的製造者們──黃萍、劉庚和金京釗等人,在中共對迫害法輪功的十八年中,為了自己的仕途,為了自己的名利,始終與「黨」保持一致,從未對任何一個法輪功學員高抬貴手,沒有放過一個法輪功學員,全都重判。本文曝光的案例也只是冰山一角。

黃萍,女,現年五十五歲,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她由一個普通的法官升為錦州市太和區法院院長助理、副院長,後升為古塔區法院院長。該法院多次誣判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李凌就是被黃萍的前任馮永田誣判後,被遼寧女子監獄迫害致死的。黃萍任該院院長後,步馮永田的後塵,繼續實施迫害,特別是二零零九年在她任職期間,將法輪功學員宋亞平非法判刑十一年。二零一四年初黃萍調任凌河區法院任院長,至被撤職前一直在凌河區法院任職,這期間她又先後非法誣判邵明罡、武秀蘭等六名法輪功學員。武秀蘭是年近七十歲的老太太,因感恩法輪大法使她病體康復的恩德,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二日,在路邊的電線桿子上,貼了一張「五月十三日是世界法輪大法日」的小粘貼,而被跟蹤綁架,被凌河區法院誣判二年。

劉庚,男,五十五歲,曾任凌河區法院院長長達十年。這十年間他所在的凌河區法院枉判法輪功學員二十多人,僅二零零八年,就枉判十名法輪功學員,其中,法輪功學員項英被誣判十二年。二零一四年初,他與黃萍對調,任古塔區法院院長,又非法誣判王林、李凱等多名法輪功學員。他也是古塔法院連續遭報的第三任院長,前兩任是馮永田(被判三年半徒刑)和黃萍(正在調查處理中)。

金京釗,女,五十五歲,多年來一直擔任錦州市太和區法院院長,也一直參與對轄區內法輪功學員的誣判,特別是二零零八年她昧著良心將善良婦女劉鳳梅誣判十三年,致使她在獄中被折磨成疾,罹患癌症,最後悲慘離世;還有,法輪功學員黃成被她誣判投監後,慘遭酷刑,遭受「十指插針」摧殘,最後被迫害致死;金京釗還枉判兩位山東法輪功學員曲成業和張立田,曲成業在盤錦監獄被折磨成高血壓、腦梗塞等病症,直到嚥氣也沒有得到保外就醫,直接死在了監獄;而張立田則在錦州監獄二十監區被獄警和犯人活活打死,屍體至今沒有火化。

俗話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錦州市三院長的同時落馬,看似偶然,卻彰顯「善惡有報」的天理。

神是慈悲於人的,往往在人作惡之後,都警示於人。二零零八年金京釗重判近十名法輪功學員,在二零零九年就出了車禍,當時金京釗開車與三個副院長從外地趕回途中,與一輛汽車相撞。金京釗膝蓋骨嚴重骨折,六根肋骨折斷;三個副院長也都不同程度的受了傷。只可惜金京釗拿神的警示當兒戲,繼續參與迫害法輪功,最後落得如此下場。

法輪功是佛法,煉功人就是修佛、修道的人。自古以來,參與迫害佛法、迫害修道人,都是天定的大罪,都逃不過天懲──各種形式的報應。據不完全統計,法輪功被中共迫害十八年來,錦州地區參與迫害法輪功的惡人遭惡報的超過一百七十例。如原公安局副局長李亞洲,在錦州世博園「喊話事件」中被撤職;原國保支隊警員郝鐵君死於胰腺癌;原凌河區公安分局副局長劉守林,在自家小區被小車壓死;原錦州監獄副獄長王洪博,在自家地下室自縊身亡;剛剛升職八天任市支隊政委的劉文革,於2016年4月30日駕車從市女兒河橋上墜落喪命,等等,特別是原錦州市公安局長王立軍積極追隨中共迫害法輪功,分別在錦州和重慶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殘酷迫害,下令「對法輪功要斬盡殺絕」,最終在王薄事件中成為階下囚,被判刑15年。

這觸目驚心的惡報事例,足以警醒那些至今善惡不分、仍在追隨中共迫害修煉人的行惡者,或者仍被中共謊言矇騙、不辨是非的世人。奉勸錦州地區所有還在參與迫害,或敵視法輪大法的人們,黃萍、劉庚和金京釗的結局就是前車之鑑,要三思而後行啊!希望你們能夠從他們身上吸取教訓,能夠及早醒悟,懸崖勒馬,切勿因為貪圖一點小利,毀了自己的未來與前程。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