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目所見師父的巨大承受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八日】我與同修被點悟三月十八日(星期六)到康州看下午兩點的神韻演出,當時我們還準備順便觀光一番。開演前一天(星期五),我發現康州明日的天氣非常不好,有雪,從早上九點到下午六點下雪,而且下雪的可能性高達百分之五十,這對開車去看下午兩點神韻的觀眾極為不利。

因星期五休息,我就整點發正念。發正念中,我天目看到神韻劇場上空有一個大碗及一個綠色的珠子,我悟到,明天我們不能去玩,要提前到劇場發正念;再看去,康州的路上有雪,並出現法輪,同時看到同修的姓與法輪在劇場上空。我立刻打電話給同修說:我們明天的使命是去清理干擾眾生看神韻的邪惡,我們要去守護眾生看神韻,你要用法輪作為法器,掃除邪惡。同時我告訴他,我只能清理我負責的空間場的邪惡,我清理不了其他人空間場的邪惡,我們目前就整點發正念,讓明天康州天晴。

清理一天後,我晚上看天氣預報,康州星期六上午九點、十點、下午一點、四點仍然有雪,降雪的可能性也是差不多百分之五十,這個天氣真的會影響很多眾生看神韻,我非常著急,但沒有辦法。

星期六早晨四點起來打坐,天氣預報顯示和星期五晚上一樣,我想打完坐再清理吧。打坐中天目看到師父周圍很多火,師父被火燒。看到師父又在承受,我心裏很難過(之前一個星期,我打坐中看到師父被惡人用核彈炸,師父不讓我看到自己被炸時的景象,用白色的東西擋住,但我還是看到很長的鮮血從白色的地方透出,後來看到師父的身體血肉模糊……)。打完坐後,再看康州天氣預報好起來了,只有九點及十點有零星小雪。我知道師父為康州的眾生看神韻承受了被火燒的難,我不停的哭,我想我看到的只是師父承受的冰山一角,很多很多沒有看到。

我們一行十點出發,一路沒有雪(天氣預報紐約有雪有雨),沒有雨。到了康州,天氣更好,出太陽,一直到我們四點多看完神韻都是好天氣,到我們六多點回家才有小雨。神韻演出中,我看著滿場的觀眾,真為他們高興,他們很多人得救了,但他們可知道我們的師父為他們承受了多少?我為師父的無限慈悲在心裏默默的落淚,也為我們沒有做好讓師父承受而落淚……。

三月二十四日晚十點左右,同修發來信息,讓大家幫助墨西哥神韻演出發正念。當時全城停電,還有一個小時演出要開始了。我立刻發正念,但我知道,師父不承認舊勢力強加的巨難,干擾一定會被清除的。過不久,同修發來信息說,電已經恢復。

這是我最近的兩段經歷。在我這低的層次中,只能看到、想像師父救度眾生的巨大承受之點滴,但我都無比震撼,都會痛哭。能跟隨師父救度眾生,是我生命的無限榮幸,但這日子還有多長?我不敢想。我不知道如何報答!我不知道如何感恩!我惟有越最後越精進,兌現誓約。

在此,用我所有生命的虔誠與尊重叩謝最最慈悲無上的師父!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