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背法中歸正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八日】師父在《精進要旨三》中告誡我們:「越最後越精進」。可我卻越來越鼓不起勁,三件事也在做,但學法不能入心,思想業力、負面思維嚴重,在講真相救度眾生方面,走不出自己的路,魔難重重,卻又不知如何突破,心有餘而力不足。怎樣改變這種狀態,我知道只有入心學法,修好自己,才能救了眾生。

怎樣才能讓自己真正的入心學法?那只有一個辦法,就是背法!

《轉法輪》以前我也背過,由於自己思想業力太大,又帶著有求之心在背,效果不大,也沒有堅持下來。師父說過:「欲正其心,先誠其意。」[1]這次我認真的總結了上次的教訓,找到了一顆隱藏很深的私心,正如同修說的:「我總是想把大法往‘我’裏裝,」而不是忘掉自我,「讓法來改變我。」我告誡自己:背法是為了使自己能真正的同化大法,一定要端正態度,要誠心誠意,一定要克服畏難的心理,也要放下有求之心,就是持之以恆堅持背法。

突破難關

師父說:「我們講大法無邊,全憑你這顆心去修。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全看你自己如何去修。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橫下一條心,甚麼困難也擋不住,我說那就沒問題。」[2]

雖然有以前背法的基礎,可是真正開始背的時候,可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拿起書就頭痛,渾身不舒服,像針扎一樣難受,我明白那是求安逸之心在難受,在掙扎。我不為其所動,這個狀態很快就會過去,如果被帶動,就再也背不下去了;

有時背了很長時間,還是不能入心,每當思緒煩亂,背不下去的時候,我就開始著急,就想放棄,就想讀法而不想背法,當我意識到這個時候正是正邪大戰的時刻,越背不下去,就越應該背,直到把那些干擾的邪惡因素全部清除掉,只要堅定自己,又能夠靜心背了;

有時常人的事情很多,找不到時間背法,心裏就著急,常人的事情也不想做了,又起了急躁心、怨恨心、爭鬥心、完成任務的心了。當放下自我,隨其自然的把常人的事情辦好,又有時間靜心背法了。不管遇到甚麼魔難,就是向內找,找到這顆阻擋自己同化法的執著心,清除它,把背法當成修煉

當突破這一個又一個難關時,我發現越背越順,越背越愛背,越背執著心越無藏身之地,每當我溶入法中時,常常淚流滿面,無法感恩師父的洪大慈悲。

向內找,用大法來歸正自己

師父說:「修煉法輪大法的弟子切記,絕不能只把法當作常人或出家人的學問研究,而不實修。我為甚麼叫你們學、念、記《轉法輪》呢?目地是指導你們修煉哪!至於那些只練動作不學法的,根本就不是大法弟子。只有學法修心,加上圓滿的手段──煉功,確實從本質上改變著自己,心性在提高,層次在提高,這才是真正的修煉。」[3]

有一段時間我對先生的怨恨心很重,而對應到這個空間來,就是那段時間,他一看見我就生氣,我即使沒做錯甚麼,他也要找我的茬,我覺得很委屈,很無奈,常常默默的流淚。雖然表面上強忍了,但內心卻壓抑著對他的怨恨甚至是仇恨。我向內找到底是甚麼原因,讓我對他產生了如此強烈的不滿與怨恨呢?那就是他對我的輕視!他傷害了我的自尊心,我把自己看得太重,不能被人說。

前段時間,我負責單位的資產清查,發現我已上交的單位同事的舊電腦又在清查表上出現了,一時間頭都大了。第一反應就是憤怒、埋怨:「明明記得我親手交的電腦,怎麼沒報廢呢?」我趕緊找原始憑證,可是沒留下,心裏開始發慌了:「要是他不承認怎麼辦?難道還要我賠一台不成?領導同事怎麼看我?工作這麼不負責任,怎麼講的清?」我一想不對啊,這不是向外推嗎?在埋怨別人,沒有向內找。雖然心裏還在擔心後果,我儘量分清「真我」、「假我」,不停的發正念,排除不好的思想,同時在找根源是甚麼。我發現我維護的、擔心的是自己的名聲,我努力做好是為了不叫別人說我,別人傷害到我的名聲、尊嚴就憤怒,就怨恨,我在追求人中的虛名,在追求別人對我的讚許與肯定。

