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省高州市政法委書記譚天柱遭惡報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九日】(明慧網通訊員廣東報導)廣東省茂名高州市原副市長、政法委書記、紀委書記、政協主席譚天柱,因大搞貪腐等罪名,於二零一二年八月被查,二零一三年三月被雙規,二零一四年四月被廣東省湛江法院判刑十二年。

一、緊緊跟隨江澤民 殘酷迫害法輪功

由於一個特殊的原因,高州市成為廣東省縣級市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重災區。二零零零年二月,江澤民到高州後首次宣揚他的「三個代表」,高州被認為是江謬論的重要發言地。因此,高州追隨江的黨政系統,在迫害法輪功上為討好江,撈取政治資本,公、檢、法、司各級執法人員開足馬力,不遺餘力地迫害高州法輪功學員。

相較同時期的其它地區而言,當時高州市的恐怖氣氛空前高漲,幾乎令人窒息。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九日、二十日,一股強大的陰霾突然籠罩在廣東省高州市的上空,緊接著高州市公安局於十九日早上出動大批警力對全市主要的法輪功學員進行大抓捕。

與此同時,一些民怨多的村道,鎮政府及派出所派出人員全線看守,不准村民坐車進城。後來,人們從當天晚上的電視新聞報導才知道:江澤民在曾慶紅等一行的陪同下,親臨高州,在這裏向全國發起那空洞無物、臭名昭著的「三講」理論學習,小小的高州市也因此一夜之間而成為全國新聞的「亮點」。茂名高州市副市長譚天柱就是當時緊緊跟隨江澤民靠迫害法輪功「政績」從茂名茂南區副區長升遷的官員之一。

譚天柱,一九五九年八月出生,茂名市茂南區人。二零零一年八月前任茂名市茂南區副區長。由於積極推行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政策,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在全區範圍內大力抓、搜查數百名法輪功學員,袂花、牛頭、鎮盛是重災區,多人被殘酷迫害。譚天柱靠迫害法輪功的「政績」被上級重用,於二零零一年九月升遷為高州市副市長、二零零三年三月任政法委書記、二零零六年任紀委書記、二零一零年三月任政協主席等要職。譚天柱從政幾十年,憑著自己有反偵探能力,膽大妄為,堪比土匪,民憤很大。他在高州市十年來,先後擔任了分管國土和城市建設的副市長、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紀委書記和市政協主席等要職。他位高權重,以不斷的涉黑殺人、大搞貪污腐敗及其保護傘等罪名,於二零一二年八月被查,二零一三年三月被雙規,二零一四年四月被判刑十二年。

譚天柱如此狂妄,卻得到江派的賞識,加速了他的墮落和滅亡。他緊跟江澤民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罪惡深重。在他的指示下,高州市「610」、公安局等警察公開講:抓到法輪功學員,不要把他們關到看守所,要把他們關到秋林醫院(神經病醫院),讓精神病人折磨法輪功學員。

譚天柱在高州市任職期間,據不完全統計,高州市先後對高州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的有:李光武(九年),陸安武(七年),吳祖強(八年),袁潔玲(七年),胡秀惠(三年半),周達瓊(四年),李建英(四年),吳永堅(七年),劉惠榮(三年半)等九人,刑期最高重達九年。被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有:吳先金遭非法勞教三次,共六年;胡秀慧被非法勞教三年;凌淑蘭被非法勞教兩年;李樹偉遭非法勞教兩次(共四年);徐恩生遭非法勞教兩次,被迫害致死;黃柱峰遭非法勞教兩年,被迫害致殘;還有李建英、何衛宇、黃耀芳等也被非法勞教。高州市法輪功學員大部份都有被送茂名法制學校(洗腦班)關押迫害,如張向明。

二、迫害案例

1、李光武遭非法重判九年

李光武,男,高州法輪功學員,一九六二年出生,高州市公路局潭頭道班班長,在二零零八年四月,被信宜市「610」伙同高州市國保綁架到信宜市看守所迫害,十月七日被非法判刑九年。在這期間李光武不斷上訴,但有理無處說,邪黨維持原判,送去廣東省陽江市監獄迫害。(同案被害的還有信宜市水口鎮小學教師陸安武,陸安武被非法判刑七年)

