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女子監獄2016年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行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三十日】(明慧網通訊員甘肅綜合報導)甘肅女子監獄設立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機構,所謂的「反邪教科」(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科長朱紅,因迫害法輪功學員在二零一六年上半年被升為主管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副監獄長。現在副科長孫立偉升為該科科長,其他成員是肖燕、魏瑩、丁海燕、羅霖、張梅(新調來兩個月左右)。監獄中的其他獄警均不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只負責管理其他犯人。

甘肅女子監獄,位於蘭州市城關區九州大道416號。監獄將邪教科置於二樓整個一層樓上,樓上先是一個大廳,接下來一個教室,最裏面五個號室,一個號室專門用於服刑人員晚上值夜班所用。另外四個號室,每一個號室二十幾人,其中每間號室有六、七個或八、九個法輪功學員,其餘是包夾和被判刑關押的全能神、門徒會人員,一個包夾包夾幾個法輪功學員,如果一個包夾要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時候,所有的包夾都會一起上,全都針對該法輪功學員,隨意打罵、罰蹲、罰站。這層樓是和其他刑事犯人分開的,法輪功學員不參與勞役,即使被強制轉化,寫了保證的也不會下車間幹活,但是全能神、門徒會人員如果被強制寫了保證等所謂轉化的文字後,就會安排下車間幹活。

邪教科(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要求被關押人員每天早上五點多起床,洗漱,打掃衛生,七點吃早飯。八點半到十一點半在教室看電視,全是《焦點訪談》中對法輪功的誣蔑、誹謗言論。中午,包夾睡覺,就讓法輪功學員寫思想彙報,寫對電視內容的認識。如果寫的不符合包夾的要求,不按照包夾的要求去寫,包夾就是打、罵、罰站、罰蹲等各種摧殘人的手段。罰蹲是軍姿,必須從頭到尾一個姿勢,不讓換腿。

包夾之間相互配合、誘騙、辱罵、毆打法輪功學員,強迫法輪功學員轉化,強制法輪功學員按照包夾的要求寫思想彙報。晚上是十點睡覺。法輪功學員如不配合包夾的要求,就不讓睡覺,在教室、或大廳罰站、罰蹲,不允許換腿。如果法輪功學員不配合包夾的要求,獄警就將法輪功學員叫到辦公室,進行電擊。

蘭州市紅古區海石灣法輪功學員王立謙因不配合邪惡的任何指使和命令,被獄警肖燕先用小警棍電擊,覺得小警棍不管用,就用大警棍電擊王立謙的嘴部、臉部,致使王立謙的嘴和臉都被燒破了。

蘭州法輪功學員焦麗麗、塗玉春因不配合裏面的邪惡要求,被獄警叫到辦公室電擊。

李礦鳳,六十多歲,嘉峪關法輪功學員,剛被劫持到女監時,不配合邪惡的要求和命令,不報數,不答到,獄警就讓所有人陪站一夜來懲罰李礦鳳,逼迫李妥協。開揭批會時李礦鳳喊口號,獄警就將李礦鳳用電棍電擊,脖子都被電棍燒糊了、歪著,李礦鳳還經常被打罵。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在甘肅女子監獄,只要法輪功學員一到女監,第一天就開始強制「轉化」,一直不停。邪教科的包夾犯人為了不幹活,給監獄交二萬元才進到邪科,包夾「轉化」一個法輪功學員給獎勵十七、八分,刑期三年的夠一百分就減刑半年,刑期四年的夠一百二十分減半年。包夾為了減刑,就非常賣命的迫害法輪功學員。裏面的法輪功學員不能相互說話,也不讓相互看,更不能相互給生活用品。有些法輪功學員因為不配合監獄的要求,家屬不能會見,賬上無錢,其他法輪功學員卻被包夾盯著不允許給其一點幫助。法輪功學員就是賬上有錢,買了生活用品和食物,每次法輪功學員要吃點自己買的東西,還得問包夾,包夾同意才可以吃。

甘肅女子監獄強制「轉化」法輪功學員後,甘肅省610的人員就到甘肅女子監獄對已經「轉化」的學員進行考核驗收,看法輪功學員是不是真的「轉化」。甘肅省610驗收合格後,就給包夾加轉化分。監獄也對已經「轉化」的學員進行考核。甘肅省610的人員平時還去女監檢查工作。所謂「轉化」的學員每天還是被強制看誣蔑、誹謗大法和師父的電視,強迫每天寫思想彙報,被包夾肆意辱罵、打。在學員離開監獄時,還得做懺悔錄。內容基本都是包夾們自己寫的。

