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的小弟子回歸正法修煉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八日】我小時曾經是個大法小弟子,但直到二零一二年才真正走進大法修煉。

得法又脫離法

一九九六年我十歲時母親開始修煉法輪功。那時她常帶著我到附近的煉功點學法煉功,我跟著母親學法,背誦師父的《洪吟》、《論語》,知道要按照真、善、忍去做一個好人了。那時的我心中是無限喜悅的。但畢竟年紀小,我只知大法好,不知大法的高深內涵。一九九九年中共鋪天蓋地的造謠打壓大法,誣蔑師父,非法抓捕大法弟子,整個中國彷彿又回文革時期,人人自危。母親雖然頂著壓力保留了家裏所有的大法書,但怕家人受牽連而離開大法,我自然也就脫離大法。

我的性格內向少言,從不與人爭甚麼,更不會算計別人,嘴笨不會為自己辯解。在人看起來我就是比較傻了。因為這樣,我在學校、工作中經常受人欺負。小時學過的大法,讓我還記得應該按照真、善、忍做人,對人要寬容,不與人計較,但因不理解師父講法中忍的內涵,不懂得何為真修,往往心中忍的很苦悶,很委屈。時間一長就對人心生怨恨,更不願與人相處,性格變得孤僻,不合群。

中共暴政下的社會人人為敵,互相爭鬥,為了名利不惜傷害他人,在其中很難不受污染,逐漸的我脾氣也變的不好了,只為自己舒服,經常衝著父母、長輩發火,對他人漠不關心,也感到人活著太苦。一直覺得這些都不是我要的,我的很多想法與人不一樣,看到人為情產生的悲歡離合、生離死別和牽腸掛肚,覺得情實在是不可靠的。

可惜的是家裏有大法書卻不知自己要的就在眼前,現在很後悔浪費太多時間。

回歸大法

我在工作中需要使用電腦,經常上網。二零一二年的六月,機緣巧合在網上遇到了一位大法弟子。我們只聊了幾句並沒有直接提到修煉的事,但彼此心裏都明白。後來我才知道原來我們是一個單位的同事!

這次的相遇也頗為神奇,好像他早就知道我在這個單位,是他直接來找到我的。過後我才恍然大悟這其實是師父的苦心安排,讓他引領我從新走回大法修煉。這位同修是在被迫害後從外地流離失所來到我的家鄉的。他經歷過無數魔難依然走在證實法的路上。同修在我得法一年後終於安全的回到自己的家鄉,我很感佩同修,也非常感恩慈悲的師父。

從新得法後我一遍又一遍的看《轉法輪》,從晚上不知不覺看到天亮,一點也不睏,反而精神抖擻。師父把層層法理不斷的展現在我眼前,一次次的洗滌著我、震撼著我,從揮淚不止看到號啕大哭,我一下明白自己生生世世所等待的,輾轉輪迴苦苦期盼的這偉大的佛法就在我眼前,而我卻錯過了這麼多年。

之前一直對大法弟子講真相、勸「三退」不理解,現在這些心結全都解開了,當我再一次找到自由門上明慧網看到師父的照片時,我淚水漣漣,心中跟師父說:「師父,弟子回來了!」

又見到師父了,我從明慧網下載師父的教功錄像,從新學習五套功法,把《九評共產黨》、神韻、解體黨文化等真相資料都看了一遍。整個過程感到自己的身心不斷被洗禮,學完師父所有的講法,明白了師父是在正宇宙的法,甚麼是佛恩浩蕩,師父為眾生承擔太多、太慈悲了;知道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修煉與證實法是聯繫在一起的,大法弟子的使命是助師正法;知道了這麼多年大法弟子助師正法的艱辛與宏偉,大法弟子在嚴酷的迫害中堅定不移的做證實法的事無比偉大與殊聖。聽到洪大、悲壯的大法音樂,我覺得這一切都滲透在每個音符中,自己變得非常渺小,在這個時候我還能走回大法成為師父的弟子,真是太幸運、太榮耀了,多麼的不易啊!

