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人心 正念救世人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二日】我是一名老年大法弟子,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到現在也近二十年了,期間我一直堅信師父堅信大法,聽師父話,我把講真相作為日常生活中的一部份,做的過程實際就是不斷向內找提高心性的一個過程。

一、修去人心 查補漏洞 向前走

記的那是二零一五年臘月的一天,我們一行四位同修照常到外縣講真相救人,到了那裏,我們分成二人一組分頭去做,遇上人就講真相,沒人就在大街上張貼真相傳單。剛做了一會兒,我們沒察覺到警車就到了我們面前,這時我意識到已經被剛才那個人給舉報了。瞬間,四、五個警察不由分說便把我們劫持到了派出所。

在那裏,警察強行給我們挨個照像,我們不配合,僵持了一段時間,他們沒得逞,就把我們送到了我們縣國保大隊,在那裏,兩個年輕小伙子又繼續給我們照像,我用雙手捂住面部,拒絕配合,其中一個警察就掰我的手,我就正念相勸:「小伙子,我們是在救人做好事,我們都是好人,你別這樣,這樣對你不好,」同時我在心裏默默發正念,求師父加持我們,清除他們背後邪惡因素。那個小伙子聽了後就不再照了。

可另一個小伙子比較惡,我在椅子上坐著,他上前就把我推倒在地,我順勢就躺在地上不起來。他問我甚麼,我就是閉嘴不說,不配合,過了會兒,照像那個小伙子怕我在地上躺著著涼,就把我抱到床上,並且不滿的發牢騷:「整天盡弄這事,走了一個又來好幾個,我不幹了。」說著他們倆相繼都出去了。

又過了一會兒,他們頭來了,對我們中兩個同修說:你們兩個年輕的把老太太扶著回去吧。就這樣我們順利回家了。

在回家的路上,我看到一個法輪在正前方亮亮的一直照著我們,當時已是夜間十點多鐘了。我知道是慈悲的師父一直在保護著我們,真是「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

回來後,我們調整心態,用心向內找,三件事我們都在做,是哪裏有了漏,被邪惡鑽空子了,我們幾個被迫害的同修一起切磋,應該是這幾天講真相講的挺順利,而且是去沒同修的空白區講真相,生了歡喜心。師父說:「在修煉的其它方面和過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歡喜心,這種心很容易被魔利用。」[2]

明白了法理,找到了原因,我們決心修去它,走正走穩師父安排的路。我們繼續出去救人了。

二、向內找 堅信師父 勇闖病業關

二零一六年四月的一天,我騎自行車去講真相,在橫穿馬路中間時,我的腿突然就像抽了筋一樣疼痛難忍,我當時一驚,怎麼會這樣呢?剛才還好好的呢!我得法前就有腿疼的毛病,得法後師尊給淨化了身體,已經好了的呀!我猛然醒悟,這一定是舊勢力搞的假相,阻礙我救人,我決不承認這種迫害,於是我繼續忍痛堅持騎車去救人。

一連好幾天,我的腿都在疼,我也不在乎它,晚上我就不斷加長靜功的煉功時間,夜間去貼大法真相標語,當我看不清路時,法輪就會出現在我正前方給我照路,師父一直在鼓勵我,我內心充滿了對師尊無盡的感恩,白天照樣出去救人。

就這樣我堅持了近一個月的時間,腿不疼了,我明白這是師父看到了我那顆堅定的心,幫我把那個干擾消除了,真是修煉路上每一步的提高都離不開師尊的慈悲呵護。

三、突如其來的心性關

一次,我和一同修把資料整張整張貼了出去,後來被和我常出去講真相的另一年輕同修看到了,年輕同修指責我說:「怎麼能這麼貼呢?簡直就是浪費大法資源!是不是你資料來的太容易了?這得裁開兩份去貼,真不懂得珍惜……」

這突如其來的一頓指責,我當時內心十分的不平靜,雖說嘴上沒去辯解,還是動了心。因自己沒文化,也不知怎麼貼,有種被冤枉的感覺。事後我又向內找到了自己還有怕人說的心,找到後,我就決心修去它。

我知道在修煉的路上還有許多人心要去,我也在不斷的向內找,比如多年來對丈夫的怨恨心一直也沒去乾淨。時不時就往出返,鬧我的心。我相信在我不斷的學法實修當中一定會修去它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