在二零一六年初大概有四十多個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甘肅女子監獄,到二零一七年初大概還有三十幾人被非法關押在甘肅女子監獄。在二零一六年,甘肅省鎮原縣太平鎮退休女教師、法輪功學員許惠仙被甘肅女子監獄迫害致死;甘肅省白銀市法輪功學員萬銘芬於二零一五年二月被劫持到甘肅省女子監獄,遭冤獄迫害的萬銘芬目前生命垂危。

一、被迫害致死、致生命垂危的法輪功學員

◇許惠仙,甘肅省鎮原縣太平鎮退休女教師、法輪功學員許惠仙,二零一五年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剛到甘肅女子監獄時腰疼,還能走。包夾張淑梅對許惠仙經常用腳踢。

許惠仙后被甘肅女子監獄迫害致命危,於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八日清晨一點多被送回當地,許惠仙回家後身體極度虛弱,不說話,除了睡覺,醒來就無法控制的煩躁,一直處於病危狀態,於二零一六年七月八日離世,終年七十一歲。
(詳見明慧網《遭蘭州女子監獄迫害 女教師含冤離世》

◇萬銘芬,景泰法輪功學員萬銘芬在被逼寫「三書」的時候,因為不寫,包夾張淑梅將一盆水潑到萬銘芬身上。張淑梅是經濟犯,蘭州人,四十歲左右。經常被包夾踢、打,腿上都是被踢的印記。

甘肅省白銀市法輪功學員萬銘芬於二零一二年五月被綁架,二零一四年十一月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五年二月被劫持到甘肅省女子監獄。

二零一六年八月份甘肅女子監獄對法輪功學員做了一次全面檢查,抽血,萬銘芬被告知「好著哩」。由於長期迫害,二零一六年八、九月份萬銘芬的身體出現異樣,後來萬銘芬身上癢得不行,臨出監二十天左右,開始小便變黃。一次女監獄警問有沒有人需要看病,萬銘芬就跟獄警去了衛生所。到監獄衛生所後,衛生所的大夫說需要到外院去看。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三日萬銘芬到蘭州市勞改醫院,又名蘭州新橋監獄住院、輸液。到新橋監獄後,新橋監獄就給萬銘芬做了胸透。住院第二天,獄警在女監給其他法輪功學員和犯人說,「你們以為萬銘芬是甚麼大病?就是膽管發炎。」還找法輪功學員單獨談話,問法輪功學員對萬銘芬住院一事的看法。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九日,女子監獄給萬銘芬的家人打電話,要求家人第二天趕快來看萬銘芬。萬銘芬的家在甘肅白銀市景泰縣,離蘭州比較遠,家人就跟女監商量能不能遲一點來看,女監回覆,來得晚就看不上了。家人就急匆匆趕到蘭州。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萬銘芬出獄。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萬銘芬被家人護送到蘭州住進蘭州市腫瘤醫院。又在蘭大附屬二院作了全面檢查,確診萬銘芬身患「胰頭部囊實性病變,傾向考慮為惡性病變,肺氣腫征像,多發肺大胞,子宮體下部膨隆,多考慮為子宮肌瘤,左側乳腺鈣化灶,膽囊炎並膽汁淤積,雙側頸部小淋巴結,雙肺門縱隔、右側心隔腳多發鈣化淋巴結,雙側腋窩多發淋巴結等十種病變。」

(詳見明慧網《萬銘芬被甘肅省女子監獄迫害致生命垂危》

二、二零一六年被非法關押在女監的法輪功學員

◇王毓蓉,蘭州法輪功學員,一九六三年三月十日出生。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日被非法關押在甘肅女子監獄迫害,被非法判刑四年。

包夾劉媛媛對王毓蓉故意找茬,吃飯、聽課一直蹲著,不讓坐凳子,不讓洗漱,不讓按時上廁所,整天辱罵、恐嚇、威脅,動不動就打,搧耳光,腳踢,造成王精神緊張、舉止失措,說她思想彙報寫不到位,達不到邪惡的要求,罰她一遍一遍的擦地,幾乎每天如此,在打罵中度日。

