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省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綜述(圖)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六日】

前言
一、主要迫害機構、死亡人數和死亡時間統計
二、曾經被媒體抹黑報導的死亡案例真相
三、監獄迫害後死亡案例
四、勞教所迫害後死亡案例
五、看守所、公安局等非法關押迫害後死亡案例
六、洗腦班迫害後死亡案例
七、騷擾及其它迫害死亡案例
八、各地區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名單
結語

前言

法輪大法於一九九四年八月在雲南開始弘傳,至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不完全統計,大法已弘傳到全省所有的地、州、市、縣,甚至邊遠山區村落,真善忍的佛法之光普照雲南的山川大地,無數的法輪功學員享受著修煉大法帶來的身心健康和快樂。昆明的殘疾女孩楊蘇紅,身患骨癌晚期,現代科技無力救冶斷言只能活幾個月,卻在修煉法輪功後痊癒;原勐海縣史志辦主任、《勐海縣誌》主編蔡鵬順是有名的藥罐子、老病號,多次被醫院下病危通知,修煉法輪大法後,身心健康,擺脫了病魔蹂躪,然而他們卻都在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中被迫害致死……

在雲南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生前承受的折磨和酷刑有:毒針、野蠻灌食、強服破壞中樞神經藥物、暴力毆打、長時間坐小板凳、關禁閉、電擊、強迫做苦役、強制洗腦,剝奪基本人權、精神和肉體折磨下的嚴管、戴腳鐐手銬、各級騷擾、監控、恐嚇、開除工作、開除學籍、剝奪退休金等摧殘迫害。

十八年的腥風血雨,他們被致死的經歷,見證了中共邪黨的殘暴和邪惡。讓我們記住他們的名字,讓我們認清是誰害死了他們!而這一切不是為了仇恨,而是希望更多的人醒來,分清正邪,站在正義一邊,讓我們在不久的將來共同見證迫害者被送上正義審判台的那一天!

一、主要迫害機構、死亡人數和死亡時間統計

據明慧網報導,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氏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至二零一七年七月,在雲南省被迫害致死和在迫害中離世的法輪功學員(不完全統計):49人,本省學員46人,外省學員3人。其中女性31人;男性18人。在監獄遭迫害後死亡11人,佔總數的23%;在勞教所遭迫害後死亡6人,佔總數的12%;在洗腦班遭迫害後死亡2人,佔總數的4%;在看守所、公安局、派出所遭迫害後死亡7人,佔總數的14%;遭騷擾、監控等迫害中離世的23人,佔總數的47%。

'圖:雲南省被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按迫害機構統計分布圖'
圖:雲南省被迫害致死和在迫害中離世的法輪功學員按迫害機構統計分布圖

'圖:雲南省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人數情況分布圖'
圖:雲南省被迫害致死和在迫害中離世的法輪功學員人數情況分布圖

'圖:雲南省49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年度分布圖'
圖:雲南省49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和在迫害中離世的年度分布圖

表1、雲南省各地區被迫害致死和在迫害中離世的人數明細統計表
地區遭監獄迫害後死亡遭勞教所害後死亡遭洗腦班迫害後死亡遭看守所公安局迫害後死亡遭騷擾、監控等迫害後死亡合計
昆明地區33121322
玉溪地區2 3 5
普洱地區 1 12
昭通地區1 1 2
紅河州 3 2510
楚雄州 1 1
大理州 22
文山州 1 1
西雙版納州 1 1
外地學員3 3
合計 116272349

表2、雲南省49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和在迫害中離世的年度統計表
49
死亡年份死亡人數死亡年份死亡人數
1999120094
2000420102
2001520111
2002320122
2003320133
2004520140
2005420150
2006220160
2007320170
20084不詳3
合計

