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雙城市惡報案例

雙城法輪功學員十七年遭迫害綜述(6)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四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接上文

第三部份 天理昭昭,善惡必報

在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運動中,從中共各級政府,到公檢法司系統的相關官員和警察,他們明知法輪功學員是遵紀守法的好人,卻置法律和道義於不顧,違背了自己的職業道德和做人的良知,選擇了與邪惡為伍,幹著迫害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的罪惡勾當,最後紛紛遭惡報,成了江澤民的陪葬品。

《易經》有雲:「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古人常說,「福禍無門,唯人自招;善惡之報,如影隨形。」確實如此,無論是在歷史記載中,還是在現實生活裏,善惡有報的例證不可勝數。

可是西來幽靈共產邪黨侵入中華大地後,尤其是中共篡政以來,破壞中華傳統文化,大力灌輸無神論、進化論、唯物論和鬥爭哲學,致使具有五千年文明的中華民族道德淪喪,信仰無存,善惡有報的古訓被視為迷信和愚昧。沒有了對天地神佛的敬畏,沒有了善惡有報的觀念,人就失去善念和理性,甚麼壞事都會幹的出來。

但是,天理就是天理,天理是不會以人的相信不相信而改變的,「人惡人怕天不怕,人善人欺天不欺」,「三尺頭上有神靈」。自古迫害正信的都沒有成功過,反而都遭到了嚴厲的天懲(報應)。這些年,迫害法輪佛法的惡徒們頻頻遭到報應,就是明證。

在這裏披露的是雙城因迫害法輪功或追隨迫害者做壞事的惡人遭到惡報的182個案例,這只能說是一個不完全的統計,真實的數字恐怕遠不止這些。我們整理匯總並發表出來,並無毀謗和幸災樂禍之意,而是意在喚醒正在作惡的人們懸崖勒馬,痛改前非;也希望能夠給世人以警示,勿與邪惡為伍,助紂為虐,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雙城迫害大法遭惡報人員名單:

(一)直接策劃、指揮、參與迫害法輪功的96人:

佟會群 金婉智 蔣清波 吳建華 李大彬 李懷新 王柏森 趙玉君 付曉赫 閻俊 劉永澤 於大全 劉子敬 姜宏偉 孔慶滿 毛金生 王志剛 那豔俠 侯孟達 劉春陽 何宗賢 肖繼田 高志武 姜文超 薄建夫 關文良 陳超武 李學良 潘春庫 那鐵峰 那振寬 許樹軍 關君寶 赫衛東 馬大軍 李志國 李佔軍 周永國 張文有 吳志廣 孫志江 冉令才 陳永佔 關鳳桐 劉志強 劉洪良 付奎英 董福山 何偉 張恆文 趙文化 白雪松 王迎新 潘君友 李成光 關玉梅 李紅果 楊忠平 劉德春 張樹華 趙振衛 孫繼華 宋文 閻善利 鄭德群 於佔國 李學志 關福同 王繼文 那偉 桑君 鄧雨 魯志民 劉玉峰 喬樹江 於二洋 佟慶文 韓樹維 范業滿 關鶴生 劉洗臣 郭玉剛 蘇鵬 吳井義 邢增春 許振遷 韓彥春 許樹柏 許樹彥 許樹君 付宏宇 張彥彬 趙慶車 童保真 史山泰 王正軍

(二)受邪黨謊言毒害,助紂為惡、毀謗大法的86人:

許鳳娥 劉成武 蒼示廣 胡佔金 陳曉豐 薛啟財 薛啟財 薛啟奎 陳二 張亞洲 佟慶文 孫國安 閆再富 全立峰 韓樹維 高福慶 康永久 孫清秀 廣樹東 劉鵬雁 周玉書 王立申 郝叢祥 喬治國 孫成志 王永國 王永幫 郭寶奎 佟寶珍 龐婦女 陶某 徐鳳雲 老康太 老白太 李鳳財 趙永田 殷寶江 胡慶波 郭某 佟老五 王連平 鐘敏麗 王常標 馬淑清 吳連強 韓江 張學才 肖國太 某村民 趙玉喜 陳村民 王鳳海 王寶 丁喜發 劉大江 李燕青 鄧振宇 王司機 夏榮江 趙慶國 楊福連 劉洪國 肖長髮 老林頭 王國海 某妻兒 李振東 某人 某村官 某村人 葉佔林 張學才 王永岩 隨廣彬 孫村長 張臣男 馬貴生 馬軍 赫舜堯 關梧桐 田玉芹 劉憲福夫婦 某村民 某支書

