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夏迫害法輪功學員者遭惡報數例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十六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頭子江澤民利用手中的權力,發起了對廣大法輪功修煉者殘酷漫長的迫害。十八年來,無數法輪功修煉者遭受了各種方式的迫害。與此同時受中共謊言矇蔽,追隨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人遭惡報的事例也不斷曝光。

1、片警患乳腺癌,痛不欲生

周亞華,女,四十多歲,原來是寧夏銀川市金鳳區黃河東路派出所警察,多年參與騷擾迫害轄區內的法輪功學員張桂芳、張芳等人。後來調到金鳳區滿城北街派出所,又參與迫害轄區內的法輪功學員王相臣、羅新平、水雪芳等人,頻繁地打電話、到家中恐嚇騷擾。

二零零九年二月,法輪功學員欒凝被西夏區法院非法開庭的前一日,周亞華伙同居委會的幾個人守在水雪芳家樓門口一夜,第二天一大早,就敲開水雪芳的家門,把她堵在家裏,給水雪芳的家人造成恐慌。

二零一二年年底,水雪芳房子拆遷,到遠在浙江的兒子家居住。期間,周亞華和居委會的人幾次給水雪芳家人打電話騷擾,居委會的還動輒用停發養老金逼迫水雪芳回銀川。二零一五年九月前後,周亞華給水雪芳的兒子打電話,逼問水雪芳是否控告了江澤民等等。

多名法輪功學員都給周亞華講過真相,希望她不要參與迫害,但她始終執迷不悟。周亞華遭惡報患乳腺癌,二零一五年冬季已不能上班,由片警王偉兵接替。二零一六年六月前後,周亞華到醫院住院化療,痛不欲生。其化療後,臉色黢黑、弱不禁風。

2、副監獄長半身偏癱

原寧夏女子監獄副監獄長周銀生,經常在所謂的「揭批大法」的大會上,污衊誹謗法輪功和法輪功創始人,用減刑誘惑法輪功學員「轉化」。

靈武市藥材公司職工駝美玲(遭監獄「下藥」迫害致瘋回家後離世),因修煉法輪功被非法判刑三年半關押到寧夏女子監獄一監區。監區長張勝華、副監區長劉志琴給駝美玲安排了十個刑事犯包夾,劉志琴指使蘭春花、楊桂花、趙文青等人時常毆打駝美玲,讓蘭春花將一種白色粉末狀的藥粉,每天偷偷撒在駝美玲的喝水杯裏,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駝美玲遭「下藥」迫害精神失常了,副監獄長周銀生還誹謗說:駝美玲是煉法輪功煉成神經病的!

法輪功學員戴玉珍被關押在監獄時,周銀生不時地找她訓話,逼迫轉化。

二零零七年底前後,周銀生迫害法輪功學員最瘋狂的時候,突然半身偏癱,無法上班,休息幾個月後才基本恢復。

3、包夾惡行殃及家人 女兒突然死亡

關押在寧夏女子監獄的犯人周金梅是獄警安排的眼線、包夾,經常誣告法輪功學員,導致法輪功學員常被處罰。周金梅曾包夾迫害過法輪功學員張桂秀。

周金梅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殃及其家人。周金梅當包夾幾個月以後,其上小學的女兒因意外突然死亡。

關押在寧夏女子監獄的詐騙犯王學芬被判刑二十年,為了得到「減刑分」,對法輪功學員非常狠毒。包夾迫害過法輪功學員韓瑞仙、張曉萍、譚秀霞、陳淑琴等人。後來王學芬通過關係給獄政科的徐文兵塞了一筆錢讓減刑,結果沒辦成。王學芬到處告狀,相關部門調查時,徐文兵死不承認。此後,徐文兵被調到執勤巡邏的崗位,王學芬成了獄警仇恨整治的對像,給了個記過處分,按規定幾年之內不許減刑。

4、患癌症化療

寧夏銀川市興慶區勝利南街興水園小區一保安遭惡報患癌。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四日,寧夏銀川市西夏區法院非法庭審法輪功學員欒凝。當日一大早,興慶區勝利南街興水園小區的幾個保安在警察的操縱下,圍堵在法輪功學員司玉榮家的單元門口。司玉榮出門時,這伙人將她堵住說:今天不許你出去!司玉榮說:你們這是犯法的,迫害好人要遭報應的。其中一個保安特別邪惡,使勁推搡辱罵司玉榮,還胡言亂語說:要報應就讓報應我,我不怕報應!等等。罵完後,這伙人將司玉榮抬回家中。其後他們繼續堵在單元門口,直至非法開庭結束。

時隔不久,司玉榮出小區門口時,辱罵過她的保安遠遠看見她就溜走了,司玉榮只看見這個保安留了個光頭。值班的保安對司玉榮說:你不是說迫害法輪功要遭報應嗎,這個人就是遭報應了,他得了癌症化療,頭髮都掉光了!此後,這個保安再也沒有在興水園小區出現過。

奉勸所有還在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趕快停止迫害!抓緊機會將功補過,在天懲中給自己留下生路!這也是我們所有法輪功學員的期盼!

寧夏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人遭惡報情況,請參閱明慧網文章《寧夏惡人惡報事例綜述》一文。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