二、曾經被媒體抹黑報導的死亡案例真相

經濟師、副鎮長孔慶黃遭野蠻灌食身亡

'孔慶黃'
孔慶黃

孔慶黃:男,生於一九六六年,彝族,雲南建水人。雲南大學經濟系大學本科生,經濟師,曾任副縣長秘書多年,一九九五年起任建水縣臨安鎮副鎮長。一九九七年八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煉功後無病一身輕,處處按修煉人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自覺抵制走後門、收紅包、謀回扣、吃喝玩樂等不正之風,是大家公認的好鎮長,深受民眾愛戴。

二零零零年四月七日,孔慶黃在全鎮的計劃生育工作會結束時,向參加會議的人談自己煉功後身心健康,道德昇華的體會,談到新聞媒體對法輪功的一切報導是在造謠,由此孔先遭軟禁,後被綁架、抄家,四月九日被非法關押在建水縣看守所,並被開除出黨,撤銷副鎮長職位。

當其父聽到兒子被抓被關後,當場氣絕身亡。在看守所期間,孔慶黃曾絕食近十天,五月初被逼寫「三書」後,於五月九日回單位上班:送報紙、打雜。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二零零零年六月九日,孔慶黃到北京天安門為法輪大法鳴冤,六月二十八日被公安帶回建水後,被再次關押在建水縣看守所,孔慶黃絕食抗議非法迫害,遭惡警強行灌食、灌鹽水,每隔四、五天灌一次,導致孔慶黃喉管血管破裂出血,八月二十五日出現生命危險才送入建水縣人民醫院,並將他四肢捆綁在床上進行「治療」。

孔慶黃絕食60多天,身體虛弱應補充能量,而這時醫院每天卻要抽孔慶黃的血一至兩筒化驗,不知是他們不懂醫療常識,還是受甚麼人指使,把孔慶黃當作實驗品來實驗。一個月不斷地被大量抽血,孔慶黃身體迅速垮下來,相當虛弱,九月一日他同意進食,到九月二日處於昏迷狀態,九月三日晚九時去世。

孔慶黃去世後,惡人嚴密封鎖消息,僅在秘密火化時,通知其被綁架在洗腦班的妻子王伽月到殯儀館看了一眼,此時身高1.75m,體重80多公斤的孔慶黃,雙眼凹陷,身體僅剩下薄薄的一層骨架,整個身體皮膚乾枯、變形,其遺體被非法解剖。為掩蓋迫害孔慶黃致死的罪行,相關部門向全縣數百個單位發文,污衊孔慶黃是「絕食自殺身亡」,並由當時在臨安鎮任書記參與迫害的李自恆上電視堅持這一說法,以矇蔽全縣人民、污衊法輪大法。之後李自恆被任命為副縣長,後又任縣人大主任。

直接參與迫害孔慶黃的人員彭連益、郭躍、曾保和等惡警還榮立三等功,領取了獎金和證書,並通告全縣人民。從而在全縣範圍內營造恐怖氣氛,增加打壓力度。孔慶黃是雲南省煉法輪功被迫害致死的第一人。之後孔慶黃的骨灰被扣押,長時間不給安葬。

三、監獄迫害後死亡案例

(一)在雲南第一監獄遭迫害死亡案例

1、遭七次迫害的方征平老人在獄中被迫害致死

方征平:男,四川籍,60歲。出生於四川省宜賓市屏山縣,家住西昌市410廠,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四日到雲南綏江縣講真相,被綏江縣惡警綁架,後又被綏江縣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在雲南省第一監獄遭迫害。二零一三年五月,雲南省第一監獄通知他妻子程冬蘭方征平已死,歷盡苦難,他最終沒能活著走出黑監獄。

