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龍崗區法輪功學員18年遭迫害綜述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三日】(明慧網通訊員廣東報導)從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今的十八年,廣東省深圳市龍崗區公安分局、「610」及公檢法人員採用跟蹤、抄家、拘留、刑罰、送洗腦班、勞教、判刑等殘酷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綜述如下:

一、二零一二年至二零一七年一月被迫害案例(21人):

1、廣東深圳三位法輪功學員被杭州警察跨省綁架

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三日早上七點多,廣東深圳市龍崗區布吉街道三位法輪功學員王秀珍、趙陽司母女及席崇棣被警察綁架、抄家。被抄物品有電腦、手機等以及100多本法輪功書籍資料。據悉警察來自浙江臨安市,說是因為兩年前的事。王秀珍丈夫趙文山也是法輪功學員,抄家時趙文山未被帶走,但十三日夜零點左右警察敲門騷擾,他拒絕開門,被困家中。後王秀珍、趙陽司被釋放回家,席崇棣近日被非法押往臨安。

2、「九二四」廣東綁架案中兩起發生在龍崗。

馮紹勇,四十多歲,為人平和忠厚,北京郵電大學博士,馮博士在幾個單位都是技術骨幹。因為堅修法輪功,馮博士被多次非法抓捕、勞教、關洗腦班,在勞教所期間受到過酷刑迫害。國保大隊的警察會去他單位監控他,有時會威脅他老闆炒掉馮紹勇博士。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四日馮博士在陳工家做客時,國保與派出所便衣警察故意開車去撞馮博士的車,車被撞壞後報警鳴笛,馮博士出門看究竟,就被綁架了。馮博士現被非法關押在深圳龍崗看守所。九月二十五日警察又去馮博士的妻姐家和馮博士的出租屋抄家,警察還帶了電鑽準備破門而入。十月九日,馮博士太太阿聰與她妹妹去愛聯派出所索回汽車及個人抄家的東西,被警察拒絕。構陷馮紹勇的辦案警察是深圳愛聯派出所的鄧文輝。

陳澤奇,五十四歲,謙和儒雅,已在深圳工作二十餘年,是一名優秀的軟件工程師,擔任過深圳多家公司的軟件部負責人,參與和主持了很多軟件項目的開發,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因信仰法輪功,陳澤奇被多次非法拘禁,曾被非法勞教三年。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四日國保與派出所便衣敲陳工的門,說馮博士車被撞了,騙陳工開門。陳工剛一開門,一瘦高個便衣就給了陳工右胸一拳,陳工被打懵了,後來右胸越來越痛。抄家的警察沒有搜查證,抄走了三、四台短信機和幾本大法書。綁架了陳澤奇,陳澤奇現被非法關押在深圳龍崗看守所。十一月二日被非法批捕了。一個月前龍崗區檢察院提審過陳澤奇,陳澤奇說自己無罪,拒絕檢察院要他出賣構陷同修的要求。陳澤奇被非法關押在龍崗看守所65監倉。

3、深圳市龍崗區法輪功學員繆佳良、賀顯仁、賀冬秀被非法庭審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一日,法輪功學員賀顯仁去深圳市龍崗區橫崗六約發放法輪功真相期刊時,被六約的協警綁架並搶走鑰匙(裏面有徐琴家的鑰匙),國保大隊警察用搶來的鑰匙打開徐琴的家門,未出示任何證件,進門就攝像,隨後將法輪功學員賀冬秀(七十一歲)、繆佳良(徐琴的丈夫)、徐琴三人綁架到六
約派出所,徐琴被非法關押了七天,因檢測出有嚴重的尿毒症被釋放。繆佳良、賀冬秀、賀顯仁三人被非法關押在龍崗區看守所。(備註﹕繆佳良是徐琴的丈夫、賀顯仁是徐琴的表弟、賀冬秀是徐琴的婆婆)國保搶走徐琴家的一些財物,包括小孩的畢業證、錢包、現金、身份證等等不予歸還。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一日上午,繆佳良、賀顯仁、賀冬秀在深圳市龍崗法院被非法庭審,作為親屬的徐琴進庭旁聽理所當然,但徐琴還沒進法院,就被龍崗區「610」布控的便衣綁架到六約派出所,下午庭審結束才被釋放。

