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李珊珊被劫持入獄數月 獄方阻其母探視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十日】(明慧網通訊員天津報導)二零一五年三月二日,天津法輪功學員周向陽、李珊珊夫婦雙雙被綁架,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分別被冤判重刑,於二零一七年元旦前後,被劫持入獄。

至今為止,李珊珊的母親多次到天津女子監獄接見李珊珊,被獄方刁難,不許會見。據悉,李珊珊被犯人包夾嚴管迫害,罰站數月。

天津市工程師周向陽、李珊珊夫婦
天津市工程師周向陽、李珊珊夫婦

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四日,李珊珊的母親和婆婆(周向陽的母親)倆人結伴去天津女子監獄看望珊珊,獄警說:讓她們拿出母女證明,才讓見。

珊珊的婆婆就給一獄警講真相,另一獄警卻把珊珊母親領到一邊讓她簽不煉法輪功的保證書。珊母不簽,讓她們拿文件。獄警說上邊讓這麼做的。

兩位老人只好去監獄管理局反映情況。到了監獄管理局她們說明來意,對方又讓她們去信訪,互相推諉一個口徑:煉法輪功不讓見。

二月八日,李珊珊的父母一起去了天津女子監獄。這一次獄方只讓李珊珊的父親見到了她。

李珊珊出來接見時身邊兩個包夾一邊一個跟著。珊父問她那裏的情況,包夾指著珊珊說,讓她站三個月。

珊父看到女兒眼睛紅紅的,有可能不讓睡覺。又問吃的情況,珊珊說,一天給一個饅頭一碗粥,給鹹菜吃,不給水喝。包夾把電話搶過去,後來不讓珊珊說話。

珊父跟女兒說:不是判六年嗎?你要堅持下來,不要放棄。監控的人立刻把電話給掐了,說下回你也別來了,珊父說哪條寫著不讓見呢?又跟他們說,她好多年了都不放棄,她不會放棄的,你們對她好著點。

獄警也不讓珊父說話了,珊父哭著出來了。生氣的說,這裏的人太壞了,我要告她們去。

五月十日,李珊珊的母親和婆婆又結伴去了天津女子監獄想見珊珊。但這一次獄方還是不讓見。珊珊的婆婆難過得哭了。

六月六日,兩位母親再一次結伴去監獄會見李珊珊。監獄方繼續刁難她們,稱珊母身份證上的照片與本人不像,又不讓見。珊珊的婆婆──陽母都被他們氣得臉色蠟黃,想在接見室外面椅子上躺會兒,獄警都不讓。

兩位母親就向這些警察講真相,勸告他們,不要再作惡。說到獄方違法的地方和他們不願意聽的地方,獄警還揚言要報610

兩位母親因為一雙兒女屢遭迫害,多年來承受著巨大的痛苦,身心疲憊,蒼老憔悴,與昔日照片上的容貌相差巨大,那不正說明中共對法輪功迫害的殘酷嗎?

事件回放:

周向陽是全國首批六十位造價工程師之一,因修煉法輪功,多次被非法抓捕關押、勞教、判刑,判刑時間長達九年。

李珊珊因堅持為丈夫周向陽申冤,曾遭到監獄的報復,兩次被非法勞教共計三年多。

二零一五年三月二日,周向陽、李珊珊雙雙被綁架,非法關押至今。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三十日天津東麗法院對周向陽、李珊珊夫婦施以了非法庭審。

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三日上午九時許,周向陽、李珊珊案在時隔十個半月後在天津東麗法院繼續開庭,庭審長達七小時之久。

庭審開始,四位律師余文生、張科科、張讚寧、常伯陽為周向陽、李珊珊做了有理有據的無罪辯護。

在下午的開庭中,余文生、張讚寧兩位律師均做了長達一個多小時的陳述。余文生律師「為捍衛法律的正義與真善忍普世價值而辯」的兩萬字辯護詞,震撼法庭。

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二日,天津東麗區法院對周向陽、李珊珊下達了刑事判決書,判決周向陽七年,李珊珊六年。

對此周向陽、李珊珊夫婦和他們的家人,不服東麗法院的非法判決,將上訴狀遞交天津第二中級法院。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七日天津市第二中級法院對夫妻兩人下達了終審裁定書「維持原判」。

大約在二零一七年元旦前後,周向陽、李珊珊夫婦被劫持入獄。


相關文章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