下面是雙城迫害大法遭惡報的部份案例:

(一)金婉智,女,50歲,雙城市第二看守所所長。二零一二年一月七日死於腦瘤,結束了她罪惡的一生。

金婉智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開始一直到她死亡,一直都是雙城市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謀和元凶之一。她狡詐偽善,狠毒陰險,與公安局長張國富狼狽為奸,殘害法輪功學員。在其「領導」下,雙城看守所變成了人間地獄、邪惡的黑窩。
很多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以至上報送勞教、判刑、被強行野蠻灌食迫害(有六名被直接殘酷迫害致死),她都是直接參與策劃者。雙城市法輪功學員幾乎都遭受過金婉智與張國富這兩個惡徒的迫害。

二零零二年七月八日,金婉智與張國富勾結哈爾濱惡警,抓捕法輪功學員臧殿龍,致使臧殿龍被逼跳樓身亡,年僅三十幾歲。

二零零四年春,吳寶旺、張生范、肖雅麗、顧秀嫻、劉傑等被迫害致死,金婉智、張國富直接參與。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八日,金婉智指揮三門診的一男大夫給黃延珍灌食迫害。黃延珍、郭鳳蘭被他們上報非法判刑七年。

金婉智策劃和參與綁架法輪功學員無數次。參與對多名法輪功學員判十年以上重刑。臧殿龍之妻徐永芹被判十五年,閆淑芬判十三年,鐵俊英被非法判刑八年,李彥文、朱力軍、馬東良在呼蘭監獄被迫害高達十年以上。

金婉智與張國富勾結在一起到處抄家,綁架大法學員,對進京上訪的學員每人勒索五百至數千元不等。金婉智與張國富兩個惡徒幾年來勒索法輪功學員數十萬元中飽私囊。

金婉智心甘情願為江氏替邪黨賣命,她欠下的罪業罄竹難書,仍不知悔改。結果遭惡報得了腦瘤,在幾年的痛苦中,於二零一二年一月七日,結束了罪惡的一生。

(二)佟會群,男,曾任雙城市國安局副局長,國保大隊隊長。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六日,遭惡報肺癌死亡,時年五十七歲。

佟會群追隨江氏集團,不遺餘力地瘋狂迫害修煉法輪功的善良百姓,是雙城迫害法輪功學員三個元凶之一;另兩個是張國富和金婉智,金婉智已經遭惡報患腦瘤死亡,張國富在主管迫害期間,將法輪功學員周志昌、臧殿龍、張生范、吳寶旺、王金國、張濤等迫害致死,目前,他體弱多病,面臨國際組織追查。

十幾年來,惡警佟會群迫害法輪功的惡行可謂擢髮難數,這裏僅舉部份事實。

二零零三年二月六日,劉傑夫婦因車裏有幾張「真善忍」卡片被惡警張國富、佟會群、劉國臣挾持到巡警隊,僅六天劉傑就被酷刑折磨迫害致死。

二零零三年三月十四日半夜,佟會群帶著一幫警察將彭啟綁架,送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

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八日,佟會群肆無忌憚地綁架法輪功學員三十八人,不到一個星期,就將顧秀嫻、肖亞麗兩位法輪功學員迫害致死。

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五日,法輪功學員王桂華被雙城看守所非法關押二十天,佟會群、金婉智等又將其送進萬家勞教所繼續迫害。

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八日晚,佟會群等非法抓捕了桑桂珍、王麗群、萬美加、賈俊傑、李蘭等五名法輪功學員。王麗群被綁架後一天之內就被迫害致死。

佟會群將六十多歲的老人郭鳳蘭、黃延珍非法判七年重刑;將周英琪綁架、抄家、勞教,勒索其家屬五千元錢;帶領暴徒綁架法輪功學員高勛紅。將高勛紅送萬家非法勞教。

佟會群將那振賢綁架、非法勞教,那振賢在長林子勞教所被迫害致死。佟會群將姚世國綁架,送長林子非法勞教,姚世國被打斷了腿,打折了鼻樑骨,落下殘疾,生活不能自理。佟會群將法輪功學員魏長新綁架,非法勞教。