有一天,王毓蓉口渴,包夾不准喝水,王抗議,以頭撞鐵架床柱,包夾拉住不讓撞,又罰站四十分鐘,不讓睡覺,包夾說她思想彙報寫不到位,就百般刁難,把筆扔進垃圾袋,把思想彙報底稿撕掉,讓她蹲著寫,天天如此(近兩個月)。一直不讓家人見,原因是王毓蓉的女兒在會見王毓蓉的時候,女監要求王毓蓉的女兒先在家屬幫教協議上簽字,王毓蓉的女兒拒絕簽字,監獄就不允許王毓蓉的女兒會見王毓蓉,還在監獄再三質問王毓蓉,王毓蓉的女兒是不是也在煉法輪功?由於不讓家人會見,也不讓家人給王毓蓉打錢,王毓蓉因帳上沒錢,鋼筆、筆芯都沒有。還強逼王毓蓉每天必須寫思想彙報。襪子也是破的,同修卻無法給。

直到二零一七年一月,女監才讓家屬會見了王毓蓉。此時家人已經長達七個月沒有見王毓蓉。

◇焦麗麗,慶陽法輪功學員,一九六九年七月三日出生。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日被非法關押在甘肅女子監獄迫害,被非法判刑八年。焦麗麗剛被劫持到女監時,不配合邪惡,包夾郭文傑,讓焦麗麗蹲著,兩天兩夜不讓睡覺,打罵,在寫思想彙報時沒按邪惡要求寫,罰蹲兩天,然後電擊,焦在這種摧殘下,被迫妥協。現在仍然經常遭到辱罵、威逼,強制焦麗麗寫思想彙報。

◇塗玉春,蘭州法輪功學員,一九五三年三月二十日出生。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日被非法關押在甘肅女子監獄迫害,被非法判刑八年。劫持到剛被劫持到女監時,不寫保證,罰蹲兩天兩夜,然後電擊,包夾又打又罵,在長期折磨中,塗玉春意志消沉,在獄中體檢時發現身患嚴重糖尿病。

◇杜淑珍,蘭州法輪功學員,一九五三年十月二十日出生。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日被非法關押在甘肅女子監獄迫害,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包夾王蕾,經常對杜淑珍侮辱性的辱罵。杜淑珍沒有牙齒,吃飯等都很困難。

◇王立謙,紅古區海石灣法輪功學員,七一年出生。被冤判五年。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初被劫持到甘肅女子監獄,不配合邪惡,不寫保證,不背監規,獄警說她不服獄警,電棍電擊,嘴唇和兩腮造成燒傷,被獄警關在辦公室電擊時叫聲極其慘烈。肖燕剛開始用小電棍電,後來又換成大電棍電,電流太大,把嘴也燒破了,臉也燒破了。家人去看時,不准家人會見。

◇岳玉華,四十多歲,天祝縣法輪功學員,被冤判三年半。包夾盧海燕,為了讓岳違背自己的良心,說無中生有的話,顛倒黑白。預謀強扣罪名,打罵、罰蹲、恐嚇、威逼。因岳寫的揭批書達不到邪惡的要求,盧海燕將岳玉華的腳踢瘸,臉打青,但岳玉華走路時,還不讓她瘸,要讓她正常走,讓岳玉華一次次蹲下站起,目的是證明她的腳好著,走路就不瘸,以被子打不好為由,將岳的被子、褥子、飯盒等扔在地上,還要踏上幾腳,天天辱罵。

◇馬福梅,四十多歲,天祝法輪功學員,被冤判四年半。剛被劫持到女監時,不配合迫害,被包夾打罵、威逼,長達二十多天。

◇包新蘭,一九六三年出生,海石灣法輪功學員,被冤判四年。因不配合對她的迫害,包夾張小軒,整天辱罵,有一次一整天不讓上廁所,憋得包新蘭雙手捂著肚子,整天罰蹲,偶爾讓坐一下。經常被拳打腳踢。

◇竇小寧,六十多歲,海石灣法輪功學員。被冤判四年,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初被非法關押在甘肅女子監獄。

◇竇秋新,六十歲,海石灣法輪功學員。被冤判五年。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初被非法關押在甘肅女子監獄。竇小寧和竇秋新是親姐妹。

◇郭彩萍,慶陽鎮原縣法輪功學員,六十多歲,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七日被綁架,被非法關押在寧縣看守所。十二月份被非法關押在甘肅女子監獄,被非法枉判三年。

◇俞鳳英,六十多歲,武威法輪功學員,文盲,冤判一年半,在看守所呆了一年。包夾盧海燕,俞鳳英監規不會背,整天被包夾罰站、打罵,不會寫思想彙報,經常被包夾辱罵、打,有時不准按時上廁所。