新學員也要做好三件事

開始煉功時拉肚子,一天拉三、四回,又有重感冒發燒的症狀,一個星期左右好了。這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一直堅持學法煉功。

師父在夢中點化我:我看到大災難中洪水把世間都淹沒,還有很多世人不聽真相,我急切的跟人講大法真相他們卻只顧自己,不聽我講,我心裏真是又悲又急。還有一次夢中我看到許多人被邪惡的醫生打了針,之後就變得麻木如同行屍走肉一般。我和一位同修站在房頂上拿著大法書給世人讀法,人們停下來仰頭看天,臉上漸漸有了笑容,我看到天上出現巨大法輪撒下金光照向世人……

師父是點化讓我講真相救人。我想不能依賴同修要走出自己的路,自己做真相資料。於是我上網買了打印機。我對電腦比較熟悉,可真正做起真相資料來就覺得不那麼容易了:打印機連供怎麼也弄不好,很著急。我求師父幫我。也不知手碰了哪兒,再次打印時竟然就出圖象了,感到師父時時在身邊護佑。

做資料的過程也是修心的過程。有時候返出急躁心,有時又冒出好高騖遠的虛榮心、歡喜心,人心真是多。

有時間我就出去發資料,挨家挨戶的發。剛開始非常怕,緊張的身上出汗,手也抖,喘氣都費勁。於是我每次出去就發正念請師父加持,心中默念師父的詩詞:「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1],咬著牙橫下心也要去發資料救人。

自己也做《九評共產黨》、打印真相幣。買來膠水、訂書器、紗布,一開始甚麼都不懂,就上明慧網照著同修教的方法一點點做。慢慢的怕心沒那麼重了,發資料的速度快了,上下樓一會功夫就發完,也不像開始那麼喘了。我外出一次帶的資料不多,打多少我就發多少,發一家是一家,每發一家我都對著資料發正念:一定要讓有緣的人看到,一定讓他們得救!

做三件事中修自己

我也給家人講真相。父母親都知道大法好,我希望母親能快些回到法中來,跟上正法進程。跟她說了很多,談自己的親身體會,有時候說的自己眼淚都流下來了,可由於她怕心重一直沒法衝破,還沒有從新走回大法。

我發現越是怕,這怕就是一道牆,一張網,當把怕看的很大,又沒有堅定的正念真的是很難逾越。任何一顆心也都是如此,修煉中必須時時歸正自己,正念正行真正的實修自己才行。這過程我也在修自己,講的過激反而效果不好。這時發現原來我是在證實自己!總想改變別人,自己沒得到認同就產生了急躁、憤怒情緒,別人說自己時還有自卑的心。

父親不反對我修煉,他也知道邪黨不好,但不理解為甚麼要講真相。可他又很固執,給他《九評共產黨》和其它資料也不看。開始時和他爭執過幾次,每次爭吵後向內找,都會看到我的爭鬥心。後來我慢慢的跟他說,給他聽師父的法,聽神傳文化,慢慢的他也有所改變:知道人得行善積德才好,但還沒有完全認清邪黨的惡。可能是我講的不好。是啊,給家人講真相總是會帶著很強的情,心境不夠純淨,這些也是應該修去的。

我也試著跟身邊的同事、朋友講真相勸「三退」,退得不多,覺得是自己講得不透,還總有怕心,不夠堂堂正正,擔心講多了人不理解。我發現其實人明白的那面是很清楚的。現在的人越來越能理性的認識這個邪黨,但是要勸退還不太容易,要講的很徹底、明白才行,不能過急,要很有耐心、恆心。這個過程中要不斷堅定正念祛除怕心,懷著慈悲善良的心境去講效果才能好。

總之要把生活、工作、三件事都平衡好真的不容易。有時候會出現消極抱怨情緒,有時候背法,發正念解體這些人心,解體思想中不好的觀念,我發正念時經常會感到身體內在的顫動,有時候發正念會流淚。

不斷向內找的過程中感到自己確實在提高:認識事情不再那麼極端,人變得平和,做事能多為他人著想了。當自己心境變了周圍的一切都在改變。

回歸大法時間雖不長,但我體會到修煉路上師父的精心安排與苦心點悟,也體會到放下人心執著的艱難,修煉中真是每一步都需要咬緊牙關堅定向前。

跟修的好的同修比我還有很大差距,很多地方做的不足,不夠坦蕩,做事不夠穩。師父說過「修煉如初,圓滿必成」[2],希望與同修共勉,在修煉的路上勇猛精進,不負師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