二零零七年二月八日,法輪功學員付振民被佟會群、「610」孫士友等劫持到萬家勞教所勞教一年。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一日上午,雙城市法輪功學員高國鳳被惡警佟會群送哈前進勞教所非法勞教,遭受無數慘無人道的迫害。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六日晚,恐怖組織「610」頭目姜宏偉、國保科惡警佟會群、站前派出所副所長李大彬等將賈雙有、姜秀珍夫婦送勞教。十幾歲的獨生女兒賈雪驚嚇得病含冤離世。

二零零九年九月九日上午,法輪功學員李蘭英被佟會群劫持到哈爾濱鴨子圈看守所迫害。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四日,佟會群、雙城「610」與內蒙古的惡警勾結,將法輪功學員張海明、閆繼國、宋玉紅、高立平、張桂芝綁架至海拉爾看守所。

法輪功學員董連太被劫持到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非法勞教,兩個多月就被迫害致死。

佟會群曾幾次指使公正鄉派出所把王世學強行綁架,送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關押。被惡警毆打,強行灌食,吐血數月,身體極度虛弱。

佟會群一直是直接參與迫害的主謀和元凶,這些年來雙城被他直接參與指使迫害致死、非法關押、勞教、判刑的法輪功學員不知有多少。佟會群雙手沾滿了法輪功學員的鮮血,罪惡滔天。

多行不義必自斃。佟會群步金婉智的後塵,得了肺癌,走上了奔向地獄的不歸路。經過一年多的病痛之苦,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六日,這個瘋狂迫害大法的惡魔,終於惡貫滿盈,結束了他罪惡的一生。

(三)蔣清波,男,原雙城市第一看守所副所長,作惡多端 癌症死亡。

蔣清波多次在看守所誣蔑法輪功創始人,惡毒謾罵大法,經常打罵法輪功學員,給法輪功學員戴「三件」(腳鐐:三十八斤重;手銬:用鋼筋和鐵螺絲特製的比正常的要重;鐵圓環:連接腳鐐和手銬用的),折磨法輪功學員。周志昌就被戴過「三件」。

二零零二年九月,蔣清波突然像得了重感冒一樣住進醫院,確診為癌症,不幾天就死了。

(四)吳建華,男,五十多歲,原任雙城市聯興鄉派出所所長,後調雙城市東風派出所任所長,因迫害法輪功學員於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底突然間得了腦血栓搶救無效死亡。並殃及老婆、兒子,暴病、暴斃相繼死亡。

由於吳建華的作惡,法輪功學員王麗被非法關押後批勞教,送萬家勞教所迫害含冤離世。杜桂蓮、張桂雲、董金花、郭玉榮、耿志勇、洪麗蘋、薛春玲、宮玉斌等幾十名法輪功學員均不止一次地遭受過吳建華的非法綁架、關押、打罵、勒索。

吳建華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不遺餘力,在一次公安局的會議上突然發病,送醫院搶救無效死亡。他不僅報應自身,也殃及家人:他的老婆得了尿毒症不久隨之死亡。吳建華的兒子吳威在迪吧娛樂,與他人發生口角,被捅三刀,搶救無效死亡。

(五)李大彬,男 ,三十多歲,雙城市站前派出所惡警副所長。李大彬是雙城市惡警張國富、金婉智迫害雙城市法輪功學員的主要幫兇之一,私闖民宅抄家、綁架、酷刑迫害法輪功學員。殘疾法輪功學員張生范被烈酒灌鼻,活活嗆死。

二零零一年六月三十日晚,李大彬向掛講真相喇叭的李昌新和另一名法輪功學員開了三槍。李昌新被王勝利、李大彬毒打,滿身滿臉都是血。李大彬對李昌新說:「打死你就是白打死,急眼了我斃了你…張生范就是我們打死的。」李昌新之後被非法關押在雙城市看守所。