方征平老人,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先後遭受了七次迫害,從一九九九年到二零一三年的十四年中,方征平有近三分之二的日子被非法關押在獄中,期間兩次被非法勞教。每次都經歷了酷刑拷打和殘酷折磨,一次比一次慘烈,身心受到巨大摧殘。在馬坪壩洗腦班,被手銬銬上後,拋起來摔在地上,在烈日下暴曬;在四川綿陽新華勞教所被獄警唆使犯人暴打,被打得滿臉是血。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三日方征平被綏江縣法院誣判七年。同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方征平被劫持到雲南省第一監獄。途經雲南曲靖時,劫持方征平的惡警將方征平羈押在曲靖監獄一宿。點名時由於方征平沒能及時回答,曲靖監獄的三名惡警一擁而上,一頓拳打腳踢。三名惡警用穿著皮鞋的腳向方征平的臉上、身上狠狠踩踏,方征平被打倒在地又掙扎著站起來,又被打倒,往復多次,直到方征平不能站立。遍體鱗傷的方征平被抬到雲南省第一監獄後,四十五天以後才基本能站立行走。

二零一二年得知方征平被非法關押在雲南一監十監區三中隊,因拒寫「保證書」而遭到關小號等多種酷刑折磨,方征平被迫害致生命垂危,下了病危通知書。他父母給雲南一監寫信,希望能取保回家,未得到任何回音。二零一三年四月一日方征平被雲南一監迫害致死,獄方也未告之方征平父母。獄方在方征平死亡三十六天後才找到方妻程冬蘭(程冬蘭二零一零年九月十四日被非法判刑十年,在四川省女子監獄遭受迫害);一監拒絕了程冬蘭要求見方征平最後一面的要求,火化了方征平的遺體。方征平父母在悲憤中請了律師對方征平的死因進行調查,同時依法申請國家賠償,但遭到獄方的刁難、威脅。

律師分別於二零一三年八月三十日和十月十四日,兩次到雲南一監。兩次均被一監故意刁難和以各種藉口推諉,拒絕出示律師要求提供的與方征平死亡案件相關的入監體檢報告、屍檢報告等十二項信息資料,並用各種手段阻止律師繼續介入此事,雲南監獄管理局還出函和去人到律師所在地的司法局「告狀」,希望當地司法局給律師所在的事務所施壓,用年檢來威脅他們的介入。

雲南一監的種種表現,已明確的證實和透露了幾個重要信息:(1)方征平在雲南一監「非正常死亡」;(2)雲南一監在掩蓋方征平的死亡真相;(3)雲南一監對方征平死亡案的影響及將要面對的後果心虛畏罪。

雲南一監欲蓋彌彰,費盡心思的掩蓋和作秀後面隱藏著可怕的罪惡。正義會遲來,但決不會缺席,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邪惡之徒,無論天涯海角,無論時日長短,必將被追查到底。

2、四川的羅江平遭監獄施毒針致死

羅江平:男,51歲,四川攀枝花市米易縣撒蓮鎮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二年一月在雲南省楚雄州南華縣被綁架,遭非法判刑四年半,在雲南省第一監獄遭腳鐐手銬、打毒針、超強勞動、單獨關小號等迫害,生命垂危,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保外就醫放回家,僅五天,於二十八日下午五點多含冤離世。

羅江平從小父母離異,他在十幾歲時雙腳疼痛,飽受腿疼的折磨,由於家裏窮,沒錢醫治,只有在疼痛中苦熬。一九九六年有幸走入法輪大法修煉, 煉法輪功後身輕體健,腿疼病不翼而飛。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以來,羅江平多次被米易縣公安局、米易縣撒蓮鎮政府綁架、抓捕、抄家、勒索,二零零二年初被非法判刑五年,在四川德陽監獄遭到多種酷刑折磨及超強度奴役迫害。

二零一二年一月六日,羅江平、張吉美在雲南省楚雄州南華縣龍川鎮講法輪功真相,被龍川鎮派出所綁架關押在南華縣看守所。二零一二年四月羅江平被南華縣法院誣判四年半,被劫持到雲南省第一監獄。

在雲南第一監獄,羅江平拒絕「轉化」,遭到一監區的惡警姚加興、冰風、楊紀良等的殘酷迫害,獄方對羅江平從以下多方面進行迫害:

(1)暴力「轉化」,野蠻灌食:羅江平拒絕強制洗腦迫害,以絕食抗議,被獄方野蠻灌食,用工具將羅江平的下牙全部撬掉,上牙只剩幾顆鬆動的牙齒。撬牙導致口腔大量出血,嘴裏面都是爛肉。

(2)雲南一監對羅江平打毒針,破壞中樞神經,損毀內臟器官。

(3)羅江平被關單間小號,戴腳鐐手銬,遭到獄警和犯人肆意毒打、體罰。

(4)強制勞役,每天十幾個小時的超負荷勞動,完不成任務不准睡覺。

羅江平被迫害得奄奄一息「取保」回家後,多次向親朋好友訴說他在監獄被打毒針,左右兩臂被打毒針的針眼周圍2公分的範圍都呈黑色。羅江平被打毒針後,肚子脹,五臟六腑疼痛難忍,大小便不通,雙腳腫大,坐不起來,更無法站立,連頭都抬不起來,有氣無力,說一句話也非常吃力,臉色蠟黃,瘦得皮包骨頭。昆明市二醫院出具的羅江平的病情診斷是:羅江平的肝臟有多個黑色包塊,是肝硬化晚期。從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九日到同年十二月,短短的三個月,羅江平就被雲南第一監獄迫害成肝硬化晚期,導致生命垂危。

'羅江平臨去世前在家裏的照片'
羅江平臨去世前在家裏的照片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生命垂危的羅江平被家屬取保送回四川米易縣的家中, 十二月二十四日,米易「610」辦公室二人和撒蓮派出所二人到羅江平家進行騷擾,看到奄奄一息的羅江平,還說羅江平外出必須給派出所報告。時隔五天,羅江平於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被迫害離世。

3、遲志在獄中被迫害致肝癌,出獄後離世

遲志,男,27歲,雲南省昭通彝良縣人民銀行職工,一九九八年十二月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前遲志身體單薄多病,小小年紀就患有慢性胃腸炎、甲、乙型肝炎等疾病;修煉法輪功後各種疾病不治而癒,身心健康,在單位是個好職工,家庭和睦美滿。二零零三年六月遲志向世人發放法輪功真相材料時被當地國保隊長顏永翔,副隊長梁東梅、王毅等惡警綁架、毆打、非法抄家,後被冤判三年半並被五花大綁 「遊街」示眾, 在捆綁時遲志不下跪,遭到武警用腳狠踢,所謂的「公審公判」,使遲志的人格、精神、身體受到了極大的侮辱和傷害。

遲志被非法判刑後被單位開除,妻子也在各種壓力下和他離婚。遲志被關押在雲南省第一監獄五監區受迫害,在雲南省第一監獄被強迫每天做十多個小時的奴工活,身心受到極大摧殘,患上了肝癌,家人接回後遲志貧病交加還經常受到公安騷擾,身體骨瘦如柴日漸衰竭,於二零零九年七月含冤去世,年僅二十七歲。

(二|)、在雲南第二女子監獄遭迫害死亡案例

1、優秀婦幼保健醫生沈躍萍被迫害致死

沈躍萍,女,49歲,玉溪市婦幼保健站醫生,沈躍萍在家是位賢妻良母,在單位是醫術精湛深受病人愛戴的優秀醫生。沈躍萍自一九九六年修煉法輪大法後更是用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工作中任勞任怨,對病人不分貧富貴賤一視同仁,時常接濟幫助困難患者。一次有位撿垃圾的婦女帶著高燒的孩子來看病,因她身上又髒又臭又身無分文,醫生都不願接待她,沈躍萍看到後就主動給她孩子看了病,開了藥,並且掏錢幫她付了針藥費。