據悉,庭審前後法院附近有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其中法輪功學員劉軍利被綁架到龍崗盛平派出所,下午被釋放。

4、湖南籍法輪功學員劉軍利,六十四歲,因訴江曾被龍崗公安非法關押十五天。

5、二零一六年七月四日,法輪功學員董文武從廣州坐火車去深圳,在深圳火車站被綁架,被關押在深圳市龍崗區平湖鎮深圳鐵路公安處看守所。董文武於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在廣州打工期間在QQ上傳遞大法真相,被網警跟蹤,曾多次被當地派出所等騷擾、抄家、拘留;其子從最北的黑龍江老家趕到深圳看守所探望董文武,可看守所不讓見,理由是不能證明其父子關係。在深圳,董文武沒有任何親朋,處境維艱。現確知董文武已被非法批捕。

6、二零一四年七月,深圳市法輪功學員楊春紅在廣東省深圳市龍崗區粘貼真相不乾膠時被綁架,同年十二月在深圳市龍崗區法院被非法開庭,法官蘇曉東,書記員藍倩。律師未到場,楊春紅為自己做無罪辯護,被非法判刑四年。楊春紅上訴,案件在二零一五年九月十四日轉到深圳市中級法院。此前楊春紅一直被非法關押在深圳市龍崗看守所十九倉。

7、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九日晚九時許,深圳法輪功學員孫佳萍因訴江被龍崗區愛聯派出所警察綁架。另有一李姓法輪功學員被龍崗區坂田派出所綁架。

8、二零一四年八月三十日,深圳市法輪功學員方海峰、王海燕、龔芳在深圳某地鐵站講真相時被舉報,被非法關押在龍崗區看守所。二零一五年五月十四日,三位法輪功學員在龍崗法院被非法庭審。同年九月十日,方海峰被非法判刑四年,王海燕、龔芳被非法判刑三年。龔芳提出上訴。

9、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四日晚上,深圳市龍崗區南嶺派出所七、八個警察闖入南嶺村法輪功學員楊勵軍家中非法抄家,強行將電腦、打印機、大法書籍等搶走,綁架了楊勵軍,說刑事拘留十五天,楊勵軍被非法關押在龍崗區拘留所。

10、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八日,深圳市法輪功學員項秀敏在龍崗區的工作單位上班時被綁架,被非法關押在龍崗區看守所,家中被抄走一台筆記本電腦和兩本大法書籍。後遭深圳市龍崗區法院非法庭審。

11、魏嫦玲,女,四十多歲,二零一三年三月一日在參加集體學法時被綁架到龍崗區派出所並被抄家。據悉魏嫦玲被非法判一年八個月。

12、段亞兵,湖北通城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日在深圳講真相時遭保安惡告,被龍崗區羅崗派出所警察陳明新、黃凌綁架,被非法關押十五天。

二、被迫害致死和失蹤的法輪功學員(3人):

1、沈菊,湖北法輪功學員,在葛洲壩集團公司二公司工作。沈菊曾多次被強行綁架到洗腦班關押,二零零三年八月,沈菊被強行綁架到武漢洗腦班迫害,身心受到重創。絕食抗議後闖出洗腦班。回家後多次受到單位、居委會監視、騷擾。二零零五年七月,沈菊在深圳講真相,被派出所警察綁架到龍崗區看守所非法關押三個半月,飽受迫害。看守所惡劣的環境使她染上疥瘡,回到宜昌後日漸嚴重。丈夫法輪功學員汪丹鋒也屢遭迫害,被當地「610」調到偏遠地區工作,無人照顧她。多次迫害使沈菊身心受到巨大摧殘、傷害,二零零六年一月十日,沈菊在醫院昏迷二十四小時後含冤離世,年僅三十四歲,留下了一個年僅六歲的孩子。