二零零一年八月中旬,法輪功學員康昌江被惡警王勝利、李大彬等人劫持,非法抄家。二零零二年元月前後,非法批康昌江勞教一年。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六日,惡警李大彬帶警察綁架法輪功學員賈雙友,抄走計算機、打印機、人民幣二萬三千多元錢、全部大法書三十多本、師父法像。賈雙友夫婦非法關押雙城市第一看守所四十多天。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六日(臘月二十九)得黃膽型肝炎、膽管堵塞、全身都黃了,住進哈市二一一醫院,出院卻不敢回家,因其病傳染,怕傳染家人和孩子,在洗浴中心暫住。

李懷新,男,紅旗派出所惡警,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指使犯人將青嶺鄉法輪功學員吳寶旺迫害致死。

二零零六年九月二日,李懷新遭車禍身亡。

(六)那豔俠,雙城市法院原執行庭庭長,惡行禍及親人遭了惡報。

那豔俠良知泯滅,執法犯法,充當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幫兇。在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四年間,很多法輪功學員被重判。如:閆淑芬判十四年、閆淑華判十三年、王麗判十二年、徐有芹判十五年、黃彥珍判七年、郭鳳蘭判七年等等。還有一些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

那豔俠的獨生子王宇在打架鬥毆中包賠損失給傷者治病的錢達幾十萬元。由於王宇仗勢欺人太甚,二零零四年被仇家用刀把手指剁掉,然後再用竹籤將一個一個手指按原位置穿在手掌上。

(七)侯孟達,五十歲左右,雙城市站前派出所所長。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六日上午,孟達與其妻乘坐親屬開的捷達車,從雙城市蘭稜鎮自家別墅回雙城,在102國道撞到左側路邊溝旁一棵大樹上,侯孟達在車內被擠死,他妻子被彈出車外,撞在樹上,當場死亡,司機撞成重傷。

侯孟達聽命於中共邪黨,一手迫害法輪功,一手搜刮民脂民膏。家裏有藥店,豪宅山莊橫跨大約數百米,內有三層樓的別墅。可以想見,侯孟達任上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侯孟達參與哈爾濱及雙城國保大隊聯手對五十多名法輪功學員的特大綁架案,致使康昌江(雙城第三中學教師)、岳寶慶、姜曉豔、田曉平、葛欣(原農校教職工)、駱豔傑(雙城市第六中學退休體育教師)遭酷刑和重判。

侯孟達充當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的工具,與天理抗衡,結果不但自己走上不歸路,還殃及妻子和開車的親屬。

(八)劉春陽,原雙城市公安局東風派出所所長,迫害法輪功學員遭惡報。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後劉春陽調到所謂的法輪功專案組,是專案組的主要成員。他攻擊師父、攻擊大法,強迫在押法輪功學員寫保證書、悔過書,他利用極其卑鄙的手段與看守所邪惡管教勾結殘害法輪功學員,並且給法輪功學員編造材料非法勞教,還趁機勒索法輪功學員家屬的錢財。他是將法輪功學員周志昌折磨致死的主要幫兇。

二零零一年一月,他突然得腦血栓,身體右側偏癱,雖經多方救治,但已無法恢復正常,至今不能上班。

(九)肖繼田,黑龍江省雙城市國保大隊隊長。肖繼田迫害法輪功,殃及家人。他的妻子在突患肺癌晚期,經歷半年的痛苦折磨後,於二零一四年十一月離世。

肖繼田追隨中共邪黨和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不遺餘力,惡行昭彰。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一日,雙城市公安局國保大隊隊長佟會群指使東風派出所警察,強制雙城法輪功學員高國風脫下印真、善、忍的衣服,肖繼田強行把高國風拽上車,押到雙城看守所。

二零一一年三月七日,哈爾濱市警察伙同雙城市國保大隊肖繼田等人將法輪功學員李躍平、郝振東夫婦、尹玉梅綁架。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六日半夜兩點多鐘,哈爾濱市公安廳廳長孫永波指使雙城國保大隊肖繼田、王玉彪,和新鄉派出所所長陳玉莊、范躍濱、徐朝波,將法輪功學員潘明月綁架到看守所非法關押。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哈爾濱市和雙城市五十六位法輪功學員遭綁架。多被判刑和勞教。此事皆雙城國保肖繼田、王玉彪等人所為。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法輪功學員顏廷珍在雙城被雙城國保大隊的王一彪和肖繼田綁架,後送往哈爾濱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四個月後被非法勞教一年零六個月。