2、吳祖強遭非法重判八年

吳祖強,男,一九四九年二月十六日生,廣東省高州市勝利農場退休職工。他工作勤懇,技術優秀,原住勝利農場大井分場一隊時,曾在橡膠工人技術比賽中得過第二名,而且他也是一個讓領導信任、讓百姓讚許的好人。八十年代初,吳祖強喬遷大井鎮白田隊後,種植香蕉,他的勤勞,加上那幾年風調雨順,既供養二個子女讀書,也首批在白田隊蓋起了樓房,白田隊隊長曾多次在全隊隊職工開會時表彰過他,還發有「五好家庭」證書。一九九七年,吳祖強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他的身體改觀很大,困擾他多年的慢性病痛──胃炎、關節炎、痔瘡等不翼而飛,從此告別醫藥,為家庭節省了大筆醫療費用。而且,通過修煉法輪功,他以前的暴躁的脾氣大大改善了,那時他家很令周圍人羨慕。二零零零年三月,吳祖強、吳先金父子第二次到北京上訪,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法輪大法好,被劫持回當地。他們父子倆被警察連續三天三夜非法提審,不准睡覺,罰蹲,罰站,睡覺時用雞毛撣子打手,用沙包打背,當時一個派出所所長對吳先金說:這裏是專政機關,你們就是被專政對像……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五日下午,多名警察在茂名高州市街上將吳祖強父子綁架。電腦、打印機、摩托車和大法資料及現金二萬六千多元被搶走。其後,父子倆被非法關押在茂名市河西所謂的「法制教育學校」(即洗腦班)、高州市看守所。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二日,高州市法院對已六十多歲的吳祖強非法開庭,同年七月二十八日,高州市法院非法宣布對吳祖強判刑八年、吳先金一年。吳祖強向茂名市中級法院提出上訴,茂名市中級法院於二零一一年九月五日非法維持原判。被非法拘禁後,吳祖強身心備受嚴重摧殘折磨,原本一直健康的身體,出現高血壓症狀,精神上更是遭受巨大壓力,在陽江監獄,吳祖強被「轉化」迫害,其強制手段包括:剝奪睡眠,強迫看洗腦光碟、誣蔑法輪功書籍等。他的兒子吳先金、原廣東省汕頭大學醫學院臨床醫學專業九六級本科生,由於修煉法輪功,自中共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輪功後,被迫退學,遭受中共當局人員的非法判刑、三次被勞教(共六年),遭受毒打與種種虐待,野蠻灌食、強制洗腦等迫害。

3、高州青年徐恩生遭酷刑後含冤離世

徐恩生,男,一九七八年五月三十日出生,戶口所在地:高州市文筆路176號,離世時二十多歲,廣東省高州市人。二零零零年曾去北京上訪,被截回非法勞改三年。二零零四年初發真相資料,再次被劫持,在警察局內被警察吊起拷打三天三夜不讓睡覺,送入看守所後開始吐血,警察一直不讓家人看望,並非法判三年勞教、強行送往三水勞教所。由於惡性腫瘤晚期(送三水前已在屬全國百佳醫院的高州市人民醫院體檢過),勞教所拒收。回家後常受病痛折磨,加上當地六一零和警察的騷擾,幾進醫院,於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二日含冤離世。

4、黃柱峰經受「五馬分屍」等各種酷刑

黃柱峰,男,高州人,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之後,多次被非法拘留,在監牢中被折磨得全身浮腫,醫生斷言他活不過十天,派出所怕出人命,急忙把他抬回農村老家,法輪大法的神奇功效使他很快恢復了健康,又能正常生活了,然而他又被「610」無理抓走關押,直到他被折磨致殘。

二零零一年八月二日,黃柱峰被茂名「610」非法抓捕,並判勞教。他是在廣東三水勞教所惡警第一次設立酷刑室期間被惡警送去進行迫害的。他被手銬銬著用力拉到胳膊脫臼,造成終生殘廢。

