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過病業關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六日】最近看到明慧網刊登同修因病業離世的文章,有種說不出的心痛和遺憾。就我自己而言,也是剛剛闖過歷時二十一天的生死病業大關,當我重返學法小組時,聽同修說某某地又有誰誰沒過去。我聽後心情很沉重,就想根據自己這次過關體會與看到的一些現象寫出來,與大家切磋、共勉。

有關「病業」,慈悲的師尊在我們修煉初期就講的很清楚、詳細了,還專門寫了一篇《病業》的經文;此外,在《悉尼法會講法》、《美國法會講法》等大法書中以及後期的經文裏也多次談到這個問題。對這些法理,我們真的做到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了嗎?信多少?做到多少?我想每個過病業關的同修和沒過病業關的同修都把這個問題放在心裏掂量一下,問問自己信到甚麼成度?

一、對「病」和「病業假相」名稱概念的認可上

「病業假相」來的時候都有一個造成發「病」的外部因素,表現形式上和常人病態、症狀表面看起來很相似,能與常人冠以的某一病名相吻合。其實質是完全不同的。常人就說得了甚麼甚麼病了,如果你迎合了常人的叫法,你從心裏就開始承認、接受、認可得這個病了,那麼這個病就很可能堂而皇之的壓進你體內。舊勢力抓住這個理鑽空子,因為它有藉口了。我一開始沒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嚴肅性、嚴重性,如果我能及時否定、排斥、不承認,也許那魔難就不會那麼兇猛,拖那麼長時間了。可惜當時沒悟到。有的修了二十多年的老同修,對「病」這個稱呼,始終改不過來,張嘴就是這個病、那個病的。你如果有能量,就給定住了,你不在害同修嗎?這個現象真得重視起來。

「病業假相」的叫法比較合適,不承認是真的病,是假的、迷惑人的假相。雖說是「假相」,但是那種疼痛難受的滋味感受卻是實實在在的,痛苦的承受是真實不虛的。這裏就有個信師信法的問題,真真假假中讓你悟。修煉初期,師尊就為我們淨化身體,淨化到奶白體狀態,使我們能夠出功,往高層次上修煉。那時同修們都有一個共同感覺:無病一身輕。師尊給我們消業,消到使我們能夠承受過去,師父講過:「就把它分成無數的若干份,擺在你修煉的各個層次之中,利用它來提高你的心性,轉化你的業力,長你的功。」[1]我體悟:一是堅定不移的信師信法;二要做到能吃苦;三是能正悟。

二、不能把自己混同於常人

修煉人和常人雖然都生活在常人社會,但修煉人不能把自己混同於常人。修煉人要消業,常人要得病,表現的表面形式相同,名稱、內涵不同,結果更有天壤之別。從法理中我們知道,常人有病上醫院,看醫生,是符合人世間常人這層理。修煉人是要跳出人、超越人的,就有更高法理要求自己。尤其在大法中修煉,剛一進來就會出很多功。出了功的人都有功在體外防護。那病是屬於陰性的東西,一上來就散掉了,根本傷害不了你。而且我們有師父法身保護,還有法輪。師尊把法輪連同修煉的氣機、機制等,成千上萬而不止的東西像種子一樣下到我們身體裏,帶著這麼超常的東西你還是普通的人嗎?你已經不是常人了,是修煉人了。你上醫院就承認自己有病,已經把你自己降為常人了。常人當然是要得病。

從法中我們還知道,常人吃藥能殺死病的表面病毒,因為在另外空間一切都是有生命的,業也是一樣,它知道後就不過來了。人就以為病好了,其實都積攢在另外空間。手術也是一樣,割的是表面身體的肉,業根本沒有動。到一定時候它還要返上來。煉功人卻不是這樣,修煉人吃苦遭罪,能消去業力,同時在過程中提高心性,師父會給我們把德轉化為功。這就是煉功人不吃藥的原因,因為它不是病,誰沒病吃藥呀。當然,這只是慈悲師父替我們太多承受後的那一點。有的同修一邊煉功一邊吃藥,感覺挺好、挺舒服,說破了就是一手抓住人不放,一手抓住佛不放,只想得,不想捨。似修非修,似信非信,到頭來甚麼也得不到。有病的心不去,就是抱著人心不放,圓滿不了,最終不但害自己,還害了自己世界的無量眾生不能得救。