三、二零一六年之前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

◇李玉,七十多歲,慶陽法輪功學員,被冤判兩年,被劫持到女監時已經半身癱瘓,只能扶牆行走,包夾張淑梅,以她思想彙報寫不到位,回答問題不好,天天辱罵。行動不便,偏癱,需要人扶,生活不能自理,褲子都提不上。包夾對幫她的人就罰掃廁所池子。

詳見明慧網報導:《曾遭勞教迫害 甘肅七旬女教師又被判刑二年》

◇楊文秀,六十多歲,白銀法輪功學員,被劫持到女監一年多,被迫害的神智不清,只知道吃、睡,有時大小便失禁,大便不知道就拉倒褲子上。第一個包夾叫袁巧惠,為了逼迫楊說無中生有的話,顛倒黑白。預謀強扣罪名,常對她恐嚇、威逼、打罵。有一次在教室裏袁巧惠將楊文秀推倒,楊文秀的眼睛撞在桌角上,造成眼睛紅腫。還有一次,在號室裏,袁巧惠將楊文秀推倒,楊文秀的頭撞到鐵櫃子門上,楊文秀疼的慘叫。楊文秀不寫思想彙報,後來的包夾叫劉淑萍,給她床上倒水,身上潑水,讓她蹲軍姿,給板凳上寫上師父的名字,強迫楊坐在上面,在楊的褲頭上也寫上師父的名字,經常為寫思想彙報挨打受罵,幾乎天天挨打罵。

◇李巧蓮,六十幾歲,白銀市法輪功學員,邪惡為給她洗腦,強迫李巧蓮每天寫兩到三篇思想彙報,動不動就打罵、呵斥,包夾叫王蕾。有一次王蕾用中性筆將李巧蓮的嘴唇劃破,罰站,罰蹲是經常事。

◇沈莉東,六十多歲,蘭州法輪功學員,包夾叫馬雅琴,是女監反邪教科最邪惡的包夾,變態虐待狂,以沈莉東思想彙報寫不到位為名,天天拳打腳踢,造成沈莉東反應遲鈍、恐懼、丟三落四。冤判三年,已經被非法關押一年多了。二零一四年三月八日下午,沈莉東和一周姓法輪功學員,被蘭州市城關區國保大隊隊長陳志凱綁架並搶走近四百元人民幣,而且向沈的家人索要幾千元現金。這事被曝光後,陳志凱把錢退還給了沈莉冬,並假意向沈及家人道歉。陳志凱為了報復沈莉東曝光其索要錢財的惡行,說他一定要將沈莉東非法送進監獄。時隔幾月陳志凱就脅迫社區人員經常上門騷擾、施加壓力逼寫「三書」,並揚言一定要把沈莉東送進監獄。家人不敢將沈莉東被迫害的消息告知蘭州法輪功學員、不敢上明慧網,不敢和蘭州法輪功學員接觸,更不敢提關於沈莉東的隻言片語,怕加重對沈莉東的迫害。在沈莉東被非法關押在甘肅女子監獄一年多的時候,蘭州法輪功學員才從其他途徑了解到沈莉東已經被判、被關監獄。

◇許莉英,七十歲左右,嘉峪關法輪功學員,被冤判三年。沒有妥協。因不配合惡人,隊長提了很多問題,讓她回答,包夾楊黎黎,天天罵許莉英,有時不讓洗漱,罰站、罰蹲。有一次包夾楊說話許莉英沒聽清,楊就爬在許莉英的耳朵上大聲叫喊六七遍,為達到洗腦目的,讓許莉英整天寫思想彙報,回答問題,在長期高壓下,許身體骨瘦如柴,臉色蠟黃,許莉英整天在罵聲中度日。

◇盛春梅,六十多歲,海石灣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十年,二零一三年被綁架至女監。開始的包夾是陳麗萍,後來的包夾郝娟娟。在長期的迫害中,盛春梅現在身患嚴重的糖尿病,雙目失明,兩耳失聰。包夾陳麗萍在盛春梅失明的情況下,不帶她洗碗、上廁所,盛春梅摸索著自己幹。一次,陳麗萍將盛春梅從衣領提起,搧耳光,陳麗萍住上鋪,盛春梅住下鋪。盛春梅被經常辱罵。還被逼寫東西,每天寫思想彙報。因經常不按包夾規定一舉一動打招呼,或說我錯了等,包夾陳麗萍就擰、掐盛春梅的大腿內側,揪胳膊上的肉,用尺子打頭,痛的盛春梅直叫。因為盛春梅身體單薄經不起狠打,包夾就經常不讓她洗漱,罰她端著盛滿水的盆站好長時間,水溢出一點就揪、掐,用下流話罵已經成了常態。在這種折磨下,包夾還要她寫思想彙報、搞衛生、罰站罰蹲。盛春梅因雙目失明看不見,就給盛春梅一把尺子比著寫思想彙報。