2、陳正容,女,六十多歲,貴州遵義人,晚年居住在深圳,二零一零年,陳正容夫婦二人被綁架,都被深圳龍崗區法院非法判刑四年。陳正容被劫持到廣東女子監獄。陳正容出獄後不到三個月就突然去世。陳正容出獄後胳膊上有明顯的針眼,親屬懷疑她在監獄時被注射不明藥物。

3、吳小兵,男,三十六歲左右,江西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八年到深圳龍崗工作。二零零九年十一前後失蹤,與家人朋友斷絕聯繫。聽其妻子說是被人害了,詳細原因不清楚。半個月後吳小兵逃出黑窩,曾求救,但後來失聯,下落不明。

三、二零一一年「大運會」前後遭迫害案例(16人)

二零一一年八月,深圳要在龍崗區(主會場,特區邊防檢查線外)召開「世界大學生運動會」,「江澤民犯罪集團」把一場體育比賽變成嚴重擾民的政治運動,讓許多警察超負荷工作,以維穩為名大規模騷擾、抓捕無辜的法輪功學員,造成了無數家庭悲劇。當年三月起,龍崗發生多起綁架案。

1、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六日,十幾個警察、兩部警車,到深圳橫崗安良八村藍屋圍二十號電話亭把正在做生意法輪功學員陳大姐綁架了,搶走了現金四五千元、打印機一部、筆記本電腦一個,陳大姐被非法關押在龍崗區梧桐派出所。

2、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二日,廣東省深圳市坪山區石井派出所綁架了正在坪山上班的廣東揭陽籍法輪功學員孫潔豐與鄧天生。他們被非法關押在龍崗區看守所一年後,龍崗法院誣判孫潔豐二年十個月,鄧天生一年三個月。孫潔豐被關押在韶關北江監獄,後轉至梅州監獄迫害。

3、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二日,高德娟與丈夫在深圳龍華出租屋被非法抄家並綁架。被搶走了電腦、打印機、資料及大法書籍、神韻光盤等。高德娟要去日本的護照還在辦理中也只能被迫中斷。其丈夫由於檢查出有肺結核而在當天釋放。高德娟被非法關押在龍崗看守所,高已被非法起訴及非法庭審。

4、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二日上午八點左右,在布吉大芬油畫村,以畫人物肖像畫為生的畫師黃婉嫻被一群突然闖進來的警察非法抄家並綁架,被搶走了打印機一台、真相資料等。一個月後黃婉嫻被深圳市龍崗區「610」直接非法勞教一年半,於七月份被送往三水勞教所迫害。

5、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二日中午,在布吉一花園居住的東北阿姨(姓名不詳)被一群警察闖進家裏,並非法抄家,使其家人受到了極大的驚嚇。

6.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二日,武漢法輪功新學員童玲在深圳龍崗萬科五園家中被八名公安人員綁架,家中電腦、攝像機、刻錄機等合法財物全被搶走,她婆家人六月份從安徽到深圳,在警察的脅迫下到做偽證,丈夫提出與其離婚。離婚後4歲的孩子沒人照顧,只能由遠在湖北的娘家來照料。其娘家人多次找相關部門要人都被拒。十月十七日童玲被深圳龍崗區法院非法庭審,被非法關押在深圳市龍崗看守所。

7、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一日,深圳法輪功學員劉曉光、劉景澤、盧春榮等遭綁架。

劉曉光,男,三十三歲,被非法關押在龍崗看守所,警察逼迫他寫所謂的「三書」。家人給劉曉光請了律師,警察威脅劉曉光跟他家人說不要請律師,否則多判幾年。目前情況不明。

劉景澤,男,三十八歲,被非法關押在福田區梅林關看守所。劉景澤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五日遭非法庭審,二零一二年被非法判刑三年。

