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的承受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三日】大法弟子都知道,師父為救度眾生承受了無邊的業力,身體受到很大的傷害。作為大法弟子,我們應該怎麼看待,怎麼對待師父為我們的承受?

看到師父的承受,我們應該珍惜師父為我們的付出,在修煉中更加精進。但是有的大法弟子沒有做到應該有的精進狀態,沒有悟到自己身為大法弟子承擔的重大歷史責任,很多大法弟子不珍惜師父為我們開創的這萬古機緣,在師父用血與痛延長的時間裏還在貪戀和享受著人中的安逸和幸福。

在我寫這篇文章期間,自己還會有時不能有效的做好大法的事,在睏魔和懶惰之心的作用下,浪費了很多寶貴的時間,心中真的感到很愧疚,也不斷的告誡自己:一定要保持精進如初,不能懈怠。

師父說:「大家知道耶穌來到常人中度人的時候,他要為人吃苦,他最後被釘在十字架上,你們不知道這是甚麼意思,你們只是知道猶太宗教幹了這件不好的事。其實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它是有另外的因素在。要是像你們剛才講的這個思想,大家想一想,那耶穌既然那麼大的本事,白人的天主是他的父親,那麼他想做甚麼不就做甚麼嗎?還費那麼大勁在地上勸說著人們做好事呀,告訴人們這些真理呀,還替人承受著那麼多的痛苦呀,當時還受著其它宗教的壓制和破壞呀,他何必這樣呢?就是說,他雖然有那麼大的本事,他也得去把人心搞好才能度了這個人。如果你們在座的,你們哪一個人自己不能使自己的心性在修煉中達到圓滿,我也是沒有辦法。我能給你講法理,我能幫你演化功,我還能替你消一部份業,我還能保護著你,我還能夠給你做許許多多你不知道圓滿中和圓滿以後所需要的一切。但是你那顆心要是不動,你那個心要不提高,這一切都不算數。這就是我講的人心要不動,佛也沒有辦法。」﹝1﹞

從師父的講法中我悟到,師父叫我們看到師父的承受,也是在啟發我們的心,精進實修的心,不辜負師尊慈悲苦度的心。但是,有的大法弟子不能夠正確看待師父的承受,看到師父承受的表現時,動的那一念不是感恩、不是向內找自己的不足,不是下決心修好自己,而是懷疑,對師父的正信動搖,甚至走向反面,給舊勢力干擾師父提供了「可以考驗大法弟子」的藉口,從而肆無忌憚的持續給師父製造麻煩,不放棄對師父正法的干擾。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很多大法弟子沒有悟到在正法中自己還有衛護大法的責任。在發正念中,清除對自己的干擾想的多,而對清除對師父的干擾想的少甚至沒去想。把師父的承受當作理所當然、就是應該這樣。

師父在《瑞士法會講法》中說:「大家看到了,有很多人都來學這個法,將來會更多。那麼你們知道要修煉,這些事情都得當師父的來做。可是我跟他們又不同,因為耶穌也好,釋迦牟尼也好,他們畢竟是在小的範圍的覺者。我不在宇宙之中,所以我能夠解決不同層次、不同天體宇宙中的不同生命的事。我說我度人並不是真正的目地,但是它是其中包含的一層生命,是我要救度的一層生命。實質上我自己並沒有難,我並不是修煉。我這裏所碰到的麻煩,很少體現在常人這邊,但是也有體現在這邊的,多數都是你們不知道的。我能夠解脫這件事情,是因為我不在其中。我不會像他們那樣解脫不了,我能解脫得了,但難度非常之大,是你們任何生命都不可想像的。我能最大限度的放棄我所有的一切,所以我能解開這一切。(鼓掌)

  剛才提到這問題,我順便再加重的說一句,我身邊經常有一些學員跟著我,在各地也有一些負責人、站長或者是其他負責人,你們要明白一點:你們所碰到的一切事情都是在過關,可是你們不能代表師父。任何事情你們都要知道是我參加了這件事情,你們就要站在我的角度上去考慮這個問題。這是你們以往忽視的問題。說給我製造了麻煩,那就是針對這個法的破壞。所以這和你們過關是完全不同的。這絕不是師父在修煉,或師父在過關,而是真正針對法和宇宙的破壞,所以是不能夠等同的,這一點一定要清楚。在我處理問題的時候,我會把它當作真正的魔去對待,而你們不行!你們碰到任何事情都是對你們修煉有直接關係的,所以你們都得把它當作是修煉,都得找自己的原因,這是截然不同的。」﹝2﹞