◇陳潔,甘肅會寧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四年四月八日被劫持到蘭州女子監獄。包夾馬雅琴,長期打罵、侮辱、百般挑剔,導致陳潔門牙脫落,腿疼、恐懼、焦慮。陳潔的包夾是女子監獄最為邪惡、狠毒的,前期曝光陳潔在女監所受的迫害事實,真實的迫害事實與明慧網曝光的有過之而無不及。

◇李礦鳳,六十多歲,甘肅酒泉嘉峪關法輪功學員,被冤判六年。李礦鳳剛被非法關入女監時,不配合邪惡的任何命令和指使。不報數,不答道,讓所有人陪站一夜,逼迫李礦鳳妥協。開揭批會時李礦鳳喊口號,脖子被獄警用電棍電擊燒糊、歪著,經常被打罵。包夾叫郭文傑。

二零一四年四月九日上午,甘肅酒泉市中級法院對法輪功學員李礦鳳非法開庭。七月二十五日非法宣判,李礦鳳被非法判刑六年。

◇張萍,五十多歲,慶陽法輪功學員,包夾劉媛媛,因張萍不配合,長期被罰蹲罰站,有一次頭被劉打破,經常遭辱罵毆打。被冤判三年,已經呆了一年多了。

◇肖豔紅,蘭州法輪功學員,生於一九六四年九月二日,家住甘肅蘭州市七里河,原是甘肅省婦幼保健院職工。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一五年年初被綁架到甘肅女子監獄。包夾陳麗萍逼迫肖豔紅交代所謂的「余罪」,辱罵、打、罰站、罰蹲,被罰蹲半個月。經常罰站、罰蹲、辱罵。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肖豔紅被非法抓捕後,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五日上午八點到下午一點四十分,甘肅省天水市秦州區法院,非法庭審。詳見明慧網報導:《甘肅天水十名法輪功學員被冤判》

◇唐瓊,生於一九七二年七月六日,原天水永紅器材廠工人。住天水市秦州區雙橋路。二零一五年年初被綁架到甘肅女子監獄。

二零零二年唐瓊曾被天水市秦州區法院誣判十二年,此次再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唐瓊被綁架,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五日上午八點到下午一點四十分,甘肅省天水市秦州區法院,被非法庭審。詳見明慧網《甘肅天水十名法輪功學員被冤判》

◇李翠芳,生於一九四四年六月十五日,天水市秦州區福星壽衣店老闆。家住天水市秦州區岷玉路羅玉小區。二零一五年年初被綁架到甘肅女子監獄。

李翠芳剛到黑窩時每天被迫背監規(三十八條)記不住,遭包夾牛愛玲拳打腳踢、罰站,像瘋了一樣圍住李翠芳破口大罵。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李翠被綁架,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五日上午八點到下午一點四十分,甘肅省天水市秦州區法院,被非法庭審。被非法判刑四年零六個月。詳見明慧網報導:《甘肅天水十名法輪功學員被冤判》

◇劉淑萍、金昌法輪功學員,五十多歲,二零一三年四月左右至二零一四年底在女監邪科。

在被支英包夾的幾個月中,受盡了折磨。支英時常以各種方式刁難她,罰站、罰蹲,動不動拳打腳踢,搧耳光,揪頭髮,踩在腳面上使勁捻,使劉淑萍腳腫的無法走路。僅兩個多月支英就勒索了劉淑萍四百多元。凡支英包夾的法輪功學員絕大多數被她敲詐過。

◇邰梅花,甘肅省武威市涼州區人,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九日被綁架。甘肅省武威市涼州區法院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九日對邰梅被非法判刑三年緩刑四年,在二零一五年七月底放回家,十月份送甘肅省女子監獄迫害。

◇高喜榮、郭蓮清, 郭蓮清,七十四歲。高喜榮,七十三歲。甘肅省白銀市平川區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四年二月八日,大水頭派出所警察路建榮、張東利等,去高喜榮家,把高喜榮綁架。二月十三日上午,大水頭派出所警察路建榮、張東利,拿著假逮捕證,綁架了郭蓮清,當天送進白銀區看守所。於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八日被平川公安分局警察劫持到甘肅省女子監獄繼續迫害。兩位老太太被非法判刑四年半。