惡警把一些棉被裏的棉絮壓實打成「方包」,高度為人蹲下時兩臂伸平的高度差不多,重有幾十斤。惡警再用兩個手銬分別銬住學員的兩隻手再銬到「方包」上,然後向兩側平拉,使學員只能蹲著。有時惡警指使壞人用力向兩側拉,來折磨法輪功學員,腕部的皮肉馬上就會裂開,有的已經見到了骨頭。在第一次設立酷刑室期間幾乎每個法輪功學員都經受過這種刑具。黃柱峰開始也是被惡警們用了這種刑具,並且惡警指使值班人員對他進行暴打。

為了抵制惡警的迫害,他開始絕食,幾天後惡警盧金虎(認識它的學員都公認它是最邪惡、最惡毒的惡警。)開始用鐵鉗子夾住他的嘴唇,把嘴唇都夾破了,撬他的牙齒,給他灌食。後又用電棍電黃柱峰的嘴,把他的嘴都電爛了,他就是不屈服。後來惡警盧金虎又用布包住他的頭,然後用手猛烈地撮、揉、搖他的頭,搖到頭昏嘔吐,直至把頸椎搖壞,頭、脖子動不了了,即使這樣也沒有動搖他對大法的堅定正念。後來送去勞教所的醫院就醫。被「專管大隊」劫持的學員聲援此事時,惡警們竟厚顏無恥地說黃柱峰是骨質增生,不是他們搞的。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當他的身體剛有一些好轉時,惡警們就迫不及待把他送回酷刑室繼續進行迫害,它們想在年底多拿獎金,想「立功」。據消息透露,三水勞教所獄警「轉化」一個學員會獲得二萬元獎金。這次是由另一個惡警張武軍(也是最惡毒的惡警之一)為打手。他自己連同他指使的壞人一起,使用古代「五馬分屍」的酷刑,銬住黃柱峰的四肢拼命向四個方向拉,最後把黃柱峰的左肩關節拉開,關節周圍的韌帶被拉斷,左臂無法活動。

中共酷刑:五馬分屍
中共酷刑:五馬分屍

開始惡警們沒當回事,幾天以後一看真的不行了,才送去勞教所醫院,後又轉佛山市一家骨科醫院。在那裏住了七天院花了兩萬多塊錢,原來的關節軟骨已經損壞用不了了,就填充了其它材料進去。但根本就沒有治好,現在黃柱峰的左臂向前只能抬到胸部,側面只能張開三十度左右的角度,已經殘廢了。自從他在佛山市就醫回來後一直被關在三水勞教所醫院,據說當時他已經到期,但惡警們不敢放他回家,因為惡警們無法向他的親人和世人交代。超期關押後,又被高州「六一零」劫持到茂名洗腦班迫害。黃柱峰的被邪惡拉脫臼的左肩,無法醫治,最終造成終生殘廢。

三、善惡有報是天理

善惡有報是天理。天理對每一個人都是公平的。天理制約著人間的一切。天理就是天理,不會因為你的不信就不存在,你只要作惡就一定會遭天懲。

常言道:天要其滅亡,先讓其瘋狂。二零一二年,上天已經開始對迫害善良者的大收網,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幹將薄熙來、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李東生、蘇榮、周本順、武長順等等,已遭惡報。更多的惡報正在指向成百上千的政府、公、檢、法、軍隊等人員。這就是對迫害法輪功的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的大清算過程。現在惡報直逼元凶江澤民,江澤民與中共已經是滅亡在即。當江澤民被繩之以法,押上歷史審判台之日,也正是這個與其為伍的中共邪靈解體之時。任何妄想挽救中共的企圖,到頭來只是逆天意而動,不僅勞而無功,還將斷送了自己的前程,天滅中共乃是上天的旨意,因為它為禍人間、迫害善良,必遭天譴。

茂名地區有上百名各級官員參與迫害法輪功遭惡報,譚天柱,只是報應者之一。我們真心奉勸那些還在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各級官員們,為了你、為了你的家人、為了本地區的風調雨順,一定要看清當前中國時局的大勢所趨和人心所向,千萬別再參與迫害,在職責範圍內保護法輪功學員,同時退出中共一切組織,這就是在贖罪,就是在順天意救自己,機緣只有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