為了方便,同事都是通過QQ聯繫工作,有時打開QQ就蹦出一個美女圖,忍不住要看一眼那件漂亮的衣服,然後點擊進去,就會迷失在這些漂亮衣服裏。其實自己並不缺少衣服,那為甚麼這麼執著這些漂亮衣服呢?向內找,我發現是一顆妒嫉心,妒嫉別人的漂亮,是虛榮心在妒嫉。最近一段時間,我突然忙碌起來,自己準備投稿的文章還沒完成,單位上的事情又多了起來,急等著我去完成;母親又突然犯病需住院治療。為母親辦理完住院手續,又趕著去上班,下班又趕著給母親送飯,回家還有自己家的家務事,我幾乎沒甚麼自由的時間。早上起來給先生做完早餐,又急急忙忙趕往醫院帶母親做彩超檢查,出門遲了點,心裏就開始著急,難受,不平衡,越著急越出錯。一整天心情都不好。

晚上背法,我儘量保持一個平和的心態,不求數量,只求把每一句背過的法記在心裏。隨著背法,我的思維逐漸清醒,我知道了我為甚麼難受、著急,因為我的生活規律被打亂了,我要做的事做不了,所以心裏就著急,就難受,想儘快把常人的事情做完,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看書、煉功、寫文章,而且這種慾望非常強烈。

因為不是用心做好常人的事情,所以就出錯。難道我想看書、煉功、寫文章錯了嗎?當我背到「皈依是常人中的形式,你皈依了就是佛家的人了?佛就管你了?沒有那個事。你天天磕頭把頭磕破了,一把一把的燒香,也沒有用,你得真正實修你那顆心才行。」[2]

我突然明白我錯在哪裏了,我在向外求,我在執著這種外在的形式。潛意識中,我認為只有靜心學法,煉功,做好三件事,就是精進,就能隨師父回家,一旦不能做好這三件事情,心裏就發慌,就難受。

難怪對於那些三件事做的很積極的同修,我就羨慕,就想讓他們帶著我一起精進,就學人不學法;

難怪自己三件事情做不好,就自卑,就打不起精神,一直處於一種焦慮的狀態,生怕自己做不好,對自己的未來憂心忡忡,修的很苦很累;難怪自己思想中常常冒出嚮往廟裏那種清淨、自在的修行生活;在生活中,喜歡獨來獨往,不願面對矛盾。

這不是不信師信法的問題嗎?這不是不二法門的問題嗎?這不是在用過去對「修煉」的理解對待法輪大法的修煉嗎?。師父說:「你們不想改變人的狀態,從理性上也昇華到對大法的真正認識,你們就將失去機會。你們不改變常人那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你們就退不掉人的表面這層殼,就無法圓滿。不能總是我給你們消業,而你們不真正在法上提高,跳出人的認識、人的觀念。你們在對待我與大法的思考、認識、感激方式上都是常人的思維表現。然而我正是教你們跳出常人啊!從理性上真正認識大法。」[4]

師父還說:「我們這一法門是主意識得功,那麼你說主意識得功就主意識得功?誰允許呀?不是這樣的,它必須得有先決條件的。大家知道,我們這一法門不避開常人社會去修煉,不避開、不逃脫矛盾;在常人這個複雜的環境中,你是清醒的,明明白白的在利益問題上吃虧,被別人竊取利益的時候,你不跟別人一樣去爭去鬥;在各種心性的干擾中,你在吃虧;你在這種艱苦的環境中,魔煉你的意志,提高你的心性,在常人的各種不好的思想影響下,你能夠超脫出來。

大家想一想,明明白白吃苦的是不是你,付出的是不是你的主元神,在常人中你失去東西,是不是你明明白白失去的?那麼這個功就該你得,誰失誰得。所以這就是為甚麼我們這一法門,不脫離常人這個複雜的環境進行修煉的原因。我們為甚麼要在常人的矛盾中修煉?就是因為我們要自己得功。」[]

自從我改變自己的學法狀態,開始靜心背法之後,師父逐漸讓我意識到了很多以前修煉中存在的根本執著。現在我漸漸清醒了,明白了修煉就是以法為衡量標準,歸正自己,放棄人的觀念、認識等,放下自我,達到無私無我,先他後我。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功》〈第三章 修煉心性〉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何為修煉〉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