(十)高志武、姜文超、薄建夫、關文良、陳超武:雙城市單城鎮中共幹部車禍遭惡報。

二零零八年十月五日,雙城市單城鎮中共邪黨幹部一行五人,自駕豐田車去哈爾濱市,途中與一輛大貨車相撞,乘車五人中,二把手高志武(男,三十八歲)、三把手政法委書記姜文超(男,三十二歲)、四把手副鎮長薄建夫(男,三十四歲),在車禍中當場死亡;另兩人受重傷,一把手關文良(男,四十八歲),車禍中失去一隻眼睛、一條腿,一隻胳膊被撞斷,副鎮長陳超武(男,三十六歲),一條腿撞成粉碎性骨折。

如此惡性事件的發生豈能沒有緣由?在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後,單城鎮領導班子指使全鎮的各級幹部參與迫害大法和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董連太兩次被非法拘留、勞教,迫害致死。

關文良此前曾任雙城市水泉鄉政法書記,參與迫害法輪功,非法拘押毆打法輪功學員,在一次外出途中車撞大樹上,治病花了六、七千元。

(十一)李學良,原邪黨市委書記,惡報殃及兒子。

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八日,雙城市大搜捕,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李學良是幕後推手和主要責任者。這次大搜捕中有數十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後來有的被判刑、勞教、迫害致死(肖雅麗、顧秀嫻)。李學良迫害法輪功學員天理不容。

這次事件發生後,他的兒子李樹勇,駕車鑽到路邊停著的大貨車底下。將頭皮揭蓋推到後腦勺,險些喪命。

(十二)那鐵峰,原希勤鄉政府辦事員,32歲。參與抓捕過法輪功學員那振賢等,二零零八年二月七日暴死在自家衛生間。

(十三)那振寬,原希勤鄉治業村書記。在職期間迫害、勒索法輪功學員錢財。於二零零五年春天,被全村群眾集體上訪開除一切職務,現已流落他鄉且身患糖尿病,一隻眼睛不好使。其兒子那偉在鄉政府房管所工作,曾多次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已於二零一零年秋因癌症死亡,才三十五歲。

(十四)許樹軍,原希勤鄉小關家村治安員,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得癌症死亡。

(十五)關君寶,希勤鄉希賢村。於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參與抓捕法輪功學員洪武、吳永慶,於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五日在自家被爐煙嗆死。

(十六)赫衛東,男,雙城市農豐鎮政府幹部。曾在二零零一年帶人去農豐鎮保安村綁架法輪功學員,並多次辱罵和恐嚇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春末,赫衛東遭遇車禍身亡。

(十七)李志國,雙城市韓甸糧庫主任。被法辦。

李志國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送到看守所,還私設監獄,將本單位法輪功學員長期關押,跟蹤、監視法輪功學員,還派人專門揭、撕、塗抹大法真相資料。並伙同新聞媒體將本庫職工王成祥因精神障礙跳樓一事栽贓嫁禍法輪功,壞事幹絕。李志國因貪污腐敗被判無期徒刑。

(十八)李佔軍,雙城市鐵路工務段政工幹部。誣蔑大法,暴病身亡。

在二零零零年主管迫害法輪功期間,誣蔑謾罵大法,法輪功學員與其講真相,不聽。二零零一年李佔軍身患癌症,李佔軍在鐵路醫院醫治無效,沒過幾個月,暴病死亡。

(十九)周永國,雙城市教育局黨委副書記,跳樓死亡。

雙城市教育局黨委副書記周永國在主抓迫害法輪功期間,多次刁難本系統的法輪功學員,口出狂言侮蔑法輪功,並停發法輪功學員工資。二零零六年三月,周永國因工作不順等多方面原因,從七樓跳下,當場死亡。

(二十)張文有,雙城市杏山鄉雙山村村長。打黑報告暴死。

二零零五年一月,團結鄉四名法輪功學員向村民講真相過程中,由於張文有打黑報告,被杏山鄉派出所惡警非法抓捕。在雙城看守所遭迫害後,被非法勞教,在萬家勞教所遭受非人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王桂華的丈夫趙廣喜被迫害致死。

