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 眾生福音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八日】我是一名法輪功新學員,已過花甲之年。我將自己得法前後的個人感悟寫出來與同修分享。

我曾是一名氣功受益者。一九八九年初,我得了一種說倒就倒、讓我痛不欲生的病,醫院的專家、教授都毫無辦法。那種無助,那種絕望讓我幾度想了此殘生。第二年初,在好友的介紹下,我參加了氣功學習班學練氣功。經過四個半月的苦練病情減輕了,蒼白的嘴唇有了血色,這使我對氣功有了一定的認識。

一九九八年,我對法輪功就有了初步的了解,當時我有位同事說:她爸爸和一些人在煉法輪功,不但身體好了,而且思想品德變好了,村裏哪條路面不平,煉功人就出錢出力去修路,以免行人摔跤,人際關係也好處了。我聽後心想:以前煉功只是祛病健身並不能提升人的道德水準,這功真是太好了。產生了要學的念頭。因當時在上班,又因離同事家的距離很遠,因此就這樣耽擱了。

幾年後,看到中央電視台、各地電視台、廣播、報紙對法輪功的負面報導鋪天蓋地,到處都是打壓、批判的聲音,特別是天安門廣場「自焚」事件的報導,使我暈頭轉向,不知所措。在我心裏,一直對法輪功這種性命雙修功法非常的崇敬,深有好感。可政府宣傳機構怎麼就說成那樣了呢?當時的執政者江澤民那樣殘酷的迫害,煉功人錯在哪呢?我百思不得其解。

好多年過去了,直到去年我到親戚家做客,親戚把「天安門自焚」事件的錄像鏡頭放給我看,並分析、指出其中弄虛作假,人為導演的事實,我如夢初醒,恍然大悟,原來如此。多年的困惑終於有了答案,我們都被江澤民之流給騙了。稍微有點常識的人都知道,人坐在地上都被燒成那樣,可放在其兩腿間的裝滿汽油的塑料瓶子卻安然無恙,那不是天大的笑話嗎!導演這場鬧劇的人太無恥了。

從此,我接收很多關於法輪功的真相信息,《轉法輪》書看了兩遍。書中每一句話,關鍵的每一個字我都力求理解,決不一知半解,一遍理解不了就逐字逐句反覆念,直到理解,明白書中「真、善、忍」是宇宙的最高法理,並由此認定法輪功就是好!師父是來拯救人類靈魂,拯救這世風日下、道德日漸下滑的人類社會的。法輪大法能淨化人的心靈,提高人們的道德修養,給人們帶來健康,給社會帶來穩定,使國家更加繁榮富強,作為當政者不是樂意看到的嗎?本應當支持、鼓勵、推廣呀!然而江澤民之流卻是倒行逆施,愚弄百姓,冒天下之大不韙,殘酷迫害,鎮壓法輪功學員,手段之惡劣,真是無所不用其極,令人髮指!

有了對法輪功的正確理解和認識,我下定決心:我也要成為一個真正的修煉者。我退了團,讓丈夫退了黨,女兒、孫女、我自己隨身帶著大法的護身符。心誠則靈,大法的神奇在我家顯現了。一次女兒晚上下班回來,快到家時被身後快速騎來的摩托車撞了,人被撞摔向前滑了幾米遠。肇事者當時也嚇壞了,忙把我女兒送進附近醫院,經檢查女兒哪都沒有損傷,可那電瓶車被撞壞,她本人卻安然無恙。這不是大法師父保護了我女兒嗎?女兒每次去國內外旅遊都把護身符帶在身上,並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每次都平平安安回來。

二零一六年四月份,我去泰國旅遊,一次坐小遊艇時,我讓別人坐在前面,自己坐在最後,開小遊艇的年輕人鬧著玩,有意將小艇開得飛快,小艇顛得很厲害,水珠濺到艇上,濺到人們身上。剎時我感到頭暈、噁心、眼也不敢睜了。我即刻想起大法、想起師父,閉目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瞬間我覺到有一股清涼的感覺從嗓子下到胸口,頓時頭不暈了,也不噁心了,我睜開眼像啥事都沒發生過樣。這次來回共近五十分鐘的行程,我都感覺到舒舒服服的,回來後我抑制不住激動的心情把這神奇的事情告訴了親戚,從內心感嘆師父是多麼的慈悲呵!

二零一七年元宵節的早晨,丈夫發現有血尿,我看了看尿液是紅紅的。對他說:大法師父會保護你的,並叫他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樣未去醫院,也未吃甚麼藥,從那天以後直到現在再沒發現有血尿。丈夫很感動,現在能自覺的經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的小孫女,由於花粉過敏,每年春天咳嗽很麻煩,也遭罪。今年有點苗頭,我就教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跟著念,就這樣,今年沒上醫院,沒費甚麼周折就好了。

這一樁樁,一件件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在我家的顯現。更是師父的慈悲、博大的愛心。在我們遇到困難、挫折時只要我們信師、信大法,師父會時刻保護著我們。使我們一家人身體健康,平平安安,其樂融融。我下定決心,一定要修煉法輪大法。

從二零一七年正月十六那天,我開始學法輪功,正式成為大法一學員。煉功的感覺真好,特別是抱輪時感覺有好多針在我頭上部紮。(我曾有偏頭痛二十餘年)但一點不痛,還很舒服。煉貫通兩極法時,兩手往下貫前胸,雙腿有一排暖流貫穿而過,好像在做按摩,煉法輪周天法時,特別是雙手與後背的脈接通時,一股暖流從頸椎往下流到尾椎,整個後背暖暖的。現在別人說冷,我的衣服比別人穿得少都不冷,背上整天感覺有個小太陽,暖暖的,真舒服。

煉功前,我前胸中骨偏右兩指有一個溜溜球大小的痛點,右手不能往左邊伸,煉功幾天後,有所好轉。一天凌晨四點鐘左右,我似醒非醒,看到師父帶了兩個人來,師父走到我床邊對他們說;「來,我們幫她洗洗肺吧」(我原得過肺結核病,肺部有鈣化點),一個大紅色的圓盆裏有清水放著圓型的白色的肺,師父親自動手,還雙手輕輕的拍拍肺,並說:「幫她洗洗乾淨。」當時的場景,我就像一個旁觀者,靜靜地在一旁看著眼前的一切。現在這胸部的痛點已基本上好了,太神奇,我把這事告訴親戚,她會心地笑了。現在,有時感到右腳背上有一點疼,我知道是師父讓我努力消業,要不斷往上修呀,自己身上的業力,總是要自己去還,去消的,這才符合宇宙大法的法理。

這麼好的功法,如今仍在被打壓中,公理何在?民心不可侮,公道自在人心。現在法輪功在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生根開花,被各階層人士所敬仰、喜愛。我堅信,會有更多的人加入到修煉法輪大法的隊伍中來。這個社會乃至整個世界會充滿法輪大法給予的正的能量,使蒼生百姓人人健康,平安幸福。可貴的中國人不要錯過這萬古機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