在學法中我悟到,雖然很多對大法的干擾體現在對大法弟子的干擾中,以及體現在對大法弟子所做的證實法的項目的干擾中,發正念清除這些干擾是必要的。但是,也有的是對師父的直接干擾,對師父正法的直接干擾,對師父參加的事(例如神韻演出)的直接干擾,對這方面的干擾,作為大法弟子,我們一定要有清醒的、正確的認識,在發正念中意識清楚,意念堅定的清除這種干擾。這也是我們大法弟子常說的「助師正法」的一個內涵吧。

師父在《正念的作用》經文中寫道:「為了減少對大法以至大法弟子的迫害,所以我才叫弟子們發正念,清除它們對正法有意的破壞,從而減少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不應該承受的,同時救度眾生,圓滿大法弟子的世界。」﹝3﹞ 明慧編輯部在關於發正念的文章中明確提出發正念要鏟除「破壞大法的一切邪惡」﹝4﹞﹝5﹞﹝6﹞﹝7﹞,可是,發正念中減少對大法的迫害,清除對正法的破壞,以及鏟除破壞大法的一切邪惡這關鍵的一點卻被一些大法弟子忽略了。我在發正念中也感覺到,有時很難集中精力想「鏟除破壞大法的一切邪惡」,思想很容易就被別的念頭帶走了。

有一篇交流文章談到一件事,說「有一次師父的法身帶我到了一個古代城樓下面,我看見在城樓上面站著一個人,城樓下站著黑壓壓數不清的人,他們正拿著弓箭往這個城上站著的人身上射箭,這個人渾身插滿了箭,我實在看不下去了,我跑到城樓上就去問這個人:你這麼大的本事你就不能躲躲?這時這個人回過頭來看著我說:你看看我是誰?我一看原來是師父,我頓時哭了。師父說:不能躲呀,我這是在替你們還債呀!原來是師父在替我們承擔罪過呀!」

文章沒有就這件事繼續寫下去,不知道很多讀者讀到此會有甚麼想法。當我看到這裏時,我腦子裏的第一念就是:不允許他們向我師父射箭,我要遇到這種情況就要立刻站到師父身前擋住那些箭。當我發出這一念以後,打坐中腿疼的非常厲害,簡直感覺承受不住,非要把腿拿下來不可。可是我就是要堅定這一念,堅決不拿下來。後來悟到還應該發正念清除那些向師父射箭的邪惡,這宇宙中任何生命都是師父、是大法創造的,誰也沒有理由沒有資格向創世主射箭,所以就發正念鏟除邪惡。感覺那一次打坐消了許多業,也提高了自己的忍耐力。我也感覺到,我之所以打坐能夠堅持到底,能夠承受得住業力和那些來加重迫害的因素的猛攻,是因為師父在加持、在看護。

總之,我的理解是,當看到師父的承受時,不能認為是當然、是必須、就是應該那樣。面對師父的承受,大法弟子應該珍惜師父的慈悲救度,應該向內找自己心性上的不足,應該想自己如何在修煉上更加精進,同時也要發正念清除對師父對大法進行干擾和破壞的一切邪惡,決不承認邪惡以任何藉口對師父和對師父正法的任何破壞,堅定的衛護師父,衛護大法。

由於本人對法的理解有限,不足之處還望同修慈悲指正。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 《歐洲法會講法》
﹝2﹞李洪志師父著作 《瑞士法會講法》
﹝3﹞李洪志師父著作 《精進要旨二》<正念的作用>
﹝4﹞明慧編輯部《發正念》明慧網2001年5月25日
﹝5﹞明慧編輯部《再發正念》明慧網2001年5月29日
﹝6﹞明慧編輯部《固定時間發正念》明慧網2001年6月2日
﹝7﹞明慧編輯部《關於發正念》明慧網2001年11月26日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