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洪聚被迫害致腦出血 天津監獄拒絕放人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三日】(明慧網通訊員天津報導)天津市南開區法輪功學員張洪聚家人三月二十一日接到天津濱海監獄電話,稱張洪聚突然發病,正在送往天津環湖醫院(腦繫科醫院)搶救,讓家屬帶著戶口本、房產證等證件,準備給張洪聚辦理「保外就醫」。張洪聚妻子急匆匆的趕到了醫院,只見張洪聚身體非常消瘦,面色蒼白吐字不清,肢體活動受限。

經環湖醫院確診是腦出血,當時醫院就下了病危通知書。同去的獄警讓家屬簽字,並要求張洪聚妻子交納住院費及治療費,遭到張妻拒絕。

在環湖醫院搶救期間,張洪聚說話言語不清,肢體活動不便,醫囑只能平躺在病床上,防止腦血管再次破裂出血,所以吃飯、大小便都需要家屬服侍。就在這種情況下,濱海監獄仍然給張洪聚戴著腳鐐,使得家屬給他翻身時極為困難,同時也增加了他的痛苦。濱海監獄還在他的病床前安裝了攝象頭及錄音裝置,二十四小時全程監控張洪聚及家屬的一舉一動。

入院第五天,張洪聚病情稍有好轉,但還處於輸液治療階段,就被強行拉回了康寧醫院(原新生醫院)。當家屬強調張洪聚並沒有完全康復,要求辦理「保外就醫」手續,以便在專科醫院繼續救治時,獄警尚樂百般阻撓不予辦理。

張洪聚,五十三歲,大專畢業,在天津市和平區地方稅務局工作,一九九五年有幸修煉法輪功。他為人忠厚善良,在家孝敬老人、細心照顧妻女;在外他樂於助人,是個人人都稱讚的好人。每當發生地震洪水災害時,張洪聚全家主動捐錢捐物,家裏的棉衣、棉被、毛毯,甚至連他自己穿的皮褲都捐獻了。張洪聚的工作崗位是個人人羨慕的「肥缺」。他在工作中以「真、善、忍」為準則,不圖名不為利,從來不接受客戶的請客送禮,從不以工作之便謀取個人利益,是一個真正廉潔自律的公務員,在業界贏得了非常好的口碑。

就是這樣一個好人,卻屢遭中共江澤民集團及其幫兇的迫害。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張洪聚和妻子到北京信訪局上訪,被綁架回津。妻子被非法勞教一年,他被非法拘留。回家後張洪聚去上班時,和平區地稅局將他調離原來的工作崗位,讓他去打掃廁所。張洪聚無怨無悔,踏踏實實的做好工作。但是不久後,張洪聚被單位非法開除公職。

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日,因向世人講法輪功的真相,張洪聚又一次被南開分局廣開派出所綁架,後被南開法院非法判刑五年,監禁在天津第一監獄(梨園頭)迫害。在天津一監裏,張洪聚受盡苦難,被強制洗腦逼迫轉化,被各種酷刑體罰折磨,在身心雙重迫害下,張洪聚的身體極度虛弱,四十多歲的他部份牙齒鬆動脫落。

二零零八年出獄後,夫妻兩人都沒有工作。為了維持生活供孩子讀書,一個國家公務員,一個高等院校的畢業生,也只能擺地攤出售小商品掙錢,還不時的被城管驅趕呵斥。面對生活的艱辛,不公的對待,張洪聚無怨無悔無恨,默默堅守自己的信仰,堅持做個好人。

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四日,張洪聚再次被天津市「六一零」(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綁架,被非法關押在南開區看守所一年半後,再次被南開法院非法判刑四年三個月,於二零一六年十二月被投入天津濱海監獄。

入獄僅三個月時間,張洪聚就出現了腦出血的症狀,獄方拒絕給其辦理「保外就醫」。目前張洪聚血壓很高,滿口牙齒全部脫落,每天吃飯都很困難,人非常消瘦虛弱,精神狀態也不好。張洪聚的家人非法擔心他的身體狀況。

據獄警說,二零一六年十月份左右,張洪聚在南開區看守所非法羈押期間,曾經做了腎結石的手術,看守所的管教只是通知家屬送錢,並沒有告知張洪聚的病情及手術情況,也不讓家屬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