三、安逸心重

修煉是要吃苦、要悟的;安逸心阻擋你,不讓你吃苦,讓你安於現狀,樂於享受。在承受痛苦的病業魔難中的同修,有相當一部份是主意識不強,正念不足的。尤其是夫妻雙方都修煉,一方或從醫院動完手術回家,或是剛出院,或是沒去醫院但病業反應很重,整天大部份時間在床上度過,把自己當病號養著;另一方家人(同修)也把其當病人服伺、照顧,飯送來,水端來,怕熱著,怕涼著,似乎這樣才能體現出修煉人的善心與風範,實則害了同修,在往下推同修,因為會讓病業中的同修意志更脆弱,正念更不足。環境的影響也起很大作用。雖然也學法煉功,但心不在法上,每日服藥不間斷,這樣大家都放心,對子女、親朋好友也有個交代。結果怎樣呢,一天不如一天,最後法也不能學了,功也不能煉了時,沒幾天,就被舊勢力拖走了肉身,這教訓因被無形的掩蓋、或是沒意識到而至今沒引起同修重視,還在反覆上演。我上面提到離世同修四個有三個是這樣走的,令人惋惜!其實,我接觸的同修並不多。

師父說:「人就是苦一點,橫下心來頂住,過後你看做甚麼事都不一樣了。我說人修煉不就是個苦嘛。你要能夠放的下,保證你就圓滿。說的更高一點,你要能夠放下那個生死之念,你真就是神!」[2]一個能放下生死的人,他還會怕苦嗎?那苦在他眼裏就是小菜一碟。

人都有求安逸怕吃苦的惰性。修煉人明知道吃苦是好事,安逸勝毒酒,可在潛意識中不自覺的還是樂於接受安逸。這次我在病業痛苦中嘔吐持續三天不能吃東西時,老伴(常人)因胡吃海鮮胃腸難受,頭一天還愁眉苦臉的不停往衛生間跑,連服幾次藥,第二天吃喝就正常了。我看在眼裏,心裏就有種說不出來的滋味,是羨慕?妒嫉?有點,但不全是。我馬上警覺:這是考驗、是陷阱,引誘我上鉤呢。我用法理歸正自己。我告訴自己,那是常人的暫時舒服,而我解決的是永遠問題,怎麼能比呢?

四、認識到修煉的嚴肅性,珍惜師尊給延長來的生命

在大法中修煉十幾年、二十幾年的老同修中,年齡大都是六十多歲、七十多歲、八十多歲,甚至九十多歲的也不在少數。在這些同修裏,絕大多數的生命都是延長來的,有的人知道,有的人不知道,多數人不僅知道,還能確切知道都延長多少年了。有個老同修對我說她延長十三年了。她老伴延長十五年了。在被舊勢力以病業假相迫害離世的同修中,這一年齡段的同修也佔多數。有些人曾幾進幾出醫院,打針、吃藥、住院、做手術,幾乎都是在醫院離世的。為甚麼會這樣?因為宇宙有成住壞滅,人有生老病死。因為你把自己降為常人了,就得受常人生老病死的制約,就得符合常人的狀態,醫院治病治不了命,命是神安排的,你已經到壽且又多活那麼多年了,修不了,那該走就得走了。師尊說:「同時又是性命雙修的功法,你在不斷的修煉的時候,就會不斷的延長你的生命,你不斷的煉,不斷的延,根基好而年歲大的人,你的煉功時間也就夠用了。但是有一個標準,超出你的天定、原來的生命進程,以後延續來的生命,完全是給你煉功用的,你稍微思想一出偏差,就會帶來生命危險,因為你的生命進程早就過去了。除非你走出世間法修煉以後,沒有這個控制了,那個時候就是另外一個狀態了。」[1]