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九日,甘肅省白銀市平川區國保警察曾廣貴、劉永清將郭蓮清的丈夫王根發(王更發)綁架,逼迫本人或家屬在「取保候審」決定書上簽字。七十六歲的王根發(王更發)簽完字後,悔恨萬分,再加上老伴郭蓮清(七十八歲)仍然在甘肅省女子監獄遭受身心的摧殘,身體狀況急下,十幾天後,於二零一五年十月三十日下午六時突然離世,撇下一個孤苦伶仃的智障兒(五十二歲)。

對高喜榮、郭蓮清的迫害報導,詳見明慧網報導:《甘肅白銀市兩位七旬老太被非法判刑四年半入獄》

◇李兆英,七十四歲,甘肅嘉峪關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二日被劫持到甘肅女子監獄關押迫害。

二零一四年四月四日晚,李兆英老人在市小區散發真相資料時,被長期蹲坑的便衣片警跟蹤綁架至附近派出所,非法審訊了一晚。

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三日嘉峪關市城區檢察院檢察員閆欣明以李兆英在二零零二年非法勞教三年的所謂的違法前科及非法查抄的真相資料這些所謂的「犯罪事實」對李兆英提起公訴至嘉峪關市城區法院。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二日嘉峪關市城區法院開庭。李兆英老人被非法判刑三年零六個月,

◇李德香,五十多歲,金昌法輪功學員,剛被劫持到女監時,不配合邪惡,包夾劉淑萍、周蓓,經常打罵、威逼,遭長期高壓折磨。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六日,她被金川區法院非法判刑五年,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一日被劫持到甘肅省女子監獄迫害。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八日傍晚,李德香在金昌文化廣場被便衣警察跟蹤、綁架。二零一四年四月十六日,金川區法院非法庭審李德香,後將她非法判刑五年半。對李德香的迫害報導,詳見明慧網報導:《甘肅省金昌市李德香累計被非法監禁13年》

四、二零一六年已經離開女監黑窩的法輪功學員

◇拓俊絨,慶陽法輪功學員,六十歲,二零一四年春被綁架至女監,二零一六年八月離開黑窩。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貪污犯催文文、支英在監獄廁所暴打拓俊絨。拓俊絨正上廁所,倆人將拓俊絨從胳膊架起、連拉帶拖,拖進大廳,脫光上衣、褲子進行人格侮辱,致使法輪功學員拓俊絨晚上常從惡夢中驚醒,放聲大哭。包夾支英白天晚上都不讓拓俊絨上廁所,憋得拓俊絨只好把尿撒在大廳裏。獄警朱紅就帶著全科的警察對拓俊絨吼叫、圍攻、批鬥半個多小時,並唆使包夾對拓俊絨行惡。當晚半夜,支英掀開拓俊絨的被子,對她又打又掐,全號室的包夾一起毆打拓俊絨。拓俊絨大喊,「打人犯法,我要上告。」支英大聲說,「誰打你了?」其實打人的動靜非常大,整個一層樓都聽的到,連走廊裏的夜班崗都問了,值班隊長肯定是知道的,說明群毆事件是值班隊長事先知道的,否則半夜那麼喊叫她應該制止的,就這樣把拓俊絨折騰到天亮。在攝象頭下公然群毆是誰的指使呢,攝象頭也形同虛設。此後,對拓俊絨迫害更重了。晚上,不讓六十歲的拓俊絨提尿桶,實在憋不住拓俊絨就尿在自己的洗腳盆裏,用洗臉盆蓋上。早上,支英讓把兩個臉盆全扔到廁所,讓買新的。還常常 把拓俊絨的被子扔到有水的過道裏,讓她重疊。

◇陳淑芬,四十多歲,隴西縣文鋒鎮人,二零一六年三、四月份離開黑窩。

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六日,陳淑芬被隴西縣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七月十二日關入女監。包夾馬雅琴。在眾人面前,馬雅琴假裝對陳淑芬關心,沒人時狠打陳淑芬。陳淑芬寫思想彙報不合邪惡要求,就被馬雅琴拉到廁所或號室一頓毒打,時常體罰,無端謾罵、指責、惡意刁難、不讓上廁所、不讓睡覺。包夾郭輝一次不讓她上廁所,陳淑芬不得已便在褲襠裏時,惡人郭輝就用拳頭打陳淑芬的兩側太陽穴。警察魏瑩還給馬雅琴出謀劃策整人,加重迫害導致陳淑芬痛苦的生不如死。