沈躍萍二零零零年到北京「上訪」,被非法勞教三年;二零零四年十二月,玉溪紅塔區公安分局何曉沛、張翔宇等惡警在一展銷會上把沈躍萍、普志明夫婦等多位法輪功學員綁架,沈躍萍被非法判刑四年,因沈躍萍在法庭上義正辭嚴的揭露對其孩子三天的非法銬、嚇,被法院加刑一年。

在五年的監禁中,沈躍萍被非法關押在雲南省女子二監集訓監區,因拒絕所謂的「轉化」,從二零零六年三月開始就被關「禁閉」,一直被關了三年。整天面對的是惡警的輪番轟炸(強迫洗腦)、辱罵及喇叭中最大音量的洗腦之詞。在關禁閉期間,每天被強迫坐在光床板上十六個小時以上,沒有站、走的自由,不得洗澡、洗衣、來例假不允許用衛生巾、還隨時被「包夾」(專門看管法輪功學員的犯人)打罵或用針扎、用手擰、掐,每天強逼她吃或者在食物中投放不明藥物,以致使沈躍萍咳嗽不止八個多月,最後導致昏迷,於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一日將她送進昆明醫學院第二附屬醫院搶救。身心遭到巨大的摧殘,受盡了非人的折磨。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二日她的家人突然接到監獄告知沈躍萍病危,當家人趕到醫院時,沈躍萍已經被迫害得肺穿孔,奄奄一息,連睜眼、說話都非常困難了。五月十三日在病情沒有得到控制的情況下監獄又強行將沈躍萍轉到條件極差的勞改局醫院,五月十四日在家屬強烈要求下,監獄才辦理了「保外就醫」手續。家人將她接送到昆明第三醫院搶救,到二零零九年七月十六日晚含冤離世。

2、史喜芝被獄警長期施予毒性藥物,獄中死亡

史喜芝:女,60多歲,昆明市法輪功學員,家住昆明市銀福小區2棟402號,於二零零二年四、五月間在家中被綁架,非法秘密判刑四年,被非法關押在雲南省第二監獄,先後在四監區,五監區(集訓監區)。由於史喜芝堅持對真善忍信仰,被獄警長期使用破壞中樞神經類藥物,導致血壓增高,二零零五年在被關「禁閉」期間每天從早上6:20起床到晚上11:00被強制坐在光床板上,要保持一種姿勢,後來又被強制從早到晚站軍姿。不准洗臉、刷牙,每天只准上廁所三次,限制喝水,剝奪了人基本的生存權。二零零五年三月八日深夜,監獄突然打電話給其女兒說史喜芝病危,據知情犯人透露史喜芝是被獄警用電棒電擊後出現生命危險後送醫院搶救,於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七日凌晨搶救無效含冤離世(監獄對外稱患病死亡)。

3、七旬老人王蓮芝被施放不明毒藥致精神失常死亡

王蓮芝:女,73歲,昆明市法輪功學員,被雲南省女子第二監獄迫害致死。王蓮芝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五日被西山分局的惡警陳坤光和金碧派出所的沈明貴、王維處綁架,二零零八年八月七日被劫持到省女二監迫害,為了「轉化」王蓮芝,集訓監區管教隊長楊歡等把王蓮芝關進禁閉室,在禁閉室王蓮芝每天被強迫端坐在光床板或小木凳上16個小時不准動,不准閉眼,身體稍有移動,就會被「包夾」(看守法輪功學員的犯人)謾罵、毆打,還不准洗臉、刷牙、衛生用水、洗澡,不得換洗衣服等等。家屬去見人,說要三個月才能見。