所以生命延長來的同修一定要認識到修煉的嚴肅性,珍惜師尊給延長來的生命。認識到這延長來的生命是給你修煉的,不是讓你過常人生活的,已經到壽了,說句不好聽的話,就是死到臨頭了,是因為你修大法而躲過了,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怕死,跑醫院去,生死關頭想的不是師尊與大法,而是求醫院保命,醫院能給你解決生命問題嗎?這思想偏差還小嗎?那舊勢力還不趁機奪走你生命才怪呢?你說,是老伴、兒女們硬給送來的,我說那是推脫責任(除昏迷不醒沒知覺外),都是自己心裏不穩,害怕,才同意或半推半就來的。你若嚴肅的正告他們:「你們的事我不干涉,我的事你們也別管,由我自己做主,去不去醫院,我自己說了算。不要把你們的意見強加給我。我知道該怎麼做,你們該幹甚麼幹甚麼去,不叫你們就別來了。請尊重我的選擇!」孩子們也就不勉強了,也不會最後落個人財兩空。也有的老伴(同修)說:「關鍵時刻我當不了兒女的家。他們非要送,我也沒辦法。」其實也是在推脫責任,真實原因還是擔心、害怕、心裏不穩或怕受兒女埋怨。

在我過病業關最艱難的時候,老伴曾試探的勸我:「都這些天了,老不吃東西也不行啊。你肯定胃有問題了(他不敢說病)要不去醫院檢查檢查?」他看我抬頭看他,又趕緊補上一句:「光檢查不抓藥。」我嚴肅的對他說:「沒病檢查甚麼?你知道我不會去,還說這話,有意思嗎?我的事你別管,沒事一邊歇著去。」他甩我一句「不知好歹」,走開了。在這個問題上,我們就是要「不知好歹」,不領情、不買賬,口氣堅決,沒有回旋、商量餘地。有的同修心裏還挺滿足老伴的關心,兒女的孝順,不怕花錢,他(她)沒有想到這是舊勢力在利用親情往下拉他(她),毀他(她)。他(她)還真把這旅店當作自己的真家了,真把由業力(恩怨情仇)捆綁到一起的父母兄弟姐妹、妻子兒女當作自己的真正的親人了;嘴上不說,心裏還在執著那些帶不走的金錢。法理不清,迷而不悟,還怎麼修?假如真的是因為他們強行送你去醫院而毀了你的修煉,他們的罪也是夠大的了。經受住考驗,心不動,我就信師信法,你救了自己也救了他們。是有的同修通過治療、手術把命保住了(常人的看法)其實,很可能你還沒到壽,或是慈悲師父看你有所醒悟,知道錯了,還能修煉,出手相救的結果。

不管哪種情況,生命延長來的同修,也包括我在內。當每一天結束時,都要檢查一下自己:看看自己這一天是否把法放在第一位,三件事做了沒有,做的怎樣?達沒達到完全的標準;自己的一思一念,所想、所做有沒有偏差,有立馬改,歸正。不讓自己修煉有漏,不給舊勢力留下任何迫害的把柄。

珍惜師尊給延長來的生命,怎麼珍惜?我的理解就是把自己延長來的生命完全的、毫無保留的、全部用在正法修煉上,用在助師正法上,用在講真相救人上,也就是用在做好三件事上。

一個完全在法上的人,誰也動不了,誰也不敢動。誰膽敢迫害,師父就會對它不客氣。如何識別正常消業和舊勢力的邪惡迫害?我個人認為,以是否能做三件事為分水嶺。這樣我們就很容易的分辨出哪是師尊的安排,哪是舊勢力的迫害。對付舊勢力的迫害,我們從兩方面做起:一是發正念鏟除迫害,迫害不停正念不止;二是向內找,真正的向內找,向內修,找到之後挖出其背後滋生的根源去掉它。同修們都有這樣的親身經歷:當我們找準了,找對了,去掉它了,心性提高上來時,邪惡的迫害立刻土崩瓦解、煙消雲散了,關就過去了。

我們在修煉過程中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每一關每一難都存在過得去過不去,修上來掉下去的問題。我們靠甚麼闖過去、修上來?靠師尊與大法。靠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這顆心如金剛不動,是至關重要的。還得能吃苦,還得能正悟。其實,修煉自始至終都存在信師信法的問題;自始至終都存在吃苦問題;自始至終都存在正悟的問題。如果我們能夠做到百分之百信師信法、能做到吃苦中之苦、能正悟正信正念正行,任何魔障都阻擋不了我們在神路上的精進步伐,我們就一定能兌現誓約,跟師尊回到宇宙中真正的家。

層次有限,不在法上之處請同修慈悲指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紐約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