酷刑演示:踢打
酷刑演示:踢打

◇趙翠蘭,武威法輪功學員,近七十歲,二零一六年二月份離開黑窩。

二零一三年初,趙翠蘭被非法關押在邪科五號室,號長梅菊常常把她帶到號室踢打她。打趙翠蘭成了梅菊的樂趣。包夾袁子婷更是狠毒,整天眼睛盯著趙翠蘭,稍不留意就反手搧臉,用木板打頭,揪頭髮,掐擰胳膊腿,用腳狠踢。趙翠蘭常被打得鼻口流血,眼鏡打飛,牙齒打的鬆動,精神恍惚。 犯人支英規定小便失禁的趙翠蘭晚上起夜不得超過兩次。起夜次數多就遭支英打罵、體罰,罰她擦地。包夾盧海燕經常罰她站,不讓上床睡覺,髒話罵她,由於小便失禁,常常尿濕褲子,尤其冬天棉褲老是濕濕的,平時又不讓洗,不斷的折磨,使趙翠蘭患上了嚴重的老年痴呆症。

◇呂銀霞,慶陽法輪功學員,四十歲左右。被冤判四年。二零一七年一月份離開黑窩。

呂銀霞被慶陽市中院非法判刑四年,呂銀霞在寧縣看守所被非法關押十一個多月。於二零一四年四月十六日被劫持到蘭州九州甘肅女子監獄。

呂銀霞是大學畢業,是個老師,為了讓她「轉化」,獄警朱紅每天要呂銀霞回答二十至三十個提問, 呂銀霞不按邪惡的要求回答,包夾就破口大罵,長時間熬到深夜才讓睡覺。一次包夾用廁所刷子打呂銀霞的嘴,打得嘴流血腫爛,刷子也打壞了。因未完成「轉化」 任務,獄警朱紅讓新調來的隊長劉曉蘭用電警棍電呂銀霞,電的脖子全是傷痕。

◇郝國芳、萬銘芬,甘肅景泰縣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四年七月四日被綁架。郝國芳、萬銘芬被劫持到白銀看守所,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七日,郝國芳、萬銘芬被秘密開庭,被冤判三年。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離開甘肅女子監獄。

◇張金梅,生於一九五六年十二月十二日,蘭化公司退休職工。一九九九年因多次進京上訪被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二零零零年三月八日再次進京被非法勞教一年。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一日因參與有線電視插播講真相被天水市公安局非法拘留。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被秦城區法院非法判刑十九年。已離開黑窩。

甘肅女子監獄在監獄實施各種殘酷手段逼迫法輪功學員寫不修煉保證、揭批書等誣蔑、誹謗法輪大法和大法師父的文字,在法輪功學員離開黑窩後,甘肅女子監獄還和各地迫害法輪功學員的「610」機構、國保相互聯繫,監控和掌握著走出監獄的法輪功學員的行蹤,繼續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給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施壓。

法輪大法是佛法修煉,「真善忍」是我們每一個生命都應該用心來守護的,包括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公檢法司及政府部門的工作人員,直接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強制法輪功學員轉化的警察,更應該珍惜和守護「真善忍」,即使甘肅女子監獄長期在邪教科(中共是真正的邪教)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朱紅、丁海燕、肖燕、魏瑩、羅霖,當你們獨處靜思的時候,用心審視自己的內心時,你們會發現,「真、善、忍」才是你心中最充實、最需求的幸福。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後,你們參與其中,跟隨江澤民流氓集團竭力迫害法輪功學員,可是除了每次給你們的所謂的經濟獎勵之外,你們失去的太多太多。迫害佛法和大法徒的罪惡是一個生命無法償還的,它會株連到你的家人。在法輪功學員還在講清真相、勸人三退之際,請曾經和還在非常賣力的參與其中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警察,為自己留一條退路,為自己留一條活路。了解法輪功真相,善待法輪功學員,棄惡向善,真心給法輪大法師父懺悔,因為,只有我偉大的師父才能救你,不要隨邪惡的中共和江鬼毀掉自己和家人的未來與生命。

附錄:參與迫害單位及個人信息:
甘肅省政法委
地 址:蘭州市城關區南昌路1648號
區 號:0931 值班電話:0931-8288272
郵政編碼:730030 傳 真:0931-8811802
馬世忠:甘肅省政法委書記
侯效岐:省委政法委副書記 0931-8288271 13919958885
楚才元:省委政法委副書記、省維穩辦主任 0931-8288269 18809428901
牛紀南:省委政法委副書記、省綜治辦主任 0931-8288274 13609380266