張文有在二零零五年秋,暴死於自己家的玉米地裏。

(二十一)吳志廣,雙城市金城鄉金城村惡徒,村支部書記。吳志廣多次進京押解法輪功學員,千方百計送進看守所及監獄,並利用進京之便,勒索揮霍法輪功學員錢財。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份,在家中洗頭時突然倒地死亡。

(二十二)冉令才,原雙城市雙城鎮城管幹部。冉令才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在雙城秋林公司非法辦的洗腦班上迫害法輪功學員,勒索法輪功學員的錢財,辱罵、毒打、酷刑迫害,壞事做絕。冉令才於二零零三年六月得喉癌,水不能喝,食不能進,在極度痛苦中死去。

(二十三)陳永佔,四十八歲,市井首惡,雙城市城管監察大隊大隊長。陳永佔臭名昭著,欺壓百姓,搶商販的貨物,亂打人,亂罰款。他用敲詐勒索得來的黑錢吃、喝、嫖、賭,並長期與一有夫少婦通姦。

二零零一年春,陳永佔所帶領的監察大隊配合公安大肆抓捕法輪功修煉者四百多人,關入洗腦班。攻擊謾罵法輪大法,毆打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二年過年期間,陳永佔去大慶泡小姐,正在尋歡作樂之際,突發心臟病而死。

(二十四)劉志強,男,35歲,雙城市萬隆鄉鄉長。劉志強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八年八月上旬,劉志強從萬隆鄉開車去雙城市,車裏還坐著一個萬隆鄉幹部劉洪良。車走到萬隆鄉三眼井,忽然車自動彈起一米多高,劉志強從道這邊甩到道那邊的壕溝裏,一隻耳朵摔掉了,人當場死亡。

(二十五)何偉,雙城市單城鎮政興村趙炮屯村長。何偉積極配合惡黨迫害法輪功。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四日,參與綁架董連太。董連太被勞教兩年,遭殘酷折磨迫害致死。

二零一二年七月五日下午三點多,何偉駕車在牡丹江與穆稜公路之間,因車軸斷了,連人帶車翻進溝裏,車內四人,三人受傷,何偉重傷,當時脖子被折斷,兩小時後死亡。時年三十四歲。

(二十六)白雪松,原雙城市社區主任,男,患胃癌,死時四十六歲。白雪松任社區主任時,戴上治安管理員的紅袖標,分片承包監視法輪功學員,看到有法輪功的真相條幅、標語、資料,就摘、撕、揭、抹,另外雇幾個人每天早晨專門在各主要大街,負責毀壞大法真相資料。

(二十七)王迎新,雙城市團結鄉政府人委秘書,二十九歲暴亡。

二零零零年正月新年,到各村看管法輪功學員,直接參與抓捕法輪功學員,過程中法輪功學員對他講真相一概不聽,口出極其惡毒之言,對法輪功學員恨之入骨,罵師罵法。二零零零年六月三十日,王迎新騎摩托車路過團結鄉連豐村東墳地時摔死,過早的結束了自己可悲的一生,終年二十九歲。

(二十八)魯智民,原雙城市市長。遭惡報,殃及家人。魯智民,自到雙城以來,緊跟邪黨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一年,曾下令「嚴打」迫害法輪功學員,因原「六一零」主任不做為,被他撤職。二零一三年十月一日前,魯智民又開會給公安局下令對法輪功人員要「嚴打」迫害。

魯智民遭惡報,殃及家人。其妻在老家方正縣自家山莊騎電三輪時,翻車掉路邊的溝裏,被電三輪車砸死,年僅五十多歲。

(二十九)劉玉峰,哈爾濱雙城區教育局局長。二零一四年九月十六日在南崗區醉駕,辱罵交警,被「雙開」。表面上,劉玉峰是因醉駕行惡,實質上因他自一九九九年以來追隨江澤民迫害善良法輪功學員所而帶來的惡果。

劉玉峰人品極差,經常口出狂言,積極參與對當地法輪功學員迫害。污衊大法,騷擾女法輪功學員並說下流話。農豐鎮中學歷史教師王金國進京上訪,被劉玉峰等人劫持,隨後被送進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並被非法刑拘,遭到刑事犯毒打,終因內傷太重含冤離世,年僅34歲。

