及時發現和揪出那些視而不見的執著

同被病業困擾的同修切磋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九日】有幾篇交流文章提到,同修長期被病業干擾而茫然不知錯在哪裏,甚至有的在無奈中離世。讀了以後我很感慨,因為我也被「咳嗽」病業干擾快三年了。近期通過認真向內找發現:我針對「病業」所發的正念不純淨,夾雜著「病」、「擔憂」、「怕死」的執著心。當然,這些不一定是我被干擾的根本原因,我只是說,我發現了對病業的執著。現寫出來與同修切磋,互相砥礪、共同精進。

一、我思想中還隱藏著「病」和「死亡」這個觀念

兩年前,我發現自己有了咳嗽的症狀,喘氣不順。後來感覺肺臟裏面有雞鳴聲,有時候竟然還會哮喘。作為一個老弟子,我當然知道修煉人沒有病;即便「有病」,也是讓剩下的黑氣往出冒,或者是舊勢力、黑手爛鬼的干擾和迫害。發正念否定它就是了。所以,我堅持學法、向內找、發正念否定它,也做力所能及一些講真相的事情。但「病業」一直存在,似乎比以前更厲害了。我迷惑、鬱悶不已,為甚麼常人誠念「法輪大法好」就能去病,到我這兒就不行了呢?

經過深入向內找,我終於發現,以前對付小的「病業」關還行,如今「大的病業」來了,而且長期發正念不見效,心裏有些慌,「得了哮喘病」、「怕死」的意識全冒出來了。這是我沒有意識到的,還以為早就修去了呢。就是說,在思想中,還一直存在「病」、「擔憂」、「怕死」的觀念。尤其是我母親去世前哮喘很厲害,姐姐幾年前也有哮喘症狀,她說恐怕老了以後也跟母親一樣受罪。母親和姐姐的「哮喘」在我心裏隱隱的留下了陰影,今天都翻出來了。

二、我沒有意識到「病」、「擔憂」、「怕死」是執著心

這些「病」的觀念在我的心裏存在了好多年,我竟然沒有意識到這是執著心,長時期帶著它而不自知,視而不見,更沒有按照法的要求去掉它們,似乎認為這是正常的心理狀態,而且還在這些觀念的作用下,對「哮喘」發正念。可想而知,這種正念既不純正,也沒有威力。

好多年中,我不是不願意去掉它,而是意識不到這是要去掉的執著。我作為一個老弟子悟性如此之差,似乎是個笑話,可這是事實。一方面,表明悟性差,另一方面,也說明在人間迷的世界裏,悟回來真的是非常難的;難怪神仙們寧可度動物也不度人,可見度人難度之大。

其實,類似於「病」的執著,我還有其它的。比如,我有個喜歡講笑話的習慣,自打修煉以來壓根就沒想過要去掉它,因為說個笑話大家哈哈一樂,我覺的很好,沒毛病;直到近期才覺得這是個壞習慣:顯示自己風趣幽默,也沒有做到修口。覺悟的太遲了。

師父在講到有些修煉人不能被人說的時候有過這樣的描述:「一有錯就解釋,瞪著眼睛撒謊,甚至錯就解釋、找客觀原因。」[1]我想,撒謊的同修當時可能也跟我一樣,根本就沒有意識到這是執著吧。有一篇交流文章說,作者同修被病業干擾長達六年,全身肌肉萎縮,生活完全不能自理。此間他每天學法、向內找、煉功、發正念、講真相,但身體還是不行。直到最近才發現,他多年來總害怕「舊勢力會不會因此迫害我呀」!由此可見,向內找、準確抓住那個執著,是多麼的難!修煉有幾個六年啊?

更多的長期被病業干擾的讀者同修們,不知道內心深處,還有沒有覺悟不到的「病」、「怕死」的觀念。我認為,可能有,因為多年修煉的老同修無奈選擇了去醫院。求生慾望的背後,可能就是「害怕」、「擔憂」、「怕死」的執著。即使堅持不去醫院,只要內心裏有這些執著而不自知,也難以過去病業關。這些執著,其他幫忙發正念的同修無從知道,關鍵是同修本人也不知道,一拖就是多少年,至死不悟。

三、及時發現和揪出那些視而不見的執著

怎樣在迷中找到那些明擺著但沒有意識到的執著?同修們當然都知道就是多學法,因為法能破迷。我自認為沒少學法,可為甚麼就沒有破了我的「病」、「擔憂」、「怕死」的迷?而且迷了二十多年?我感覺,可能是我學法沒有學到心裏去,每天念一段經文,念完了合上書走了,該幹嘛幹嘛去了,小和尚念經有口無心。師父說:「但是師父講完之後你得想,大法弟子你得去思考。」[2]我想,只要把法學進心裏去了,就能找到自己的執著,或者得到法的點化,就能夠及時發現以前視而不見的執著。

另外,我目前時時刻刻很注意自己的心是不是「動」了,只要一動,不管是高興的和不高興的,比如「得意」、「憤恨」、「憂慮」、「恐懼」、「色情」等等,就能百分百判斷肯定是執著在作祟,就能馬上發現這個執著心到底是啥,隨即把它揪出來;同時問問自己:神聖的佛和菩薩會像我這樣嗎?繼而糾正自己的言行。我決心要力爭做到:對任何常人間的事情不動心,甚麼疾病、災難、得到錢財、親人遇難等等,都不動心,就是不想它,情緒上沒有任何反應,心靜如水。

我認為,心靜如水了,發正念也就純淨了、有力量了,就像很平靜的拂去桌面上的塵土一樣,不夾雜任何人的情緒。同時呢,低層的邪惡東西干擾、挑逗我們時,我們心靜如水、堅如磐石,沒有任何常人的那些低級反應(比如一哮喘就害怕,母親一病危就憂慮,孩子考了好成績我這家長脖子都驕傲的梗起來了等等,這都是佛所沒有的低劣表現,也是低層邪惡挑逗我們所針對的地方,和看不起我們的地方),邪惡也就覺的沒意思了,離開了,實際就是搆不著我們了,那麼干擾也就煙消雲散了。

另外,我們目前雖然還沒有修成佛,但也要向佛看齊,思想裏不能有那些負面的東西,包括疾病等等執著。佛本事很大,一想就會形成個宇宙;如果佛跟我們一樣,也想一下「病」,那他的世界可就成了病的世界了,糟糕透了。

以上是我目前個人所悟,不一定正確。寫出來,只希望和同修們一起走出病業的干擾,以便做好師父講的三件事。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