甘肅省委防範和處理邪教(法輪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問題領導小組辦公室
(甘肅省委610辦公室)
地 址:蘭州市城關區南濱河東路518號
區 號:0931 值班電話:0931-2158970
郵政編碼:730000 傳 真:0931-2158970
金祥明:省委政法委副書記、省防範和處理邪教辦主任
蘭州市政法委
地址:蘭州市城關區南濱河東路735號,市委大樓三樓 郵政編碼:730000
趙 愛:蘭州市政法委書記 0931-8819055 13993106516
段海明:蘭州市委政法委副書記、蘭州市委「610」辦公室主任

甘肅監獄管理局地址:蘭州市城關區靜寧路100號 電話:0931─8535248
區 號:0931 值班電話:8881081
郵政編碼:730030 傳 真:8825056
甘肅監獄管理局局長:鐘智錄 0931-8960577 13893230806
甘肅監獄管理局局長 :萬治貴 0931-8736526 13919858899
政 委:王祿維
梁儀堅:0931--8735366 13609368660
劉琰 副局長 0931--8735688 13993166922
監獄企業集團公司總經理
魏興剛 副 局 長0931--8735568 13993166923
郭建中 副 局 長 0931--8735806 13893326286
梁秋明 副局長 0931─8735698 13919806866
監獄企業集團公司副總經理
楊萬成 紀委書記 0931--8735986 13893632808
姜潤基 副 局 長 0931─8831128 13609381711
張文彬 辦公室主任 0931─8735506 13993188186
何豐功 辦公室副主任 0931─8872129 13893207599

甘肅女子監獄地址:蘭州市城關區九洲大道416號 電話:0931-8333610
甘肅省蘭州市九州開發區68號信箱,郵編730046
監獄長:元磊(2014年9月擔任)
副監獄長:王文輝
教育科長:呂慧娟
技術檢驗科長:馬瑛
一監區長:張萬里
二監區民警:劉春麗
四監區長:劉瑩
監獄心理輔導中心:周遠萍 肖豔

2014年之前甘肅女監人員信息:
監獄長:
幹玉梅13919199196、0931-8333502
趙春燕13919198389、0931-8333530
戴文琴13919196198、0931-8330899
安瓊13919121558、0931-8333511
吳紅玉13919121901、0931-8333519
石明玉13659420239、0931-8336793
龐永祥13919121898
張鵬13919121909、0931-8331616
政治處:
文雅琴13919121998、0931-8333886
獄政科:
王磊13919121669、0931-8333526
副科長13919121952
內勤0931-8325086
生活衛生科:
羅志虹13919121839、0931-8331810
副科長惠紅13919121869
葛彩雲13919121995
衛生所0931-8307163
「610」科:
科長朱紅13919121959、0931-8331600
副科長13919121962
值班點0931-8331639
警戒科:
科長13919121920、0931-8332396
副科長13919121922
大監門15379024100
質量技術檢驗科:
科長13919121528、0931-8334599
公司接待站0931-8331887
設備動力科:
科長13919121926、0931-8333517
基建科:
科長13919121989、0931-8333516
副科長18693198851
教育改造科:
科長13919121830、0931-8333527
副科長13919121958
副科長13919121612
內勤、0931-8333610
獄內偵查科:
科長13919121880、0931-8333525
綜合管理科:
科長13919121868、0931-8333529
生產綜合科:
科長13919121902、0931-8331686
財務管理科:
科長13919121619、0931-8333553
一監區:
監區長13919121862、0931-8333532
副監區長楊豔梅13919121515
陳曉彤13919121510
二監區:
監區長13919121656、0931-8333550
教導員15193135223
副監區長楊麗13919121601
副監區長陸春梅13919121552
某副監區長13919121631
三監區:
監區長13919121618、0931-8333531
教導員13919121650
蘇海花13919121568
獄警劉某13919121903
獄警張某13919121663
值班點0931-8333523
四監區:
監區長13919121508、0931-8333569
教導員13919121960
獄警陳某13919121613
獄警劉某13919121603
獄警侯某13919121623
值班點0931-8333522
車間 0931-8333569
教育科 0931-8373083
五監區:
監區長13919121828
教導員13919125561
副監區長13919912685
副監區長13919121665
監道值班點0931-8373081
六監區:
監區長13919121518、0931-8330196
教導員13919121856、0931-8330496
曹曉麗13919121503
羅海燕13919121661
景13919121535
監道值班點:0931-8331826
八監區:
監區長王雁13919121818、0931-8334559
教導員丁軍環13919121816
賴藝丹13919121956
王某13919121500、0931-8307702
監道值班點0931-8334559
駐監檢察室0931-8333503
總值班室0931-8333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