盧春榮,男,三十九歲,被綁架後非法關押在草埔看守所。盧春榮的妻子沒工作,在家裏帶一個六、七歲孩子和服侍兩個老人,整天以淚洗面,不知如何是好。盧春榮的家人遭到警察威脅後下落不明,盧春榮的情況目前不明。
另據悉,劉曉光曾在深圳華為公司的一個女同事,三十歲左右,碩士學位,也在六月二十一日遭警察綁架,公司的經理去派出所要人,警察稱沒那麼輕易放人的,因為他們都是高學歷的人。

8、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一日,深圳法輪功學員隋兆宏被綁架,至今下落不明。

13、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二日,法輪功學員陳桂花被深圳龍崗區「610」綁架。六月份被龍崗區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八月份被劫持至廣東女子監獄繼續迫害。

14、二零一一年八月五日遊賞文被綁架。龍崗區派出所檢查出租房、核對個人信息時,查到遊賞文是法輪功學員,於當日下午四點左右將她綁架到當地派出所。遊賞文老家是江西省樂安縣。

15、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日,法輪功學員湛倩在深圳被龍崗派出所迫害,具體情況不明。

16、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四日,深圳布吉龍泉別墅公司搞設計人員、法輪功學員王琴在上班時被一群警察綁架,在龍崗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年多後,被法院非法判刑三年零六個月。王琴上訴,法院維持原判。王琴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二日被劫持到廣東省女子監獄。

四、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二零一零年間法輪功學員遭迫害事實(29人):

1、陶晴娟,於二零零零年七月二日下班回家時,已有公安等候多時,公安警察抄家並將她綁架到派出所後,逼她寫「保證書」,陶拒絕,就被關進布吉看守所。

2、王小環、何智蘭,於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中旬,在坂田地區散發真相資料時,被龍崗區公安分局「610」綁架,關押到龍崗看守所。

3、黃線、周克龍,二零零零年二月十六日被劫持到龍崗看守所非法刑拘。

4、饒春,二零零零年過年前在家被龍崗區公安分局「610」綁架。

5、歐陽衡湘,二零零三年十一月被龍崗區公安分局「610」綁架,被非法關押在深圳龍崗看守所。

6、周曉偉,二零零三年十一月被龍崗區公安分局「610」綁架,被關在龍崗看守所。

7、黃世文,原湖北省武漢市武漢測繪科技大學教師,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中旬在深圳龍崗區布吉鎮南嶺百門前工業區內的京訊科技公司上班時被綁架,據悉絕食抗議近半年。

8、葉茂青,男,四十四歲左右,家住深圳龍崗區街道辦附近。二零零四年被區「610」綁架至市西麗洗腦班迫害。葉茂青家有父兄妻小,龍崗區「610」不法之徒常借故騷擾葉茂青及家人。

9、吳雪豔,湖北省通城縣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九月在深圳龍崗區平湖鎮打工,被壞人舉報,被平湖鎮派出所綁架,並被非法關押在龍崗看守所遭受迫害。

10、陳廣站,龍崗區法輪功學員,在二零零五年一月九日返回老家湛江前,被龍崗區公安分局「610」綁架。隨身攜帶很多大法書籍和資料。另一廖姓學員也被抓。

11、徐紅燕,深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一月五日被強行綁架到龍崗看守所。

12、蘇晉,二零零五年間,因被警察搜到真相光盤,被關押在布吉並被逼供光盤資料來源。

13、陳宗保,男,三十歲,深圳市龍崗鎮同禾村丁甲嶺工業區家具廠職工,二零零四年十月十日晚上,在馬路上貼真相資料時,被龍崗鎮派出所警察綁架,嚴刑拷打後被關押到龍崗鎮看守所進行迫害。

14、肖安嬌,湖南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五年四月上旬在發送大法真相資料時,被龍崗區公安分局「610」綁架,肖安嬌被送往廣東三水勞教所迫害一年。