十一月十日,經過三個多月折騰,兒子終於見到母親。此時王蓮芝雖然憔悴,但精神正常。之後雲南省女子第二監獄對王蓮芝施以不明藥物,導致其「精神失常」,身體狀況日漸惡化,整口牙齒鬆動脫落,持續劇烈頭痛,最後幾乎成了植物人。十一月二十七日,監獄為了推卸責任,通知兒子去監獄,兒子說:「十幾天前母親還好好的。」警方告之是市精神病院鑑定的「精神分裂症」,並說:「你母親不吃高血壓的藥就拌在飯裏」,兒子怒責:「另外還拌有甚麼藥?」警方不敢回答。二零零九年一月七日,家人費盡周折,將體質非常虛弱、幾乎成了植物人的王蓮芝保外就醫接回家中,後送到昆明市第一人民醫院搶救,期間老人一直處於昏睡狀態,因醫治無效,於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含冤去世。兒子就母親被迫害死亡向有關部門提出了控告。

生前,王蓮芝老人二零零二年就曾被非法關押在昆明五華區看守所36天,並被非法抄家,後送昆明大板橋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因她的血壓當時高至220,有生命危險,勞教所不收,國保大隊叫她的家人寫了擔保書,才把她放回家。參與綁架王蓮芝老人的警察有五華國保大隊隊長練學騰、警察馬斌和土橋派出所的警察等。

4、楊翠芬獄中受迫害突然死亡

楊翠芬:女,一九四九年出生,文山州丘北縣林業局退休職工。年輕時楊翠芬就患上了不治之症──紅斑狼瘡,頭髮都掉光了,周圍的人躲她遠遠的怕被傳染,住院醫治無效,直到楊翠芬煉了法輪功,沒有花一分錢就徹底擺脫了被醫學上判死刑的紅斑狼瘡。

楊翠芬兩次遭到中共非法判刑。第一次是二零零三年楊翠芬在丘北縣被綁架、關押,被非法判刑四年,劫持到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第二次是二零零九年八月三十一日發真相資料被綁架,後硯山縣法院非法對楊翠芬判刑五年,二零一零年一月十日將楊劫持到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

在雲南女二監,楊翠芬被強迫長時間坐小凳,後被分到女二監五監區幹奴工。至二零一三年八月三十一日楊翠芬已被關押迫害整整四年,二零一三年九月三十日楊翠芬打電話回家給老伴說自己明年三月就能回家了,然而僅僅過了兩天,十月二日晚,楊翠芬的家屬接到監獄的電話,說楊翠芬病危,家屬趕到醫院後,楊翠芬已經完全失去意識,也沒了氣息。監獄將責任推卸的一乾二淨,家屬不簽字,監獄威脅不簽字獄方就將自行火化屍體和處理遺物,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罪責難逃。

四、 勞教所迫害後死亡案例

殘疾女孩楊蘇紅被迫害後皮包骨頭離世


楊蘇紅被折磨得皮包骨頭,奄奄一息後放回家

楊蘇紅:女,24歲,昆明西山區馬街辦事處積善社區法輪功學員,是一個身高僅有一米二、體重二十三公斤的肢體殘疾人,曾身患「結核病」、「白血病」, 一九九八年更是雪上加霜,被昆明腫瘤醫院確診為「骨癌晚期」,並說她最多只能活幾個月。楊蘇紅於一九九八年二月有幸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所有疾病自修煉法輪功後全部痊癒。但是迫害開始因為她堅持修煉法輪功,被昆明市西山區「六一零」、公安多次非法抄家、綁架、關押,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三十日將她非法劫持到雲南省女子勞教所勞教,在勞教期間楊蘇紅堅決拒絕在勞教書上簽字,堅決拒絕所謂的「轉化」(強制放棄信仰)。被獄方施與各種壓力和折磨,並強迫她參加每天十多個小時的超強奴役勞動,不到半年她就被折磨得皮包骨頭,奄奄一息,於二零零五年五月被送回家後僅一個多月的時間,於二零零五年六月十一日端午節下午含冤去世。