二零一五年七月雙城公安局兩次非法抓捕控告江澤民的法輪功學員,七月末、八月初他在給雙城各校長開會的會場上口出狂言:「下學期開學,法輪功教師一律不准進課堂!控告江澤民的法輪功教師被拘留就開除公職!」

二零一二年雙城第三中學教師康昌江,第六中學教師駱豔傑分別被非法判刑十四年、十一年,二零一三年八月份劉玉峰上任雙城教育局局長,十一月份他宣布開除康昌江、駱豔傑的公職,二零一四年三月停發工資。

二零一四年九月十六日,劉玉峰在南崗區醉駕,當被交警查出時還口出狂言:「我是人大代表!我是雙城教育局局長!」並辱罵交警,一派「我是流氓我怕誰」的作風!多行不義必自斃!做惡事的人必須為自己所做的一切去承擔。

(三十)喬樹江,雙城市委書記。喬樹江一到雙城擔任市委書記,就想以迫害法輪功表現政績。結果不久,他的兒子在通河的歌廳裏被人用刀子捅死,喬樹江的妻子也因兒子的慘死,導致精神失常,變成了瘋子。

據悉,喬樹江將其精神失常的妻子殺害,對外公布說走失。然後又娶妻生子。他的兩任妻子都在雙城市財政開支,現任妻子在雙城包修路工程,幾個月就掙上千萬。

(三十一)范業滿,雙城市新興鄉新興村。范業滿在新興鄉派出所工作期間多次參與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使用各種方式折磨、經常打罵法輪功學員、抄法輪功學員的家。離職後,回家以跑車為生。二零一零年四月份,范業滿去山東省壽光拉菜,在途中加油被一輛貨車撞倒在地。肇事司機逃離。等到他的同伴來找他的時候,范業滿早已死亡。

(三十二)劉洗臣,雙城市朝陽鄉勝全村迫害大法惡人,男,五十多歲。此人十分凶殘,尤其打法輪功學員非常賣力,把男法輪功學員扒光衣服用塑料管子打,打得法輪功學員遍體鱗傷。還往師父法像上吐唾沫,經常用手銬把法輪功學員吊在暖氣管子上。此人於二零零三年十月份遭惡報患上了腸癌,拉血。並殃及家人,兒子也患肺積水。

(三十三)趙慶車,雙城市希勤鄉王生村復員軍人,40多歲。它追隨江澤民邪惡流氓集團充當打手,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殘酷毆打。看管法輪功學員,毀掉大法資料,用火燒大法條幅,是一個惡名遠揚的邪惡之徒。二零零二年四月十八日突然死亡。

(三十四)王正軍,五家鎮派出所副所長,五十來歲。他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二十多人次;經常騷擾恐嚇法輪功學員及其家人,勒索法輪功學員錢財無數。二零一一年七月,王正軍勾結雙城國保大隊非法抓捕康昌江等十二名法輪功學員。五家村法輪功學員曹啟才等因訴江被非法抓捕、冤判四年,王正軍有推卸不了的責任。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二日,王正軍猝死。

結 語

天地玄黃,宇宙洪荒。十七年,在人類演進的歷史長河中也許只是一朵小小的浪花,即使在中華五千年發展的歷程中也只能是短暫的一瞬。但是,現實生活中的十七年卻又顯得如此漫長而凝重。十七年來,古堡雙城赤禍橫行,腥風血雨,這場曠古未有的邪惡迫害給生活在這片沃土上的法輪功學員和善良民眾帶來深重的災難!十七年來,古堡雙城的法輪功學員,堅忍卓絕,百折不撓,在這場史無前例的巨難中,用生命和鮮血譜寫了一曲悲壯的正義之歌!

十七年來,這座寧靜的東北小城目睹了法輪大法在世間的洪傳,見證了法輪功學員是如何用和平理性的方式講清真相,揭穿謊言;見證了一個邪惡的流氓政權迫害良善的殘忍和暴虐;更見證了法輪功學員雖歷經風雨磨礪,卻始終不動搖對大法的正信,踐行著法輪功學員濟世救人的莊嚴使命!

古堡雙城的十七年,充滿血淚,悲壯而又輝煌,他將記入人類的史冊永垂不朽,他將刻入法正人間的歷史豐碑而永不磨滅!