15、孫潔豐,深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五年三月三十日在劉予家中,被警察非法撬門強行綁架,被非法關押在深圳龍崗區看守所迫害。至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六日,孫傑豐被無罪釋放。

16、劉予,網校老師,原《文彙報》記者,三十歲左右,二零零五年三月三十日中午回家時看到防盜門和內門都被撬壞,屋內一片狼藉。劉姓警察正帶人在亂翻,問他們是甚麼人,嘴上說是公安局的,但卻不能出示任何證件,甚至連姓名都不敢說出來。然後他們當眾打人,並實施綁架。劉予被強行拘禁在龍崗看守所。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日,深圳龍崗法院對劉予第二次非法開庭,法官賈宇(寓)態度極其惡劣,不讓劉予的親友旁聽,不許劉予為自己辯護,誣判劉予四年徒刑。

17、邱漢農,女,四十多歲,本地人。被龍崗區公安分局「610」綁架在龍崗區看守所。

18、黃文彪,曾在澳大利亞留學生活過幾年,一九九五年底在澳洲開始修煉法輪大法,1997年回國到深圳市。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黃文彪被610人員長期非法監視,在二零零零年與懷孕的妻子馮麗萍到北京上訪,被公安無理拘留,妻子被不人道的折磨致流產。二零零一年黃文彪被非法勞教,妻子馮麗萍被迫流離失所。

19、馮麗萍,三十一歲,深圳市連鎖藥店店員,二零零六年被龍崗區公安分局「610」綁架。

20、陳桂華,二零零五年六月十日在深圳市橫崗鎮某小區被綁架在該鎮派出所。

21、李新輝,深圳市龍崗區布吉鎮法輪功學員,畢業於華南農業大學。二零零六年十月六日中秋節在廣州天河區棠下小區發真相資料時被綁架。

22、麥秀妹,深圳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九年十月與好友華紅霞在街上發法輪功真相傳單,被綁架並非法關押在龍崗看守所。後都被龍崗區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被劫持到廣東省女子監獄。

23、劉碧濤,二零零五年九月九日在家中被龍崗公安分局「610」劫持到龍崗看守所,十月八日又被綁架到深圳西麗洗腦班迫害。劉碧濤曾被非法勞教,在廣東省女子勞教所飽受折磨三年。

24、饒芳與兩個女兒劉燕濤、劉碧濤於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四日先後被綁架,饒芳、劉燕濤、劉碧濤分別被誣判有期徒刑三年、三年兩個月、三年六個月。年近七十歲的饒芳在一年多的牢獄折磨中蒼老憔悴,滿頭白髮。二女兒劉錦濤幾年來也遭到綁架迫害。

25、黎富林,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七日被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福田派出所警察綁架,二零零八年被誣判四年。黎富林曾於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八日被深圳市福田區法院誣判七年。

五、被迫害的外籍及香港法輪功學員(3人)

1、鄧鈜,香港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三日與深圳法輪功學員歐陽衡湘、孔瑞英和周曉偉被深圳市國家安全局十四處警察綁架。鄧鈜是香港商人,也是英國公民,被監視居住,罪名是「涉嫌組織法輪功活動」。

2、張雨蒼,香港永久居民,二零零二年五月八日在羅湖過關往深圳時被搜出法輪功真相資料及光碟,被非法拘留。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六日,在張雨蒼家人未收到任何通知的情況下,深圳市龍崗區法院枉判花甲之年的張雨蒼三年徒刑。家人已聘請律師為其上訴。

3、孫鐘文,香港永久居民,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七日在深圳羅湖海關過關時因擁有法輪功真相資料被國家安全局非法扣查。五月十八日國安局的人查抄他在深圳的住房,抄走光碟等資料。國安強迫孫在不修煉法輪功的保證書上簽字,被孫鐘文拒絕。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六日,深圳市龍崗區法院枉判孫鐘文四年徒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