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廊坊市永清縣看守所兩任所長遭惡報死亡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據河北省廊坊市永清縣公安局官方微博消息,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三日十五時許,河北省永清縣看守所所長韓秀文在單位查崗時突感身體不適。十五時三十四分,韓秀文被緊急送往縣醫院搶救,確診為急性心梗,當天下午轉至廊坊市人民醫院。六月十四日七時許,韓秀文經搶救無效去世。

至此,永清縣看守所二任所長因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遭惡報死亡。

韓秀文的前任所長梁成山,二零零四年九月十七日,在去舞廳胡鬧時,被突然墜落的吊燈砸死。

當局為了掩蓋其因迫害法輪功學員遭惡報的真相,編造了其死亡在崗位上的謊言欺騙世人。

永清縣看守所是中共非法關押、強制轉化法輪功學員的黑窩,所有被綁架、判刑、勞教的法輪功學員大部份都曾被非法關押在這裏進行迫害。

韓秀文出生於一九六四年七月十二日,一九八七年七月參加公安工作,歷任民警、副所長、教導員、所長等職務。

河北省永清縣看守所所長梁成山暴死

據明慧網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三日曝光:梁成山,男,時年五十歲,河北省永清縣人。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二年五月任永清縣後奕鄉派出所所長。他無故綁架、非法關押、毆打法輪功學員並藉機勒索錢財。他對本鄉的法輪功學員無故關押一百多人次,非法罰款拾萬多元(據不完全統計)。

二零零二年五月下旬,梁成山調到永清縣看守所任所長,對法輪功學員酷刑折磨、野蠻灌食、拳打腳踢。

二零零四年九月十七日,梁成山在去舞廳胡鬧時,被突然墜落的吊燈砸死。

某些領導害怕影響他們本已很狼藉的名聲,又不敢面對迫害法輪功遭惡報的現實,編造了其死亡在崗位上的謊言,還給了他家一筆所謂的撫恤金,又冤花了咱永清縣老百姓一筆血汗錢,這件事至今鮮為人知。

韓秀文惡行

韓秀文自二零零八年六月任永清縣看守所所長整整九年時間,永清縣看守所是非法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韓秀文多次被上級機關評為先進個人,受到表彰獎勵。

高秀芝被關押永清縣看守所迫害,警察強迫家屬交五萬元錢放人

二零一零年五月六日,河北省永清縣610及養馬莊鄉派出所等不法之徒互相勾結作案,非法闖入養馬莊村法輪功學員高秀芝家,將其綁架到永清縣看守所迫害,不讓與家人見面,還找來邪悟的人洗腦,家人托人打探多次要求放人都被拒絕,惡人勒索伍萬元錢才放人。

張丙娟被關押永清縣看守所迫害,警察強迫家屬交五萬元錢放人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永清縣別古莊鄉派出所及縣610欺騙於村大隊書記說找法輪功學員張丙娟說幾句話,還謊稱不耽誤做中午飯,於是大隊書記就帶著這一夥人來到張丙娟家,結果惡人綁架張丙娟到永清縣看守所迫害,還強迫家屬交五萬元錢才放人。

何春生、郝志芬夫婦遭暴打,被強迫關押迫害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日清晨五點鐘左右,河北永清縣610、國保大隊、三聖口鄉派出所、廊坊610、廊坊市防暴警察等三十多名不法之徒,闖到三聖口鄉東午莊村,綁架法輪功學員何春生、郝志芬夫婦。

惡警先翻牆進院,再從窗戶鑽進室內,毀壞臥室門鎖,強行綁架何春生、郝志芬夫婦。

當時在場的有何春生的父母、哥哥及幫何春生家收秋的親戚等人。郝志芬的嫂子上前阻攔,胳膊被劃了一個幾寸長的口子,鮮血直流;郝志芬的婆婆上前阻攔也被推到一邊;何春生的父親年近九十高齡,見此情形心臟病突發,暈倒在車前。全無人性的惡警,不顧老人死活,將老人拉抬到一邊,奪路而去。

後來惡警又返回來抄家,把幾副對聯抄走。何春生夫婦被非法關押在永清縣看守所,郝志芬被劫持到廊坊洗腦班。

非法綁架關押,敲詐勒索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大陸綜合消息, 永清縣四位法輪功學員邵波、張建華、付建設、孫玉玲被綁架。近兩個月,永清縣610石煥瑾、國保大隊伙同河北省廊坊市610對永清縣法輪功學員進行綁架、敲詐錢財,至今已有十六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有一部份法輪功學員被敲詐錢財後放回,每個人被敲詐的錢財最少一萬,多的幾萬,最近幾日中共惡人更是到處綁架。

結語:

多行不義必自斃。善惡有報是天理。原永清縣兩任看守所所長韓秀文、梁成山均因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遭惡報死亡,成為中共的「替死鬼」、「殉葬品」。

永清縣公安局局長楊志遠,二零零八年擔任永清縣公安局局長。二零一六年一月擔任霸州市公安局局長、副市長。在他任職期間積極追隨邪黨迫害法輪功,於二零一六年八月,遭惡報被免職。

據統計,中共「十八大」以來的反腐風暴中,共有131名中共省部級及以上官員落馬(不含企業任職),有的病死,有的被執行死刑,有的被判死緩,有的被判無期、有期徒刑,有的面臨審判。從表面上看,這些人都是因貪腐入獄,實則是因為他們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遭的惡報。

法網恢恢疏而不漏。只有停止迫害,退出中共惡黨組織,才能有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