發生在中華大地上的這場正邪大戰的大戲已經接近尾聲,期待著結局。二零零二年六月在貴州省平塘掌布鄉發現藏字神石,石壁上凸顯「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大字,這便是震驚世界的世界地質奇觀「藏字石」。專家鑑定,藏字石為天然形成。這塊巨石已有二點七億年,是五二零零零年前從五十多米高的峭壁上墜落下來的。石頭異象,警示世人。

2002年6月在貴州境內發現了2.7億歲的「藏字石」,五百年前崩裂的巨石斷面內驚現六個排列整齊的大字:「中國共產黨亡」,其中那個「亡」字突出的大。
二零零二年六月在貴州境內發現了二點七億歲的「藏字石」,五百年前崩裂的巨石斷面內驚現六個排列整齊的大字:「中國共產黨亡」,其中那個「亡」字突出的大。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大紀元發表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將中共這個「西來幽靈」從起家到現今,以無可辯駁的歷史事實,全面徹底剖析了其「假、惡、暴」以及反人類、反宇宙的邪惡本質。由《九評共產黨》引發的「三退」大潮,至今已有超過二點五億海內外華人公開聲明退出中共黨、團和少先隊組織。「三退」已成為民眾覺醒後的自覺行動。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善惡之報,毫釐不爽。二零一二年二月六日深夜,原重慶市公安局局長、副市長王立軍出逃美領館事件,拉開了中國政局巨變的序幕。迫害法輪功的罪犯周永康、李東生、蘇榮、徐才厚、薄熙來等已紛紛遭到報應而落馬。二零一五年五月,中共最高法院實施「有案必立,有訴必理」,已有逾二十萬法輪功學員用真名實姓,依法刑事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正在全球掀起的訴江大潮,必將把邪惡之徒江澤民推上歷史的審判台。而中共本身也因為迫害法輪功而處於解體的前夜。

人類處於巨變的前夜。近些年,一種神奇之花──優曇婆羅花相繼在世界各地開放,據佛經記載,「優曇花者,此言靈瑞。三千年一現,現則金輪王出。」這種花的出現意味著將有轉輪聖王在人間正法,是祥瑞之兆。

《聖經》預言,在人類的最後時刻,救世主將來到人間;而東方的佛經也稱,在優曇婆羅花開放之時,未來佛彌勒已下世普度眾生。專家們研究發現,「佛家的未來佛彌勒佛和基督教的救世主彌賽亞是同一個人」。那麼「救世主」在哪裏?了解了法輪大法在世間的洪傳,答案已不言自明。

《古堡悲歌》是用法輪功學員的血淚寫成的。筆者綜述古堡雙城法輪功學員十七年遭受的苦難,沒有仇恨,沒有怨憤,意在把法輪功學員遭受邪惡迫害的真相告訴世人,喚醒那些仍在被邪黨謊言矇騙而不自知的善良民眾,認清中共的邪惡,與邪黨徹底切割,認同法輪功學員的壯舉,在這即將發生歷史巨變的關鍵時刻,給自己選擇一條求生之路!亦在警示那些仍在充當邪黨迫害的幫兇、助紂為虐而不思悔改的惡人,喚醒他們殘存在心底的良知善念,痛改前非,改惡從善,用實際行動彌補自己的罪過,獲得走入未來的機會!

二零零五年,大紀元發表鄭重聲明,這篇聲明,義正詞嚴,振聾發聵,對世人發出最後的忠告。讓我引用這篇鄭重聲明結束全文:

大紀元發表鄭重聲明

廣大的中國民眾:共產黨的末日就要到了。但是這個邪惡的黨(魔教)在歷史上卻對眾生、對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神一定要清算這個惡魔。

如果有一天,神指使人類的誰對共產黨清算時,也一定不會放過那些所謂堅定的邪惡黨徒。我們鄭重聲明:所有參加過共產黨與共產黨其它組織的(被邪惡打上獸的印記的)人,趕快退出,抹去邪惡的印記。一旦誰對這個魔教清算時,大紀元儲存的記錄可以為聲明退出共產黨和共產黨其它組織的人作證。

天網恢恢,善惡分明;苦海有邊,生死一念。曾被歷史上最邪惡的魔教所欺騙的人,曾被邪惡打上獸的印記的人,請抓住這稍縱即逝的良機!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