五、看守所、公安局等非法關押迫害後死亡案例

1、黃菊美被關押期間受折磨突然死亡

黃菊美:女,生於一九五四年,昆明市政公司工人,修煉法輪功前,身患高血壓等二十多種疾病,是單位有名的老病號,26歲就病退了。一九九七年她自修煉法輪功後,疾病不治自癒,待人處事都為別人著想,婆媳關係,家庭關係越來越和睦。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江氏集團開始打壓法輪功,她以自己修煉法輪功後的身心變化向世人講真相,二零零二年被公安綁架,在關押期間受盡折磨,血壓增高至280/120mmHG,導致心臟病突發,公安將其送入醫院,才通知家人,不久黃菊美不幸去世。

2、李廷貴(在公安局非法關押中死亡)

李廷貴:85歲,玉溪地區通海縣法輪功學員,家住通海縣四街鎮者灣二組。二零一零年四月十日,李廷貴、解寶芬夫妻倆到通海縣七街市場向有緣人發真相資料,被便衣惡警將所有真相資料強行搜走;四月十二日通海縣公安局黃成順、木豔萍等五人到李廷貴家非法抄家,搶走所有的大法真相資料;三天後他們又來到李廷貴家勒索現金,逼迫兩位老人交一千五百元,並且揚言要拘留十天、半個月。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七日,李廷貴老人遭縣公安局「六一零」黃成順一夥人的綁架、威脅、恐嚇,於當日早上九時死在縣公安局,死因不明。留下七十多歲的老伴解寶芬。面對如此人間悲劇,縣公安局人員不但沒有絲毫罪惡感,反而還繼續騷擾和恐嚇解寶芬老人,威逼她交出大法書籍及真相資料。

六、騷擾及其他在迫害中離世的案例

遭騷擾、恐嚇、監控、剝奪信仰自由、精神摧殘等死亡18人;死因不明:5人;。以下是部份案例:

1、《勐海縣誌》主編蔡鵬順在全家四口長期受迫害折磨中離世

蔡鵬順:男,七十四歲,原勐海縣史志辦主任、《勐海縣誌》主編。蔡鵬順修煉法輪大法前體弱多病,每天離不開藥物,是勐海縣有名的藥罐子,工作時曾幾次昏倒在辦公室及廁所裏,多次被醫院下病危通知書。蔡鵬順自一九九八年修煉法輪大法後,身心得到了極大的改善,臉色紅潤, 身體健康,認識的人都替他高興。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蔡鵬順一家四口人堅持修煉法輪大法,經常遭到勐海縣邪黨人員的騷擾、迫害。二零零六年二月十二日,在勐海縣縣委書記曹孟良、勐海縣公安局局長馮曉冬等人的指揮下,以勐海縣公安局國保大隊惡警曾永平為首,伙同勐海縣象山鎮派出所惡警非法抄查蔡鵬順家,掠走他所有的大法書籍等。之後勐海縣國保大隊大隊長袁春等人又數次持續對病臥在床的蔡鵬順及妻子朱彩娥威逼利誘非法審訊,後妻子朱彩娥被非法勞教兩年(所外執行),使蔡鵬順的身心受到巨大傷害。

同時袁春為首的惡警,誘騙並綁架了蔡鵬順的女婿馮湧哲,勐海縣國保大隊副大隊長惡警李雲等奔到馮湧哲家,李雲爬上馮湧哲家陽台,用撬棍撬開防盜窗,砸開房門,非法侵入住宅掠走所有大法書籍,電腦等設備,並將馮湧哲的妻子蔡晴如劫持到勐海縣看守所。直到二零零六年二月底蔡晴如才被放回家。二零零六年三月三十日,馮湧哲被惡警劫持到祿豐縣大平壩雲南省第二勞教所非法勞教兩年,被開除工職。在全家遭中共邪黨長期高壓迫害下,蔡鵬順於二零零八年三月五日含冤去世。

2、呂祖達遭上門恐嚇加,含冤離世

呂祖達:男,68歲,昆明市雲林規劃院高級工程師、中隊書記。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七月十八日到昆明市政府上訪。一九九九年邪黨迫害開始後,呂祖達所在單位雲南省林業調查規劃設計院營林分院,以他是黨員為由,在黨委的每週例會上都對他進行批鬥,並逼迫他寫所謂的揭批保證書,呂祖達不願寫謗師謗法的內容,因此保證總是過不了關。

