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母親李順華被警察非法入室綁架經過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三日】我是一名遵紀守法的普通群眾劉穎,家住天津市武清區楊村,剛生完孩子在家坐月子,我母親李順華來家照顧我。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六日上午十點二十分左右,我在家坐月子,孩子那天剛剛出生二十九天。突然有人敲門,我正抱著孩子,就問是誰?一個女聲回答我說防疫站的。我當時很奇怪,防疫站不是來過兩次了嗎?怎麼又來了?難道是孩子有甚麼問題了?

我抱著女兒跑過去開門,可是還沒等我看清楚來人是誰,就擠進來好幾個人,嚇得我趕緊往後退!大概三男兩女,來人自稱是公安局的,可是卻都沒穿警服,他們問我媽媽在哪裏,而且還給我錄音錄像。

當時我被這陣勢嚇倒了,懷裏還抱著孩子,也怕孩子嚇到!我不知道我犯了甚麼法,突然闖進我家這麼多人!來人其中一個出示了證件,我也沒看清,又問我媽媽去哪了,我說不在這。其中一個民警說:那我跟你聊聊!後來知道這個民警叫李文昌,是泉州路派出所的民警,這時我懷裏的寶寶餓了想吃奶,我把孩子抱到臥室床上餵奶。他突然還叫那個女的進屋來監視我!我很生氣,我怎麼了?需要你這樣監視!我犯法了嗎?我拿起手機想給我丈夫打電話,他還叫我別打電話了,出來聊會兒天。

我無奈又出去坐在沙發上,然後告訴他,我孩子第二天滿月,我現在還是坐月子呢!這個時候我手機響了,他馬上去臥室拿我手機,可是卻不把手機給我,還問我這個電話是誰,我說可能是快遞送快件,然後沒等我說甚麼,他直接就接聽我電話,果然是快遞!我就想問問:這是不是侵害了我的人權,未經我允許私自接聽我電話,還看信息,警察就可以這樣欺負群眾嗎?我要手機,他們還不想給我,過了半小時,他們還不走。我坐月子的身體都有些吃不消了。

後來,我媽媽來給我送東西,他們就想帶走我媽媽,說我媽媽是網上在逃人員。我媽媽天天在家,怎麼就成在逃了?逃哪去了?我媽去個衛生間,也有人跟著,我去個衛生間也跟著進去監督我!這是甚麼行為!就是這樣侵犯我的人權!

我當時也沒了主意,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跟我說回去做個記錄,晚上天不黑就能回來,不影響我第二天辦滿月酒。我就這麼傻傻的相信了我們的人民警察,我坐月子身體弱又怕孩子受驚嚇。在未看到任何文件的情況下,媽媽被他們強行帶走了。可是到了晚上,媽媽也沒回來,到了第二天也沒回來……

那天,他們走後,我的孩子總哭鬧不停,不得已第二天只能去醫院照了B超做了CT,也沒甚麼問題,大夫說有可能是受驚嚇了。我聽了氣的都喘不上起來!也沒有甚麼奶餵孩子了!氣得直接回奶了!這個誰負責?我是不是該找你們這個人民警察!

今天我去泉州路派出所要我媽媽李順華,找所長不見,李文昌說把我媽媽拘留了,在看守所了。讓我去找看守所和刑偵隊,我就不明白了「我媽媽犯甚麼法了,你們把她關起來!真、善、忍有錯嗎?煉法輪功有錯嗎?我媽媽原來一身病,煉了這個功法後,身體也變好了,人也精神力,脾氣也變好了,醫保卡這麼多年還沒用過一次!她感覺到自身的變化,這麼好的事情她能不講嗎?!如果全國人民都按照真、善、忍的標準約束自己,那社會治安要多好!你去醫院治病花錢受罪過,這麼好的功法是教人做好人,按照真、善、忍做就能達到祛病健身,這為甚麼不能告訴別人!為甚麼不能講真話?我媽媽是一位六十五歲的老太太,從來沒有做過甚麼傷害國家傷害別人的事情,怎麼就要拘留呢?!

我是一名家庭主婦,我沒有甚麼文憑,但我要為我孩子,為我母親,為我自己討個公道!

當時辦案民警:李文昌(警號430957)王磊,是泉州路派出所的

據李文昌講:主辦這件事的民警叫吳斌,但這個人沒來我家。

監督我去衛生間的民警叫張雨萍,是個實習生。


相關文章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