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邪教的末日快要到了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八日】中共的邪惡「生日」到了,中共邪教的末日也快要到了。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九日,大紀元發表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開啟了中國人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的「三退」大潮。據大紀元退黨網站信息,截至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七日,在大紀元退黨網站聲明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的民眾已達兩億七千六百多萬人,這個數據足以令中共感到末日來臨。

在《九評》發表初期的二零零五年,中共中央黨校出現了二十五人集體聲明退黨的事件。他們在聲明中寫道:我們是來自中共中央黨校各個不同部門的官員,我們中有「老革命」、「老幹部」、「老黨員」,有中青年在職官員,有正副部級、局級、處級官員,有一般科員和普通官員,也有博士、碩士研究生。我們大家同意借《大紀元時報》退黨專欄,刊登我們的退出共產邪靈的聲明。因為工作、生活、家庭、父母、子女等種種原因,我們不能寫出真實姓名,所以以下眾多的退黨人員的姓名全是筆名、化名。其實據我們所知,中共中央黨校兩千多職工中,百分之九十的黨員如果條件允許都會退黨。這份聲明讓我們看到了在中共體制內部,中共黨徒們的民心所向,中共已經走到了不打自倒的地步!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九日,大紀元報導了前中共黨魁趙紫陽、華國鋒及國家副主席榮毅仁生前曾經要求退黨的消息。可能會有許多人感到震驚,有許多人也許不相信。因為這幾個人的地位太特殊了,華是毛的接班人,趙是鄧指定的,而榮曾經是中共樹起的紅色資本家。據說榮毅仁在彌留之際口述了一份遺言說:「一個喪失信念的政黨,一個不受法律約束的政黨,一個脫離廣大人民的政黨,一個追逐金錢利益的政黨,是沒有希望的。」 榮毅仁的話值得所有至今仍然樂在其中或迷在中共體制內的人深思。

以訪問學者身份被中共派到美國從事宗教心理學研究,為中共迫害民間宗教團體提供心理學依據的孫延軍先生,於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四日,在大紀元網站以真名公開退黨,並聲明辭去一切官方職務。他在聲明中說:「專制不除,災難不已;中共不滅,天理難容!」 孫延軍先生可謂表達了所有做出退黨選擇的民眾的心聲。

明慧網曾經有一篇《一百零八名警察三退名單的來歷》的文章,是一位明白真相的政法部門官員遞來的這份名單。這一百零八名警察的三退名單可謂猶如一顆重磅炸彈,足以讓中共心驚肉跳、驚恐萬分!

其實今天維持中共末日局面的習近平、王岐山等中共高層,已經預感到中共將不得善終,因此才提出要面對亡黨的現實。港媒曾報導,習近平展開「反腐打虎」以來,已在中央、省、地三級立案偵辦二百四十三萬多個案件,受處分者達二百三十七萬多人。全國紀檢系統壓下的不回覆舉報材料已超過五百萬份,「一百年也處理不清」,王岐山對中共腐敗已經絕望。從落網的貪官來看,貪腐百萬以上的層出不窮,貪腐過億的越來越多,有的家族涉貪金額達百億千億。貪官越抓越多,貪腐金額越來越大,不則令中共高層自己絕望,就是中國的老百姓對這個國家的政權和前途也徹底失去了信心。

自邪共附體中國禍亂人間九十六年的歷史中,中共「運動」連番,殺人如麻。據《九評共產黨》一書顯示「從一九四九年以後,中國有一半以上的人口受到過中共的迫害,估計有六千萬到八千萬人非正常死亡,超過人類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和。」

自中共發起迫害法輪功十八年來,在「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算白死,打死算自殺」和「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政策下,數百萬法輪功學員被中共綁架、勞教、判刑和酷刑折磨致殘致死,很多法輪功學員被中共活體摘取器官。今年六月份,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和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等三人發布了一份新報告。他們在對中國七百一十二家醫院開展肝腎移植的公開記錄進行了細緻的取證調查之後斷定,中國醫院每年進行六萬到十萬例器官移植。國際社會要求制止活摘器官,結束迫害的呼聲越來越高,中共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壓力。

《九評共產黨》中有這樣一段話:「共產黨已經不再信仰共產主義,其靈魂已死,但陰魂未散。中共承襲了共產黨的皮囊,其中依然充滿了狂妄自大、極端自私、和為所欲為的邪教本性。在中共這個邪教中,共產黨否定天理,扼殺人性的本質一脈相傳,並沒有改變。」「這個越來越走近滅亡末路的共產黨邪教,正在加速的腐敗墮落,最可怕的一點,是這個不甘滅亡的邪教,還在盡其所能把中國社會也帶向腐敗墮落的深淵。」

今年「四二五」前夕,全球退出中共服務中心主席表示,中共罪大惡極,任何妄圖挽救中共的幻想只能給中華民族帶來更深重的災難,而唯有解體中共才是中華民族復興之路,退黨大潮提供了這樣一個機緣。這場影響深遠的精神覺醒運動,將幫助中國人擺脫心靈上的恐懼,引領國人道德與傳統的回歸,並最終帶來中共的和平解體。

古人說「物極必反」、「否極泰來」,陰霾散去後必晴空再現,天滅中共是歷史的必然規律,隨著中共末日的征像不斷出現,一個沒有中共的新中國不久就會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