其老伴賀桂珍在修煉之前身患多種疾病,雙腿無法行走,是由呂祖達推著輪椅將她送到煉功點的;修煉大法後,她以前的各種疾病不僅痊癒,而且能行動自如,身體非常健康。二零零零年賀桂珍在室外煉功,被非法拘留一個月。回家後,廠裏將其定為「重點」,由邪黨委書記劉薔麗(音)和保衛科長周善福帶頭,協同昆明市盤龍公安分局、「六一零」人員以及長春派出所的片警趙永富,對賀桂珍進行盯梢、蹲坑、監視,還經常上門騷擾、威脅和恐嚇。並前後幾次要將她綁架到洗腦班迫害,使得她不得不經常離家出走、在外躲避。

在單位不法人員、惡警多次上門恐嚇,強行精神洗腦摧殘迫害下,呂祖達長期處於精神恐慌和擔憂老伴的狀態,心理壓力極大,身體也每況愈下,於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四日含冤去世。

3、陳建忠在恐嚇、威逼中離世

陳建忠,男,65歲,昆明海口縣人,雲南光學儀器廠退休職工。一九九九年以前修煉法輪大法後,身心受益,身體一直都非常好。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團 對法輪功迫害開始後,單位黨委、「六一零」、保衛處不法人員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打壓,實行強制洗腦轉化,逼寫放棄修煉法輪大法的保證。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四日單位又召開洗腦轉化揭批會,恐嚇逼迫陳建忠等人放棄修煉, 逼寫「三書」,陳建忠精神上受到強烈刺激,當場從座椅上翻落在地,口吐白沫,半邊身體不會動,隨即送本廠醫院搶救無效,於當晚含冤去世。

因篇幅原因,其它案例不一一列舉,各地州死亡名單如下。

七、各地區被迫害致死和在迫害中離世的法輪功學員名單

昆明地區22人:張雲芳、陳建忠、王星、蔡邦花、譚再芝、黃菊美、曾紹蘭、鄔家和、高國祥、呂祖達、包維遠、陳淑秋、桂明芬、史喜芝、張鳳仙、楊蘇紅、張桂芳、李雪芬、李健英、王蓮芝、王嵐

玉溪地區5人:付瓊仙、管成才(廣成才)、沈躍萍、李廷貴、黃韜

紅河州哈尼族、彝族自治州10人:孔慶黃、朱麗芳、李俊青、張秀英、楊素芬、蘇慧瓊、李保義、何美華、朱美英、楊發清

昭通地區2人:李郝曉、遲志

楚雄彝族自治州1人:孫懷鳳

普洱地區2人:謝宏宇、李朝榮

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1人:蔡鵬順

大理白族自治州2人:楊玉芬、王太山

文山壯族苗族自治州1人:楊翠芬

外省3人:鄭智陽、方征平、羅江平

寫下以上每一個名字,彷彿又看到每個鮮活的生命他們當年得法修煉的喜悅,他們身心健康時的快樂!然而寫下每一個名字,我們的心又是萬分的疼痛,面對他們被迫害後的慘狀,我們沒有勇氣直視。他們所歷盡的苦難,那份傷痛一直埋在他們親人的心裏,一直留在認識他們的每一個同修、同事、朋友的心中。他們對真理的堅守和捍衛,那份勇氣令邪惡膽寒,讓世人覺悟欽佩。迫害他們的惡人也許有的已經遭到惡報,也許有的還在逍遙,但善惡到頭終有報,驚天的罪惡,滔滔血債,無論時日長短,一定會被清算,真相一定會大白於天下,惡人也一定會被送上正義的審判台,至今還在作惡的人們啊,清醒吧!停止迫害,為自己的明天留一條生路……。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